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七十四)

来源: 作者:

  在这个新建的高档小区,门口、院里都安装了当时来说非常先进的监控,这样就给更登他们省了不少事。

  万事俱备,也到李海他们约定交易的时间了。吴新早早安排了两个人盯着一个个监控屏幕,注意发现可疑人员。

  已到晚饭时间,监控组发现李海进到房子里了。在侦查中发现,上家已经出发,会把毒品送到这里来,李海也给来送货的上家提供了这个地址,他觉得这个地方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想不到在这样的高档小区里会交易一大宗毒品。

  一直等到夜深人静时,黑沉沉的夜空下起了大雨,房子里的李海仍然焦急地等待着。四周隐蔽处的吴新几个人也苦苦等待着。能不能拿下瘸子李海,能否打破在省城毒品圈子里这个瘸子打不掉的神话,就看今晚的行动了。

  终于在雨幕中,由远处闪来一束雪亮的车灯,一辆车时走时停,很明显是在找地方。果然,车到跟前一看,是辆外地牌照的小轿车。车进了小区,找到单元楼后,车上下来两个人,探头探脑地进了楼。在单元楼梯顶楼埋伏好的侦查员听见来人敲的门正是李海租的房门。

  门开了,在房子里面一直观察着周围动静的李海把来人接进房子。两个人进去和李海在房子里聊了几句,双方都觉得没什么问题、没有任何异样后,其中的一个人出了门。在车边,下来的人和车里的司机打量了一下四周,确认安全后打开了后备厢,取出备胎和一些工具后锁好车门上了楼。

  周围暗处的所有侦查员都屏气看着这一幕。房门被带上了,在楼道上面埋伏的侦查员蹑手蹑脚下到了房门跟前,听着里面的动静,外围埋伏好的侦查员也集中到了单元门口。外面车里的吴新盯着拉着窗帘的房间的亮光,判断时间差不多了,拿起手里的对讲机轻轻说了一声:“行动!”

  藏在单元门外的侦查员轻轻推开门鱼贯而入,守在房门口的侦查员拿出钥匙毫无声息地插进锁孔,轻轻地扭动。这个门事先专门处理过,不但上不了保险也不会发出声响。

  门无声地打开了,在房间的灯光下,李海和送货过来的几个人刚把备胎撬开,正低着头从备胎里取包装严密的毒品,取出来的一包包毒品就放在地上。李海正在称分量,一抬头发现房间里如神兵天降一般多了许多年轻人,一个人的手里甚至还拿着摄像机。他一下子吓破了胆,惊叫一声后,扔掉手中的毒品正想反抗,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就在瞬间,送货过来的几个人也被压在了地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房间里悄无声息地就出现了这些人,刚才每个房间里都看了,没有其他的人啊,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李海知道这次是人赃俱获,彻底完了,再胡搅蛮缠也不起作用了,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吴新进到房间里,戴上手套用李海的秤大概称了一下分量,足足有十公斤重!这在人口稀少的高原省城来说,无疑是非常惊人的数量,更重要的是在和这个狡猾的瘸子李海的较量中,公安机关完胜,人赃俱获、证据确实充分。李海他们撬轮胎、称毒品的场面全都被拍了下来,他们再也无法抵赖。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再狡猾的猎物也斗不过好猎手,瘸子李海终于被拿下。

  时间已经很晚了,吴新还是给弋处长等几个领导发了短信汇报案件侦办情况。不一会儿,一直等待消息的弋处长回过来两个字:“漂亮!”

  拿下了李海,无疑是个地震,在省城的毒品圈子里引起了轰动。一些涉毒人员听说哈义斯和李海被抓后,无不胆战心惊,连这样号称老大的毒贩都被抓了,一些小毒贩一时间全都躲了起来。

  吴新和更登以及其他侦查员又需要逐个梳理线索了。每次侦破毒案,在省城的毒品圈子里都会引起震动,毒贩们也在与时俱进,不断总结着经验,打击毒品的难度越来越大了。

  通过对哈义斯、李海贩毒网的侦查,吴新他们掌握的毒品线索已经如同滚雪球一般变得非常庞大了。一些线索陆续跳了出来,一些沉了下去。对跳出来的线索,只要有条件,吴新他们就会迅速坚决打击。一时间,一些毒贩纷纷落网,利用快递运毒、利用车辆夹带、故意绕远路、雇用“驮子”等一大批案件告破,甚至还打掉了几个简易的加工厂。缴获的毒品或多或少,每次都有斩获。

