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三十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三十八章人生起航

时间跨入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侦查处秘书科的一间库房里,在昏暗的灯光下,三个年轻人从一排厚重的老旧铁皮保险柜里取出一摞摞档案,放到桌子上,重新登记整理完毕后,又小心翼翼地将文件放回档案柜里。

随着一页页泛黄的档案被打开,一段段尘封的历史展现在三个年轻人眼前,那一页页泛黄的纸承载的是历史,更是责任。那一件件手写的各种字体所记载的每一起案件带给三个人的更是巨大的震撼。三个人好像回到了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透过看似简单的档案看到一个个出生入死的侦查员在为国家安全、社会稳定而呕心沥血。

三个年轻人看得很投入也很仔细,边看边整理,一时没有发觉早过了下班的时间。

“吴新、更登、李天才,你们下班吧!时间不早了!”一个三十出头戴着近视眼镜的瘦高年轻人推开门,对还在小桌子旁的他们说。

“好!李哥,登记完这份就下班。”更登、吴新、李天才三个人赶紧站起来说。

三人将手中的档案整理完,放到铁皮保险柜里锁好,又把库房门锁好后来到隔壁办公室,对还在办公桌上写东西的李哥打了个招呼才出门。

出了办公楼,在高原灿烂如霞的夕阳下,三个人恢复了年轻人的朝气,在树下推出自行车,嘻嘻哈哈说着话向大门走去。

看看表,下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其他办公室的人都回家了,走廊里静悄悄的。写了一下午的李哥放下手中的笔,摘下厚厚的眼镜,揉了揉鼻梁,呆坐了一阵。他褪下两只胳膊上的套袖,整齐叠好放在抽屉里,又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整理整齐,锁好门转身推了一下库房的门看是否锁好了,这才下楼在树下推出自己的自行车,走出大院才跨上自行车向家里蹬去。

吴新骑着自行车往几公里外的家蹬去,身边都是骑车下班回家的人,路边公交车站上站满了等车的人,公交车喘着粗气靠到车站,人们簇拥着围住车门。

吴新不紧不慢地蹬着车,脑子里还是上班整理档案时看到的那一幕幕。作为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他们三个人接触的是完全陌生的岗位。虽然在学校他学的也是侦查,老师也讲了不少案例,但分到侦查处后,通过整理档案接触到的那些案件是在警校时所没有听说过的。吴新对每一起案件都充满了好奇,他尽量在脑海里还原每一起案件。那一页页发黄的纸、那一个个不同的字体透露出来的当时侦查员的辛勤和敬业让他敬佩万分。更登和李天才也是如此。通过整理档案,他们对侦查处的工作有了初步的认识。

和更登、李天才不同的是,吴新还有一个深藏在心中的夙愿。他的爷爷是当年挺进高原的解放军战士,当爷爷牺牲的噩耗传来时,奶奶就挺着怀孕的肚子义无反顾地来到了高原,善良的奶奶执意要来高原陪着长眠在这里的爷爷。等吴新的爸爸出生后,奶奶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吴新的爸爸抚养成人。一直等吴新长大一些后,从奶奶的口中他才知道爷爷是高原解放时牺牲在侦查匪徒的前线,但爷爷是怎样牺牲的就连奶奶也不太清楚,而早逝的父亲也没有告诉他爷爷牺牲的细节。吴新懂事后一直想了解爷爷牺牲的具体细节,但作为一个孩子他没有这个能力。爷爷牺牲在了高原,父亲也将生命献给了高原,作为来到高原第三代的吴新在高考后第一志愿填写了警察学校,他想沿着爷爷的路走下去。

每当看到精彩的案件,他们都想问问李哥,但看到李哥似乎永远不笑的脸,再想想档案里记载的案件也是距离李哥很久远的事,几次想开口问,又把话咽回肚子里了。吴新想等以后和其他老同志熟悉了,再请教这些案件的侦破过程。

边想边骑,不知不觉中吴新进了家属院。快到自己家那排平房时,吴新见从家拐角出来一个人,赶忙跳下自行车问道:“磊子!怎么走了,吃完饭再走啊!”

叫磊子的年轻人停下脚步说:“哦,吴新你下班了,刚钓了几条鱼,给姨送过来几条。我今晚夜班,先去上班了,改天再过来,我俩好好聊聊。”说完转身走了。

“磊子”叫吴磊,因为两家都是从内地迁过来的,又都姓吴,并且两家的父亲在同一个单位工作,所以两家就和一家人一样亲。

吴磊比吴新大一岁,从小两个人就在一起玩。别人家的小孩儿欺负吴新时,吴磊总是出面保护吴新。在吴新几岁时,吴新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了,吴磊一家更是在方方面面照顾着吴新孤儿寡母,逢年过节两家就在一起,平时有什么好吃的总要送一份给吴新家。从小吴新也不管吴磊叫哥,直接叫他的小名。高中毕业时,同在一个班的两个人,吴新考上了省警校,而因几分之差名落孙山的吴磊成了待业青年,后来到一个厂子里当了工人。

