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四十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四十二章勇战绑匪

老张退休了,有一次吴新在街上碰见他,老张更像个退休老工人或农民,全然不像个曾经身经百战的警察。老张问起科里的情况,吴新给他说了每个人的情况,老张特别问起小老张的情况。

小老张,其实不老,今年才四十多岁,因为他城府极深,做事极为稳妥,长相又稍显老,为了把他和老张区别开来,大家都叫他小老张。

小老张也是警校毕业,曾经也是热情活泼、充满激情、脑子灵光、动手能力强、喜欢钻研,方方面面的工作十分出色。

到外勤科后,小老张很快就成了顶梁柱。有一次几个人出去工作,由于当时执行的是秘密任务,开的是挂着地方牌照的地方车,人也都是穿着便服。在一条街上蹲守时,边上开过来一辆豪车,几个喝醉酒的人下来让小老张把车开走,说他们的车要停这里。因为离嫌疑人不远,又不好解释,小老张他们就没动,结果那几个人张口就骂了起来。小老张见周围看热闹的人围拢了过来,怕暴露让嫌疑人发现,也不想惹事,便发动车离开。可是那几个人却不依不饶开车追了上来,几次之后把小老张的车给别停到路边了。小老张下车解释是警察在办案,可喝醉酒的那几个人根本就不听,出言不逊还动起手来。小老张挨了一拳后双方就打了起来,结果双方都有人受了伤,直到派出所的警察赶过来把他们全都带到派出所。

事情闹大后侦查处领导立即赶到派出所,一查闹事的对方是引资来高原投资的大老板。这事传到一个主抓经济的领导耳朵里,虽然此事的责任不在小老张,但为了照顾这个来投资老板的脸面,被打的小老张还是莫名其妙挨了一个处分。从那以后,小老张工作积极性不是特别高了,不像以前啥事都抢着干,但只要安排的工作还是能出色完成。他的兴趣极为广泛,摄影、养鸟、钓鱼、书法等,最近又迷上了太极拳,没事就在办公室里练太极拳。见他打不起精神,科长和处长都找他谈了几次,但他还是任务保证完成,对自己工作之外的事却还是不积极。

这天刚上班,小老张拉着吴新给他讲太极的深奥之处,吴新似懂非懂地听着,张着嘴练习着他说的吐纳功夫。这时科长急匆匆进来说:“城区里发生的绑架案,分析科已经发现嫌疑人的活动情况,我们外勤赶紧去配合辖区的警察解救人质。”

原来,在省城一家小饭馆里打工的小红,谈了一个同是打工的对象王大勇。王大勇是外地人,刚开始,单纯的小红觉得两个人共同打工挣钱将来成个家也挺好的,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王大勇竟然是个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人,别说两个人一起挣钱,反倒把小红辛苦挣的钱拿去胡吃海喝、赌博挥霍了,小红没钱了还逼着她到处去借。忍无可忍的小红便提出分手,但王大勇却赖着她不分开,一直纠缠着她。小红为了躲开他换了好几个打工的地方,却总是被他找到。到这个小饭馆打工时,小红跟老板说了这个情况,老板非常同情小红的遭遇,当王大勇又找到这个饭馆时,老板好好骂了王大勇一顿,并警告他如果再纠缠小红就收拾他。

悻悻而去的王大勇却没有死心,见小红到处躲他,甚至还找人威胁自己,王大勇打起了更坏的主意。他找了几个狐朋狗友,商量着把小红绑架到他的老家卖给找不上媳妇的人赚上一笔。几个人策划时,遇到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小红身上可能没有多少钱,实施绑架、回老家还需要钱,怎么办?这时王大勇说话了:“一不做二不休,小红的老板不是对她好吗?还威胁过我,咱们绑了小红,再威胁她的老板让他掏钱,我们拿到钱再把小红带回老家,这样不是啥都解决了吗?”几个人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便分头去准备。他们专门在郊区租了房子准备关押小红,又准备了胶带、刀子等工具。

