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四十一)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四十一章迷茫

这天早晨,以前的张副处长接替退休的李处长担任一把手后正在给其他人安排工作,办公室里一堆人。这时技术科的马科长急急地走了进来,向他低声汇报了一件事。

技术科的李乐一昨天早上没来上班,也没有向单位请假。而李乐一从没有出现过这种无故旷工的情况,马科长刚开始还想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耽搁了。到了下午还是没见到李乐一,就安排科里两个人去他家里问怎么回事,他母亲说早上正常去上班了,中午没回来,还以为在单位里有事。两个人又去他爱人单位问,他爱人也不知道李乐一去哪里了。见没地方去找,两个人回到单位向马科长汇报了情况,马科长无奈,只好等着,心想李乐一说不定遇见朋友了。今天早晨,李乐一的爱人到单位来问,才知道昨晚李乐一一直没有回家,去所有的亲戚家也找了都没找到,马科长感到不对劲就赶紧来向张处长汇报。

张处长听完,感觉这事不能马虎,赶紧跟马科长说:“你带上几个人马上去他家问问有没有反常的情况,让秘书科派几个人去交警队、医院等地方找找,看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马科长转身急匆匆走了,政委听到消息也赶紧去李乐一家问情况。

时间在焦虑中一点点过去,直到中午快下班时,张处长桌上的电话响起急促的铃声,张处长拿起电话,话筒里面传来政委急促的声音。

“张处长,不好了,李乐一自杀了!在他家煤房里找到了!”

张处长一听脑子一下就蒙了。他撂下电话,叫了几个人,赶紧开车往李乐一家赶。

原来,马科长等人到李乐一家后,李乐一的母亲在一旁哭,他爱人也是没有一点儿主张。马科长问他爱人最近有啥反常的情况没有,他爱人说李乐一现在有什么事都不和她说,一回家就钻进自己的房间,和自己很少说话,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反常的情况。马科长回想起现在李乐一在单位也不和任何人交流,感觉情况不妙。这时秘书科的人也过来了,在交警队没听说发生交通事故,又到医院急诊室也没有发现他。该找的地方全都找了,大家都焦急地猜测着他的去向。马科长想了想问李乐一的爱人:“你家有煤房吗?”李乐一的爱人说煤房就在楼背后,但好久没进去了,钥匙也不知道在哪里。

马科长一听赶紧叫了几个人到了楼下,问清楚他家煤房的位置,到了门口发现门紧锁着,但门前厚厚的灰上有清晰的脚印。看脚印只有进去的却没有出来的,马科长感觉不妙,没多想抬起一脚就把门踹开了,等眼睛适应了里面的黑暗,发现里面角落赫然吊着一个人,定睛一看,竟然就是失踪了一天多的李乐一。慌了神的几个人赶紧跑了出来,惊魂未定的马科长赶忙打发人去报警,政委也赶紧给张处长打电话汇报。

张处长赶到李乐一家院子时,辖区公安机关的警察正在勘查现场,李乐一的尸体已经运走了。负责勘查的警察说发现了李乐一的遗书,尸体和遗书准备报请上级送到其他部门勘验。

到了李乐一家,他的母亲和女儿都哭得死去活来,爱人也是伤心不已,张处长安慰了好久,才渐渐平静下来。李乐一家的亲朋听到消息后,陆续赶来。张处长把马科长几个人留在李乐一家帮忙,自己和政委先回到了办公室。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随着南方经济的迅猛发展,高原古城卷起了“孔雀东南飞”的潮流。南方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的新城市急需各方面人才,地处条件恶劣的高原仅拿着微薄薪酬的许多人也想去内地发展,连侦查处都有好几个年富力强的同志调到了内地。外地城市的优厚条件无时无刻不刺激着高原的人,这对于每个人的思想无疑又是一次考验。离开高原的人都有不同的理由,致富、寻求更好发展环境的梦刺激着每个人。一些人的价值观、金钱观发生了变化,在高薪的刺激下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高原,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李乐一也有离开的想法,但联系了几个单位都没成。他倒不是为了高薪,只是想换个环境,在单位他承担的化验工作不算多,现在单位配发了电脑,也不用他反复誊写文件了,他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个可有可无的人,再看看周围的同志都在几年里被提拔重用了,而自己却还是个小科员。媳妇还是天天晚上去跳舞,家里事啥都不管,母亲对此很有意见,他说了几次但没有效果,这一切他都在默默承受,也没有可以说说话的知心朋友。他终于承受不了内心的压力,逃离了这个世界。

在得到李乐一为自杀的鉴定书后,侦查处的领导班子专门召开了会议。通过这件事,在新时期下,侦查员的心理健康、压力释放、家庭困难等问题被重视起来。在国家大力发展经济、不少人暴富的环境下,侦查员如何摆正价值观、人生观,树立无私奉献的精神?如何切实解决侦查员的实际困难,让侦查员安心工作、轻装上阵?这些问题被提上了议程。

吴新听说李乐一自杀的消息后,向领导请了假,一直在他家里帮忙。他分到外勤科后与李乐一接触少了,但吴新的脑子里老是浮现出李乐一戴着厚厚的眼镜套着套袖趴在桌子上写东西的样子。李乐一踏实严谨的工作作风对他影响很大,也是他敬佩的一个人。就连他的遗书也是整整齐齐的正楷,没有一个错别字,没有一点儿涂抹,如同打印机打出来的一般。

吴新老在想,甚至有些自责,如果出事前把他拽出去喝场酒,让他醉上一次,让他哭一回,他可能就不会走上自杀的路了。

忙完李乐一的后事,吴新突然非常想磊子,在广东已经打拼了几年的磊子好久没来电话了。吴新下班后赶紧买了点儿东西去看磊子的爸妈,顺便问问磊子的情况。

见吴新来了,磊子爸妈非常高兴。磊子走后,吴新时不时过来看看,帮着把家里的活儿全都干完,陪着聊聊天。吃完饭吴新要去洗碗,磊子妈死活不让,磊子爸爸拉吴新在沙发上坐下说:“前段时间磊子打来电话说在那边很好,还让我去申请一部电话,这样以后联系也方便,还说以后会有个什么BP机(寻呼机),带在身上,一响就知道别人在找你了。我想还是装个电话吧,以后磊子和他妈妈说话也方便些。”

吴新赶紧说:“我也听说了,省城也要开通BP机业务,现在电话也放开了,虽然初装费贵,但您和伯母能随时和他联系,这也值得。”

聊了一阵,吴新便告辞回自己家了。躺在床上,想着等凑够钱也给家里装个电话,这样工作忙,回不了家时妈也不用担心了。想着想着又想起李天才和更登了,自从分到不同的科里后,刚开始三个人还经常聚聚,现在却很少了,上班时各忙各的,下班后都和对象玩去了,有时在单位碰见也只是简简单单聊几句,原本亲密的三个人好像生疏了许多。听说李天才要提副科长了,这家伙现在天天陪领导出去,机灵、勤快又有眼色,难怪人家进步最快。

现在的吴新对外勤科的业务已经很熟悉了,单独出去执行任务心里也不发怵了。由于还是科里最年轻的一个,他所承担的琐碎事还是很多。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