回到家里,吴新的妈妈正在炒菜,儿子能当警察是她的骄傲,这么多年含辛茹苦,看到儿子终于成了才参加了工作,她觉得九泉之下的吴新爷爷和爸爸也会感到骄傲的。多年来一直靠打零工为生的她现在更没有歇一歇的想法,她想儿子工作了,下一步还要攒钱给儿子娶媳妇,那时她再歇下来,享享清福。她翻炒着锅里的菜,对进来的吴新说:“磊子刚拿了几条鱼过来,让他吃完饭再走,说上夜班来不及就走了。”

“我在门口看见他了。我参加工作了,哪天抽时间把他和大伯他们请出去找个好饭馆吃个饭吧。”吴新蹲下身开始收拾鱼,低着头说。

“这么多年,我们娘俩多亏了他们家,你第一个月工资发下来,给你大伯、大姨买点儿东西,再请他们吃个饭,咱们这辈子可不能忘他们的恩啊!”

看到妈妈边炒菜边抹着眼泪,吴新笑着说:“那是当然的,对大伯他们我花所有的钱都愿意,磊子当工人工资比我低,以后我可不能让他再给我花钱了,我要把钱攒起来先给他娶个媳妇。”

吴新妈妈欣慰地说:“这才是我的好儿子!”

吴新又想跟妈妈说说单位的事,说说在档案里看到的精彩案子,可话到嘴边突然想起报到后进行保密教育时,李处长再三跟他们说保密的事,说单位的工作不能对任何无关的人说,就忍住没提单位的事。

李天才和更登的家都不在省城,在单位门口分手后,李天才就去找同学了,更登一个人没事做,在街上随便吃了点儿后回集体宿舍看书。

在相关政策不断推出后,在年周厅长和李处长的努力下,先从省警校选拔了三名优秀的毕业生充实到侦查处,给侦查处增添了新鲜血液。

对于吴新这个品学兼优的毕业生,心细的年周厅长还发现了其特殊的身世。

在选拔新侦查员时,从数名推荐上来的名单中,年周厅长发现吴新的简历上写着爷爷牺牲在高原剿匪前线。因为旦增的原因,他对这个情况非常感兴趣,他仔细端详吴新的照片,有些似曾见过的感觉。年周厅长就安排人去了解吴新爷爷牺牲的具体情况,结果查回来的情况让年周厅长大吃一惊,吴新的爷爷竟然就是旦增打入匪帮时遇到的解放军侦查分队的吴排长,是和旦增有一面之交被土匪乱刀残忍杀害的吴排长。

当年年周厅长作为刚参加工作的侦查员,在剿灭海大胡子匪帮后,从一个投诚的当时被绑去和旦增同在伙房干活儿的土匪嘴里了解到了旦增在匪帮里的情况,也得知了旦增讲述给这个土匪在路上发现解放军小分队被土匪屠杀的情况。后来年周厅长也仔细看过文史部门搜集的这支解放军小分队所有战士的照片资料。看到吴新的照片,年周厅长想起了当年看了无数遍的牺牲的吴排长的照片,怪不得有种好像见过的感觉。

吴新的爸爸也是为了高原的建设不幸身患重病去世的。年周厅长沉思许久后当即决定将吴新招收进来。像这样把三代人都奉献给高原的家庭在高原上确实还有不少,高原解放后许多外地人留了下来,在高原建设的大潮下,也有许多人放弃内地优越的条件义无反顾到了高原。但像吴新这样的不多,更何况从各个方面看吴新确实是个优秀的小伙子。

年周厅长亲自对吴新宣布了招录决定,同时他将吴新爷爷牺牲的详细经过告诉了吴新,这让只知道爷爷牺牲在剿匪前线而不知道细节的吴新唏嘘不已。他终于解开了心中的谜团,对爷爷敬佩万分,老一辈侦查员旦增的事迹更是深深触动了他。

按照传统,新招录来的年轻人都要接受纪律教育,同时熟悉侦查处工作。而这一步是从整理档案、学习文件开始的。通过这些看似枯燥的工作,观察他们所掌握的专业知识、表现和性格特征,再分配到其他适合的科室继续培养。

侦查处下设技术科、分析科、外勤科、办公室等部门,各科室内部又有分工,如技术科还有痕迹分析、弹道研究、文字检验、法医、照相等分工。侦查处新来的专业人才中懂化学的就分到研究室,动手能力强的分到技术研究部门,分析能力强的分到分析科,文字功底好的分到秘书科搞材料,反应快、观察力强的分到外勤科干侦查。

除了这些警校毕业生,年周厅长和李处长还准备从公安本科院校和其他院校选拔一些更专业的侦查、文检、法医等人才充实到侦查处,这样才能让侦查处迅速培养出一批业务素质高、纪律作风硬的侦查力量,建立起一支专业的侦查队伍。