  更重要的是,艰苦的工作得到了回报,在这些毒品线索里面,夹杂着各种各样其他案件的线索,吴新他们好像挖开了信息的金山一般:省城发生的几起久侦未破特大案件的线索跳了出来;一些策划准备实施的案件,公安机关已经了如指掌;一些私藏的枪支被带了出来;一些涉黑涉恶、涉赌、涉黄等线索也不时冒出来。

  所有的侦查员在毒品案件的侦办中,侦查技能得到了迅速提升,爱岗敬业、竭诚奉献的认识提高了,综合分析、通盘考虑的意识加强了,学习法律、注重证据的意识增强了,长期经营、提前谋划的习惯养成了。复杂的案情逼得每个侦查员研究如何提高自己的侦查技能、研究技战术的运用,侦查员的政治素质和综合技能在短时间里得到了迅速提高。

  时间一天天过去,吴新他们熬了快两年了,天天还是忙着搞案子,几天也回不了一次家。有时为了堵截毒品,在高速路收费站上,吃着方便面在车里能窝上好几天,家回不了,只能在电话里听听儿子叫“爸爸”的声音。看到他如此拼命工作,就连以前从不过问他工作的苗苗都劝吴新别干了,这么累,还就那么点儿工资,几次跟他说让他辞职跟磊子做生意去。

  弋处长看着他们更是心疼,这些同志舍弃了和家人团聚的时间,见不到老人、孩子,不能和对象去看一次电影,天天饱一顿饥一顿,休息经常就在车里和办公室的沙发上。弋处长只能一有时间就过来看看他们,和他们聊聊家常陪着他们加会儿班。他也知道,线索到了这个地步后,已经不是你所能掌控了,是线索逼着每个侦查员去工作。不断有新的线索跳出来,侦查员又不能弃之不管,老的线索还要落实,一次一个侦查员半个月没出办公室的门,天天熬在办公室里,靠着盒饭和方便面撑了半个月。

  弋处长自然十分关心支持毒品案件的侦查工作,但吴新慢慢有种感觉,李副处长好像对毒品案件不是那么热心了。刚开始吴新以为看到弋处长这么关心毒品案,李副处长索性把毒品案交给弋处长亲自负责,就连科长好像也不是特别积极了,对吴新他们提出来的一些想法直接否定掉,对一些线索以精力不够、人手不足为由不让深入侦查。

  起初,吴新也没在意,渐渐地,他觉得不对了。他发现了一个规律,涉毒案件中只要是海洛因案件就会顺利审批下来,而对新型毒品案件,有时审批不下来,或者要拖几天才能审批下来,有些线索也莫名其妙地断了,再想经营起来却是困难重重,毒贩们的反侦查经验竟然会如此迅速地提高。

  在一次吃饭的时候,他把心里的这个疑团告诉了弋处长,弋处长不置可否笑了笑,让吴新把其他线索经营好就行了。

  工作每天都在继续,吴新和更登他们还是没白天没黑夜地工作着,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每天用忠诚和信念完成每一项工作。

  这天,吴新又拿着一些材料去李副处长的办公室汇报。门虚掩着,透过门缝却发现办公室里有几个陌生人,吴新看李副处长有客人便回到了办公室。过了一会儿再去,却发现李副处长的办公室门紧锁着,等了一天也没见到李副处长。第二天一上班,吴新听到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消息,昨天在李副处长办公室的人是纪委的同志,李副处长被纪委立案审查了。

  尾声 /

  尾声

  李副处长被纪委立案审查和科长被停止工作的消息如同惊雷一般迅速在侦查处里传开。李天才和吴新、更登三人都是同学,都是警校里面的佼佼者,李天才初到侦查处就以踏实细致的工作、谦虚好学的精神赢得了其他同志的赞誉。其组织能力、文字功底也非常出众,可以说是一个好苗子,事实也证明他在一些方面的能力远在吴新和更登之上,但他忘了或许忽略了老张曾经也跟他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想当官、想发财就不要干侦查”。

