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五十六)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五十六章爱情

第二天,吴新两个人醒来时太阳已经很高了。这些天来,他俩从没有睡过如此安稳的觉,案子成功破获了,才体会到轻松。吃了午饭临离开木县,吴新又给何城发了个消息:“等了一夜,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他俩都知道何城不会回的。

回到省城,见了处长,两个人把工作向处长作了汇报。处长高兴地告诉他俩,厅长一行早上过来看了缴获的枪,对专案组的工作表示了高度赞扬,并对他们顺线扩大侦查的思路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考虑再三决定吴新两个人尽量隐藏身份,继续进行秘密工作。吴新两个人听完不禁有点儿遗憾,刚想着案子差不多了,应该堂堂正正当个警察了,没想到这个“老板”还要继续当下去。

刚出处长办公室,吴新的电话响了,是磊子打过来的。

“你回来了没有?我替你定在雪域酒店的三个九包间了,英子也到了!你赶紧过来,不然后果自负!”磊子的口气不容置疑。

挂上电话,吴新想你磊子也真能整我,我一个上班的能比得上你当老板的吗?你还定在省城最好也是消费最高的雪域酒店,真的想让我破产啊!

想归想、骂归骂,想想自己好久没和他们吃饭了,今晚也算是给自己庆功吧。吴新从更登那里借了钱揣到口袋里出了门。想给母亲打个电话,又忍住了,最近一直在外面忙,基本上每晚都在加班,跟她说不回去了只能是又让她伤心,等晚上回去再解释吧。他走了一阵路后,才拦了辆车直奔雪域酒店。

在出租车上他暗自笑了,不在单位门口逗留是他和更登这半年多来养成的习惯。为了不被人发现,他俩要么晚下班,要么出门就快步远离单位门口。吴新知道现在何城绝不会在省城露面了,就算藏在省城他也要蛰伏一阵子,但自己还是不自觉地按照这个习惯出门。

到了豪华的雪域酒店上到三个九包间,当迎宾小姐替他推开门后,吴新一下子呆住了,他原以为磊子和他玩情调,只有他们四个人。没想到这是最大的包间,大圆桌上坐满了人,有磊子的父母、英子和她的父母,自己的母亲也在。见吴新惊诧的样子,磊子过来悄悄坏笑着说:“我叫一帮子吃你一顿,不然我不解恨!”

吴新赶紧上前和磊子的爸妈、英子的爸妈打招呼,又悄悄问自己的母亲:“英子她爸妈怎么也来了?”妈妈瞪了他一眼,不理他,和边上的英子妈妈说起话来。

吴新坐在了最下首,英子也过来坐在他的旁边,悄悄埋怨他说:“你也不收拾收拾,一看就是个街上混混儿的样子!怎么也不像个警察,连个保安都不像!”吴新正要问怎么回事,见磊子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只好打住话头儿听磊子说。

“叔叔、阿姨、爸妈,今天我受吴新的委托请你们过来,有三件事。我从小的开始说,其三是吴新昨晚跟我说他非常想英子了,想向她当面感谢对他的理解,顺便官方性地请我和苗苗吃个饭。”

吴新端着杯中的红酒,脸一下子红得跟杯中酒一样了,英子用手在桌下悄悄掐了他一把。

“其二,前段时间他很忙,没能去看望几位老人,他甚为不安,所以特意让我把各位老人请到一起,他说等会儿要给各位老人和哥哥嫂子磕头请安赔罪。”

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苗苗和英子更是笑得直不起腰。大家都知道吴新是个孝子,但磕头请安的事他当众是做不出来的,他心里惦记着这几个老人却是大家都相信的。

磊子干咳一下难得严肃地说:“其一,这也是最重要的!”

他止住话头儿,大家都静下来听他说什么。

“这是他的心里话,也是我们小辈和老人的愿望,他想今晚各位老人都在,想请示各位长辈,他和英子自从学校就暗自心心相印,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工作这么多年,时间也已经证明了他们的爱情,现在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想把他和英子的婚事定下来,以后共同孝敬各位老人,完成你们几位老人的心愿。他还说他这个警察现在当得都像个黑社会的了,都快成无法无天的孙悟空了,说他需要个紧箍咒,还要有个天天给他念紧箍咒的女菩萨,这个女菩萨是谁呢?就是我们的英子!”

