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三十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三十五章忠诚

他转头一看,突然出现在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旦增!旦增此刻应该是跑出峡谷把情报送出去!如果情报送不出去,前面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县城的群众将会遭到土匪的洗劫和屠杀。

李贤忠已经无力呵斥旦增了,只能怒目瞪着旦增。旦增明白他的意思,赶忙说:“你放心!情报我已经放在情报点上了,会被交通员取走的。”说完,也不理会李贤忠埋怨的眼神,端起枪瞄准土匪开枪射击。

原来,旦增骑马跑进峡谷后不久,就到了最近的一个情报点。

考虑到敌情复杂,旦增和蒙处长在通往省城的路上设了一些情报点。这些情报点,可能是一个小山洞,可能是一个大石头下面,也可能是一棵树上,侦查员将情报放好后,在附近做上标记,交通员就会把情报取走。

旦增跑进峡谷到了情报点后,从怀里摸出一直放在身上的路条,在附近找了根烧成炭的树枝,把土匪要打县城的情报简单写在上面,仔细藏好,又在附近做好标记,然后拨转马头向峡谷外疾奔而去。他想回来救李贤忠一起走,他不能扔下李贤忠一个人面对那么多土匪。旦增不停地打着马,马在峡谷里狂奔,旦增的身体紧贴着马背。还没出峡谷,远远就听见枪声非常密集,他跳下马赶紧跑到李贤忠的身边加入了战斗。

前面的土匪仍然疯狂进攻着,而李贤忠的子弹快没有了,枪声渐渐稀落了下来,土匪们发现这情况后,更是叫嚣着疯狂往前冲来。

李贤忠强忍着剧痛开着枪,坚持了这么久,听到旦增把情报已经送出去了,他终于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头一歪,从身边的土坡滚了下去。

旦增突然发现李贤忠不见了,摸到跟前见李贤忠滚到了坡底,又看到他刚才趴的地方都是血,才知道李贤忠早已受了伤,在这紧要关头也顾不上喊他,只能端着枪对猫着腰冲过来的土匪射击。

远处的土匪见枪声又起,全都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几个胆大探出身的土匪被旦增的枪打倒。在前面的土路边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土匪的尸体,打伤的嗷嗷号叫着。但剩下的土匪依然不要命地往前冲来,洗劫过村庄、袭击过工作组的他们不相信这么多人、这么多枪竟然打不过前面的一个人,每个人如同嗜血的野兽一般。

忽然,旦增扣动扳机没有反应,再扣还是没反应,拉开枪栓一看子弹没了,抓起其他的枪看子弹也都打空了,摸过地上的几个子弹袋,一看里面也全都空了。

摸遍全身,旦增发现只剩一把藏刀了。他看看坡下一动不动的李贤忠,看看前面远处探起身的土匪,又看看后面被流弹打死的马,旦增知道今天再也无法脱身了。

阳光是那样灿烂,高原的天空是那样湛蓝,远处的雪山上还有皑皑白雪,河谷里的柳树刚展开嫩叶,河谷里的杏树上粉红的花朵开得异常烂漫,微风中满是春天的气息。如果没有围过来的土匪,这是多么美丽的世界。

旦增把所有的枪全部拆开,把能砸烂的全部砸烂,能扔的都扔得远远的,这些枪不能留给土匪,不能再让它们对准善良的百姓和解放军。做完这一切后旦增面对着初春灿烂的阳光静静地坐了下来,从怀里掏出烟杆,拿出装烟丝的小皮口袋装了一锅烟,慢慢用手压实烟丝,划着一根火柴点燃烟丝深深吸了一口。烟锅里的烟丝闪着红光,青色的烟从旦增的嘴角吐出,旦增的手指轻轻滑过烟杆,此时旦增的头脑却是异常清醒。

串草原做小生意的情景、攻打庄园时的激战、爱笑的梅朵、和蔼的阿爸索南、尊敬的蒙处长、才慢慢成熟起来的年周、倒在血泊里的那些年轻的解放军战士,还有在心里一直揪着放不下的梅朵阿妈……一幕幕画面、一张张脸庞浮现在眼前。

四周土匪的身影如同魍魉一般逼近了,旦增微微笑了笑……

听到密集的枪声赶来的交通员在峡谷里发现标记后取出了旦增藏好的情报,又发现了挣扎着爬出山沟昏倒在地奄奄一息的李贤忠。交通员把李贤忠和情报迅速送回了省城。薛局长立即将旦增发现的情况上报省委,解放军迅速调动力量到县城张网以待,歼灭了妄图攻打县城的土匪,又趁势直攻土匪老巢,海大胡子、张老板等人在战斗中全部被击毙。海大胡子匪帮被彻底剿灭,一个长期横行高原无恶不作的土匪团伙和一批国民党的顽固残余分子被铲除。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