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七十三)

来源: 作者:

  这次吴新想顺线而上。在李海的下线中,有一个外号叫老虎的,是个瘾君子。老虎曾经也是个家境殷实的本分人,自从沾染上毒品后,把家里偌大的资产全部变成了毒品,最终妻离子散,走上了以贩养吸的路。由于其胆子大、做事隐秘,手上各种毒品都有且保证成色,价格也算比较便宜,渐渐地在省城毒品圈子里有了名气。他也是从不和不熟悉的人做生意,生人要货必须由熟人介绍。吴新在侦查中发现省城几个娱乐场所的冰毒、摇头丸等都是由其参与供货,并且他还有固定的海洛因客户,海洛因就是从李海手上取的。

  经过细致的侦查,吴新几个人发现老虎一个很反常的活动,老虎隔几天就会到省城边上的一个荒山爬山。一个瘾君子去爬山锻炼身体本身就是一个反常的事,老虎去爬山绝不会是为了锻炼身体!更登试着跟踪了几次,但荒山上只有稀疏的草,有个人很远就会被发现,根本没有条件。下山的路又有很多,无法确定老虎从哪里下山,因此老虎的“锻炼”就成了个谜。

  进一步侦查发现,对于新型毒品,老虎则是利用网络联系好后,由对方从外地送到省城,但其交货方式目前还未掌握。

  明知道有个毒贩在猖狂贩卖毒品,但无法将其绳之以法,这对每个警察来说,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弋处长一有时间就要到外勤科看看、问问情况,和大家一起分析案情。来的时候有时给熬夜的大家买上一条烟,有时请大家出去吃顿手抓肉。大家也和他开玩笑:“没有成绩,处长的烟不好抽,肉也不好吃啊!”虽然是个玩笑话,但大家都知道弋处长的想法,每个人也都有巨大的压力,都想着尽快铲除毒患。虽然知道这不是侦查处一家能做到的,这是个全社会的问题,打击毒品的长期性、艰巨性是无法想象的,但每个人从侦查职能上来说都想尽量多打一点儿,能多打一克对社会也是一份贡献,打掉一克毒品就可能会消除一起其他案件的发生。

  打毒品也是急不来的事。有的时候,吴新感觉自己在经营毒品案件时更像个厨师,是做家常菜,还是美味的大餐?首先要选好料,选出精品的食材来,这是个关键。并不是高端的食材就是好东西,关键看能不能出味儿,再一个关键所在就是,不管是煎炒烹炸还是细火慢炖,都要掌握住火候。时间早了火候不够则不出味儿甚至夹生,火候过了则成糟粕,浪费食材耗费工夫,能否做出一份色、香、味、形俱佳的大餐,就要看厨师在各个环节的造诣和功夫了。吴新和其他侦查员现在就在做一份大餐。大餐固然美味,但对于厨师来说,享受的更是做大餐的过程,尽管这个过程很辛苦、很累、很漫长。

  对瘸子李海的侦查也渐渐深入,更登他们发现李海也是个喜欢“锻炼”身体的人,他也是去老虎经常去的荒山“锻炼”身体,只不过和老虎的时间错开了,都是他去完老虎再去,这里面的玄机不难理解,难的是无法控制。

  这天下午吴新正在办公桌上看案卷,更登气呼呼地进来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喘着粗气,吴新觉得更登很少这样,赶紧放下案卷过去:“怎么了?”

  更登抬起头说:“我去看守所送昨晚抓到的那个发零包毒品的,你知道啥情况不?没送进去!现在人又带回来放在审讯室里了。”

  “怎么回事?”吴新赶紧问。

  “到看守所后,人家要体检,身体没问题他们才收,结果一量血压一百六十,值班的就死活不收,说收了一旦出现问题负不了责任,好说歹说还是不行。本来还想送进去后回家睡一会儿,昨晚大家都熬了一个晚上。后来顺便让检查身体的也量了一下我的血压,高压都快一百九十了,怪不得这几天头晕乎乎的,还以为是加班累的。嫌疑人血压高怕出事看守所不收,我血压这么高还得工作,人带回来还要看着,我好像抑郁了!”更登气呼呼地说。

  吴新知道更登血压有点儿高,没想到会这么高。虽说最近零零碎碎抓了不少贩毒的小角色,但精力同样没少花,也确实辛苦得很。于是吴新赶忙说:“人家这也是规定,你赶紧回去休息,人我们来看着,等他血压下来了我们再送,你可别出个啥事,咱俩是搭档,我离不开你的!”

