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十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这些天腾格里县街谈巷议的一个中心议题就是M国兴凯投资公司腾格里县化工厂招工的事。腾格里县历届大学毕业生中不乏被外企招聘的人员,上海、广州、深圳都有。他们传回的信息几乎异口同声:“要挣钱去外企,外企工资高,外企只讲工作能力,不讲关系,不压制人才。”

  劳动人事局局长满都拉成了大忙人,黑着脸跑上跑下安排招工的事情。腾格里县广播电视在早间新闻、晚间新闻中连续播发了劳动人事局的招工通知。

  党政综合大楼5楼6号会议室,椭圆形泛着紫檀色光泽的会议桌两侧坐着劳动人事局的干部,人人都在聚精会神严肃认真地听着。满都拉局长信誓旦旦地对全局二十几名干部训话:“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录取资格验证,考场组织管理,评卷登分管理,人员录用培训,咱们都具体分工到各行政股了。任务具体,责任明确。谁在这当中玩猫儿腻起幺蛾子,党纪国法不容,咱们啥话也不用说,你立马卷铺盖回家!现在散会,各股马上抓紧办事。”人们起立离座,有几个胆大的伸了伸舌头小声说:“有这黑脸包公,谁敢整事啊?”

  满都拉局长信心满满,决心干一件让领导满意让人民交口称赞的漂亮工作。一个上午他就接了十来个电话,全是某局、某某局、某某某局……局长或副局长打来的,有两位还是他中学、大学的同学,他们的电话内容全是向他要招工指标,他都黑脸一抹一口回绝了。赤岭的一位富商愿出10万元买个招工指标,满都拉大声回绝道:“你把这招工当成做买卖啦!”

  满都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屁股刚挨在座椅上,电话铃就响了起来,他犹豫着看了看电话的显示屏,马上坐直身子摁了一下接听键。电话中立刻响起斥责的声音:“嗯,怎么了,连电话都不接了。”满都拉立刻紧张地说:“宁县长,我刚才开会要求大家把手机都关了,我也就带头关了,所以没听到您打来的电话。”宁琛县长没在家,他在参加某校短期培训。

  宁县长继续说着:“刚才是在安排招工的事吧,这件事做起来谨慎些是对的。咱们县地上地下资源少,工矿企业少,就业压力大,化工厂只招30人对咱们就业只是杯水车薪,这些我都清楚。满局长,你这30个指标是怎么安排的?”满都拉说:“没有分配指标,凭考试录取。你不在家,我就找黄树森书记做了汇报,树森书记同意了我们的招工方案,我们才去实行的。”

  宁县长说:“嗯,我没说你找树森书记不对,可你总得跟我通通气呀,现在是信息时代啦,有手机有电脑,一联系不就得了吗?”满都拉赶忙解释说:“县长,我这事考虑不周,就像是你以前批评过的工作观念不行,县长我又犯了个错误。”宁县长说:“犯错误,谁都难免,关键是找到补救的办法,你们这些人哪,只凭热情工作,净给我捅娄子,最后还得我给你们擦屁股。”满都拉说:“县长,这事我觉得……”

  宁琛县长严厉地说:“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官官相护点儿行吗?按着木桶理论,哪一块板条短了都不行,你的工作积极性上去了,别人的工作积极性下去了,你说我这个当班长的怎么办?和谐社会嘛,怎么和谐?”满都拉说:“县长,我看这个……”宁琛县长有点儿不耐烦地说:“行啦,你不要说啦,从这30个指标中拿出五个来做机动,其中一个由你支配,这五个机动指标的具体分配方法我已和政府办的景峰主任说了,就由他安排去吧。这件事你也不用再找黄书记,给你打电话前我就已经和黄书记沟通过了。”

  宁琛县长挂断了电话,满都拉局长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满都拉局长打了一会儿愣,脸上又舒缓些了。中午的时候他爱人图娅还在跟他怄气,因为他大舅子的孩子孟根大学毕业好几年了还在家蹲着,让他借这个机会给解决了。他忙皱着眉头摆了摆手说:“那怎么行,我要求别人不走后门我自己去走后门,别说党纪国法,就这良心上也过不去!”他爱人图娅埋怨了一气说:“行啦,行啦,我们家什么事也指不上你。”

  现在满都拉长出了一口气,一身轻松地向家中走去,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老婆眉开眼笑的样子。满都拉自己掏钥匙开门进屋,见爱人还是一脸不高兴,于是他自己先坐在沙发上笑呵呵地说:“媳妇儿,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宁县长……”这时门铃“叮叮咚咚”响起来,紧跟着是:“满都拉,满局长在家吗?”满都拉好像坐在弹簧上被弹了起来说了声:“是索柱老师来了。”

  早年满都拉家里生活困难,小学念完父母就准备让满都拉回家放羊了。是索柱老师翻山越梁去他家里拍着胸脯打着保票让他念的中学。后来满都拉上完初中上高中,高中读完一下考上中国人民大学。也是索柱老师跑前跑后帮助凑钱办贷款,满都拉才得以上了大学,最后功成名就衣锦还乡。

  现在,索柱老师泪眼婆娑地坐在满都拉的旁边:“唉!你说这些年不知咋的啦,我们家你大娘过世就过世了吧,巴图他阿爸阿妈也说没就没了,家里就剩我跟巴图啦。”他说的巴图就是他孙子乌恩巴图,前年从辽西省一所专科学校毕业回来一直找不到工作。他接着又说:“我看电视知道外国人要在咱们腾格里县办厂子,也知道是你管这事,我原本不想给你添麻烦,看报名的人忒多了,光我们小区就好几十个,没办法就来找你。”

  满都拉沉吟了一下抬起头来,眼神中闪现着正直无私与坚毅,他说:“索柱老师,没有你,就没有我满都拉的今天,这回招工我一定想法儿把巴图侄子招上。”

  索柱老师满脸的褶子立刻舒展开来,忙弯下腰解开自己提的一个蓝色的书包,拿出一只有一尺多高两拃多粗的白地彩绘物件。索柱老师说:“满都拉,不是索老师给你送礼,这是件清乾隆粉彩帽筒,底下有款,画的是萧何月下追韩信,还是我爷爷当梅林(王府的武官)时打了胜仗,老达尔克王爷赏赐的,你就留下吧。放在家里乌恩巴图连瞅都不瞅一眼,现在就算老师放在这里一样东西,你给老师保管着,老师放心。”

  满都拉真是哭笑不得,只好说:“索老师,我给你保管着,等巴图侄子成了人,我再还给他。”索柱老师如释重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笑呵呵地告辞走了。

  送走索柱老师,满都拉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云山苍苍,江水泱泱,老师恩情,山高水长。”他爱人图娅说:“那你咋还收了老师的礼?”满都拉苦笑了一下说:“官场腐败,民风日下,今天我要是硬不要这件东西,索柱老师就会觉得我是在敷衍他,恐怕担心得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不如咱们暂时先收下,等以后再找机会还给他吧!”图娅冷冷地说:“索柱老师带东西不带东西这事你都得办,否则天理难容。”

  满都拉又点了点头,他媳妇这时又追问道:“你不是要告诉我个好消息吗?怎么说到宁县长往下就打断了?”满都拉灵机一动说:“宁县长说今年要涨工资。”图娅说:“扯,这话你都说三遍了,你肯定还有啥事瞒着我。”满都拉说:“我瞒你什么?我总是担心招工出事。”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