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十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化工厂的院里自从有了16匹马,余家来的弟兄们个个猴子似的在马身上蹿上蹿下,一下子热闹起来。这几天余成军干脆就将这15个人编成一个护卫队,让张六子当护卫队的队长,分成班次,日夜轮班护厂。余成军又找人在工厂西面沙梁上搭起一个瞭望塔,派人站岗放哨随时监视着周围的动向。他给他的弟兄们每人配备一个步话机,可以在五华里范围内互相通话,瞭望塔上的岗哨发现险情会立即通报余成军和门卫。

  余成军看苏美娅出来了,带着几个弟兄就迎了过来,其中一位弟兄一弯腰说声:“老大好!”余成军一摆手说:“混蛋,我说什么啦,在这里别叫老大叫苏董。”几个人又齐声喊了句:“苏董好!”苏美娅点点头对余成军说:“我去车间看看。”然后就走了过去。余家的一个弟兄一耸鼻子一伸舌头说:“哎呀妈呀,怎么这么香啊!”余成军立刻骂道:“混蛋,不该闻的别闻,这是道上的规矩!”吓得那个弟兄一缩脑袋向后退了回去。

  试生产以来,六车间的生成物一直达不到设计标准。苏美娅和高晓荣在相应的温度区间内上下按一摄氏度的差别进行实验,搞了十几次也没有成功,气得苏美娅一甩袖子走了。大约是第二天凌晨一点半,“咚咚咚”,苏美娅的房门传来急促的敲击声。苏美娅忙起身打开电灯,她穿着睡衣趿拉着拖鞋把门打开。高晓荣迫不及待地挤进屋里,连说:“中了!这回中了。问题不是出在温度上,是出在反应容器的内壁上。”

  苏美娅走后,高晓荣左思右想着,他突然想起陶瓷内胆出窑后,是用氢氧化钠清洗的。“肯定是这一层氢氧化钠也参加了化学反应!”于是他让几个工人和他穿上防护服把化合反应容器中的溶液清洗掉,里外用清水刷洗了三遍,这才注入新的溶液。“这回百分之百地合格啦!”他叙述完,身体竟像一摊泥似的瘫在苏美娅的身上。苏美娅轻轻地拍扶着他,把他放倒在自己的床上。

  天刚放亮,高晓荣又精力充沛地跑回了车间,成功给他带来了亢奋和欢悦。等工人们上班,就可以正式投入生产了,他想提前做些准备工作。然而就在工人们各就各位准备生产时,大门口却吵嚷起来了。

  原来是县环保局农村环保股的张横和李立与守门的张六子他们吵起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

  王富国副县长在会上传达宁琛县长的指示,各部门不要干扰化工厂的生产。县环保局的李副局长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强调:“你们哪里都可以去开展工作,唯独化工厂那里不可以去,你们就把那里当作老虎屁股。”

  环保局农村环保股的张横私下对李立说:“现在他们当官的都捞足了,我听说开业那天发给领导的纪念品一个皮夹就1000多块呢。他们这是连个骨头渣儿也不给咱们呀。”李立说:“哧,他越不让咱们管,咱们就越管管给他们看,让那个外国娘们儿整天狗眼看人低!”张横说:“她也不是外国人,是杨哈斯的妹子。”李立说:“她给外国人办事就是外国娘们儿,她还是汉奸卖国贼呢,就更得收拾收拾她。”张横说:“也对,咱们上学念书时,历史课本说洋买办八成就是她这样的人。”张横顿了顿又说,“咱们去,要是让局长知道了,再收拾咱俩怎么办?”李立说:“他敢,他要收拾咱俩,我就把他的事抖搂抖搂,现在当官的台上说的话像钢筋那么硬,下来比面条还软。因为啥?都怕给他揭了老底。咱俩这次去就让她给补个2000元手续费就行。”张横说:“嗯,2000元对她不当崩个扣子。”二人主意已定,骑上个摩托就去了。

