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三十)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三十章巧入匪窝

在村子中间一块稍宽敞的地方,几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老人靠着墙坐在石头上晒太阳,边上还有几个穿着破棉袄光着脚的小孩儿在玩。见有生人进村子,都把目光盯向旦增。旦增早早下了马,牵着缰绳走到几位老人跟前满脸堆笑地问好:“阿克,你们好!”

几位老人看着满身尘土、一头乱发的旦增微微点了一下头。闻到随着旦增而来的那股扑鼻的臭皮子味,围在旦增身边看热闹的小孩子们都捂着鼻子跑开了。

“阿克,你们家里有牛皮、羊皮没有?狼皮、豹皮价格更好。”

几个老人听到纯正的藏语,看到长期在外晒得黝黑的脸,又闻到刺鼻的臭皮子味,已经断定旦增是个走村串户收皮子的小买卖人,又听到旦增打听皮子,便七嘴八舌地和旦增聊了起来,说起皮子的价格行情来。旦增蹲在地上掏出烟杆边聊边吸烟,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正在聊时,“嘀嗒嘀嗒”的马蹄声响起,不知从后面的哪个家里出来一匹马,几个老人顺着蹄声远远一看,全都不说话了。旦增正觉得奇怪,一匹马已到了跟前,马上一个身材魁梧穿藏袍的汉子看到生人便勒住马缰,马不听使唤使劲挣脱着。汉子一边用力勒住马一边盯着旦增,厉声问:“干什么的?”

旦增赶忙回答,边上的老人也说:“收皮子的。”

“现在世道乱得很,还有收皮子的?也不怕把你给抢了?”马上的人瞄了一眼旦增的枣红马说道,语气中带着挑衅。

“因为现在乱,好多人都不敢来收皮子,所以能收上好皮子,再说我一个收皮子的没多少钱,这匹老马也不值多少钱,抢我也划不来啊。”旦增微微一笑回答。

“会不会熟皮子(把光板皮子加工成柔软的皮子)?”马上的人依然厉声问。

“会倒是会,但熟皮子时间长我挣不上钱,还要准备一大堆东西,你们也划不来。”

“会就行,东西你不用管!”

“那等天气热了,我专门来这里给你们熟,不过工钱可要多给。”旦增已经观察到马上的人应该就是土匪,这匹马不听他的管束,从马缰绳、马嚼子等看出他骑的马是解放军部队上的战马,应该就是昨晚被害的那些战士们的战马,马上的人也应该参加了昨晚的屠杀。他正愁没处查这伙土匪的下落,没想到土匪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他看出马上的人已经对自己感兴趣了,所以他欲擒故纵,说天热再来。

果然,马上的人觉得旦增在故意吊他的胃口想要个高价钱,心想,边上有几个老人还不能来硬的,便口气软了一些说:“工钱一定给得高高的,你跟我去看看皮子,我们也好准备你要的东西。”

旦增故意装作非常犹豫,心里却是暗喜,他知道这一去可能就会发现土匪窝。

“你放心吧,定下来先给你预支些钱。”马上的人又动员旦增。

旦增看来对他最后一句话动了心,兴高采烈地骑上马跟在了后面。

看着两匹马离开,背后晒太阳的几个老人都叹了一声,惋惜地摆了摆头。

旦增跟着走了好久,离开村子越走越远,此时走在前面的那个汉子变得趾高气扬,也不和旦增搭话,旦增讨好地凑上前问:“阿吾(大哥),还远吗?”

“不远,翻过山就到了。”汉子冷冷地说,还故意露出了怀里的手枪把。

旦增一看到手枪好像立刻吓得不敢说话,脸色都变了,唯唯诺诺地跟在后面。他知道这个人虽然在前面走,但他眼睛的余光一直盯着自己。他暗想,这个汉子带的是手枪,又能单独行动,说不定是个土匪的小头目。

走了好久,翻过了几个山头,前面出现一个山垭口,走到跟前发现蹲着两个背长枪的人,他们看见马上的汉子立马跑过来弯腰问好。看着这两人毕恭毕敬的样子,旦增暗想没想到遇上的这人还真是个土匪头目,这块地盘上的土匪头子应该是海大胡子,而这个汉子是藏族人,应该是匪首里面的一个,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又顺着山梁走了一会儿,旦增发现偏僻的山洼里有一个小村子,零零散散,也全都是低矮的土房子。与别处不同的是远远就看见村子里进进出出不少人,有许多马在房前屋后。这里应该就是土匪的老窝了,旦增压抑着内心的惊喜,脸上却显得更加惶恐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