  “我去跟处长请病假休息!”更登嘴上说着,可人在椅子上没动。吴新只好苦笑着,现在科里人少,更登经验丰富,工作中确实离不开他,但他的身体又是这样,吴新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工作重要,但同志的身体也同样重要。

  更登在椅子上生了一阵闷气,站起来走出办公室,临出门甩给吴新一句话:“我还是去审讯室和那个人一起吃降压药去,等忙过这阵子闲了再去住院休息几天。”

  吴新知道案子一个接着一个,发现的线索每一条都要处理、消化,侦查员永远不会有闲的时候,除非病倒确实起不来,不然这些人都在坚持着工作。好几个年轻人因为生活没规律、起早贪黑、饥一顿饱一顿,身体都出现了问题。每个人都在超负荷工作,透支着健康,身体都处于亚健康状态,但选择了这份职业就只能坚守。更登的身体这个样子,吴新确实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劝慰、安抚他,他确实无言以对。

  根据侦查发现,李海在接到老虎的电话或者老虎要找瘸子时,两个人就会约地方见面,在见面时老虎把需要的毒品数量和钱交给李海。李海收到钱后就会准备好毒品,确定没人跟踪后,不顾自己的瘸腿独自到荒山里面,将毒品埋在不同的地方,比如从什么地方开始数第几个电线杆的下面,或是某个石头下面,每次都是不同的地方。然后再通知老虎,老虎就按照李海的指示找到地方把毒品取出来。

  更登从未遇上如此狡猾的嫌疑人,瘸子出门都是先要故意穿过一个人头攒动的市场,然后突然从哪个小道里出去,更登的人跟了好几次都跟丢了,甚至差点儿暴露。吴新甚至想过调缉毒犬或跟踪犬沿着他们的路线找埋毒的地点,但由于嗅源等问题说是追踪不到,只好放弃这个想法。这起案件极大地考验着侦查员的毅力和耐力。吴新不断地寻找着时机,争取在瘸子进货量最大的时候稳妥地一举将他们拿下,把案子办成铁案,让这个狡猾异常的毒贩得到应有的惩罚。

  侦查员们在发现瘸子要准备进货的时候也准备了好几次行动,但要行动的时候由于各种各样的意外情况或条件不好,只能选择放弃。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将自己陷入被动,与其那样还不如等待时机,侦查处的特点就是轻易不出手,但一出手必定会稳、准、狠,如同一个剑术高手,一亮剑绝对会一招制敌。

  艰苦的等待之后时机终于来了。老虎供货的有一家叫“醉情”的大型娱乐场所,最近老板重新装修完后,成了省城最大的一家娱乐场所。这家娱乐场所不仅设施高档、服务周到,老板还找了一帮俄罗斯美女。每天夜幕降临,这里就会霓虹闪烁,门口一大堆保安挺立,带着异域风情的俄罗斯美女浓妆艳抹欢迎着各色想着放松、追求享受的人的到来。在这里,只要你有钱,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任何服务、任何东西,甚至是毒品。

  “醉情”的生意异常火爆,能去这里消费甚至成了身份的象征。每晚门口的停车场里停满了豪车,偌大的舞池挤满了年轻的男女,他们在震耳欲聋的狂暴音乐里疯狂地扭动着,有钱的人更可以在里面隐秘的包厢里请上几个小姐做想做的一切。

  老虎的生意自然变得非常繁忙,他的新型毒品的进货量也开始大幅增加,每次进的货供不应求。就在他生意异常兴隆准备大赚一笔的时候,他在外地的几个上家突然联系不上了,估计已经被公安抓了,他急需寻找一个稳妥的新上家。

  由于传统毒品的市场渐渐赶不上新型毒品的市场,包括在边境之外的金三角,有些毒贩也开始做新型毒品的买卖,如冰毒、麻古等。瘸子李海也开始将生意转型涉足新型毒品。在知道老虎急需大量新型毒品后,他也开始寻找毒品上家,想随着市场的发展转型涉足新型毒品,在这里面好好赚一笔。他专门跑了一趟老家,找了好几个人看了样品商定好价格后付了定金,然后回到省城等老家的人把毒品送上来。

  以前他的上家是个他很信任的人,他和上家在离省城几十公里的地方精心选择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山沟,他把钱打给上家后,上家会自己安排时间把货送过来埋到两个人看好的山沟里做好标记,然后通知他去取。有一次,李海甚至在一个雨夜骑了辆摩托车狂奔几十公里把上家放好的毒品取了回来。如果货少了或质量有问题下次就会补上,李海就是凭借这种方法逃过了公安机关的数次打击,这也是瘸子李海很难被打掉的一个原因。但是这次,他和这个新上家虽然也是同乡,但两个人的关系还没到非常信任的地步,在他们同乡间黑吃黑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所以他们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瘸子李海为这次交易专门准备了一部手机用来单线联系,并且按老虎的建议在省城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里租了一套房子准备存放毒品,方便随时给老虎供货。因为老虎的生意变得非常红火,他没时间再去山上“锻炼”了,再一个老虎觉得公安绝对没有注意到他。

  吴新几个人在侦查中发现这个情况后,觉得收网的时机快到了,瘸子李海这次应该逃不掉了。

  发现李海租的房子后,更登他们专门找到那个小区,查到了房子的主人。一查房主是个在机关单位上班的人,和李海也没有关系,这样吴新几个人心里就有底了。他们找到了房主,跟他说了租房的人是公安侦查的对象,让他配合公安工作。房主很配合,不但答应严格保密,并且把房子的钥匙给了更登一把。

  拿到钥匙,吴新和其他侦查员瞅准时机悄悄进到房子里,看了房子的结构,判断了可能藏毒品的地方,一切准备好后,就等着李海和送货的来交易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