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二十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二十七章噶曲河畔

尕德寺的经堂里,酥油灯发着昏黄的光。在跳动的烛光下,年周正在用手捏着一团团的酥油。酥油里加了颜料,他仔细地一下一下反复揉捏着,一直等到颜料在酥油里揉匀了,才转身把手浸入旁边满是冰碴儿的水盆里,展开手指让里面满是冰碴儿的水把手指上的温度降下来。过了一会儿,他把手从水里拿出,甩了甩上面的水,刺骨的冰凉让他下意识地把手放到嘴边哈了一口气,然后拿起另一块酥油反复揉捏起来,他要用高原上寺院里的技艺拿酥油给梅朵捏一朵最美丽的花。“梅朵”在藏语里就是花的意思,更何况梅朵最喜欢草原上的各种野花。

夜已经很深了,旦增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年周不知疲倦地捏着酥油花,良久才轻轻地出了门。

第二天,噶曲河边,大雪盖住了一切,映衬着湛蓝如洗的天空。清澈的噶曲河水缓缓流淌,诉说着草原上的故事,远处的神山在蓝天下更显得纯洁神圣。旦增拿出一块干牛粪用火柴点着,煨起了一个小火堆。火焰冒起,旦增把旁边的柏树叶放到火上,又把袋子里的青稞倒在上面,一股桑烟升腾起来,一直融到蓝天里。

年周把一朵艳丽的酥油花轻轻放在河岸边洁白的雪上,火红的花瓣、鹅黄的花蕊,噶曲河畔瞬间好像有了生命,时光好像回到夏日那最美的季节,各色野花开满了绿草如茵的草原,梅朵在野花间奔跑,她发现了这朵最艳丽的花,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弯下腰轻轻地嗅着花香,阿妈在边上看着梅朵,脸上也满是美丽幸福的笑容……

年周又从手腕上取下黑色的佛珠,放在酥油花的旁边。旦增从怀里掏出了一条大红的头巾,双手托着轻轻放在了酥油花的边上,两个人注视着,沉默了很久很久,伫立了很久很久……

在雪原上,鲜艳的酥油花花瓣在纯洁的雪地里怒放,鲜红的头巾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夺目。风轻轻吹过,头巾随风摆动着,倒映在河水里,静静流淌的水面上如同有一团火、一片霞……

几天后,尕德寺的经堂前,几个战士在往马背上的褡裢里装东西,旁边的几匹战马已收拾妥当。旦增和年周站在马旁,跟阿克尖赞施礼告别。阿克尖赞对他们说:“你们放心吧,尕德草原上的人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们,尕德寺以后就是我的家,尕德草原也是我的家,我要和阿爸索南一起守护这片草原。”

旁边的王营长也过来紧紧握住他们的手:“路上小心,回去转告薛局长,我一定会守护这片草原的安宁,让草原上不再有战争,让所有的人都做草原的主人!”

说完,王营长向旦增和年周敬了个军礼,旦增和年周也站直身体,抬起右手向王营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阿克尖赞和王营长站在尕德寺前,目送着旦增和年周他们慢慢消失在雪原里。两个人转过头,身后阿爸索南的灵塔前,放着年周用酥油捏成的一幅酥油画,画面上有端坐的阿爸索南、许多冲锋的解放军战士、骑着牦牛的老百姓、倒下的解放军战士,有洁白的雪山、绿色的草原、成群的牛羊,还有两个美丽的女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