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二十八)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二十八章匪情严峻

高原上漫长的冬天就要过去,春天的脚步即将到来。

在一个土峰林立的沟壑里,暖和的阳光从土峰中间照过来,斜照在一个骑着马疾奔的年轻人身上,年轻人藏袍的肩头上、戴的礼帽上、枣红马的背上都是尘土,疾奔的马蹄扬起了厚厚的尘土……

终于,年轻人奔出了峡谷,眼前豁然一亮。省城还是寒风料峭,但眼前却是一片梨花飘雪、柳暗花明的景象。粗大的柳树垂下嫩绿的柳枝,树下小溪潺潺流动,溪水边的绿草已经很高了,眼前一片静怡的早春风光。

马上的人一勒马缰,马在柳树下站住,年轻人翻身下马,几步走到溪边,摘下头顶的帽子,用手掬起清澈的溪水,一张黝黑英俊的脸露了出来,正是奔波已久的旦增。

不久前,在省城郊外的一片小树林里,蒙处长和旦增见了面。两个人缓步走在落满积雪的林间,蒙处长疼爱地看着旦增,他的这员爱将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磨难,他犹豫了许久还是不忍对旦增说。

旦增看出了蒙处长内心的矛盾,豪爽地对蒙处长说:“处长有什么任务你安排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蒙处长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旦增,旦增轻轻地推开,从怀里掏出了那个经历了风雨、曾经交给梅朵阿妈的烟杆,把烟锅塞到放烟丝的小皮口袋里填满烟丝,用手指压实,就着蒙处长划着的火柴点燃。

从尕德草原回来后,他渐渐学会了吸烟。透过迷蒙的烟雾,他的思绪常常回到在草原上的日子,回到噶曲河畔。而这支似乎还带着梅朵阿妈体温的烟杆更是与他寸步不离。

蒙处长看着旦增深深吸了口烟,又有些心疼旦增。旦增从草原执行任务回来后,情绪一直比较低落,蒙处长也知道旦增还没有把草原上的那段没有表白的感情抛开。虽然知道这对于旦增来说很难很难,也为那两个就要成为同志的母女惨遭敌人毒手而悲痛,但他还是想着等过些日子,给旦增找一个合适的藏族姑娘,让他成个家,在省城生儿育女过安静的日子,再给他调整一个合适的工作。可现在面对复杂的敌情,蒙处长还没办法把旦增撤出来。

看着旦增饱经沧桑但依然充满信心的眼睛,蒙处长打破沉默对旦增说:“本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但现在敌情非常严峻,省城周边潜伏的敌特分子、原国民党的残孽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后,开始蠢蠢欲动。特别是草原上的事传到这里后,他们开始冒头,纠集以前的土匪想遍地开花攻击我们的政权。有的县城已经发生了攻打县委、攻占公安局的暴乱事件,他们残忍杀害了我们的不少同志和积极分子,抢走了不少武器弹药。军区派部队进行围剿时,他们化整为零,隐藏身份混在老百姓里面,要么就躲在深山、草原之中,这给部队的行动带来很大的难度。部队进驻他们就逃走,部队一撤他们就卷土重来,不断进行袭扰、破坏,气焰非常嚣张。其中在黄河边上的一股匪徒最为猖獗,他们凭借有利地形,凭借以前国民党政府建立的网络,凭借当地基本都是少数民族的特点,利用原国民党军队逃离时留下的武器弹药,裹挟大量不明真相的老百姓,网罗原国民党的残余,盘踞一方,不断袭击我工作组和政府。匪首是一个以前就在这一带活动的土匪头子,外号叫海大胡子,这股匪帮现在发展成严重危害新政权的一个毒瘤。

“就在前几天,省委、军区等部门专门召开会议研究如何把海大胡子匪帮彻底剿灭。会上给我们安排了先期进行侦查,摸清他们的人员、武器、据点等情况的任务,以给将来的打击提供情报支持。

“这些敌人人员组成复杂,有以前就在这一带活动的土匪、国民党的官员及部队的余孽,有以前的地主恶霸,还有不少被欺骗蒙蔽的老百姓。他们当中有些人还是国民党中统和军统分子,受过专业训练,战斗经验非常丰富。这些匪徒里面汉族、藏族、回族都有。他们在高原上盘踞多年,地形熟悉、人员熟悉,有大量的藏身地和据点,一些老百姓慑于他们的淫威不敢向我们提供情况,也被迫向他们提供粮食、休整场所等。所以对他们不能姑息养奸,必须尽快歼灭,并且要掌握好时机一举消灭整个匪帮,再不能让他们化整为零、祸害百姓,这就需要我们深入到他们内部,摸清敌情,发现打击的最佳时机!”

旦增冷静仔细地听着蒙处长的每一句话。蒙处长说完,又点上了一根烟,深吸一口后接着说:“部队也派了侦查员去摸情况,但不是被他们杀害,就是无功而返。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加强侦查工作,利用我们公安工作熟悉当地敌情、熟悉社情,容易发现其核心情况的优势,还有能贴近侦查的优势,搜集敌人的各类情报,这是我们的任务,也是我们的使命。薛局长和我考虑再三,决定还是派你去执行这个任务,尽快查清其内部情况,让部队进行打击歼灭,彻底打掉这个气焰嚣张的土匪团伙,让我们的政权顺利进驻到这些地方,还老百姓一个艳阳天!”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