  瞭望塔上的岗哨最先发现摩托车上的李立、张横,并立即通知护卫队长张六子。张六子便拉开架势早早地守在了大门口。

  张横、李立来到化工厂的大门口不得不在关着的大门前下了车。李立用巴掌拍拍不锈钢大门说:“开门,我们是县环保局的。”张六子在门里不冷不热地说道:“有事吗?”李立说:“你这跟谁说话呢,我们环保局只要来就有事。”张六子说:“你有县政府来工作的单子吗?我们是外企,没有王县长签发的单子我们不接待。”张横眼一横:“你说的都是屁话,你们外企有啥了不起的,不过都是些卖国贼罢了。”张六子一听火了,把手指一蜷伸在嘴里“吱吱”地吹了声口哨。立时护卫队的人除了有三位骑马上镇子里的,在家的都手提警棍跑了过来。

  余成军趴在窗口望望,知道是没正经人正经事,连屋都没出。

  正在剑拔弩张之时,杨哈斯骑着马到了。他这两天,心情挺好,百元的人民币大钞“嗖嗖”地往他怀里跑不说,还收了一帮骑马的徒弟。早晨吃饭一高兴还灌了二两二锅头,撂下饭碗骑上马径直去了化工厂。

  杨哈斯下马一看是张横、李立就知道两个人的来意了。头年这里还是牛场时,他俩就来过。先是给杨哈斯念了个红头文件,接着就说牛场已经造成大气污染,多数指标都几倍十几倍超过国家规定标准。然后又说可你们是省优秀企业,就少罚点儿,只罚5万元就行了。杨哈斯不敢造次,只好偷偷封了两个500元的红包塞在他俩兜里,两个人转了一圈又改口道:“不愧是省优秀企业,致富不忘环保,这里的植被是小腾格里沙漠最好的,这里的空气能达到优质水平!”

  李立、张横见杨哈斯来了,还以为来个帮手呢,就朝着张六子他们说:“你们别忒嚣张了,我们市政协的杨委员来了。”杨哈斯站在大门口说了一句:“咋回事啊?我咋瞅着这门里门外像是要干仗的架势。”张六子在门里,双拳一抱喊道:“师父,他俩要进来检查环保,我跟他俩要县政府的检查通知,他俩不给生要往里闯。”杨哈斯心里明镜似的,就讥笑道:“啊哈,张干部、李干部,你俩不是又要环境保护费来了吧?”

  张横翻翻眼珠说:“杨总,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别来瞎掺和。”李立说:“杨总,我们知道这一条沙子已经从你的承包沙地中割出去了,我们作为国家公务人员正在依法对这里的环境进行检查,谁阻挡我们执行公务那可是违法的。”杨哈斯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就说:“啥法不法的,违还是不违,还不都你们俩说了算。”张横眼一横立马就急了,气愤地说:“杨哈斯,你他妈还是市政协委员呢,我看你狗屁不是,哪有帮外国人说话的?”

  杨哈斯抢上前揪住张横的衣领道:“你跟谁他妈他妈的,你俩小子一撅尾巴就知道你们拉几个粪蛋儿,你们这种玩艺儿就是揍得轻!”张横就势把脑袋往杨哈斯怀里一顶说:“给你打,给你打!”杨哈斯松开揪衣领的手,回手就是一巴掌。

  李立大喊:“杨哈斯打人啦!杨哈斯打人啦!”他的手指摁在手机110上,对着手机大声呼喊:“110!110!我们是环保局张横、李立,我们现在化工厂门口做环保执法检查,遭到袭击,情况非常危急,请110马上支援!”

  手机中传出110执勤人员的声音:“请你们坚持住,不要扩大事态,我们马上就到!”张六子他们看外边撕扯起来,索性打开大门,大家一哄而出用警棍朝着张横、李立打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二人打得鼻青脸肿。

  此时腾格里县公安局与赤岭市公安局正通过视频召开会议。赵东明、杨红鹰、于洪军、李春、杨阿尔斯楞都坐在电脑前,每个人都紧张地盯着电脑屏幕。

  赵东明说:“公安部和省厅都非常重视我们截获破解的两条信息,可问题是谁发的信息,鸮计划是什么内容,与闽西坠崖毙命的鸮是否有关系?这些我们都不清楚。”

  于洪军说:“我们这里的意见,就是找个机会,把有疑点的人都抓了,抓早比抓晚好,抓起来一审啥事不就都清楚了嘛。”

