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三十九)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三十九章初次上阵

机会终于来了。

这天临下班时,吴新接到科长通知,晚上参加一起案子的抓捕任务,让他准备好照相机、对讲机等东西。来侦查处半年多了,终于能参加案件,这让吴新兴奋不已。本来晚上约好和磊子一起吃饭的,只好往后推了。

没等到晚上,吴新便提前来到了办公室,将照相机等器材检查了好几遍,早早在办公室等着。

在省城有一条河穿城而过,是黄河上游重要的一条支流。前几天,发完大水后有一个捡破烂儿的人在河滩里发现了一个冲出来的大铁皮桶,里面是凝固的水泥,看起来好像是哪个工地废弃的铁桶。捡破烂儿的想将水泥砸掉再把铁桶卖点儿钱,于是找了个大铁锤开始砸水泥。没想到砸着砸着在水泥里面露出了人的躯干,捡破烂儿的吓得魂飞魄散,扔下锤子赶紧跑到附近的派出所报了案。

当地的警察立即赶到河边封锁了现场,经过细致的勘验,技术人员在铁桶凝固的水泥里面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

这起案件立即震惊了省城警方,在省城还没有发生过性质如此恶劣的凶杀案件。案情汇报到侦查处,侦查处全力以赴和当地的公安机关进行了艰苦细致的调查摸排。从确认尸源、查找铁桶开始,经过大量艰巨的工作后,终于根据铁桶上遗留的一些白灰,确定住在离现场不远城乡接合部的一名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当地公安机关外围调查发现这个人多次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反侦查经验十分丰富。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将其抓来,他必然会百般抵赖。他独身一人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四周邻里都是其沾亲带故的亲戚,在案发后他如同失踪一般,没有人见过该嫌疑人,外围调查也无法确定其下落。侦查员分析,如果他是凶手的话,他的家应该就是第一现场,符合杀人、藏尸、抛尸的条件,但侦查员到嫌疑人家门口观察了几次,发现院门紧锁,院子里还有一条大狗,周边的亲属放出风说他去外地打工了。为避免打草惊蛇,防止其亲属通风报信,侦查员一直没有对该院子展开调查,对其亲属也未进行正面接触。

案子侦查了很久,却一直没有突破口。外勤科的侦查员和当地侦查部门在调查中分析,嫌疑人院子里的狗应该有人喂,能进到院子的这个人应该是嫌疑人比较信任的人,该嫌疑人也不应该已经逃到外地,便决定利用喂狗人喂狗的机会进入嫌疑人的院子展开调查,寻找蛛丝马迹,确定嫌疑,同时对这个喂狗人进行秘密控制,展开突审,打开案件突破口。

天刚黑,吴新跟着其他同志开着科里的北京212吉普车按照分工进入了岗位。吴新手里端着望远镜盯着嫌疑人家的大门,看有无可疑人出现,其他部门的同志已经分析出嫌疑人亲属里面可能有知道其下落的关系人。根据指点,吴新同时也观察着不远处关系人的家门。

首次参加抓捕行动,吴新的心紧张得怦怦直跳,却不敢有一丝马虎,全神贯注盯着嫌疑人的家,而车里的几个老同志抽着烟聊着天,全然没有行动前的那种紧张气氛。

夜渐渐地深了,周围的闲杂人也少了。这时,有经验的老同志们都不吸烟了,几个人悄悄盯着嫌疑人家的门。夜色渐浓,科里平时看上去随随便便不修边幅根本不像个警察的老张将吴新叫下车,两个人躲在关系人家附近的一个角落里。吴新心里嘀咕着,这要等到啥时候?万一被其他人发现怎么办?也不知这老张带着自己要在这儿躲多久,错过了精彩的抓捕就太遗憾了!看来第一次参加行动,只能和这快退休的老张守外围了。

时间不久,“嘎吱”一声,关系人家院落的院门开了。出来一个端着盆子的中年妇女,借着微弱的光,吴新发现她是嫌疑人的大姐。只见她出了巷道口,探头看了一下四周便拐向嫌疑人的院子。这时,旁边的老张轻轻一拽吴新,两个人悄悄跟了上去。果然远远见嫌疑人的大姐把盆子放到嫌疑人家的门口,正要拿手里的钥匙开门,吴新边上的老张突然靠在吴新身上,嘴里含混不清地嚷嚷着:“我要方便,你别扶我!我又没喝醉!”

吴新立即明白了,从腰里架着老张,两个人趔趄着走过去,吴新用当地话说:“叔!你看这里有人,咱们往前走走再方便好不?”

