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四十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四十七章较量

第二天,李天才到办公室时,一本照片册子已经放在了他的桌上。吴新熬了一夜,把小老张他们拍的照片全都冲洗出来了。小老张不愧是老侦查员,照片里不但有每个人的特写、吃饭的场面,还有每个人活动的场景和落脚的地点,各种场景的照片非常齐全。

专案组会议在处长主持下紧急召开了,侦查处参与专案的所有成员和缉枪分局的同志在会议上将前期侦查中获得的情况一一进行了汇报。何城对吴新说的“筹划着一次大买卖”这句话引起了领导和所有专案组同志的重视。小老张把昨天侦查发现的情况也进行了汇报,照片册子在所有成员间传阅,但目前还不清楚和何城一起的那几个人的情况。对这几个人,小老张特别强调在工作时发现他们活动异常诡秘、反侦查意识非常强,他的感觉是这几个人非同寻常,他建议将其纳入侦查视线,迅速查清那些人的背景。会议最后决定,吴新和更登与何城进行联系,小老张和其他人对那几个人进行调查,摸清楚是什么背景。会议上处长还确定了其他的一些器材、人员和车辆,集中力量对何城这条线展开侦查。

会议上,对案件侦查方面李天才没说什么,他已经意识到,对案件的侦查只有第一线的侦查员最有发言权。他静静听着并详细记录着大家的发言和处长的讲话。临近结束时,他对自己昨天没能及时回信息进行了自我批评,强调近期大家一定要保持通信畅通,要求收到传呼必须第一时间回复,下班后大家不要喝酒,以免耽误突发情况的侦查工作。同时表示他会申请专案经费,保证侦查顺利进行,处长对此表示了赞许。

侦查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吴新和何城联系了一次,何城说这几天还在忙,等过几天他再联系吴新。吴新说你到底有没有东西,如果没有就找别人了,何城在电话里反复保证有东西,并一再说是特别好的东西,并且是正规的东西!

这句话自然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看似目前只能等何城的电话,但围绕何城,侦查工作已经悄然展开了。在茶园和他一起吃饭的另外两个人的情况,也渐渐摸了上来。一个叫韩军,曾经因为涉枪犯罪被公安部门处理过,因为情节较轻,很快就出来了。另一个叫马海文,虽没有违法的事被公安部门掌握,但他靠胆大、不计后果,什么挣钱做什么,近些年赚了不少钱,购置了轿车和大货车,并且还发现他持有护照,近年来多次往返西部与我国相邻的一个国家,做着跨国边贸生意。

何城和他俩都是老乡,他们在一起吃饭是不是纯属偶然?是不是老乡聚会?目前尚不得知。唯一蹊跷的是,何城是个涉枪犯罪人员,韩军也是!虽未掌握马海文有涉枪犯罪活动,但分析其长期做生意资金雄厚,为了自身安全,不排除其私藏枪支的可能。

小老张天天和缉枪分局的人在外围调查。何城的黑车也不跑了,天天待在家里,看似何城他们几个人活动很正常,但通过观察发现他们三人不时聚在一起,行踪诡异,好像在策划着什么大的行动,一切目前都是谜。

这天,吴新晚上下班回到家,对象英子已经在家里和妈妈边聊天边做饭了。自从开始办何城的案子,吴新变得低调了许多,不轻易出门,怕像在茶园里一样遇到何城,身上也没有任何警察的物品,甚至连工作证、身份证都锁到办公室了。上下班也避开高峰期,也不参加警校同学们的聚会,吴新似乎成了一个隐身人。

磊子的婚礼在前段时间举行了,苗苗正式成了吴新的嫂子,办完婚礼后磊子和苗苗去了苗苗的老家。

看着磊子成了家,吴新妈妈也特别高兴,开始念叨吴新的婚事。英子也是当警察的,在一个派出所当民警,两个人工作都忙,很少能在一起。好在她非常理解吴新的工作,有时下班过来陪吴新妈妈吃完饭,才自己回去。这让吴新很感动,磊子和苗苗也特别喜欢这个本分的女孩儿,和她特别投缘,也催着吴新抽时间把婚事办了。

刚坐到桌旁拿起筷子,吴新的大哥大就响了,这部大哥大别人不知道号码,但吴新天天充满电带着,就怕何城啥时间打电话过来。

吴新一看是个座机号码,便走到一旁,按下接听键。妈妈和英子看到他的神情也都不说话了,静静地等他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何城的声音,还有汽车驶过的声音,显然何城是用街上的公用电话打过来的。何城说想和他见面吃饭,吴新想了想同意了,在电话里约好了地方。回到饭桌前,吴新抱歉地对妈妈和对象英子说,有点儿事要出去一下。妈妈说,啥事吃完饭再去啊。英子反过来劝妈妈,故意说吴新可能去吃好的了,别管他!在吴新出门时,英子悄悄对他说注意安全。

