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五)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五章曙光

夕阳西下时,她们转过一个山脚,远远地就看到自己家的草场了,奇怪的是牛羊已经回来了,散落在自己家帐篷周围。远远看去似乎还有一匹白马,阿妈和梅朵的心猛地一揪,赶忙加快了脚步。

过了河快到帐篷时,森格狂叫着,阿妈从怀里拔出藏刀向森格叫的方向走去,走到跟前发现牛粪堆边上躺着一个青年男子,他被森格的叫声惊醒后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打狗棒吓唬森格。森格不敢靠前,但仍然围着陌生人狂叫。阿妈提着刀仔细一看,好像有点儿面熟。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躺在这里?”

“你先把狗赶开,我不是坏人!”青年男子手忙脚乱地吓唬着虽然还小但凶猛异常的森格。

阿妈看这人不像坏人,便喝住了森格。青年男子赶忙爬起来将打狗棒揣回怀里,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藏袍后对阿妈说:“我曾经在你这里换过东西,你看我的货和马就在那边。”

阿妈转头一看,确实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有一匹白马在悠闲地吃草,附近的地上还有个马褡裢,里面鼓鼓囊囊的,好像装满了东西。看着阿妈转过头,青年男子急忙说:“我叫旦增,家在丹格尔,是个买卖人。我今天走到这里看牛羊都走散了,到帐篷前喊人也没人回应,看到帐篷里很整齐,摸了一下灶膛发现还有点儿热。我看天也快黑了,就帮着把牛羊赶了回来,然后坐在牛粪堆上等主人回来,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看着自称叫旦增的男子,虽然他不是这边部落人的长相,但有着和草原上的人一样的肤色、诚恳的眼神,又看到他身上破烂的藏袍,阿妈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藏刀。

“过来坐吧,梅朵快去熬茶。”

旦增走过去从褡裢里取出一小块砖茶,又走过来放到帐篷前。旦增已发现这家没有男主人,为了显示自己没有恶意故意装成身上热,将自己身上的藏袍袖子褪了下来,将怀里的藏刀、打狗棒等都拿出来放在帐篷前,又把褡裢也提过来放在一起,然后远远地坐下。

森格不叫了,但还是趴在帐篷前盯着旦增,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看到旦增的举动,阿妈觉得他不是坏人,只是个串帐篷换东西的货郎,自己确实对他也有些眼熟,端上茶后也坐到一边聊了起来。

旦增说,因为家里穷,不得已拿些小东西到草原里换些冬虫夏草、皮子什么的回去贩卖养活自己,今天走到这里见天色已晚就想借宿一晚。

在草原上只要见到帐篷你就可以过去,好客的主人会给你家里最好的东西吃,会安排你在帐篷里住下,这是藏族人的传统。

喝完茶,夜幕已经降临,旦增起身准备告辞。本来他看天色已晚想住到这里,但看这家只有母女俩,觉得不方便。

见他起身要走,阿妈说:“你看星星都快出来了,这附近走上半天的路也只有我们一家,你住在草原上一旦遇到野狼、黑熊会很危险。你就住在牛粪堆里,明天再走吧!”

旦增犹豫了一下说:“非常感谢!”

夜色渐浓,一轮明亮的皓月升起,好像给夜色下的草原泼上了一层牦牛奶。阿妈点着一堆牛粪,映着牛粪的火光,两个人聊了起来,梅朵坐在一旁静静听着阿妈和旦增说话。

旦增去过很多地方,又来自遥远的丹格尔城,说的每一句话对阿妈和梅朵来说都很新鲜。

阿妈成家后一直生活在这片草原上,梅朵更是没有出过远门,对雪山后面有什么,根本没有概念。阿妈倒是听说过丹格尔城。她听说去丹格尔城要骑马走十几天,那里有很多人,那里也有许多好东西。头人家穿的漂亮的布、好喝的砖茶、盐巴都是从那里驮来的,这些对她和梅朵来说好像都是遥不可及的。

丹格尔城是唐朝设立在高原上的第一个“茶马互市”,被誉为“海藏咽喉”“茶马商都”。内地与藏区的货物在这里达成交易,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在这里结合,农耕文化与草原文化在这里相交。

阿妈和梅朵生活在与世隔绝的草原上,外面的世界对她们来说很陌生,外面的天地是个什么样子对她们也似乎无关紧要。对她们来说,要将牛羊养得肥肥的,按时交上头人家的牛羊物品就是最大的事。自己能有口吃的,有身穿的,每天抬头能看到神山,她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她们不知道,岁月更替,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