一切准备好以后,在一个深夜,饭馆准备打烊时,王大勇和同伙埋伏在小红打工的饭馆外面。等小红收拾完下班回宿舍途中,他们在僻静的地方堵住了小红。小红惊魂未定,发现是王大勇,知道不好,刚想喊人,却看到王大勇手里拿着一把刀,白森森的刀刃指着自己。她知道王大勇是个不计后果的人,只好按照他们说的一起上了辆出租车,到了一个陌生的房子。一进房子,小红的手脚就被捆了起来。

在饭馆里,老板看着所有的员工都下班了,劳累了一天的他锁好门,打开被子,也准备睡觉。就在这时,吧台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拿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男人恶狠狠地说:“你是老板吗?你店里的小红欠了我们的钱,现在人在我们手里,我们知道你有钱,准备好五万块钱,不然我们就把她的一只手放到你饭馆的门口。不许报警,不然下次我们绑的就是你!”

老板听完一下子瞌睡全没了,呆坐了半天,确认不是其他人开玩笑后,赶紧跑到公安局报了案。

案情迅速报到了侦查处,在被窝儿里的侦查员也都被叫回了单位,一项项排查措施立即展开,一个个调查小组连夜进行工作。通过对老板的调查,小红的对象王大勇自然被列为重点,可是省城这么大,这个王大勇现在藏匿在哪里呢?目前只能等绑匪再次打来电话,侦查员连夜找到电信部门给饭馆吧台的电话开通了来电显示功能,这样就可以知道打进来的电话号码了。

一夜过去,绑匪没来电话。大清早,饭馆要准备开门了,如果让绑匪觉察到老板已经报了警,那么小红就会有危险,所以吧台上的服务员换成了一位年轻的女侦查员,正常开业的饭馆四周还放了一个机动组。

侦破绑架案件,保证人质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人质被害,纵然抓到了嫌疑人,这起案子对侦查员来说也是失败的。

饭馆开门后不久,吧台的电话响了,化装成服务员的女侦查员迅速记下电话号码,然后接起电话。果然,里面一个男人恶狠狠地说:“找老板!”女侦查员喊了一声:“老板,电话。”在边上的老板接过电话一听,里面就是昨晚打电话的那个人,电话里那个男人低声问钱准备好了没,有没有报警。老板颤声说:“绝对没报警,钱只有三万,存在银行里,现在取不出来,等银行上班了才能取,你看行不?”

对方迟疑了一下说:“不许报警,等我的电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就在此时,女侦查员已经把记下的电话号码给了一个坐在不起眼处的人,那个人拿着纸条出了门。

电信局里,在工作人员的配合下,纸条上的号码的装机地址迅速查了出来,侦查员用手中的对讲机通报给待命的小组。

坐在吉普车里等待指令的吴新、小老张等人迅速发动车往通报的电话地址赶去。很快,刚才打电话的地方找到了,是一个棚户区,电话是一个报刊亭的公用电话。小老张向老板亮了工作证,但是老板因为忙着卖东西没有注意打电话的人,打电话的人也多,光年轻男子就有好几个。怎么办?除了王大勇,其他嫌疑人叫什么、衣着体貌特征全都没掌握,只能从其行为举止上判断。嫌疑人急着要钱,还要和饭馆老板联系,侦查员决定守株待兔,看嫌疑人会不会继续在这里打电话。

小老张和吴新负责这一带所有的公用电话。吴新有点儿紧张,但小老张看似一点儿都不着急,手里卷着几张报纸,慢吞吞地在狭窄的路上逛着,见商店和报刊亭就过去看看。吴新在后面暗暗地不时记录着电话号码和位置,一查,短短的街上竟然有七八部公用电话。走了不远,小老张停下了,拉着吴新坐在一个商铺门口的台阶上不动了。

吴新问:“不查了吗?”