嫌疑人的大姐举着钥匙转头狐疑地看着吴新和老张。高原省城的夜里有好多喝醉的,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但夜幕下的这两个人影好像不熟悉。等两个醉汉到了跟前,她发现确实不认识时,突然,她拿钥匙的手被捏住了,耳边传来轻轻但有力的声音:

“警察!不许动!”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她已经瘫软了,惊恐中她发现身边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些人影,好像还有警犬。她手中的钥匙来不及扔掉,已经被身边的人拿过去了。院里的狗也不叫了,院门被打开,她被架着进了院子。

吴新和老张进了院子,立即掏出怀里的手电,警觉地对院子里面搜索了一遍,看样子已经有一阵子没人住了。但他们发现嫌疑人家里的客厅墙壁是新刷的涂料,与其他房间灰暗的墙面形成明显的反差,而且在房子后面发现了与装尸体的铁桶质地、新旧程度一样的铁桶,墙角还放着几袋水泥。

吴新掏出照相机借着微弱的光线拍了些照片,这边老张他们对嫌疑人大姐的突审已经开始。

见到警察发现的东西,慌了神的嫌疑人大姐无奈坦白,嫌疑人就藏在她家的地窖里。吴新跟着其他警察迅速赶到其家里,从地窖里把嫌疑人揪了出来。

案发后一直躲在地窖里的嫌疑人见无法抵赖,开口承认了把来他家要债的受害人打死后,放到铁桶里灌上水泥,又趁着夜色把铁桶沉到河里想毁尸灭迹的犯罪经过。这起性质恶劣的凶杀案顺利告破。

第二天一大早,兴奋了一夜的吴新早早来到办公室。按照科长的安排,他进了暗房,倒好显影液和定影液,摸黑把相机里面的胶片取出来,双手捏住胶片的两边,心里暗暗计算着时间,把底片浸在药水里来回卷动让底片均匀显影。等感觉时间差不多后,又用水清洗了底片放到定影液里,才打开微弱的绿灯,仔细看了一下。还好底片冲得不错,显影的厚薄效果刚好,又用水冲洗干净拿出来晾上后回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因为昨晚其他人和当地的公安部门一起审讯完后太晚了,早上都休息了。科长让吴新也多睡会儿,但初次参战的他兴奋得睡不着就早早来了。

等下午上班,科里的其他同志陆陆续续坐在办公室时,吴新已经把一本放大冲印完、装订得整整齐齐的现场照片册放在了科长的办公桌上。

到外勤科后,学习摄影技术是工作中一项重要内容。在公安工作中,许多现场和场景需要用照片来记录和取证,这就要求每一个侦查员都要有过硬的拍照技术。外勤科照相器材的配备是比较好的,不仅有先进的相机和镜头,还配备了快门声音很小的“奥林巴斯”等专业相机。因为所拍的都是侦查用的照片,为了保密,这些照片只能自己动手冲洗放大,所以暗房设备也是一流的,不仅有普通的胶片,还有适合在微光环境下使用的高感光度底片。这种底片是大卷装在密封的盒子里的,在使用时需要侦查员在纯黑的环境下,用手摸索着剪一段出来装在小胶卷盒里,所有这些设备比街上一般照相馆的设备都好。

交通工具比起其他科也是相对比较好的,六七个人的科配了一台北京212吉普车、一辆幸福250摩托车,还有几辆自行车。而其他科要么没车,要么就一辆偏斗三轮摩托车。每次外勤科的人开着吉普车进进出出时,着实让其他科的人羡慕不已。

看着自己做的现场照片册在科长和其他同志间传递,吴新忐忑不安地等科长说话,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否符合要求,是否遗漏了重点。虽然他在学校时学过摄影,到科里后也加强了这方面的训练,也是按照科里以前现场图册的格式做的,但这是他第一次做,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终于,册子回到了科长的手里,科长给大家甩了一圈烟后坐正了身子,其他人知道要开会了,也不说话了,抽着烟等科长开口。

“我们先总结一下这起案子的侦查工作。这起案子前期摸排工作科里做得不错,工作很细致,分析判断的方向非常准确,我们的几位同志在对嫌疑人及其亲属关系人的调查中没有出现惊动暴露的情况,连续十几天的蹲守和调查也非常辛苦。好在我们对这起案件的侦查工作采取了高压态势,根据昨晚的突审情况,嫌疑人本来是要外逃的,看我们公安机关抓得紧才没敢逃。同时对其突破口选择也是比较合理的,一直没有惊动嫌疑人,嫌疑人也谈到他如果知道公安机关已经盯上他,他逃不出去就会自杀。整个来看,这起案件的侦查工作是比较成功的。”

吴新这才知道前段时间科里的几位同志不在办公室的原因,恍然大悟后继续听科长说。

“昨晚,技术科法医、痕迹等对现场进行了固定、提取等工作,将这起案件的证据工作做扎实,把案子办成铁案。厅领导得知此案告破的消息后对我们提出了表扬,基层同志也非常感谢我们的帮助和支持。更重要的是,通过这起案件的侦查锻炼了新同志。吴新到我们科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大家都在观察这个年轻人到底怎么样:工作中稳不稳?学习扎实不扎实?遇到突发情况随机应变能力怎么样?通过昨晚的抓捕工作,证明了吴新同志是适合在我们外勤科工作的。从昨晚能迅速对老张装醉靠近嫌疑人的大姐做出配合,没有导致其扔掉钥匙和惊动其他人而耽误我们侦查工作,还有现在的这份现场照片册,说明吴新能够根据侦查现场的环境随机应变,也能够沉下心扎实学习、抓业务。当然他毕竟是个年轻的新同志,我们所有的人以后要努力培养他,让他迅速适应外勤科的工作,担负起更重要的责任。”

