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十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王富国副县长干工作雷厉风行,他连夜给办公室主任景峰、劳动人事局局长满都拉打了电话。他告诉景峰主任,明天上班就去找位有学问的先生给M国兴凯投资公司腾格里县化工厂看个开业庆典的日子。他告诉满都拉局长,十天之内为化工厂招聘30名工人,一定要注意招工质量。然后王富国就掂量着怎么和王爷府小区的街道办事处主任商量征收吴小辫院子的事。

  第二天早晨一上班,景峰主任就去找先生了。

  他找的这位先生叫胡国,原是一位中学教师,先后教过历史、地理、政治三个学科。他讲历史能讲出宋江如何利用李师师让宋徽宗戴上绿帽子;他讲地理能在地图上找出小腾格里沙漠和出巴林鸡血石的雅玛山;他教政治,能将哲学说成是一块小石头的学问。他教过的一名学生有一年高考竟然在全县考了第一,但是当年的职称评定,五十几岁的他仍然没有评上高级职称。他冲天一怒与校长闹翻,停职留薪当了一名风水先生。在求他看风水的人面前,他常说出一些令人似懂非懂高深莫测的话,让找他看风水的人都觉得胡先生是位极有学问的大儒。

  眼下景峰主任就坐在胡国先生的面前,毕恭毕敬地陈述着看庆典日子的事。这还是他对一群来访的人说了句“我是县政府的,找胡先生有急事”才抢先进屋的。他边听边做着记录。

  胡先生紧蹙眉头静静地听着,并不时地掐着几个手指摆弄着。听完景主任的介绍,胡先生眼神烁烁,张口说起“阴阳八卦”。

  胡先生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这建工厂无非两大要务,一乃地理位置,二乃开业之时辰。他这位置选得好,肯定有高人指点,南有西辽河财源滚滚,北有柏树洼如聚宝之盆,哎呀,此乃高人选址。只是这厂房尚无后门,尚须开一后门,让西南之财源源不断聚于盆中。至于这时辰我方才掐算过,应为公历6月18日8时58分。”

  胡先生说罢点了点头又说:“此时大吉大利。”

  景峰瞪大眼睛张着嘴听完,极其满意。尽管他对胡先生前面说的那些高深莫测的中国话一句都不懂,但他知道正是这些他不懂的话推演出了开个后门和6月18日这个时辰。遂满意地问:“先生你看这卦资多少为好?”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胡先生正色道:“要说这一卦,百姓小家小业的也就是200元钱,盖政府大楼时图个顺字,要价6666。这建工厂当图个发字,那就8888,当然啦,我还像上次给你提3800,我留5088,就是我能发发,景主任你看如何?”景主任头上有点儿冒汗说:“我那份儿就拉倒吧。”胡先生说:“景主任你厚道没边了,现在给公家办事哪有不雁过拔毛的?”景峰主任说:“那我给王县长打个电话吧。”说完给王富国拨了电话,王富国说问一问苏总。不一会儿王富国来电话:“苏总说啦,只要时辰好,那点儿钱没什么,她让杰克一会儿给我送现金。”景峰主任长长地出了口气,抬手抹掉额上的汗珠。

  王富国安排吴小辫院子的事也很顺利。他直接找了王爷府镇镇长周明,周明又把王爷府小区街道办事处主任刘海涛找上,两人一起去了王富国的办公室。

  看着王富国一脸严肃,周明镇长说:“刘主任你咋想咋说呗,反正镇政府那儿没钱。”刘海涛眨了眨眼睛说:“王县长是这样,发送吴小辫花了好几万都是借的钱,民政局、土地局我都找了,哪儿哪儿都说没这份开支,这不,我就找了周镇长,周镇长也说没钱。这可咋整,我好心做善事,却拉下一屁股的饥荒,一根大蜡让我自己坐上了。”王富国和颜悦色地问:“发送吴小辫花了多少钱?”刘海涛胸有成竹掰着手指头说道:“装老衣裳、雇车、雇人,火化、整容,亲属招待,光雇人看房子就花了小三万,那还没人愿意干呢,都下来49000多块钱,我是让会计逐项核算的。”

  王富国瞅了他一眼,说:“行啦,我还不知道你们?花一元你们敢要一百元。我就是从街道主任干上来的,我还不知道那点儿事。说吧,你们想要多少钱?”刘海涛瞅瞅周明镇长说:“那少说也得100万吧?”王富国正色道:“刘主任,你不是来商量事的,是提着棍子来砸杠子的。”刘海涛说:“那哪能呀,我现在是端着碗到处要饭。”周明开口了:“王县长,光吴小辫的丧葬费是没那么多,那不都赶上个干部的丧葬费多了吗?这里头不是有院子占地的钱还有那三间房子的钱吗?他们街道没多少经费,可这招待费一年就得几十万,镇里就不用说了,光县里各部门的检查有时一天就好几拨。我是前年从王爷府小区办事处提起来的,我忒知道那儿的情况了。”

  王县长一脸严肃地说:“宁县长不在家,刚才我跟黄书记商量过了,树森书记说请你们体谅县里的难处,支持一下政府的工作。实话跟你们说吧,县里想把这个院子拿过来再租给投资公司,每年用租金解决一部分招待费。你们以为县里的招待费比你们少哇?你们那才几个子儿,行啦,县里就给你们20万,下午我让景主任到镇里办理这件事去。你们要还不同意,可以亲自找黄书记说去,我刚才说的也是树森书记的意见。”

