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四十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四十八章架网

放下何城,吴新直接把车开回停车的那个院子,卸下车牌放好,才拦了辆出租车回到单位。进单位门时他很放心,知道何城会有小老张他们精心“照顾”。

办公室里李副科长、处长都在。“张老板”单刀赴会,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所以李副科长和处长也守在对讲机前,他们已经从对讲机里知道吴新和何城分开了,见吴新进门也没有奇怪。

吴新见两级领导都在,赶忙把何城约自己吃饭的意图细细汇报给两位领导。听着听着,处长的眉头紧锁在一起,他们都感觉到吴新所说线索的重要性。虽然已经很晚了,处长还是拨通了厅长的电话,汇报了今晚发现的情况。放下电话后又跟小老张他们反复交代工作中一定不能让何城发现,不能暴露也不能遗漏每一个环节。脸色凝重的处长又通知明天早上枪弹科的科长也参加专案组会议。

吴新和处长他们一直等到小老张他们回来,得知何城和吴新分开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正是上次发现的马海文的一个住处。何城进去一个多小时后才回到自己家,小老张他们一直等到他家的灯熄了很久后才撤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召开专案组会议,小老张和吴新、更登参加会议,抽调的其他人已经分成几个组,由外勤科其他同志带着早早就出去工作了,小老张手里捏着对讲机,随时听着对讲机里面传来的声音。

会场气氛非常沉重,基层侦查出身的王厅长坐在中间,几位相关单位的处长坐在周围,王厅长不时和他们低头商量着。他昨晚接到电话后决定推掉今天早上的其他会议,专门来参加专案组的案情分析会,缉枪分局的领导及侦查处相关肩负侦查职能的科长也全部参加会议。李副科长手拿着一摞材料跑前跑后忙活着,昨晚其他人回去后,他根据吴新汇报的情况,连夜把何城一案的案件侦查情况打印出来,看得出来他熬了大半夜,眼睛里眼丝发红,一向整齐的头发也有些乱。

专案组的会议没有其他会议那样隆重的场面,熟悉侦查工作的王厅长也允许大家抽烟。第一次参加专案组会议的人悄悄议论着案件的情况,打探为啥突然召开紧急会议,只有昨晚参加工作的几个人知道今天会议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侦查处处长向厅长示意人到齐了,王厅长抬头扫视了一下会场,点了一下头用洪亮的声音说:“开会!”

会场里立即安静了下来,侦查处处长清了一下嗓子,没有多余的铺垫和渲染,直接进入正题:“在侦查处前期的工作中,发现了一条贩枪线索,前期也进行了大量工作,具体细节我不说了。在昨晚,我们的人和嫌疑人见面时,发现了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该嫌疑人称最近将会有一批手枪运到省城进行交易,并且嫌疑人称数量比较大,枪的型号按他的描述应该是类似五四式手枪一类的枪支,不应该是自制手枪,按他的说法该枪的工艺甚至超过我们配发的制式五四式手枪,其他情况尚不确定,具体前期侦查情况请外勤科李副科长给大家通报一下。”

李副科长在边上,用标准的普通话说了起来:“这条线索是我们外勤科在厅长、处长直接领导下,主动经营发现的。这个嫌疑人何城是木县涉枪人员,现在住在省城,利用跑黑车的便利和掩护,从事非法枪支贩卖活动。在将其纳入侦查视线后,我们安排侦查员化装成买主和其搭上线,并且取得了他的信任,昨晚他向我们的人透露了这条线索。根据对其活动情况分析,他最近不再跑黑车了,和另外两个人频繁接触。其中一个人叫韩军,曾经因为涉枪犯罪被公安部门处理过;另一个叫马海文,是做边贸生意的。这两个人的详细情况在材料里都有,所以不排除他们三人共同实施此案的可能。还有个重要的情况是,马海文的一辆大卡车在前段时间空车开到西部某口岸拉货去了。这违反常理,这么远的路,空车跑几千公里,代价非常大,同时韩军也随车一起去了。现在我科已经把他们三人的住处、家庭成员、交通工具、通信工具等基本查清楚了,但也不排除没有发现的。”

会议室里,其他人听到这些都知道这是一起前所未有的大案,在以前的工作中最多一次缴获过十余支枪,并且都是自制比较粗糙的枪支,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大战前那种紧张的气氛。

李副科长汇报完毕,吴新又对一些细节情况进行了汇报。

然后处长作出安排,让侦查处全部人员、车辆都参与到此案的侦查中,外勤科和缉枪分局的同志继续进行外围工作,充实一部分同志替换下前期工作的同志,车辆也是随时调换。枪弹科立即根据吴新的描述查找此类枪支,包括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枪支里有无此类枪支。外事部门对马海文的出入境记录进行调查。处长还让坐在角落里的吴新和更登站起来和大家见了面,说明了他俩的身份,强调在以后的工作中一定要注意保护他们两个,一些缉枪分局的同志这才对这两个全然不像警察的年轻人致以敬佩的目光。看似街头混社会的吴新和留着络腮胡须藏族土豪打扮的更登,也对大家点头致意。