小老张慢悠悠地说:“我觉得等会儿应该就在这几部电话里面出现,何况再远的我们也控制不住。”

说完小老张低着头点了根烟自己认真地看起报纸来,吴新则紧盯着周围的那几部公用电话,感觉每个打电话的青年男子都可能是嫌疑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时间不久,从一边过来一个年轻男子。小老张目光从报纸边上微微一抬,看似在看报纸,依然是没有丝毫的表情。直到男子走过去,小老张扭头对吴新点了一下头,吴新立刻明白了,远远跟在男子后面,男子走了几步拐进路边的一家小杂货店。杂货店的门口放着一部电话,老板在里面招呼客人。看男子提起电话拨通后压低声音说着什么,吴新从他的身后进去,可是没听清楚他说什么,那个人打完电话交了钱匆匆就走了。吴新赶紧抓起电话,装作也打电话,拨的却是重拨键,一串数字在小屏幕上跳动着,吴新一看正是小红打工饭馆的电话号码,刚才打电话的人是嫌疑人无疑。吴新赶紧走出门,见小老张已经远远跟在那个男子的后面,吴新也赶忙跟了上去。走了不远,吴新看见男子拐进了一个小巷子。等他赶过去,小老张已经往回走了,吴新赶忙问:“人不找了吗?”

小老张低声说:“去把人叫过来,人进了前面的一个老乡家院子,我在这里盯着。”

不远处车上的其他人已经发现吴新和小老张动弹了,感觉到他俩发现了嫌疑人。吴新没走多远就和他们迎面碰上了,不仅有科里的人,还有办案单位的人。吴新过去替下小老张,他们几个人钻进开过来的车里商量着。不一会儿,小老张和其他人都过来了,看架势是要行动了。

几个人拐进巷子到了一个院落门口,小老张和吴新进了院子。小老张眼睛一扫,发现面积不大的院子里全是房东盖起来出租的房子,突然发现楼梯的下面还有个侧门。身旁的吴新看到他眉头骤紧,心也揪了起来,刚才没进到院子里面,没发现这里还有个侧门。小老张目光上下扫视着院里的房子,这时,房东过来问:“你们找谁?”

小老张立即堆着笑说:“我这个弟弟想租间房子,这院子里有空房没有?”

房东看看吴新说:“其他的房子全租出去了,有一间前两天刚租出去,不过他们就租一个月,过两天再租给你行不?”

小老张问是哪间房子,房东指了一下角落里的一个窗子,吴新一看是间挂着窗帘的房子。小老张和吴新慢慢走过去,快到门口时,已经听到里面有人说话。

小老张朝院子门口摆了一下手,又给吴新使了个眼色,抬起一脚就把门踹开了,吴新立即冲了进去,后面的人也赶了过来。大家把里面的两个男子摁在了地上,简单的床上躺着一个女子,正是被绑架的小红。

可是没有王大勇,小老张和其他人赶忙解开小红身上的绳子,取下她嘴上堵着的毛巾,小红哆哆嗦嗦地说:“刚才他们打电话约了交钱的地方,王大勇刚离开去取钱了。”

这些情况刚才已经从对讲机里知道了,没想到王大勇这么快就走了。将这几个人交给赶来的人后,小老张几个人立即驾车风驰电掣般向他们在电话中约定交钱的滨河路赶去。

狡猾的王大勇必定会不断更换交钱的地点,在还没打来电话之前,侦查员们只能在滨河路一带蹲守。小老张开着车缓缓地行驶着,新修的滨河路上车很少,人也不多,车上的吴新等人手里拿着照片,也从小红那里得知了王大勇的衣着体貌特征。

突然,吴新在路边的绿化带里发现有个人和掌握的特征差不多。吴新在车里一指,其他人也觉得差不多,车往前开了一段,小老张掉过了车头,缓缓向可疑人驶去。还离他很远,就发现那个人在不停地四处打量,神态非常可疑。本来,这条路上车很少,加之小老张的车开得很慢,做贼心虚的王大勇已经对这辆车起了疑心,见这车掉了头,更是疑心大起。已是惊弓之鸟的他见这辆车向他驶来,立即撒腿跑了起来。吴新几个人已经确认他就是王大勇,跳下车追去。

