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五十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五十五章守护雪域

处长在疾驰的车里,拨通了一直在等他们消息的厅长电话:“报告厅长,在收费站收网,缴获崭新出口型五四式手枪二十五把,子弹估计五百发,我方没有人员受伤,没费一枪一弹!”

“好!向你们祝贺!”

厅长挂上电话,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这几个月来,他何尝不是天天担心着这起案子,怕这些枪流入社会,成为隐患。今天他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他想好了,等过几天,给辛苦这么久的同志们开个庆功宴,然后让他们好好休整一下。

他的眼光移到了墙上的地图,他负责的这个省地域广阔,人口虽然不多,但在地理位置上很重要。侦查处的这些同志更是肩负着这么大地域内大案要案的侦查工作,最远的要跑一千多公里,还要翻无数座雪山,高原上氧气不足,吃不上饭、睡不好觉都是常事。而且经费少、车况差,一旦在路上汽车抛锚,那可是非常危险的事,别说狼群,就是晚上刺骨的寒风也会把人冻死。前些年的一个冬天,省城周边还算条件比较好的一个刑警队的侦查员去一百公里外的草原出现场,结果遇到了暴风雪,两辆北京212吉普车迷了路,在雪原上转了两天都开不出来,车上带的馒头都冻成了冰疙瘩,刚开始拿汽油喷灯烤着吃,馒头外面烤得焦黑,里面却还是冰疙瘩,有些人把外面烤焦的掰下来扔掉,把里面的吃掉,而其中有一个有经验的老同志把那些扔掉的黑硬的馒头碎块全部捡起来放在了吉普车的后备厢。后来他们的车油也没了,通信工具也没有,也没见到牧民的帐篷,这样的天如果徒步无疑是送死,几个人只好窝在车里挤在一起等待救援。吃的东西也没有了,车外茫茫雪原甚至看不到一个生命,大家饥寒交迫,挤在车里瑟瑟发抖,有几个年轻侦查员的意志都快崩溃了。这时那个老同志从吉普车的后备厢里取出那些捡回来焦黑的馒头碎块分给了所有人。当时他们感觉这些平时看都不看的东西是天底下最好的美味,拿起一块放在嘴里,用口水慢慢泡软,再咽下。有的人饿得着急没等软了就咽,结果让坚硬的馒头划伤了嘴和食道,也不顾冒出的血把馒头碎块一起咽下。就靠这些焦黑发苦的馒头碎块和老同志的鼓励大家才坚持了下来,直到最后在驻地部队的帮助下把他们救出来。从那以后他就规定,去乡下、牧区办案必须带足吃喝、穿的,也尽量派最好的车去。在这片号称世界第三极的高原上,不但有中国面积最大的无人区,恶劣严酷的气候每时每刻都在考验着每个人,就算最热的八月,下鹅毛大雪、冰雹,一天有四季,也都是常事。而侦查处的人却要常年奔波在这些地方,家对他们来说只是个概念,怪不得近年来侦查处干部离婚的多、生病的多,哪个媳妇也受不了自己的男人天天这样不顾家地玩儿命工作。现在虽然有手机了,但一出省城大部分地区没有信号,这些人给自己的媳妇、孩子打个电话的条件也没有。

而此时,处长在回省城的路上,后面的李副科长拧开手里的保温杯,递给处长,等处长喝了一口又拧紧握在手里。这个案子处长亲自指挥后,他好像成了个多余的人,他索性跟着处长跑前跑后,操心专案组的每个部门,对每个人都谦恭有礼,从没把自己当成副科长,见人先微笑。处长对他很满意,不管去做什么都带着他。这时,他轻声问处长:“处长,那下一步我们是不是去抓何城?”

“这个何城暂时不抓了,先放着他,你回去以后马上准备材料,明天早上向厅长和公安部汇报。”处长说完拿出电话,给吴新打电话问更登接上了没有,又说,“你俩现在就出发去木县找个宾馆,好好睡个觉明天再回来。”那边电话里吴新答应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李副科长听到后,心里有些不甘,自己虽然知道明天汇报是露脸的事,但让吴新和更登去休息还要去木县的宾馆休息,还是有些想不通,便问处长:“何城一直是他俩负责的,就算不抓,今天回去这些人要审,证据材料要做,不行忙过这两天大家都休整几天,这样经费也能省点儿?”

