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雪剑(二)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刘春龙

第二章   家园之战

如同小牛犊般大小的藏獒是高原上牧民的好朋友,藏獒的血液里天生就有着高贵的品质,是草原上的王者。那个时候草原上有很多藏獒,虽然草原上还有非常多的藏狗,但藏獒决不会自降身份与藏狗混在一起。藏獒对主人异常忠诚且非常聪明、通人性。一些失去主人、流浪的藏獒,到了牧民家后,刚开始不会吃牧民投给的食物,它静静地卧在远处,观察着牧民的生活起居。如果发现你是不善待家人、虐待牛羊的人,它会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只有发现你的善良后,它才会留下来吃你递过去的食物,认可你当主人。因此,牧民把藏獒看作自己家的一员。

梅朵家里有两条大藏獒,一公一母,还是阿爸当年从山那边的寺院里抱来的。

公獒是条铁包金,爪子、胸前、嘴是金色的,眼睛上面眉毛处有两个金色的假眼,其他地方则是黑得发亮,脖子间的鬃毛垂到腰下,头上的长毛遮住了眼睛,四颗白森森尖锐的獒牙透出恐怖的光,嘴边长长的唇一直垂到下巴下面。跑动起来感觉地面都在震颤,长长的鬃毛在风中飘动,如同狮子一般威武。

母獒是一头黑獒,全身上下纯黑,没有一根杂毛。母獒和公獒一样都有着如同狮子一般厚实的鬃毛,高高的身架,宽阔的前胸,体重足有百斤,嘴短而粗。严酷的环境赋予了它们粗犷、剽悍、刚毅的性格,也赋予了它们王者的气质——高贵、典雅、沉稳、勇敢。两条藏獒如同神一般守护着这片草原。

梅朵小的时候,刚开始不敢到藏獒跟前。时间久了,梅朵知道藏獒不会伤害自己,藏獒虽然看起来凶猛异常,但对梅朵一家却是忠诚无比,可以容忍小梅朵对它们的一切“欺辱”,梅朵甚至可以将它们当马骑,可以掰开它们的大嘴看里面的牙齿。

白天藏獒护卫着牛羊群,发现异常情况,只要低吼一声,狼、黑熊等都跑得远远的。藏獒吼叫时声音低沉有力,没有一般藏狗那样尖,但它的叫声可以传得很远。藏獒轻易不叫,发现危险时只是低吼两声以示警告,如果胆敢有冒险者继续闯入,接下来就会全力而战,直至将对方撕成碎片。不像一般的藏狗,动不动就汪汪乱叫,动不动为了一块骨头咬成一团。

这两条藏獒是方圆几十里最优秀的藏獒,山里的狼群只要在山腰里冒出头,它们吼上两声,狼就不敢下山来。狼群在山上看着河边的牛群羊群,数次蠢蠢欲动想发起攻击,但慑于这两只如同狮子般的藏獒,一直没敢越雷池一步。

两只獒白天在牛羊群周围巡视,夜里就卧在帐篷边上,硕大的脑袋塞在尾巴下面,看似已经沉睡,但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它们的耳朵。

梅朵的阿爸没有后,它们似乎也懂得了很多,梅朵去放羊时,公獒就守在梅朵的周围,母獒则守在阿妈身边。晚上两只獒更是异常警觉,梅朵和阿妈感到害怕时,只要看到帐篷外的藏獒,听到它们沉重的脚步声,就会放下心来。这两只藏獒如同她们的守护神护佑着她们和牛羊。在它们的护卫下,梅朵和阿妈没有受到其他野兽的侵扰,生活就这样平静地继续着。

不久前,母獒生了一窝小獒,足足有八只,这下梅朵可高兴坏了,一有时间就去看小藏獒。母獒生了小獒后,对梅朵还是没有丝毫防备之心,任凭她提起它的腿看小獒。待小獒睁开眼睛能跌跌撞撞爬出窝时,梅朵一会儿抱抱这个,一会儿抱抱那个,还偷偷挤了牛奶挨个喂小獒。在母獒和梅朵的精心照顾下,小獒长得飞快。