抓捕嫌疑人时,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嫌疑人做贼心虚,感觉到危险就会拼命逃窜,而此时最先发现的侦查员只能往前追,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也不能让嫌疑人逃脱,在追捕的同时要把发现嫌疑人的情况及时传递给其他人。在此关头,其他侦查员也绝对不能疏忽,要密切关注外围调查的侦查员,发现异常情况要随时给予支援,不然就会让冲在最前面的侦查员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轻则让嫌疑人脱逃,重则导致侦查员流血牺牲。

吴新年轻跑在最前面,身后是其他同志,小老张一边在对讲机里喊着发现了嫌疑人,一边开着车向嫌疑人冲过去。原本僻静的路上一片嘈杂,几个走路的行人都停下脚步看发生了什么。

王大勇正在考虑怎么样才能安全地拿到钱,本来他想饭馆的老板不敢报警,但做贼心虚的他还是没有大意,观察着路上的每一个人和驶过的每一台车。当小老张的车慢慢驶过时,他已经起了疑心,看到车掉头他更是慌张了。他已经确认这辆车是冲着自己来的,没等车到跟前,就撒开腿拼命跑了起来。

王大勇沿着马路疯狂逃窜,身后传来“抓住他,站住!”的喊声,还有汽车的轰鸣声。他边跑边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这把仿五四式手枪是他为了实施这次绑架,专门跑到附近的一个县里找枪贩子买的,狡猾的他跟谁也没说过买枪的事。这时,他觉得该用上它了。

子弹早就上了膛,王大勇转过身对着后面追过来的人连开两枪,巨大的枪声响起,路边的行人被吓得蹲在了地上。王大勇看到后面追的人只是迟疑了一下,脚下却没停,看样子没打中,他只好继续边往前面跑边回头开枪。在马路上跑他绝对跑不过汽车,见旁边有个大院,他慌不择路一头钻了进去。

吴新几个人正在追,吴新眼尖发现王大勇从怀里掏着什么,还没看清是啥东西就突然传来两声巨大的枪响,子弹从身边呼啸而过。

“有枪!小心!”吴新喊了一声,脚下没停,他发现后面的人也都没停。

开车的小老张也大为吃惊,他也没想到嫌疑人会有枪,并且从声音已经判断出是威力很大的五四式手枪,在这么近的距离如果被打中的话,必定凶多吉少。他猛踩油门,汽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他想赶到前面,哪怕用车把嫌疑人撞翻,也不能让自己人和周围群众受伤。看着嫌疑人跑进院子,他一打方向盘也冲了进去。

刚进到院子里,远远看见嫌疑人已经举着枪站在一辆轿车跟前,枪口对着司机。小老张一脚急刹车把车停住后下了车。原来王大勇逃进来后发现这个院子里有栋楼正在施工,正是下午大人上班、孩子们上学的时间,四周还有不少民工。王大勇见人多,心里一下子慌了,他要尽快逃出这个院子。一看前面有一辆轿车,司机坐在车里,他几步蹿到跟前,拉开车门把枪指向了浑然不知的司机。

正在车里听音乐的司机发现车旁多了个人,转头一看,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未遇上这样的事,一下子慌了神,更何况是在人这么多的家属院里。这时耳边传来恶狠狠的声音:“往那边坐,不然打死你!”

在枪口下慌乱不知所措的司机只好跨到副驾驶的位置,王大勇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上。此时,追过来的侦查员已经在四周了,因为顾忌嫌犯对司机开枪,只能远远地围住车。小老张见到这情况,后悔没带上枪,不然以他的枪法,一定会伺机打中嫌犯的。他见边上有一排砖垛,便从侧面绕到被劫持的车前面,从砖垛上提起两块砖头藏在砖垛边上,寻找着机会。只要稍有机会,他就会冲过去,把手中的转头狠狠砸向嫌犯,哪怕把他手中的枪砸掉也可以。

王大勇钻到车里,用左手拿着枪对着司机,右手抓住挡杆挂挡。他就摸过几次车,没开过这样豪华的轿车,几次都没有找到挡位,轿车发动机高速空转发出恐怖的吼声,但车没动。终于他感觉找到挡位了,他要以最快的时间冲出去,冲出这些警察的包围,哪怕撞死他们也要逃出去。