“你不知道,这个何城不是不抓,只是现在不能抓。何城是个老江湖,以前别的单位也抓过他,他就是啥都不说,办案单位攻了好几天都拿不下他。今天这个情况你觉得他会说吗?会一五一十交代和马海文走私贩运枪的事吗?不会的!他会推得干干净净!啥都不知道!与其抓回来拿不下又放,还不如先放着他,我们等着他、盯着他,总会用证据锁死他,那个时候就算他不说,我们也可以用零口供收拾掉他。吴新和更登今晚去木县我估计是睡不了,明天倒是可以睡一天,你想何城现在在木县等马海文,马海文消失了,吴新和更登也消失了,他会怎么想?我们侦查不能以抓一人、二人为得失,要长远看,看给社会消除了多少隐患。我当时还在想后期工作怎么做,吴新和更登提出去木县的想法正合我意,这工作确实是要做,他们考虑得非常长远,就辛苦他俩再当次老板吧。”

李副科长这才明白,到侦查处这么多年,对人情世故他都能方方面面揣摩入微,但对侦查工作确实还没有如此长远的眼光。

没顾上吃口饭,吴新和更登便驾车往木县赶,他俩都没顾上看看刚缴获的手枪,听处长说是崭新的出口型五四式手枪,就连处长也是第一次见。吴新开着车,更登坐在一旁,两个人的心情非常愉悦、轻松,全然没有前两次的压力,总算是把案子办成功了,辛苦了这大半年总算能轻松一下。

这时,吴新又想起对象和磊子他们了,有这么大的好事,他也想告诉亲人让他们也高兴一下。他把电话打到英子家,英子第一句话就是:“是不是案子破了?不然你难得有时间想起我!”

吴新只好在电话里“呵呵”两声算是答应,又说:“明天晚上和磊子他们一起吃个饭。”

吴新挂断电话又拨通磊子的电话,磊子一接电话就开始损他:“哎呀!今天终于想起你磊子哥了,我回来这么久了,连你的影子也看不到,是不是怕我让你请吃饭啊?告诉你!你欠的那一顿你躲不掉的!”吴新在磊子跟前只能“嘿嘿”听他说,磊子怎么骂他,他都能理解,也决不会生气,他知道磊子每时每刻都在关心他,把他当成亲弟弟。等磊子说了一阵,吴新才接上话说:“明天晚上求你了,和我吃个饭行不?”

“不去!你想请就请啊?我也是有身份的人!”电话那边磊子大声说。

吴新故意说:“你不去!我和苗苗她们去,到时候你可别跟着啊!”

“那好那好,我去!”这才挂上了电话。

吴新和更登到了木县,天已经很黑了,他俩在街边找了个烤羊肉串的摊子点了一堆肥肥的烤羊肉串,见旁边有个铺子,吴新便用公用电话给何城打了个传呼。不一会儿,何城用木县的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吴新说:“我们已经到了,正在吃饭,你来吃不?啥时候去?”

何城说:“老板的电话打不通,可能在路上,你俩等着,他们一到我们就去。”

电话里何城的声音好像有点儿急。白天去接货的马海文、韩军都被顺利堵截,没一个人漏网,何城应该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抓。

又过了一会儿,何城打电话过来了,电话里着急地说:“你们别急,老板的电话打不通,其他人的电话也不通,再等等,应该很快会到!”

吴新说:“只要能来,晚点儿也没关系,就是多杰带那么多钱,害怕不安全!”

两个人吃完东西,便找了家宾馆住了下来,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后躺在床上看电视,想着何城着急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吴新又给何城打传呼留言:“啥时候去?”连续打了好几个后,何城回电话说:“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联系不上,我也是在约好的地方等着呢。”

边上的更登抢过手机:“何老板,你给我说实话,你那个东西到底有没有?你是不是设局想抢我的钱!我告诉你,你要没钱我给你几万都可以,但你想黑我,我多杰也不是吃素的,你信不信我找一帮兄弟天天找你,再把你拉到牧区慢慢收拾你!”

何城在电话那头儿都快哭了,他知道这个土豪能做出来,但他怎么也联系不上马海文和韩军,他俩的家人也不知道他俩去哪里了。何城已经隐隐感觉到出事了,但他还是心存侥幸,不断地安慰自己,可能手机没电了?可能路上车坏了?可能绕山路手机没信号?似乎那纸箱子里的几十万就在他的眼前,却怎么也到不了手里。

兴奋的吴新和更登虽然熬了几夜,但还是没有睡意。两个人聊着天,时不时给何城打个传呼,而何城的电话却没有再回过来。

何城已经感觉出事了,但他还没有怀疑到这个“张老板”和土豪“多杰”的身上。他还跑到木县的公安局观察是不是在加班。即便这样,狡猾的他还是迅速换了地方,藏了起来。一旦马海文被公安局抓住供出了他,他需要做好一切准备。他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深深藏在了自己的洞里。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