吴新出了门,走向离家不远的一个院子。磊子走时把车留给了他,让他用车自己开。而吴新从没用过,考虑到这车太扎眼,并且何城也曾经见过这车,便专门找人把车停在这个僻静的单位院子里,并且把车牌卸了下来。

吴新边走边给李天才打了个传呼,不一会儿传呼回过来了。从上次后,两个人都吸取了教训。吴新知道有什么情况在一般情况下不能越级汇报,长期的半军事化警察职业也让他养成了服从命令的习惯,不管他的领导是怎么样的人,哪怕是自己的同学,只要在自己的领导岗位上,那就必须及时汇报并坚决服从命令。在科里,有的人有案件成功后抢着向领导汇报邀功的习惯,也有越级汇报情况的,但吴新通过上次的事后,更注意这些细节,时时刻刻维护着领导的权威。

在电话里,吴新汇报了何城要和自己见面的情况,把约好见面的地点也告诉了李天才。李天才让吴新注意安全,有情况及时打电话。吴新又给更登打了电话,让他做好准备,以免何城也要和他见面而措手不及。挂断电话,自己不由得笑了一下,更登自然会由李副科长通知的,说不定李副科长知道自己已经私下通知更登又会不高兴了。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停车的那个单位门口,吴新跟门卫说了一声,进去打着车,把车上的尘土擦干净,又从后备厢里取出一副省城的车牌装上,这是他特意从其他单位借的,然后开车出了门向与何城约好的地方驶去。

本来,他不想开这车的。接到何城的电话后,他就在想,何城约见面绝不是仅仅吃个饭,很可能要继续吊他和更登的胃口。吴新就想拿这辆车刺激一下喜欢车的何城,上次在茶园里他已经看出何城对这辆车的喜爱,同时也让何城彻底放松对他和更登的警惕。

车确实是辆好车,油门轻轻一点,如离弦之箭却悄无声息地滑了出去,悦耳的音乐立即弥漫在车里,车里苗苗放了好多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儿,淡淡的香水非常好闻。吴新边开车边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任何暴露身份的东西,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才加速向前驶去。

很快,前面过了路口就是约好的地方。吴新远远看见何城在路边四下打量着,吴新故意加大油门,到何城跟前才一脚急刹车,宽大的车身稳稳停在了何城的身边,车玻璃缓缓落下,吴新对何城招了一下手,何城欣喜地上了车,他无法抗拒对车的痴狂。

坐在车里,何城摸摸这里摸摸那里,嘴里不住赞叹着这车的豪华,吴新从后座上磊子的烟里取了包外烟递给何城,何城接过来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装进口袋里,眼睛里依然是激动的光。

“去哪里吃饭?还有其他人没有?”吴新看了他一会儿才问他。

“随便吃点儿手抓羊肉就可以,就我俩!”何城的心思不在吃饭上。

“那就去郊区吃羊羔肉吧,刚好让你感受一下这车怎么样。”吴新投其所好。

“好、好!”何城连忙说。

吴新一点油门,车稳稳滑了出去,向城郊驶去。吴新刚才在路上又给李副科长打了个电话,如果真去吃饭就去城郊吃,那里人比较少,便于控制何城,有意外也便于协助吴新。

在路上,吴新把车开得飞快,路边的行人和树木飞快划过车窗,车在车流里穿梭,何城不停赞叹着这车的加速性和舒适性。吴新用眼角的余光不时扫视着后视镜,远远地看到一辆桑塔纳轿车跟在后面。在刚才和何城见面时,他已经发现科里的桑塔纳悄悄停在远处,他不由得佩服科里的这些老同志,虽然平时看着嘻嘻哈哈,但一有任务却都毫不含糊,能在最短的时间进入状态,全力投入工作,特别是开车的小老张。吴新自恃开的是好车,几次暗暗想把他甩开,把佳美车开得飞快,但小老张始终不紧不慢远远跟在后面,看来小老张也是把桑塔纳开到了极限。想着明天小老张骂自己的样子,吴新心里暗暗有些好笑。副驾驶上的何城一直感受着车的性能,全然没注意到吴新嘴角似乎不经意的一丝笑容。

到了城郊羊羔肉饭馆,车缓缓停在了饭馆前面的空地上。吴新下了车摁下遥控锁好车门,何城摸着引擎盖,嘴里依然不住赞叹着,看了半天才跟着吴新进了饭馆。

“张老板,这个车确实很好!”吴新在和何城第一次见面时,跟他介绍时说自己姓张,更登叫多杰,此时听何城叫他张老板,还有点儿不习惯。

“这辆车确实没啥说的,比桑塔纳都好到哪里去了,不过价格也贵,一分钱一分货。何老板挣上大钱了把你的夏利换成这个,开出去就不得了啊!”吴新有意吊何城的胃口,“上次你见过的那个老板说,他们那边能弄上这样的二手车,车况好价格还非常便宜,等以后我俩有钱了下去每人开一个上来,你看怎么样?”吴新仍然挑何城感兴趣的说。