  周明镇长赶忙摆着手说:“得得得,刘主任他找到你这里就算找到头儿了,我们哪里还敢再找黄书记,县里要是一分钱不给就硬征那块地,我们也干瞅着,更何况你王县长办的事,我们就更不能再说别的了。”王富国脸上有了笑模样,口中说:“大家、小家一个样儿,就互相理解对付着过吧。”

  周明和刘海涛走出办公室,周明小声对刘海涛说:“把事处理得好点儿,方方面面的关系都要考虑到。”刘海涛说:“周镇长,你就放心吧,保管没事。”

  下午景峰主任带着支票去王爷府小区街道办事处办理了征用吴小辫院子的一切手续。

  傍晚,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的时候,苏美娅已经安排余成军派人接管了吴小辫院子。

  苏美娅私下对余成军说:“派几个弟兄明天早晨就把吴小辫房子里边墙上抹的泥铲掉,把顶棚拆掉,拆时注意看有什么东西没有。”余成军说:“行,我告诉兄弟们连个鸟窝也别放过。”

  第二天早晨,余成军把在工地值班的弟兄调回来几个最实靠的,收拾吴小辫的房子。他对他们说:“这个院子往后就是咱们公司,抓紧时间快点儿干。别看这房子这院子现在破,早先可是个有钱的人家,在哪块砖缝里、顶棚上、老鼠洞洞里备不住藏着金银珠宝,不管翻出啥来,都要报告我!金银珠宝谁翻出来就是谁的。”他这几个弟兄齐声道:“坚决听大哥吩咐,请大哥放心!”余成军又把一个叫张六子的叫到一边嘱咐一番。这张六子会轻功,蹿墙上房的活儿不在话下,与一个叫余阿昆的人并称“余门双侠”,很得余成军器重。

  一时间吴小辫的屋子门窗扒掉,顶棚扯掉,暴土狼烟,招来一些街坊邻居趴在墙头观看。

  “啪啪啪”、“咔咔咔”,一阵乱响,张六子带着几个哥们儿先是将东西屋的顶棚扯了下来。没见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有一本陈年的老黄历,或许是“文化大革命”时害怕被红卫兵烧掉藏在顶棚上,张六子也如获至宝般地放了起来。有这本老黄历做引子,这几个哥们儿翻得更来劲了,撸胳膊挽袖子瞪大眼睛搜寻着。折腾好一阵子,就在即将结束时,一个哥们儿大喊一声:“我找到一个小蓝布包!”这哥们儿也真够有心的,他看别人都在大面上搜寻,他专在犄角旮旯里去找。早年腾格里县的人们盖房子,门窗上面有口的地方都压两根过木。两根过木间恰好有拳头大的一个空儿,那小蓝布包就塞在东屋窗子上的那个空洞里。

  几个哥们儿都“呼啦”一下挤上前来观看。张六子一把抢过来说:“按着行规,见一面分一半,你小子不能独吞了!”张六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小小的蓝布包一层层地抖搂开,出现在人们眼前的竟是些他们不认识的红色石头的碎片与碎块,最大的也没有男人小拇指粗。这些哥们儿立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个个灰头土脸地坐在炕上。那位翻到布包的哥们儿一见是这破玩艺儿,也就没有了占有的欲望,只是说了句:“我寻思啥好玩艺儿呢,六哥,那你就一块儿给大哥交上去吧。”

  张六子将两件战利品毕恭毕敬地交到余成军的手里。总算没有白忙乎,余成军出了一口粗气甩给张六子200元钱说:“跟弟兄们喝酒去吧。”张六子屁颠屁颠地走了。

  余成军赶忙去跟苏美娅汇报。苏美娅接过那两件东西,对那件陈年老黄历瞟了两眼就放在了一边。把那蓝布包一打开,眼中立刻放出异样的光彩。她抬起头激动地说:“弟兄们一定很辛苦吧,没赏他们两个?”余成军说:“赏了,我扔给他们200元钱喝酒去啦。”苏美娅拿过手包从中抽出一沓百元大钞说:“拿去,200元哪够?让弟兄们今儿个晚上好好吃好好喝好好玩。”余成军没想到苏美娅竟是这样慷慨,于是说:“我先替弟兄们谢谢老大。”

  待余成军走后,异常兴奋的苏美娅喜笑颜开,她随手端起酒杯呷了一口,竟在房间轻移脚步舒展双臂,哼起了日本民歌《樱花》:“樱花啊!樱花啊!暮春三月天空里……快来呀!快来呀!同去看樱花……”

  这天夜里腾格里县公安局,小朱和小李通过电子监控器收到一条由王爷府镇发向境外的信息。破解后为“万事俱备,只等东风,鸮计划即将开始”。小朱和小李立即将破解的信息报告给于洪军和杨阿尔斯楞,于洪军马上让杨阿尔斯楞报告给杨红鹰。杨红鹰说:“这个信息非常重要,市局马上向省厅和部里汇报,告诉小朱、小李继续严密监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