吴新旁边的英子一下子脸红得和吴新的脸一样,桌子上的人都疼爱地看着他俩。

磊子没有办不成的事,在他的撺掇下,当晚吴新和英子就改了口,羞答答地叫了爸妈,把婚期也定了下来,吴新最后去结账,发现又是磊子提前把账结了。

英子的父母对本分的吴新十分满意,也想着尽快把婚结了。一时间大家都忙了起来,苗苗和英子有时间就去购置结婚的物品,老人们帮着准备其他东西。磊子前段时间去苗苗老家,考察了许多项目,觉得都不称心,回来后决定还是在这里发展,趁现在有时间天天开车给苗苗和英子当司机兼拎包。

吴新还在天天忙,本想马海文被抓后能闲一点儿。小老张将前期对何城等人的侦查资料全部整理后,吴新和更登等人就开始进行汇总梳理他们所有的关系,逐一进行排查。结果越查发现的情况越多,冒出的重点人也就越多。吴新他们苦苦分析了一个多月,渐渐地,木县涉及省城的数个特大非法制造贩卖枪支的犯罪网络逐渐浮现在侦查员面前,以前未掌握的线索也进入了侦查视线。同时还发现何城换了新手机号码后悄悄开始使用了。

吴新的婚礼在一个多月后如期举行了。磊子非要大办一场,吴新和他妈好说歹说他才同意按吴新的意思低调办。磊子除了父母再就是和吴新亲,所以花起钱都是大手笔,不但给吴新和英子送了一套宽敞的婚房,还给婚礼定了档次很高的饭菜、烟酒什么的,费用自然死活不让吴新出。

婚礼上请的客人不多,吴新在木县当交警队队长的同学也专门来参加婚礼,他前段时间专门过来给吴新和更登送那五百元钱,听说他俩当时就是执行这起特大枪案特殊任务后才知道当时自己差点儿无意中闯下大祸。难得在一起的同学们凑在一起特别亲,吃完饭又到洞房里闹到很晚还不想走,最后还是磊子把他们和一直在婚礼上帮忙的小老张全部拉去唱歌才离开。

在婚礼仪式上,李副科长也陪着处长来了。处长在致辞中高度评价了吴新的工作,李副科长看着吴新低调但不失奢华的婚礼,心里有点儿酸酸的。在饭店吃饭时同学们都过来热情地和他打招呼,但李天才却没有同学间的亲热,脸上是那种客套的笑容,说话也是那种官腔,同学们都感受到那种似乎高高在上才有的冷漠,大家都没有理他,把他晾在了一边。他也没有凑到同学堆里,机械地打了招呼后和处长坐在清静的包间里,吃完饭也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和处长走了,没有和其他同学一起去闹洞房。

李副科长回到自己狭窄的小屋里,脑子里全是吴新婚礼的场面。按他的做事习惯,他会和所有的同学闹在一起,极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毕竟都是警校的同学,这样的场合就应该是他表演的舞台,他是同学里面的佼佼者,是目前最优秀的一个!但他今天还有个身份,是吴新的直接领导,这一点上他非常自得,所以在身份的选择上,今天他选择了领导这个角色。在磊子热情地和他握手时,他只是很官方地轻轻握了一下,他很看不惯吴新的这个哥哥,有点儿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不但给吴新送当时处长才有的大哥大,给吴新那么豪华的车开,甚至结婚直接就送一套大房子,他甚至有点儿恨自己没有这样的哥哥。可他不知道吴新和磊子两家的渊源,更不知道当初磊子辞职去南方时,吴新和他妈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给了磊子。

今天他真真切切感觉到,虽是同学,现在再也不在一个起跑线上了,就算是同学,就算你有这样的哥哥,你也是我的下属。现在只有情商高的人才能在社会上、在单位里出人头地,吴新和更登这样能埋头钻在资料室里趴半个月,却不知道如何去和领导联络感情、不去推销自己展示自己的人,永远只能是个干才,而不会成为一个将才。此刻他也真真切切感到经过这些年的磨炼,不一样的经历、不一样的天赋、不一样的追求,他已经同曾经在一个饭盆里吃饭、一个被窝儿里睡觉的同学有了很大的距离感。他甚至有些看不起他们了,他们只是俗人,是没有远大抱负的人。又想到在吃饭时,处长悄悄向他透露,他担任科长的任命快下来了,心里这才舒展了很多。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