不一会儿,服务员就把点的羊羔头端了上来,吴新放下手里的八宝盖碗茶,招呼何城吃肉。羊羔头是这家的特色,整个囫囵的羊羔头在加了各种佐料的汤里煮得烂烂的,然后整个热乎乎端上来,客人用手轻轻一撕,肉和骨头便分离开,肉嫩汤鲜,非常美味,头皮肉的胶质、口条的鲜嫩、眼睛的肥美、羊脑的丝滑,不同的部位刺激着每一处味蕾,带来不一样的感觉,这是高原上的一道美食。

吃完羊头,用羔羊排加炸制的土豆块、粗粉条、青红辣椒、蒜苗爆炒的黄焖羊羔肉就端上来了,五颜六色,香气扑鼻,让人食欲大开。吃完肉在浓浓的汤汁里拌上筋道的宽手工拉面,再加上油泼辣椒、大蒜、香醋拌匀,更是一道美食。

吃完这些,吴新和何城去外面洗手,吴新扫见小老张的车停在远处,处里的另一辆车停在隔壁一家饭馆的门口,知道其他人都来了。吴新心想,他们在车里可能饭都没吃,而自己在这里大快朵颐,明天小老张的一顿笑骂更是逃不了了。

回到包间,又添上滚烫的茶水,嗑着大板瓜子,两个人才慢慢进入正题。

何城打开了话题,先绕着弯问了磊子充当的老板的情况。吴新怕以后何城无意中碰见磊子,就说这个老板也是中间人,但其人脉极广,在南方黑道白道都有人,自己生意也不错,想在这里投资办厂,私下也想做这个生意。现在南方这种东西特别抢手,一些社会上的暴发户不管多少钱都想拥有一把枪,这次他就是去联系生意了,把车暂时放到这里。

何城一听,眼睛里更是放光了,低声对吴新说:“前段时间,我听说省城的一个汉族和一个藏族拿了两个东西,我猜想应该就是你和多杰老板拿的。张老板,我这次做的这笔生意,东西比公安用的大的东西还好,直接是正规厂里的东西,这里的公安可能都没有见过的好东西!”何城伸出拇指和食指比画了一下手枪的样子,看得出来他现在对吴新和更登已放下戒备心了。

吴新一听,心里暗暗吃惊。按照专案组的分析判断,何城无非是能找到本地加工的工艺比较好的仿制手枪,按照何城说的应该是五四式手枪,这种枪因为比较大,携带不方便,销路不是特别好,现在都不仿制了。黑枪市场上要么是便于携带的仿六四式手枪,要么是私制冲锋枪。他有什么渠道能搞来五四式手枪,并且是正规厂里的东西!五四式手枪堪称世界名枪,威力极大,如果流入社会,必定贻害无穷。吴新在震惊之余发现还确实不能小看这个何城。

吴新装作不感兴趣无所谓的样子说:“南方人都喜欢小的东西,这大的东西恐怕卖不上价格吧?再一个你说是正规的东西,不见到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正规的,不过草原上的人喜欢大的。”

何城看吴新不是特别感兴趣的样子,心里有点儿急,赶忙说:“我的朋友见过这东西,说绝对比现在公安用的大东西好,并且在中间有一排英文字母,过段时间东西就可以运过来,数量还不少,我这次就是想问问你,你的老板怎么样,他能不能吃下这批货?这批东西老板不想分开卖,想找个能一次性吃下全部货的大老板,零散着卖风声太大。这东西是顶级好货,我俩都可以在上面好好挣上一笔,与其零零碎碎做当地的东西,还不如做一次大的。这样风险小,利润也高,做一次这个比做十次当地的都挣钱。等事成了,再让你的这个南方老板帮我俩联系个这样的车,让我俩也风光风光。”

这时,吴新才明白何城和自己见面的真正目的。前段时间,按照专案组的部署,为了扩大线索,他和更登到枪患严重的木县通过中间人买了两把自制手枪。没想到消息灵通的何城已经知道了,并且断定就是他俩,看来这个何城确实是木县乃至省城非法枪支交易销售环节中的一个核心人物。何城今天所说的“大东西”以及和自己开始谈销路的细节,说明这事不但有,并且很快就会有一批枪支运到省城!

这是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吴新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双眼冒出的光却被何城看得清清楚楚,好在在何城的心中,他觉得眼前的“张老板”也是被这笔生意后面巨大的利润吸引住了,和他一样似乎看到了那一摞摞的钞票,还有像外面停着的那样的车。

时间不久,吴新开车把何城送回接他的地方,一路上两个人反而没说什么。真正做大事的人,决不会多说一句废话,他们都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行为举止也是非常低调的。俗话中“哑木匠盖大房”的道理也在这儿。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