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猎鸮行动 (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宁志凡

  夏末秋初,闽西北山区苍翠的山峦隐现在云笼雾绕之中。山间蜿蜒的盘山公路,远瞅像山岭盘旋的腰带,近看会让人惊出一身冷汗。公路一侧山崖陡立,另一侧则是万丈深渊。

  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几辆鸣着警笛的警车正在追捕一辆白色的疯狂逃窜的奔驰轿车,双方人员不时从车窗探出头互相射击着。

  就在一个小时前,闽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接到技侦部门电话,说发现一辆挂着云N23×××号牌的白色奔驰车,车上坐有国际恐怖组织Ka和坎坤贩毒集团在中国区的总代理代号“鸮”的犯罪嫌疑人。禁毒总队长吕欣二话不说,叫上几名禁毒警察分乘三辆警车就追了上去。见到那辆白色奔驰车,吕欣总队长立刻命令鸣枪叫停。那辆白色奔驰车不但不停,反而加足马力跑得更疯,吕欣只好率禁毒警们开枪追击。

  白色奔驰车上,算上司机总共有三个人。只见车后的大座上,坐着一位浓眉大眼、肤色黧黑、留长发的中年男人。他上身穿件红色T恤,下身穿条白色西裤,手中端支AK-47步枪。他有点儿紧张地对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人说:“还联系不上?”副驾驶位子上的人说:“大哥,几个电话都打了,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后座的中年男子骂了一句:“八嘎,快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打!”他将车窗玻璃放下去,伸出头用AK-47步枪朝追击的警车疯狂射击。副驾驶座的人也将车窗玻璃放下探出身子用一支冲锋枪射击着。

  在一处拐弯处,白色的奔驰轿车因车速过快冲出弯道坠下山崖。三辆警车相继在弯道处将车刹住,禁毒警们迅速端着枪从车中冲出来向崖下望去。只见崖底那辆白色的奔驰车在烟火中爆炸燃烧,冲起高高的烟柱。

  一名禁毒警见状说:“吕总队,我们可以回去复命了。”吕欣总队长摇摇头说:“不行,这个代号‘鸮’的犯罪嫌疑人对我们很重要,刚才厅长来电话说公安部禁毒局要我们提供‘鸮’所有的信息。”吕欣转身对禁毒警们说,“放下绳索,到崖下进行实地勘查!”禁毒警们从路旁向崖下放下绳索,大家依次滑下。

  山崖下,奔驰车残骸冒着烟,禁毒警们弯着腰搜查着,吕欣小心翼翼地用镊子从车后死者的尸身上剥离下一个隐约透着些血色的小物件,把它放进塑料袋中。忽然手机声响起,吕欣站起身子从衣袋里掏出手机大声说道:“徐厅,嫌犯在我们追捕中坠崖,现已车毁人亡。车内共计三具尸体,相貌已无法辨认……位置?这里离龙山县最近,偏西北方向的山区。嗯,现场已经清理完毕……什么?噢!让龙山县公安局派车将嫌犯尸体拉去龙山县火化,做牙齿与DNA分析。徐厅,等龙山县的同志一到我们就撤了。”

  在警笛的鸣叫声中,一辆警车和一辆带有“龙山医院”字样的救护车沿着蜿蜒的山路驶来。

  在警笛的鸣叫声中,三辆警车急驰在返回的路上。

  闽州市,繁华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们,车水马龙般的各种各样的大小车辆,路旁伫立着高大的棕榈树和浓绿色的雪松与龙柏。

  闽西省公安厅徐楷副厅长办公室,吕欣站在徐副厅长写字台前。徐副厅长戴上白色的手套从塑料袋里取出一件殷红色晶莹的玉坠说:“这就是你们从犯罪嫌疑人身上取下来的小物件,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又请教了有关专家才搞明白,这是一只辽西省赤岭地区出产的巴林鸡血石玉挂坠。巴林石是我国四大彩石之一,与福建的寿山石和浙江的昌化石、青田石齐名,而玉挂坠的纹饰‘C’形小玉龙也是辽西省赤岭地区流行的纹饰。我们将这一新的发现上报公安部,公安部禁毒局非常重视这个案子,马上决定在我们这里开现场会,参会的人除部里相关领导和技侦专家外,还电令云南省、辽西省公安厅和赤岭市公安局派员来闽州会商此案。”吕欣右手攥成拳头“啪”地砸在左手掌心中高兴地说:“徐厅,也许这回我们又抓住一条大鱼!”