王大勇狠踩油门,汽车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车一下子蹿了出去,而与此同时,副驾驶上的司机乘他不备,打开车门翻身滚了出去。慌乱中王大勇已经顾不上司机了,轿车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向前冲去。不管前面是警察还是上学的孩子或上班的人,他都要不顾一切冲出去。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突然,他觉得眼前一花,啥都看不见了,接着狂奔的车发出一声巨响后也突然停住熄火了。

原来,在车前方的小老张,听到汽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大院里都是上班的人和上学的孩子,如果让王大勇驾车冲出包围,必定会造成群死群伤的后果,要想办法挡住车,不能让车冲出去!

就在车轰鸣着高速冲过来时,小老张从砖垛边跳了出来,对着轿车挡风玻璃把手中的砖头狠狠砸了过去。车玻璃一下子砸开了花,但车没停,直到看不清路撞上前面楼的墙角才停了下来,车的前面全都撞坏了,冒着烟再也不动弹了。小老张又提起两块砖头冲了过去,周围的其他侦查员也从各个方向冲向冒着烟的轿车。还没到跟前,小老张发现从驾驶座旁的窗子里伸出一把枪,枪口喷出一团火,巨大的枪声随即传来,在前面的侦查员只好躲在墙后。在车后面的小老张清楚地看见枪口来回摆动着。事不宜迟,自己所处的位置刚好是射击的死角,小老张没多想,猛跑几步到了车后,一步跃上了车顶。他想从车顶把嫌犯伸出车外的枪砸掉,这样就可以抓住他了,前面的侦查员和群众也没有中弹的危险了。

然而,就在他跃上车顶的同时,车里的王大勇见车再也没反应,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刚出车门转头看见正跃到车顶上的小老张,立即把手中的枪对准小老张扣动了扳机。

枪却没有响,再扣,还是没响。已成惊弓之鸟的王大勇更慌了,转身就跑。没跑几步,他眼前一黑,原来脑门上挨了重重的一拳,在这重击下,他一个狗吃屎摔在地上再也无力逃窜了,恍惚中他感觉到手中的枪被夺了过去,双手被拧到后面戴上了手铐,肚子上也是火辣辣地疼,接着他被扔到了一辆车里。

原来,就在他下了车对着车顶上的小老张开枪时,车顶上的小老张自然一躲跳下了车,而前面堵截的侦查员发现机会来了,毫不犹豫地对准嫌疑人开了枪……

吴新提起夺下的枪,一看是把仿制的五四式手枪,弹匣里有三发子弹,枪膛里还有一发,原来是子弹卡壳了。看到黄晶晶的子弹,不禁有些后怕,幸亏这把仿五四式手枪工艺粗糙,不然今天难免有人受伤,甚至牺牲。

将该送医院的送到医院,该送看守所的送到看守所,忙完这些已经很晚了。吴新回到家,白天经历的这些当时没觉得什么,静下来却有些后怕,谁也没想到嫌疑人有枪,并且胆敢和警察展开枪战。要是在以前,吴新回到家后第一时间会给妈妈描述抓捕的精彩过程,经过几年的沉淀,他已变得沉稳。他想了想还是不和妈妈说这些了,免得她担心,所以进了家门,脸上还是如同平常下班一样。

一进门,妈妈就起身说:“今天你上班时,电信局的来装电话了,你来看看。”吴新看到柜子上面放着一部崭新的电话机,母亲还找了块漂亮的布盖着。

吴新拿起电话,想着第一个电话打给谁,想了一会儿,拨通磊子所在城市的区号和自动传呼台,然后挂上电话,在边上等着。

不一会儿,电话响起,吴新抓起电话,里面传来磊子的声音:“这是你家新装的电话吗?啥时候装的?”

吴新和磊子在电话里聊了好久,磊子说准备回来了,自己年龄大了,准备把婚结了,免得爸妈老催,又问吴新找对象没。边上的母亲听说磊子要回来,非常高兴。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