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七十)

来源: 作者:

  小张到的时候,吴新他们也刚回到小镇上。本想如果人抓到了就好好看看一路上的风景,如果有时间捡点儿玛瑙石也不错,结果根本没时间停车。侦查员每次到外地抓人,刚去时都怕耽误工作不敢游览风景,而嫌疑人到位后,担心带着嫌疑人出事就急匆匆往回赶,这是侦查处的惯例。虽说因为工作去过好多地方,但都是来去匆匆,来不及看看风景。

  小张见吴新他们回来了,立即迎到车前,一个个不管年纪大小叫着叔叔,被紫外线晒得黝黑的脸上满是谦恭、激动的笑容。侦查处的几个人都认识他,其他单位的也都知道老张的事,全都过来和他握手。才半年多时间没见,小张已经完全不是以前那个青涩的少年,变成了稳重成熟的小伙子,说话有礼貌且非常得体。吴新也没想到小张变化这么大、成熟这么快。

  听到其他人要带着兰明马上返回后,小张脸上露出惋惜和遗憾,本来磊子是让他把所有的人请到他的盐田好好玩几天的。他看大家决意要走,再三挽留不住,跑过去把停在远处磊子刚买的豪华越野车开了过来,从车里搬下一大堆吃的喝的,说这些都是磊子买的,让大家在路上吃。

  吴新和小张站在路边目送押着兰明的车队渐渐远去。小张小跑到车跟前给吴新打开车门,然后熟练地驾车向盐田的方向驶去。磊子的新车又快又稳,路上的车又很少,跑了很久也没见到几辆车,快到盐田时路上的车才多了起来。

  磊子和苗苗在盐田里等着吴新。当吴新看到他俩在夕阳的余晖里站在盐田边时,火烧云染红了半边天,一望无际的盐田倒映着天上的晚霞也好像燃烧了起来,磊子和苗苗如同天人一般站在瑰丽的晚霞里冲吴新笑着。吴新都看呆了,怪不得苗苗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晚饭就在盐田边的小房子里吃,自家人没啥客气的。苗苗准备了几个简单可口的菜,磊子拿出了一瓶好酒,快吃饭时忙着安排工作的小张才赶回来。

  磊子给吴新倒满酒,苗苗端起了茶杯,磊子说:“热烈欢迎吴大侦查员突然莅临盐田视察工作!”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吴新也端起酒杯说:“来这边抓人,不知道啥情况,也不敢告诉你们能不能来。一直想来看看吴总的事业,这么久才来,望吴总海涵!”

  “你们两个就别吹了,为你们兄弟俩在这里见面干一杯!”苗苗在旁边说。

  四个人端起杯子碰杯,磊子和吴新一口喝光了。

  “我敬两位叔叔和阿姨一杯!”边上的小张端起杯子,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

  磊子一看赶紧让他坐下,碰了一下杯子说:“小张你在我们跟前不要客气,好歹你也是张总了。年轻人就该拿出年轻人的气魄来,有想法就大胆去做,我放手让你管理盐田,我看你各方面做得很好啊!等再过两年,我把这边交给你,由你全权负责,我再找个项目争取和你吴新叔叔合作一把!让他别当这么辛苦的警察了!”

  “谢谢叔叔和阿姨的好意!”

  吴新看看小张欣慰地喝干了自己杯中的酒。

  几个人边喝边聊,一瓶酒不一会儿就喝下去大半瓶。可吴新看小张似乎心里有事,几次欲言又止。正要问,小张站了起来,倒了满满一杯酒恭恭敬敬端了起来,抬起头眼眶里却闪着泪花,苗苗见了赶紧问:“怎么了?”

  “两位叔叔、阿姨,这杯酒我特别敬你们!也算是我的告辞酒!”小张的手抖着,眼睛里满是泪花。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吗?”磊子大吃一惊,猛地坐直身子,吴新和苗苗也惊诧地看着小张。

  小张没等磊子他们喝,自己一仰头把杯中的酒喝光了,然后哽咽着说了起来:“前几天,我接到了公安厅政治部的电话,他们向我通知了两件事。一件事是我爸被批准为烈士,这当然是好事,我想我爸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另一件事却让我非常为难,那边的叔叔在电话里说,厅长对我爸的事迹非常感动,亲自找到有关部门,特批我加入人民警察。接到电话后这些天,我一直很矛盾,一边是你们这么好的叔叔、阿姨,另一边是我爸奉献了一辈子的公安事业,我真的很难作出决定。吴叔你们对我这么好,给了我那么好的条件让我发展,从没有把我当成外人,可是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穿上我爸的警服,去当一名警察,这可能也是我爸的心愿。但我不知道怎么跟吴叔开这个口,对不起吴叔!对不起阿姨!”说完小张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

  磊子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不知道说什么了,苗苗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她拿着电话出了门。吴新给小张倒上酒,自己也端起来说:“小张,我们尊重你的选择,既然作出决定了,就勇敢地走下去,我们两个永远是你的叔叔,永远会支持你的。你爸是个好警察,也是我的师父,沿着他的路走下去,做一个像你爸那样的好警察!”

  磊子还是一言不发,一杯一杯自顾自喝着酒。小张这个小伙子他带过来后,确实是在各方面用心培养的。小伙子聪明、勤快、谦恭,进步非常快。他要走,磊子确实舍不得,这消息太突然了,他一时转不过弯来,有点儿想不通。吴新看他这样,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杯仰头干了,又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磊子知道吴新的意思了,拿起酒瓶走到小张跟前给他斟满酒,轻声说:“去了好好干,当你爸那样的好警察!别忘了你有我这个吴叔,还有一个死活拉不来的警察吴叔!”说完,他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小张连连点头也把酒一口干了。

  这时,苗苗接完电话进来了,低声在磊子的耳边说了几句,磊子听完站起来说:“咱们再最后碰杯酒。刚才听到了小张的好消息,本来今晚是准备不醉不归的。英子来电话说,她的肚子有点儿疼,恐怕要提前生了,现在几个老人都到医院去了。她怕你担心,不让苗苗告诉你,但是我高兴,这事在我心里藏不住,我们吴新马上就有孩子,就要当爸爸了!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苗苗也有身孕了!明天早上你们三个开车回省城,盐湖里最近离不开人,我一个人在这里坚守!”

  吴新一听英子快生了,不免有点儿担心,但想几个老人都在,心才放下许多。小张已经把盐田的事全都安顿好了,把还没完成的工作又一一给磊子说了,苗苗忙着去收拾东西,英子生孩子她可一定要在场。

  第二天天刚亮,三个人便开车向省城驶去。看着越野车渐渐远去一直消失在遥远的地平线,磊子孤单的身影在路边伫立了许久许久。

  虽然一路上车很少,吴新他们赶回省城到医院时已是华灯初上了。几个老人都在,英子已经从产房里出来了,一个小小的婴儿躺在她的身边,吴新疼爱地抓住英子的手,英子疲惫却幸福地说:“是个儿子,哭起来嗓门儿很大,也是个当警察的料!”

  过了几天,老张被追认为烈士的大会隆重召开,吴新、更登等人全都参加了,偌大的礼堂座无虚席。看着小张一身崭新的警服、一脸的英气,想起老张在时的一幕幕,吴新的眼眶又湿润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