这时,坐在角落里的老张开口了:“吴新是个新同志,从到外勤科后,我们一直在观察这个年轻人是不是浮躁,能不能静下心从事外勤工作,在工作和说话中是不是沉稳,是否适合外勤工作。在平时安排的学习和训练中我们都能看出来他是比较努力的,从内心是热爱侦查工作的,也是有志对侦查工作作出奉献的。侦查工作责任重大,是整个公安工作的核心,是打击犯罪、保护群众的中坚力量,是一把尖刀,是克敌制胜的核心武器,因此要掌握在政治合格、素质过硬、作风优良的人手中,不然会对公安工作、对我们的侦查事业造成伤害。这几个月,我们只是给吴新安排一般性的业务学习和工作,怕的是他浮躁、自大、耐不住寂寞,受不了侦查工作的辛苦和清贫。但是他的日常表现和昨晚在现场能随机应变的能力,证明他是适合外勤侦查工作的。今后的路还很远,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希望吴新同志能加强学习,不断培养为侦查事业奉献一切的精神,把自己锻炼成一个政治上合格的多面手,用心工作、竭诚奉献、报效国家。”

其他几位同志也对吴新的工作提出了中肯的意见,肯定了吴新的工作和精神,也对他提出了殷切希望。

吴新这才明白,前段时间科里的同志好像对自己不是很关心,好像在欺负自己是个新同志。也庆幸自己在学校时努力学习了书本上的知识,平时也十分注重观察,没对外勤科这些好像吊儿郎当的老同志报以微词,更没对看似枯燥的侦查工作有丝毫懈怠。

通过这次小会,吴新感到外勤科真正地接纳了他,他真正成了外勤科的一员,自己才真正踏上了侦查员的道路,人生的道路才刚刚由此展开。

接下来的工作,吴新感觉面前敞开了一个以前从未涉及的世界,而科长和老张他们都是引领自己的人。外勤工作看似简单,但要有非常强的逻辑分析能力、细致的观察力、过目不忘的记忆能力、不同环境的应变能力,要有机械加工、电子等知识,还要有全面积累社会各种知识的意识,最重要的是对公安事业的忠诚和热爱。

他也对以前看似混日子的老张他们有了崭新的认识。他们平时看似嘻嘻哈哈、吊儿郎当,但工作起来都是拼命的人,遇到案子有时十几天都待在外面,不管条件多恶劣都能默默承受毫无怨言,家里有再大的事,也是工作第一。他们的精神感染着吴新,他们也毫无保留地指点着吴新的工作和学习。

时间久了,吴新有一次问老张:“我刚来时,我看你们几个都不像警察,更不像侦查员。”

老张笑了笑,反问吴新:“那你心目中的侦查员都是帅气英武、武艺高强,骑马打枪都是顶尖高手,是不是?”

吴新笑着点了点头,确实在他心目中侦查员应该是这样的。

老张笑着说:“小伙子,你电影电视看得太多了,在公安工作中帅哥美女倒不适合做我们的侦查工作。干侦查有时要做一些如跟踪、蹲守这样的秘密工作,你要是美女帅哥,在人群里谁都会第一时间注意到你,工作怎么进行?警察当久了,就会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比如警察的眼神特别犀利,在别人看来好像是在怀疑一切,但这对于我们侦查员来说反而是个致命的缺点。我们要努力掩盖这种眼神、这种气质,要内敛,不能让嫌疑人从我们的眼神里发现我们是公安,还要从服装打扮各方面克服这种气质的养成,所以我们基本不穿警服,老穿警服就会自然形成昂首挺胸的气质。记住!我们就是普通人,非常普通的人,走到街上,谁也不会多看你一眼,谁也不会记得你是谁,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侦查员。

“还要注意观察,注意积累,作出准确的判断。就拿你第一次去抓人来说,你要判断嫌疑人的大姐什么时候会出门喂狗,你要判断出在那样的地方,像她家的经济条件和习惯是人吃完晚饭后拿点儿剩饭喂狗的。另外,她一定要等路上人少时才会出门的,这些都要靠平时的观察和积累。”

吴新没有想到这里面有如此深奥的道理。在后来的日子里,他努力观察学习老同志们的每一个细节。渐渐地,他发现,老同志们有时没事出去逛街或喝酒玩时,看似不经意的目光却在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人和事物。他们在有意识地积累着社会知识,用敏锐的目光观察着身边所有的变化,感知着新的事物。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