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五十三)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五十三章归途

跋涉了几天的男人完成了任务,拿着钱和吃喝翻山走了。骑摩托车的发动摩托车又进了另外的一个山沟,好久后才出来回到了边境小城。

虽然骑摩托车的这个人也在千里迢迢赶到边境工作的侦查员视线里,但这里地广人稀,几公里外有个人就能发现,对方又是骑着摩托车,根本没有跟踪的条件,他从小城出来拐进戈壁后侦查员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远去。

枪已经运过来了,地毯也到了,在宾馆窝了好久的韩军和司机终于可以回家了。

这天晚上夜深人静,月光洒满整个高原的时候,韩军和司机把一大堆吃的喝的放进车里,发动起盖着苫布的大卡车上了路。

在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替他们守护了一夜卡车的几个人看着卡车开远,也发动着车驶出了停车场。他们看着卡车驶向回程的路,虽然目前还不能确定枪是否装上了车,但两个人都离开了,他们也只能跟着。

卡车开了一阵子就进入沙漠公路了,笔直的公路延伸向远方。由于是凌晨,路上没有其他的车,在空旷的路上,韩军借着车灯观察着路边里程碑上的数字。走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看到了一个里程碑,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这里极为空阔,数公里外来辆车远远就能看到车灯。两个人关了车灯静静地抽着烟,看着时间又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时间不久,前方隐隐射来一道灯光,浓浓的夜色里传来摩托车的声音。渐渐地,灯光近了,卡车司机把车灯闪了两下,摩托车拐到车跟前停了下来。

摩托车上下来一个裹着厚厚衣服的人,他解开蒙在脸上的头巾,站在卡车跟前的韩军一看正是境外的那个异国商贩。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看到韩军神色正常便伸出了手,韩军从车里取下一个包打开,里面是几摞大钞,枪贩拿起来大概检查了一下,把钱装进口袋。他转头确认里程碑后,走到不远处的一个沙坑里用手刨开沙子,很快就从沙子里面挖出一个沉甸甸的包,拍掉上面的沙子后交给了韩军。韩军打开包一看,里面全都是包得很严实的手枪,还有些子弹。随便拿出一把,撕开包着的塑料袋,拉枪栓,扣扳机,对枪特别熟悉的他已经从声音、手感上判断出这是一把好枪了,借着车灯他又点了数,点数的时候他靠重量已经确定其他的枪和手中的一样部件齐全,数量也和说好的一致,这才站起身对来人点了一下头。那人也点点头没说什么,裹紧衣服蒙上头巾后发动摩托车离去了。

司机已经把车上面的苫布打开了,韩军爬上车把包放在地毯的夹层里,两个人在上面又压上地毯,重新盖好苫布,这才开车向前驶去。高原凌晨的气温很低,但两个人的后背都让汗湿透了。

昨天韩军和司机装车时,专案组的侦查员远远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从装上第一块地毯一直到盖好苫布,侦查员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情况,也没有发现他俩把特殊的东西放到里面,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就在侦查员把精力放在韩军的身上时,监控境外枪贩的侦查员发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这个从境外来的商贩骑了一辆摩托车在小城周边游荡,侦查员没条件继续跟只好放弃,转而守在他住的宾馆,结果守了一夜也没发现他回来。

原来,黄昏时这个境外的枪贩借了辆摩托车,故意在小城周围四处转,在确定后面没有可疑的人后,加大油门从小路进了山,趁着夕阳的余晖把那天埋在山沟里的手枪挖了出来,转头向通往内地的沙漠公路疾驶而去。

西边的太阳落到了地平线下,如钩的新月渐渐升到了半空,璀璨的星河就在头顶。摩托车狂奔着,路上已经没有几辆车了,跑长途的司机最怕夜里走沙漠公路,一旦在这里抛锚,没有水、没有吃的、没有取暖的东西,只能躲在车里抵御寒风,所以一般情况下不在夜里走沙漠公路。

终于,摩托车的吼声小了下来,摩托车缓缓停在了一块里程碑旁边。摩托车上的人下了车,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看看公路的远方,几公里内没有一丝灯光。他把车灯对准路旁的沙漠,从后座解下包,走进沙漠用手在沙子里刨出一个坑,把包放了进去,又用手揽过沙子把坑填平,轻轻抚平后走到公路边,反复确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后,发动摩托车又向前驶去,直到他找到合适的地方,把摩托车藏在路基下,自己裹着毯子躺在了背风处。在他的生活中,这样露宿在野外已经很习惯了。

卡车的引擎轰鸣着,韩军点着一支烟递给开车的司机,自己也点了一支。吐出一口烟雾心情放松下来后,他掏出手机看看时间,虽然离天亮还早,他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

稍许,那边的人问:“怎么样?”

“老板,货办齐了,现在在路上!”韩军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但他的前面还有几千公里的路,他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其实,他不用担心,在他的卡车前后几公里外,几辆越野车取下了警灯,换上了当地的车牌,远远地在“保护”着他和车上的货。公安部已经指令路上各地警方对这辆卡车“视而不见”,直到数千里之外的高原古城。

何城一直在等吴新的电话,精明的他知道多杰老板一定会要这批货的,唯一的问题就是价格。这是第一次和这个多杰老板做生意,他在心里也不是完全确认“多杰”和“张老板”是否可靠。在这个圈子里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为了钱和自己的安全,关键时刻任何人都可能会出卖的。但他非常喜欢那辆车,那是他的梦想,他老在想象开着那样的车。在他们木县就算县长也坐不上这样的车,别说在老家,就算在省城也会让不少人侧目,所以他非常渴望能做成这笔生意,这样他可以轻松地挣到那样一辆好车。但他不知道,对某些事太痴迷,往往就会蒙蔽丧失一些正确的思维。这两天他忍住没给吴新打电话,深谙此道的他在等吴新主动打电话过来。

果然,腰间的传呼机响了,何城一看是吴新的传呼,他暗暗一笑,故意等了好久才找了个电话给吴新打过去。

“张老板,怎么样?啥时候见面把定金的事办掉?”

