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三十四)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三十四章再次并肩

正在焦急地思谋对策时,旦增听见前面传来几声短促的枪响,然后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旦增觉得奇怪,正要抬头看,前面传来一声:“旦增,是你吗?”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旦增慢慢探出头,见前面哨卡那里站着一个人,手里提着手枪,脚下倒着几个土匪。见旦增还在犹豫,那个人着急地对旦增挥着手,让旦增过去。

也顾不得什么了,旦增提枪跃起,向前跑去。跑了几步,旦增已经看清楚,拎着枪戴着大皮帽的人竟然是李贤忠。

原来,作为侦查员的李贤忠回到省城后,在组织的安排下没有公开身份,继续在省城周边开展秘密情报工作。前段时间,他也接到任务,对海大胡子匪帮进行侦查,他以一个原国民党普通士兵的身份加入了匪帮,因为曾经当兵的身份他被派到这个新设的卡子上负责。临出发之前,领导跟他交代有其他侦查员已经打进海大胡子匪帮了。由于他一直在这个哨卡上,没见到旦增,旦增也没有见到过他,所以两个人虽然在同一个匪帮,但从未见上面。今天他看到匆忙逃出来的人,一想应该是自己人,但也不敢确定,便暗暗观察。直到旦增的马被打倒,他才发现这个侦查员就是旦增。情况危急,他及时出手击毙了剩下的土匪。

旦增跑到李贤忠跟前,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两个人什么都不用解释了。李贤忠急忙对旦增说:“土匪马上就要到了,后面有马你赶紧跑,我在这里顶着,只要过了峡谷,进了树林,他们就找不到你了。”

“我俩一起走,他们要打县城了,我俩分头走,只要能出去一个,把情报送出去就能救县城的人!”旦增急促地说。

“前面的峡谷两边都爬不上去,他们的马好,绝对能追上我们,到时候我俩谁都跑不掉,你听我的,赶紧走!不然时间来不及了,快走!”李贤忠命令旦增赶紧走。

旦增见确实没办法两个人一起走,无奈地骑上旁边土匪的马,望了望李贤忠,狠下心来,一磕马肚子,向峡谷冲去。

李贤忠看着旦增进了峡谷,把死去土匪身上的枪和子弹全都取了下来。他知道来的土匪不少,也知道自己单身一人撑不了多久,只想着尽量多给旦增赢得点儿时间,让旦增能跑出峡谷。他看到追过来的土匪马蹄扬起的尘土越来越近了,选了块高地,把子弹集中起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峡谷,静静地趴在地上,等土匪的马队过来。

刚准备好,追来的土匪已经出现在李贤忠紧握着的长枪准星里了。

瞄准、击发,领头的土匪应声翻落马下。李贤忠冷静沉着快速地再次瞄准、击发,又一个土匪躺在地上。一阵急促的射击后,慌乱的其他土匪都不敢再往前追了,全都跳下马趴在地上胡乱向前射击着。

等过了一会儿,尘土散去后土匪们渐渐发现对方只有一个人,他们集中火力开始向李贤忠的方向射击。一时间,密集的子弹打得李贤忠抬不起头来,他身边扬起一股股尘土。他只能不停地转换地方对土匪反击,从一个小山包换到另一个小山包,而土匪的火力一直没有减弱。就在他起身再次换地方的时候,一发子弹打中了他的肚子,他一个趔趄倒在地上,用手一摸肚子,发现一股鲜血冒了出来,钻心的疼痛直到脑际。他忍住疼痛艰难地爬了几步,挪到山包上面咬着牙继续对准土匪开枪射击。

被压制住的土匪异常凶悍,虽然被打死了不少,但剩下的依然顽抗着。他们利用地形掩护,不停变换着地方端着枪向前冲了过来。

李贤忠肚子上的伤口一直往外冒血,他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眼前发黑,不断摸上来的敌人的身影已经有些模糊。他心里想着旦增应该快跑出峡谷了,只要他能跑出去,自己就算死也值了。他已经想好一直坚持到最后,等剩下的子弹打完后,就把最后一粒子弹留给自己,决不能让这些丧心病狂的土匪抓住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身负重伤失血严重的李贤忠就要撑不住了。当眼前开始恍惚再也挪动不了身体的时候,他放下手中的长枪,摸过在一边的盒子枪,慢慢地举向自己的头部。而就在他手指一沉想扣动扳机的这一刻,突然他听见身边响起了枪声,感觉身旁多了个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