  如果在其他部门或是在商界,李天才必定是个成功者,而在侦查部门中,他追求的恰恰是权力和钱财,这样自然会掉进私欲的深渊。

  从担任外勤科科长开始,李天才的思想慢慢有了变化。作为侦查处外勤科的科长,负责整个地区重大案件的侦查工作,自然是手握重权。一些本地和外地来的老板知道李天才手中的权力,都极力巴结奉承他,知道他手中的权力可以延伸到高原的每一个地方。在这片高原上,李天才说句话,基层的部门都会给些面子,因为每个地区都可能会发大案,发了大案必定要向侦查处汇报。李天才八面玲珑、交际广泛,将来升职的空间是很大的,于是李天才身边朋友里的老板多了起来,应酬也多了起来,渐渐地,他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

  如果刚开始,李天才只想在同学中间做个成功者的话,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现在他早已不屑把成功的目标只放在同学中间了,吴新和更登只是个他成功的跳板,自己的目标远比他们所追求的要远得多。思想发生偏差后,李天才开始喜欢名牌、喜欢豪车、喜欢出入高档的场所、喜欢被前呼后拥尊为上宾的感觉。看着这些常人难以拥有的东西,只有这时他才觉得自己是个成功者。

  而在单位,他依然非常谦恭,见人都是满面的笑容,已经深谙此道的他知道决不能张扬,自己上面还有好多领导,比起他们自己可以说还啥都不是。他一方面极力表现自己,突出自己,另一方面广结关系网,上下走动,培植自己的势力,在短短几年后就升任了侦查处副处长。这个时候,以前认识的一些老板和他更是成哥们儿弟兄了。他渐渐地丧失了原则,他需要花钱只要说一声就有人送过来,这些老板的私人会所他可以随意享用,老板的豪车也是如同他自己的一般。当然,李天才利用手中的权力,给他们办了不少事,别人很难办到的事,李天才可能一个电话就会顺利办妥。

  特别是“醉情”的老板更是成了李天才的一个兄弟,李天才给当地警察打招呼,或亲自出面把他们请出来吃饭、送东西,为一些违法行为“保驾护航”。甚至在刚开业的时候,不少所谓混社会的来“醉情”里面闹事,要收保护费。李天才借此搞了一个打黑行动,把这些混社会的全都抓了起来,全部顶格处罚,从此以后混社会的没人敢来“醉情”闹事了,“醉情”成了一个看似秩序最好、管理最规范的娱乐场所。

  “醉情”的老板看到李天才手中不断增加的权力后,为了把李天才牢牢拴在一起,直接给了李天才“醉情”的干股,每年年底固定给李天才一笔不菲的钱,将自己的豪车送给他,自己的别墅李天才也可以随意使用,这些老板对关系网的投资是绝不会吝啬的。刚开始李天才也不敢收,但后来慢慢地也就习惯了,从内心里将自己当成了“醉情”的股东,甚至有些事不用老板说,李天才已经打好招呼了。

  刚开始李天才觉得帮他们打个招呼无关紧要,只要自己保持一个警察的原则就可以,但和这些老板接触久了,他的心理渐渐失衡了。虽然自己开的是豪车,但毕竟不是自己的;高档会所应有尽有,但那不是自己的家。那些老板挥金如土,可自己一个月的工资甚至买不了他们脚下的一双鞋。自己可以说已经是个有身份的警察了,但在他们面前听着他们聊天的话题、看着他们生活的样子,以自己的工资是完全无法企及的。为了自己在前程上更进一步,李天才在单位出头露面的事抢着干,用一个敬业好警察的伪装把自己包装起来,只有到了僻静奢华的别墅,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才感觉这才应该是他的生活。

  那些老板为了把李天才推到更高的位置,给他们带来更好更全面的“帮助”,不但给李天才提供了大量的资金,豪车别墅更是随便用,好烟好酒随便拿。他们相信,李天才会不负他们的众望,上到更高的位置,会用他手中的权力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利益。

  而问题就出现在“醉情”,这是李天才的朋友经营的省城最大的一个娱乐场所,李天才经常去的别墅也是这个老板的,李天才后来还成了“醉情”的股东。

  “醉情”在以前就曾因为牵涉情色交易被当地公安机关处罚过,因为李天才的极力周旋才没有被封门。在装修后,里面的非法活动更多了,只是更加隐秘。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在这里你都可以肆意放纵,当然还提供一般人找不到的东西,那就是毒品,各种各样的毒品。

  关于毒品的事是老板交给下面的人办的,刚开始这个老板也是瞒着李天才。后来随着“醉情”生意越来越火爆、在省城名气越来越大,里面给客人兜售毒品、服务员陪客人共同吸毒、吸毒后闹事等传闻渐渐传到了李天才的耳朵里。有的时候老板会从“醉情”带几个档次高的小姐到别墅里陪他们喝酒,从这些小姐的嘴里李天才也听到了不少。