  杨红鹰说:“这样做恐怕不好,我认为目前案情仍处于目标不明朗阶段。吴小辫Knmgh-2致幻剂致死案的侦破只能证明我们的对手来头不小,但罪犯是谁?究竟为什么投毒?鸡血石弥勒佛的出现证明闽西坠崖毙命的鸮确实与赤岭地区有关联,但是什么关联?专家还预测鸡血石玉龙挂坠同时还应该有一只玉凤坠,究竟有没有?鸮计划又是什么计划?公安部禁毒局王副局长说的对,我们面对的是国际上既残暴凶狠又极其狡猾的恐怖分子、贩毒分子,这场斗争绝不是一抓一审那么简单。”杨红鹰一席话让大家有些冷场。

  李春看了看手机,起身在于洪军耳边小声说了些话,于洪军点点头,李春便匆匆走了出去。

  赵东明说:“刚才我和红鹰支队长讲了一些侦破的方向性问题,我们认为不管我们的对手是谁、来腾格里县的目的是什么,他们下一步肯定会有所动作。我们一要加强侦查,见招拆招;二要寻找战机,主动出击。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我们就跟他们玩玩这个猫抓老鼠的游戏。”

  视频会议结束了,于洪军对杨阿尔斯楞说:“你爸在化工厂那边又整出事了。”杨阿尔斯楞焦急地问:“我阿爸又怎么啦?”于洪军说:“等李春队长回来就知道了。”

  苏美娅听到外面的吵嚷声走了出来,她先到车间嘱咐高晓荣一些话,然后和余成军来到大门前喝住了张六子他们。这时瞭望塔上的岗哨高声喊道:“警察来啦,警察来啦!两辆小车,一辆大车!”余成军立刻朝张六子一摆手,张六子马上带人撤进院里,然后一群人就绕到厂房后边骑上马全都奔向柏树洼。

  大门口只剩下靠着马喘粗气的杨哈斯和倒在地上直“哎哟”的张横、李立。苏美娅不高兴地说:“阿哥,咋搞得这样?”杨哈斯摆一下手说:“这跟你们没关系!”苏美娅又走到张横、李立跟前轻声说:“有什么事提前给我来个电话,都好说。我的这些工人比较粗鲁,你们犯不着跟他们计较,你俩放心,我会格外安排你们的。往后用你们的时候多着呢,我知道我这里环保达不达标就归你俩管,我只是一时没安排出时间来看望你们两位。我们公司不管谁帮助我们都是有酬谢的。”

  这时,三辆警车鸣着警笛到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李春亲自带着六名警察赶来,另一辆大车原来是消防队的,今天是防火大检查,来时正好和110的车赶在一起了。苏美娅笑着说:“哎呀,好大的阵仗。你们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考虑得太严重了吧?”李春态度严肃地说:“环保局执法检查,你们谁阻挡谁袭击啦?”

  杨哈斯手一拍胸脯说:“是我,这事跟我妹子他们厂子没关系。我看着这俩小子就来气。”李春一边安排照相、做笔录,一面又问地上的张横、李立:“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张横和李立对视了一下,李立说:“李队长,是这样,我们来检查化工厂环保工作,是最近有人举报说,这里有一种腥臭味,空气污染严重,可没等我们检查呢,杨总跑来挡横来了,说着说着,就跟我们撕巴在一起了。我就给110打了电话。”

  李春说:“还有别人没有?”杨哈斯说:“没有,就我们三个,人家保安在门里,大门没开。”张横也说:“大致情况就像杨总说的那样。”李春拿起手机给于洪军局长打电话:“于局,是环保局的张横和李立,还有杨哈斯。他们怎么撕巴到一起了?谁知道呢,嗯,回去再说?那我可就都带回去了。”然后对同来的两名警察说,“小孙、小李,你俩把马和摩托骑回去,三个当事人要带回去进一步询问。”

  苏美娅说话了:“李队长,你看能不能让他们几个在这儿私了了,费用我出。”李春义正辞严:“他打110报了警,我们出了警,就得按办案程序去执行,你以为什么事都可以用钱私了?”苏美娅一脸不高兴,但她转身到张横、李立跟前用力握了握他们的手说:“那你们过两天再来?我等你们,我们厂子的环保工作正好需要聘请你们来给指导指导。”她看张横、李立都点了点头,就又到杨哈斯跟前说,“哥,委屈你了,过两天我回家看你去。”

  两辆警车还有骑摩托的骑马的都走了,苏美娅陪着消防队的人向厂房走去。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