  徐副厅长瞅了瞅他说:“鱼是条大鱼,但这一网我们只捞到一条死鱼。‘鸮’入境意图为何?又会找什么人联系?‘鸮’死了线索也断了。”吕欣吃惊地瞪大眼睛,徐副厅长继续正色地说,“看公安部禁毒局的劲头,这次是要以‘鸮’案为线索,把彻底铲除缅北坎坤贩毒集团在我国的制贩毒势力作为目标,达到长治久安的效果。好了,公安部禁毒局王副局长,云南省公安厅、辽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长,还有赤岭市公安局的一位支队长乘坐的班机快要到了,我们去机场。”

  徐副厅长从衣架上摘下帽子戴好,二人精神饱满地走出办公室。

  在缅北山区密林深处大毒枭坎坤的秘密营地,来往的悍马军车满载着身着黑色军装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一所大大的木寮房,外面有十几名手持AK-47步枪的黑衣武装分子把守着。木台阶上方门口两侧还架着两个火箭筒,旁边各有一名把守的武装人员。木寮房内极其豪华,猩红的法国地毯,古色古香的中国红木家具,临近阳台的地方摆放着几张藤椅和藤编的小茶几。

  矮胖的有一颗肥硕脑袋的坎坤,上身着黑色半袖T恤衫,下身穿白色西裤。他和中等身材穿着白色西服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的Ka负责人颂般,分坐在茶几两侧的藤椅上。

  颂般阴沉着脸,用一种咄咄逼人的目光对坎坤说:“让我不解的是,为什么我们的佐佐木在你的人陪同下刚刚进入中国境内就遭到中国警察的追杀?你说你们没有内鬼,你说得过去吗?佐佐木是Ka少有的干才,你的黑衣兵给我一个大队我都不换!”

  坎坤斜睨一下又垂头丧气地摇着大脑袋:“纯属偶然,纯属偶然,是我们轻视了中国警察的侦破能力。他们进入中国闽西省境内打了两个联系电话,一下子就被中国警方给锁定了,还有他们乘坐的白色奔驰车,立刻就让中国闽西的警察给跟上了。”

  颂般又气呼呼地说了一句:“你说的好,进入中国境内就有你的人接应,安全不是问题,你接应的人呢?”坎坤一边心虚地用手帕擦着额角上的汗珠,一边避重就轻地说:“唉,我不是说了吗,是他们自己不小心,让中国警察给盯死啦。”

  坎坤扫了一眼沉脸不放的颂般马上又涎着脸说:“人死不能复生,为了鸮计划,你就再派一位干才,再说啦,去中国搞什么鸮计划也是你们提出来的呀,你不能让我把钱投进湄公河里吧!”

  颂般点点头长出一口气道:“我那里人倒是还有一位,这位可是个更厉害的角色。其人勇不在佐佐木之下,智则胜他一筹,是我Ka精英中的精英,我是真舍不得放出去。”坎坤探探身子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要是不出这个人,咱们的协议就算废了,那先前的投入我得如数抽回来!”

  颂般咂了一下舌头说:“我没说不派,我是担心,行啦,这人我派,也不用你的人护送,其他事情还按咱们两家的协议办。”坎坤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连忙说道:“那是自然,我坎坤做事从来是怎么说就怎么办!”他站起身端起两只盛着金黄色酒液的高脚玻璃杯,递给颂般一只,“这就对了,我们两家强强联合才是我们两家的出路。”两只酒杯碰在一起,两个人几乎同时脱口而出:“代号还是鸮!”

  闽西省公安厅会议室里,会议桌前坐着公安部禁毒局的王副局长和徐副厅长,公安部随行的技侦人员、闽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总队长、辽西省和云南省禁毒总队的总队长以及赤岭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支队长分坐在会议桌的两侧。

  赤岭市禁毒支队长杨红鹰最后一个发言,他说赤岭地区过去没有贩毒人员和吸毒人员,但这不等于现在和今后没有吸毒和贩毒的,根据这次会议精神赤岭市要把巴林鸡血石玉龙挂坠作为一个线索,在赤岭地区搞一次百日禁毒大清查行动。他最后瞅了瞅在座的各位上级领导,平和而又严肃地说:“鸮也叫猫头鹰,昼伏夜出,夜里它的叫声很瘆人,让人听了都起鸡皮疙瘩,所以我们那里的老百姓又称其为夜猫子,说‘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我来时我们赤岭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赵东明跟我说:‘参加会时跟各位领导保证,赤岭地区决不允许鸮在这里整出事来!’”

  公安部禁毒局王副局长讲话:“同志们,现在我传达部领导的指示,部领导指示说,Ka恐怖集团和坎坤贩毒集团的联合是国际贩毒的新动向,其重要成员鸮在闽西省车毁人亡,不等于鸮案的结束,可能是一场更大的禁毒斗争的开始。在搜捕毒犯时不要满足于简单的胜利,要彻底铲除对我国安全造成严重危害的制贩毒势力。”

  王副局长扫了一眼参加会议的人接着说:“部里已经把鸮的案件立项为‘1023’毒品专项大案,猎鸮行动开始了。这次会议也将以纪要的形式发到全国各省公安厅,针对鸮案禁毒局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清查工作。”王副局长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很同意赤岭市杨红鹰支队长的发言,鸡血石玉龙挂坠只是一个线索。鸡血石虽然产在赤岭,但鸮是不是就一定是赤岭的人?另外,鸮入境到中国,他的下线又是谁,在什么地方?是闽西的龙山还是辽西的赤岭或是云南和其他省区?我们谁也无法假设。这只能靠我们禁毒警察坚定的信念、超人的智慧和勇敢顽强的斗争去侦破,我们禁毒警察的神圣职责就是决不让毒枭毒犯们的罪恶行径在我们的国土上得逞!”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