  起初,还有原则的李天才对老板提醒了这事,严厉告诫里面不能有毒品。但老板跟他说有的毒品是来消费的客人自己带进来的,也有的是下面的人在里面搞的,如果在这样高端的娱乐场所里没有这些东西,生意必然会受到影响。李天才没有再坚持,只是让老板管理好下面的人。

  而毒品里面的利润是巨大的,老板安排了一个心腹专门负责毒品销售,刚开始从省城毒品贩子手里拿冰毒的话一克是近千元,卖给客人要翻一番,有的客人不但自己吸食冰毒,还找陪侍小姐一起吸,这样花费的费用更是巨大,老板也就挣得更多。后来随着外地制毒工艺的提高,冰毒消费从高端走向平民化。外地合成的毒品虽然质量差,运到高原批发价低到了每克几十元,但在“醉情”里面依然是高价。这个老板看到里面巨大的利润空间,授意下面的人想办法直接从内地购入毒品,在“醉情”里面贩卖。

  弋处长刚上任发起打毒行动后,李天才主动承担了这项工作,他的想法是这项工作容易出成绩,不像其他案件领导看不到成绩,这样对自己将来的仕途有好处。在内心里他还有个想法,那就是他要驾驭住侦查处打毒的方向,既要迎合这位新来的处长的想法,还要控制住吴新他们打毒的动向。因此,他主动承担了侦查处打击毒品的领导工作。在以后的工作中,凡是牵扯到海洛因的案件他全力支持,毕竟在“醉情”里面是不卖海洛因的。对牵扯不到“醉情”的案件他也是全力支持吴新,将无关紧要的毒品案全部打掉,这对“醉情”的生意有很大的好处。

  在吴新的侦查中,发现有些线索指向了省城最大的娱乐场所“醉情”。李天才知道“醉情”的生意不能受影响,如果受影响,自己不但收不到那巨额的分红,连现在的生活可能都会受影响,甚至会影响到将来的仕途。他抵制不住诱惑,他要永远在同学朋友间做最优秀的人,他铤而走险决定利用手中的权力,驾驭住吴新他们打击毒品的方向和范围,凡是事关“醉情”的线索能不经营的就不经营、能拖的就拖。他授意外勤科科长,让他想方设法以正常的理由控制住吴新和更登他们。

  其实,弋处长在上任之前就听到了一些反映,他没想到自己刚上任李天才就把他请到了那个别墅。向来办事沉稳的李天才犯了个错误,他低估了弋处长。在后来两年多的时间里,弋处长一直在观察李天才,多次提醒李天才。他在想李天才这样优秀的同志不会彻底丧失立场,还是有药可救的。但他没想到李天才会不顾组织多年来的培养,不但没有及时收手,而且为了钱财丧失原则,忘记自己是个共产党员,忘记自己是个侦查员,为虎作伥、铤而走险,撕下伪装利用自己的职权成为犯罪的保护伞,彻底沦为犯罪的帮凶……

  深沉的夜幕下,满天的星斗异常明亮,夜空是那样澄净,雨后的空气是那样清新。

  吴新忙完一天的工作下班回家,他的工作仍然继续,他放不下自己热爱的侦查工作,舍不得和战友们出生入死的那份情感。虽然苦、虽然累,他还是离不开这无法舍弃的侦查工作。

  吴新轻轻打开房门,又轻轻推开了卧室的门,英子从睡梦中醒来往边上挪了一下身体。儿子睡得很沉,小手还抱着吴新的警帽。吴新轻轻把儿子的小手取开塞进被子,拿起儿子最喜欢的警帽,在微弱的灯光下,警帽上面的警徽在熠熠闪光。

  窗外,一轮皓月挂在雪域高原的夜空,依稀可以看到群山巍峨,连绵的雪山静静伫立在远方。在高耸的山顶,皑皑白雪在月光下发出柔和的光。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勤劳的人们,很少注目远处的雪山。但这连绵的雪山如同高原的守护神,用自己博大的身躯护卫着每一个热爱高原的生命。人民警察也如同守护神一般无怨无悔、悄无声息地守卫着高原的安宁,以手中的雪剑为雪域高原斩除凶顽,呵护着每个生命的平安,用无私的爱护卫着蓝天白云,守护着吉祥。

  (本书内容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