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三十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三十二章危在旦夕

旦增在一边看着,心里暗想不好,土匪每次大的行动前都要宰几只羊或牛大吃一顿。这次不知道他们有什么行动,自己不抓紧把土匪的情况送出去,这帮土匪会继续作恶,会有更多的老百姓和解放军战士受害。

土匪们已经对旦增没有多少戒备心了,见旦增远远地在一边干活儿,来帮忙的土匪一边煮羊肉,一边聊着天,一个小头目无意间说了句:“兄弟们,过几天我们就可以到县城里煮羊肉了……”

一边的哈老大听见后重重地咳了一声,这个小头目再不敢多说了,各忙各的去了。

旦增在一边听到这句话,心里琢磨起这句话的意思。怪不得这两天哈老大给海大胡子他们送的饭多了许多,也好了很多,可能有其他重要的人来了。每天也有许多人骑马从山外跑进来又匆匆离开,伙房里吃饭的人多了许多,周边的岗哨也加了人。他们这是在计划一次大的行动!是要攻打县城!

刚才小头目无意中漏出的一句话印证了旦增的判断。想到这,旦增坐不住了,他焦急地考虑怎么才能把这个情报送出去,他要寻找机会把情报送出去,让蒙处长通知部队做好准备。

他驮水、捡柴时暗暗观察着村里的变化,寻找着机会。

这天他去后山捡柴,怀里抱着几大块木头正往伙房走。刚转过一座房子进到一个巷道里,迎面拐角处闪出几个人,正是海大胡子和多杰几个匪首,边上还有几个陌生人。旦增见没地方躲,只好迎面走过去,快到跟前时,抱着木头低头站在旁边。

海大胡子几个人边说边走,没有理会边上的旦增。就在错身时,旦增眼睛的余光却发现其中一个人似乎见过,但他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旦增也感觉到那个人瞟了他一眼,一种不祥的感觉立即涌上旦增的心头。

这是谁呢?在哪里见过他呢?旦增努力回忆着,一扇扇记忆的门被打开。

突然,一张脸渐渐清晰起来,是在丹格尔做毛皮生意的张老板!是唐司令的朋友!是请自己吃了一顿饭的张老板!也是让自己在尕德草原暴露的张老板!虽然那时候的小胡子变成了现在满脸的络腮大胡子,但旦增不会忘记眼镜后面那双狡诈的眼睛。想到这旦增不禁头上冒出了冷汗。他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和海大胡子走到了一起?旦增此时只能希望时隔这么久,自己现在又蓬头垢面的,这个狡猾的张老板认不出自己来。

原来旦增和蒙处长在丹格尔秘密见面离开后,蒙处长立即安排人对这个张老板展开秘密调查。由于这个张老板异常狡猾,做事滴水不漏,调查工作进展得很缓慢,直到后来从缴获的档案资料中确认这个所谓的张老板其实是中统潜藏特务后,蒙处长才决定收网。就在此时,狡猾的张老板预感到危险,趁外围监视的侦查员不备,化装逃离了丹格尔,从此再没发现这个人的行踪。没想到旦增在海大胡子的土匪窝里见到了他,原来他无路可逃后投奔到这里了。

同样,张老板和旦增打了照面后,他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和旦增一样,每时每刻都要记住所遇见的每个人和每件事。初见旦增,他也有好像见过面的感觉,因为和唐司令的关系旦增在他的印象里很深,也是他确定了旦增不可靠,并把这情况用暗语告诉了唐司令。今天无意中看见旦增,他刚开始无法将在这里遇见的又脏又臭捡烧柴的旦增和意气风发做生意的旦增结合起来。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长年积累的职业敏感促使张老板不放过身边每一个疑点。他看着旦增匆匆离去的背影,也是边走边想,突然他问海大胡子:“刚才那个捡烧柴的小伙子是哪里的?来这里多久了?是怎么来的?”

旁边的多杰他们对狡猾的张老板一直很敬畏,赶忙说:“是个收皮子的皮匠,前段时间到附近村子收皮子时,觉得将来有用就把他带回来了,先在伙房干活儿。”

“这个人身份非常复杂可疑,派人把他看住!”

多杰赶紧问缘由,张老板把经过大概说了一下,海大胡子说:“派几个人把他抓住,严刑拷打,看他说不说,不管是不是公家的人,完了就把他做掉!”

多杰赶紧布置人去了。

旦增离开海大胡子他们后,一直非常矛盾,希望那个张老板没认出自己来。转头又想,不能心存侥幸,要赶紧把土匪准备攻打县城的消息送出去,这才是大事,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侥幸让县城的老百姓受到土匪的屠杀洗劫。

主意拿定,旦增把烧柴送到伙房里,牵过小毛驴说去驮水。等转过伙房,他往毛驴屁股上一拍,轻车熟路的毛驴不用吆喝就自己往山下走了。旦增看四周没人注意,悄悄转回到自己住的草房里,见前面哈老大住的土房里没人,便轻轻摸了进去。

海大胡子对哈老大十分信任,也给他配备了一把盒子枪。哈老大天天在伙房做饭,枪带在身上不方便,平常就把枪压在被子下面,这被到房子里说事的旦增见到过。

旦增伸手往哈老大的被子下面一摸,枪和子弹都在。旦增把盒子枪和子弹揣到了怀里,回到草房牵了马轻轻摸出草房。

多杰派出去的几个人跑到伙房,没见到旦增,听哈老大说去驮水了,几个人赶忙往山下追。

旦增牵着马,顺着土房子的墙角往山垭口走去。路上有许多土匪来来往往,但谁也没注意旦增。见人不多了,旦增飞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肚子,枣红马立即箭一般冲了出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