清晨,当吴新把自行车放到树下,随着大家进到楼道时,李天才已经把整个楼道拖完了,站在走廊里提着拖布擦头上的汗。吴新到办公室见李哥已经坐在办公桌前,胳膊上套着套袖一笔一画写着东西,一提暖水瓶,已经是满满的了。这时更登也进来了,吴新拿上钥匙打开库房的门,更登把保险柜打开,抱出一摞档案,继续昨天的工作。李天才也进来了,提起水瓶给他俩的杯子里倒上开水,端到他俩跟前,三个人边说话边开始整理档案。

李哥全名叫李乐一,父亲当年也是来援助高原的大学生。李乐一从小家人对其要求就极为严格,虽家庭贫寒,但李乐一的父母对其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他的母亲这么多年含辛茹苦一直陪着他,以微薄的工资供他上学。李乐一也确实没辜负母亲的期望,不但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还被分配到侦查处从事化验工作。母亲又给他成了家,有个乖巧的小女儿。可能是从小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李乐一胆子很小,心理素质很差,远不及公安院校毕业的同志。有几次在案件侦查中,由于人手不够把他也抽过去帮忙,但李乐一还没到现场,就紧张地浑身打战,话也说不出来。领导看他心理素质不行,只好把他撤下来。李乐一做其他工作却是极其严谨认真,特别是写一手非常漂亮的钢笔字,他誊写的文件猛一看和印刷出来的没什么两样。当时侦查处还没有电脑,只有秘书科有一台打字机,所以一些忙不过来的文件就让李乐一到秘书科临时帮忙誊写。最近他一直在秘书科上班,这三个新来的年轻人也让他负责带。

坐在办公桌前身材单薄的李乐一摘下厚厚的眼镜,轻轻揉了揉眼眶。他自小不爱和别人说话,性格比较孤僻,凡事谨小慎微,也没有几个交心的朋友,没有吸烟、喝酒、打牌等不良嗜好,就喜欢写字,成家后因为自己老沉迷在书法里,和媳妇交流也少。高原物价高,李乐一工资低,渐渐地,性格开朗的媳妇也不和他说说笑笑了,一家人如同一杯温开水一般过着平淡无味的生活。

让他烦恼的是这两年街上开了一些舞厅,媳妇每晚吃完饭就去舞厅跳舞,也不管孩子,家里所有的家务也全都扔给他,他委婉地跟媳妇说了几次,但媳妇依旧我行我素,这让中规中矩的李乐一头疼得很。他每天骑自行车把女儿送到幼儿园就早早来到办公室。在单位自己只是个很小的职员,从事的化验工作也很难显现成绩,似乎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但在他心里,只有工作才能让他忘却烦恼,领导安排的工作他都会一丝不苟认真地完成,即便这样每年评先进时都没有他,好像只有需要他时,才会记起有这么个人。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过去几个月了,根据几个人的表现和特点,吴新被分配到了外勤科,李天才留在了秘书科,而更登被分到分析科工作。

外勤科相对侦查处其他科室来说是个与外界接触比较多的科室。发生大案时,基层办案队将掌握的情况和线索提供给分析科,把需要鉴定的检材交给技术科。技术科用专业知识和设备对检材进行分析、化验、固定形成证据。分析科利用自己掌握的不法分子档案资料和有前科的重点人资料等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分析嫌疑人的职业、行为等特点,为案件定性画出一个框,再把情况通报给外勤科和基层办案单位,外勤科和办案单位一起按照这个条件进行摸排、侦查、抓捕等实际工作。

外勤科接到案件后,便和基层的同志一起展开大量的调查工作,根据掌握的情况不断缩小嫌疑人的范围,直至将嫌疑人确定并抓获。外勤科的同志天天在外面跑,工作忙时几天几夜回不了家,工作很累很危险。没案件时便到处跑,熟悉相关情况,有时在外面跑累了几个人就凑钱去喝酒。除了他们,侦查处其他科室则是专业性很强,工作也比较封闭,与外界接触很少,每天都是单位家庭两点一线。

秘书科因为是在领导跟前,虽然工作非常繁杂,但成绩容易被领导发现,提拔较快。只要你能踏踏实实熬几年,一般情况下都会被提拔到其他科室当领导。虽然侦查处比较封闭,各科室间也是各干各的,但对秘书科来说,秘书科的同志和所有的人都很熟悉。另外,因为在领导跟前承担着上传下达的任务,他们的信息很灵通,有什么好事,秘书科的人都是第一个知道的。比如出差,在当时去外地出差可是个好事,办完事还可以去附近转转,所以秘书科的人出差最多,人脉也最广。

三个人进入自己的岗位后,不到几个月,就渐渐适应了各自的工作。因为是年轻人,承担的工作就比较多,学习的任务也很重。

三个人虽然在不同的科室,但闲暇之时便凑在一起聊聊天、吃吃饭,关系非常不错。李天才总有新消息,吴新也把从老侦查员那里听到的办案当中的故事讲给他俩听,三个人对侦查处的工作充满了好奇,作为警察都想哪一天能亲自去现场体验一下抓捕的感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