“我这两天为这事愁死了,你也不来电话,让你和你的老板商量一下价格,也不知道商量得怎么样了。多杰老板说价格太高了,他老家有急事先回老家去了,要不我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把这批货给南方的那个老板?”吴新在电话里埋怨着。

何城一听,不免有些担心自己弄巧成拙,别大钱没挣上,小钱也错过了,赶忙问:“多杰老板咋说的?”

“他说,只要价格合适,东西他都要,不然他在上面挣不了钱!我看实在不行就等南方的老板吧?”吴新在欲擒故纵。

错过这个多杰老板,就算南方老板来了,看完货要不要还是个未知数,就算看上货同样会讲价,这东西又不能一个一个卖,何城有些着急了。

“老板说运这批货代价太大。要不这样,我俩的钱都让出来点儿行不?我俩都让出来两千,每个东西就能再低四千,整个算下来,多杰他就省得多!这样算下来每个东西四万四,我俩每人每个上面提上八千怎么样?”

“那我再问问。货什么时候能交易?多杰说价格合适他马上从老家过来。这东西交易要快,不然夜长梦多!”吴新知道何城急着想做成这笔生意。

“货已经在路上了,应该再有几天就到了。你跟多杰说说,争取把这次做成,这次做成了下次和南方老板做,这样我俩就可以好好买辆车了!”何城还是惦记着车。

“那好!我再和他说,你这边数量、时间确定了联系我,这事成了,我俩的车也差不多了!”

如果不讲价,直接给高价的话,反而会引起何城他们的怀疑,所以吴新一步一步和何城讲着价,并且表明自己也想买辆车,继续吊着何城的胃口。

何城怎么也没想到,他和马海文等人的行踪已经全部进入专案组的视线里,数十个人在为他们“贴心服务”。

第二天,何城的传呼机上收到吴新发来的一条信息,上面写着“老板同意”四个字。何城非常高兴,感觉似乎已经有一摞摞的钞票摆在前面,他马上给吴新打了个电话。

“张老板,多杰同意这个价格,那就把定金放上怎么样?东西一共二十五个!”

“没问题!多杰正在筹钱,估计明天就能到省城,明天我们见面怎么样?”电话里吴新非常痛快。

直到第二天晚上,等了一天的何城才接到吴新的传呼说要见面。何城赶紧回了电话,约好了见面地点。

何城赶到见面地点时,吴新和更登已经等在那里了。何城见多杰老板坐在后排,便坐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多杰脸上风尘仆仆的样子,看样子刚从老家回来,旁边的座位上放着一个大纸箱子。

没有过多的寒暄,何城问多杰钱准备好了没。

多杰用手拍了一下身旁的纸箱,说都在这里。何城看了看箱子,上次是编织袋装钱,这次又是随便一个纸箱子,这个土豪身上都是名牌,装钱怎么就这么随意。

“那按照规矩你先交上一半的定金怎么样?”

何城已经算过好多次,二十五把放一半的定金差不多要五十多万,这里面差不多有一半是属于自己的,一次能挣这么多,这比以前零敲碎打挣得多太多了。

“全部的钱都在这里!”这时,多杰打开箱子盖,何城看到里面码得满满的,全都是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他的眼睛都快红了。

“但是,定金不能给你!”平时嘻嘻哈哈的多杰此时却很认真地说。

何城惊愕地抬起头,看着多杰,他不知道多杰这是啥意思。

“钱我有,这一百多万你也看到了,今天我们见面只能算是验资。定金要五十多万,我要是给你了,你拿不来东西怎么办?拿来的东西不是我们看的东西怎么办?拿假的东西骗我怎么办?出了问题怎么办?我和张老板只知道你的一个传呼机号,你的家在哪里也不知道,出了问题我一个牧区的藏民到啥地方找你去?我们第一次合作,我拿出了我的诚意,别说定金,把全部的钱都给你看了,而你的东西我只见了一个!如果我只拿一把枪的钱给你看,是我没有诚意是不是?”

这又是歪理,何城又气又恼。但多杰的一番话听起来在他的思维中好像也有道理。

“这些钱,你也见到了,你的东西到了后我们约地方交易,你们点钱我验东西,然后我们两清,各走各的,以后要东西我们再联系。这次我们交易的不是一个两个,钱也不是一万两万!我也不能不防备对不?五十多万也不是个小数目,我可以在老家包多少座草山!在省城泡多少妞!”

何城的脸上青一道红一道的,他见到这一箱子的钱本想今天能搬半箱子回去,没想到多杰这个土豪的做事方式是这样的,此刻却是如此精明。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换了自己也可能这么做的。想想对这样的土豪也只能退一步,按他的说法来。

何城回去后,立即把事情的经过和那一箱子钱告诉了马海文。马海文想,自己到时候把货交给何城,再派几个人陪何城去,何城交易完按说好的把钱交给自己,一并去的自己人盯着钱和何城,一旦出了问题何城也跑不掉,于是便答应了。他又告诉何城,车在路上非常平安,没遇到检查,估计再有两天就到了,便让何城通知那个“多杰”随时等电话交易,手机别关,也可能是在半夜交易。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