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59)

来源: 作者:

  吴新和更登立即来了精神,抬起头看着处长,李科长也不知道处长要安排他俩什么工作。

  “昨晚监视组没发现其他人从路上出去,那和何城一起去的那个人和制枪的去哪里了?我分析他们藏在村子里的可能性不大,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翻山跑了,昨晚安排人搜山那也不可能,和何城一起去的那个人很可能背着枪。何城最近不敢活动,那和西南那个城市的枪支交易可能就由这个人去做,而他的交通工具、通信工具、有无其他同伙这些情况我们都不掌握。与其我们到处找,不如到那个城市把要枪的下家盯住,张网以待,先把这批枪打掉,决不能让那么多枪流入社会,回头我们再收拾何城,我想这个工作由你们两个去完成,完成任务后再休整两天。案情通报前段时间已经发给他们的侦查处了,你们过去和他们联系就行,你俩现在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和家里人说一下,明天早上开完会就坐飞机走,你们还有其他问题没有?”

  吴新和更登立即站起来说:“没问题!”然后各自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吴新给英子打了个电话,到家后一头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睡梦里梦见何城在冲着他得意地笑着。

  直到华灯初上,英子才轻轻推醒了吴新,吴新有点儿恍惚,在床上呆呆坐着。看他醒了,母亲进来爱怜地看了看儿子,叫他起来吃饭,客厅里还传来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笑骂着他,吴新一听是苗苗的声音,便起身到了客厅。

  餐桌上英子已经把煮好的饺子端上来了,苗苗和母亲在沙发上看电视,吴新一看苗苗赶紧说:“你们也来吃啊。”苗苗笑着说:“等你一起吃我们都饿死了,英子让你多睡会儿我们就先吃了。”吴新见苗苗的小腹明显隆起来了,就开玩笑说:“你再来吃点儿,不然饿着肚子里的宝宝磊子回来会骂死我这个当叔叔的。”苗苗说:“就应该让磊子好好骂你一顿,老娘你不陪,媳妇你也不陪,我倒是天天陪着你媳妇和你老娘。”

  这段时间吴新太忙,早上早早就走了,回来都是半夜,和母亲、英子也没说上几句话,听到这心里不免有些歉意。这时边上的英子说话了:“就让他忙去,他不在我俩逛街还清净。”苗苗又笑着说:“英子,一说就护上你家吴新了。”吴新赶紧往嘴里塞饺子,饺子是韭菜馅的,是吴新最爱吃的。

  专案组的会议开始了,处长要求就打枪窝子行动失利让大家畅所欲言,总结教训,并对下一步工作提出自己的想法。大家辛苦了这么久,没想到何城没拿下,反而被他耍了,就连一个完玛也没拿下,还赔了一千块钱,可以说是灰溜溜地撤回来的,心情都不好,一时间会场的气氛很沉闷,谁也不想第一个发言。这时李科长发言了,他还是用标准的普通话说了起来:“我认为这次抓捕行动失败主要是我们一些侦查员工作不细致、调查工作不扎实、作风漂浮所导致的,侦查员不及时向领导汇报,我行我素!想当然!还存在个人主义思想。专案组的同志、缉枪分局的同志,还有处长熬了几天几夜,结果成了这样,不但暴露了我们的侦查意图,还赔了钱,他的狗要是死了还可能到单位来闹事要钱,所以我建议……”

  李科长还没说完,看见坐在他对面的处长突然站了起来,其他同志也全都站了起来,扭头一看原来是王厅长进来了,赶忙起来站在边上。

  厅长挥手让大家坐下,李科长抢上前去,拉开椅子让厅长坐下,又赶紧倒了杯茶放在厅长面前。

  厅长见大家都坐好了,用洪亮的声音说了起来:“昨天听到你们处长的汇报后,我一夜没睡好,我一直在考虑我们的缉枪工作,这是个政治任务,枪患不除,贻害无穷,这是我们每个侦查员、每个警察责无旁贷的使命。听说早上你们开总结会,我就不请自来了,我想来看看大家,听听你们第一线侦查员的意见。你们继续开,我先听你们的意见。”

  见王厅长这么说,处长示意会议继续。

  李科长又说了起来:“那我继续说,这次抓捕失利,我觉得责任在我,我作为外勤科科长,没有及时听取侦查员的意见,也没有及时做到请示汇报,没有充分认识到侦查工作的困难性、艰巨性、复杂性,所以我建议组织给我处分,以此督促我加强学习,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侦查能力。”

  接下来,其他同志从主、客观各方面对此次行动总结了经验,提出了意见。

  最后,王厅长说了起来:“首先我觉得你们这个会议开得很好,也很及时。这段时间同志们很辛苦,全身心投入到这起专案中,我很感谢大家。侦查工作面临着复杂的变化,战机稍纵即逝,临场处置非常重要,侦查员一定要培养通盘考虑、临危不乱、沉着应对的素质。在这起案件的侦查工作中,我发现一些年轻同志已经有了这个意识,这是一名优秀侦查员必备的素质。刚才听了大家的发言,我觉得这个会不但是个检讨会,更应该开成一个鼓舞会、打气会!同志们不要自责,也不要请求处分什么的,你真要失职了,我第一个处分你!我一直关心着缉枪工作,前面你们的工作非常突出,在你们各位的努力下打击了一大批非法制贩枪支嫌疑人,也缴获了一批黑枪、子弹,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我现在想告诉你们的是继续保持昂扬的斗志,发扬顽强的拼搏精神投入到缉枪工作中,不要被暂时的失败打倒,要团结一切力量,克服内耗,拧成一股绳,最大化地发挥我们的打击能力,发挥出我们尖刀、杀手锏的作用。反过来看,我们每一个侦查员,能在自己的侦查工作生涯中,遇到这样的案子、遇到何城这样狡猾的对手,是我们的荣幸。只有面对这样的案子、面对这样的嫌疑人才能发现我们的不足、看到差距,也才能最大化地挖掘我们的潜能,实现我们的价值!”

  大家听了厅长的话,心里的包袱全都卸下来了,失利的阴霾一扫而光,斗志又被鼓了起来。

  李科长本来想第一个发言提议批评甚至处分吴新和更登的,这样其他同志也不好说什么。现在,他庆幸厅长来得正是时候,他马上放低了姿态,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给厅长和处长留下了一个好印象。在他的内心里,虽然知道他们三个同学早已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了,但他还是不希望他们超过自己。比起他们,特别是吴新,我李天才永远是同学里面的佼佼者。他也有点儿后悔,不应该在这样的会议上暴露自己内心的想法,这样倒显得自己小肚鸡肠,有些事是不能公开表露的,不能把矛盾公开化。吴新是自己的手下,怎么也是自己的兵,幸亏厅长打断了自己的话,看来自己的修为还不高,城府也不深,差点儿把内心的想法表露在外,这是一个大忌啊!

  开完会,吴新和更登便赶到了机场,一个多小时后,飞机稳稳降落在了西南某市。等他俩走出机场,当地侦查处的同志已经在出口等候他俩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