最后王厅长对专案组全体提出了要求,要求各部门全力以赴参与到此案的侦查中,要人给人、要车给车,厅里会专门挤出点儿钱做专案经费,其他部门也全力配合侦查处的工作,解决车辆、通信等问题。同时要求所有人员注意安全,特别是吴新和更登与嫌疑人见面时,一定要保证他俩的安全,还要做好保密工作,对任何无关人员都不能透露案件情况。

会议简短高效,散会后各个部门全力运转起来,小老张带人对何城和马海文进行不间断的外围侦查工作,其他部门也分别开展工作。倒是吴新和更登感觉无所事事,他俩的任务就是等着和何城见面。

随着各项工作不断深入,各个层面的信息不断汇总到指挥部。处长也不去自己的办公室了,坐在外勤科里,随时听取各方面的汇报。这种情况下,他也直接给一线的人下达指令,李副科长在一旁随时汇总,第一时间把情况汇报给关注此案的厅长。

第二天刚上班,枪弹科科长兴冲冲地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些材料。一看他的神情,处长知道他一定发现了什么重要情况,赶紧坐起了身。

枪弹科科长把手里的材料打开放到处长的面前,激动地说:“昨天散会后,我们立即在现存的手枪资料里查找所说的那种手枪。在国外有相似的这类手枪,但在国内,甚至在新中国成立前,原国民党部队列装的枪支里也没有这种枪,又向公安部相关单位咨询,最后好不容易才打听到有一种手枪符合吴新描述的情况,那就是我国产的一种出口型五四式手枪。这种枪是专供出口用的,曾经大量出口到与我国西部接壤的一个国家。因为是出口专用,国内极少有人见过和听说过这种款式的五四式手枪,这种枪的枪身中间就是打了一排英文字母!就连我这个枪弹科科长也没有听说过这种手枪。最重要的是,这个国家就是开会时提到的马海文做边贸生意的那个国家!所以何城跟吴新说的极有可能就是这种枪。”

处长听完甚至有点儿惊呆了,如果这个何城说的事是真的,那应该是由马海文利用做边贸生意的便利,从异国他乡把这种枪运过来,再由何城找下家销售牟取暴利。这是跨国走私贩卖枪支,在省城的历史上还从未发现过此类犯罪。如果让这批性能优良的正规五四式手枪流入社会,必定会带来极大的危害!跨国走私枪支是极为严重的犯罪,而几个几乎目不识丁的人能有如此大的能耐吗?

一把当地产质量稍好的仿制手枪从加工的人手里拿可能只要几百元,而运到外地到买主手里价格会暴涨到一万多元,如果是制式枪价格会再翻上几番,这里面的利润可想而知。那个国家枪支管控不严,为了其中的暴利,不排除将出口的枪支再返流到国内的可能。

带英文字母的出口型五四式手枪、接壤的国家、做边贸生意唯利是图的生意人、非法枪支买卖中的暴利、寻找大买家的中间人……把这一切串联在一起,何城所说的真实度就很高了。

现在处长甚至有点儿后怕了,幸亏发现了这条线索,并且安排人全力进行工作,不然让这批手枪进入省城,这对自己对整个侦查处来说简直就是犯罪。

想到这,处长赶忙拿起桌上枪支的图片资料,直接找王厅长汇报去了。

正在参加会议的王厅长见侦查处处长急匆匆地闯进会场,知道有紧要情况要汇报,对身旁的其他人说了一下便走进了边上的休息室。等候在那里的侦查处处长将手中的资料摊在王厅长面前,又把自己的想法汇报给了厅长。王厅长立即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把主管副厅长也叫了过来,几个人简单商议后决定立即派侦查处副处长带人驾车赶赴西部边境展开侦查工作,同时将此案立即上报公安部。从现在开始由主管副厅长直接主抓此案,调动所有力量,不管内情如何,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绝不能让这批枪流散到社会上。

几个小时后,数辆越野车闪着警灯驶出大院,向西疾驰而去。王厅长站在窗前,他派出了全公安厅最好的车,其中也有自己的座驾。站在窗边看着精干的侦查员们跳上车呼啸而去,此时此刻他宁愿这条线索是假的,甚至想如果他们到了边境将这条线索否定后,他就让这帮汉子好好玩几天再回来。这些同志平时见他都有些拘谨,但干起活儿来却如猛虎一般,再硬的骨头也能啃下来。他欣赏他们,更心疼他们,就这样没日没夜地干活儿,好像从来没有家的概念。一声命令,没有任何怨言,招之即来,来之能战。他们也有年迈的双亲,也有年幼的孩子,也有替他们操劳守护着家的爱人,而自己作为厅长,连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人也是第一次见,亏欠他们的确实太多了,亏欠他们家人的就更多了。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