梅朵只要有时间就和小獒们在一起玩,小獒们也喜欢梅朵,梅朵去哪里,身后总是跟着一堆毛茸茸的小黑球。梅朵每天晚上睡觉都要抱着一只小獒,她给每个小獒都起了名字,管最调皮的小母獒叫“森格”,意思就是狮子。

生活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

这天梅朵忙完一天的活儿,太阳慢慢落到西边的山里,灿烂的晚霞也渐渐褪尽,一轮皎洁的弯月缓缓升起。夜空中的星星开始眨眼睛时,梅朵就和阿妈睡下了,草原上的人一直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然而,一场惨烈的战斗却在惨淡的月光下发生了。

在远处的石山上,狼群一直觊觎着这群牛羊,眼睁睁看着牛群和羊群越来越肥却不能大快朵颐,这对狼群来说简直是一种耻辱。这十几只狼组成的狼群,最狡猾凶残的头狼从来没有放弃过这群羊和牛,它常常在月光下独自伫立在山尖远远看着山下的牛羊,它只是在等待时机。看着嗷嗷待哺的小狼,头狼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天夜里,惨淡的月光洒在草原上,河水在月光下如同银子一般。待一切静下来后,狼群从山上悄无声息地出发了。

狼群刚从山上下来,卧在帐篷外的公獒就以超常的直觉和灵敏的视觉感觉到危险的逼近,它不相信狼群胆敢发起袭击。公獒低声朝着狼群的方向吼了两声以示警告,山腰里的狼群迟疑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在头狼的带领下悄无声息迅速地向山下窜来。在月光下,远远看到狼群几乎是倾巢而出,公獒知道今晚绝不会平静了,必将会有一场鏖战。

看到远远逼近的狼群,公獒甩了甩头上的鬃毛,转头看了看也已经起身盯着狼群的母獒和它身下的小獒。看到母獒眼神里满是焦虑,公獒走过去轻轻碰了碰母獒的鼻尖,又嗅了嗅小獒,对着帐篷吼了几声后毅然转身,咆哮着迎着冲过来的狼群而去。母獒看着公獒远去的身影想追随公獒一起迎击狼群,奔出去几步,又停下,低头看看身后嗷嗷乱叫跟过来的惊恐小獒,对着狼群也是吼声如雷。

狡猾的狼群已经观察清楚母獒生了一窝小獒,头狼远远看着小獒一天天成长,它知道再不下决心,等小獒的牙齿变尖变长,鬃毛变长变厚实,狼群就再也不会有机会靠近这群牛羊了。而在此时发起进攻,母獒出于母性必定要保护小獒,无法全力抵挡狼群的攻击,公獒也会无法同时保护牛羊群和小獒,这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月光下,狡猾的狼群在头狼的带领下分成数路,分头展开袭击,一部分迎住公獒,另一部分冲向母獒。

公獒没有警告,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张开大口扑向狼群。狼群将公獒围住,又不敢贸然发起攻击,血红的眼珠冒着凶光围住公獒嘶吼着,不断寻找着攻击的机会。公獒却毫不犹豫地对胆敢冲上前的狼张口就咬,头上长长的獒毛遮挡住的眼睛里冒出让狼群恐怖的光。獒和狼缠斗在一起,獒牙在月光下白森森的,甚是恐怖,好几只狼倒在地上哀嚎着。这时,不远处的羊群发出惊恐的叫声,公獒立即转身向悄悄绕到身后的几条狼扑过去,它知道头狼的阴谋,狼群中分出的几条狼扑向了羊群,让忠诚的公獒不能不顾及羊群的安全。

公獒刚一转身,在头狼的低吼下,其他的狼迅速发起攻击缠住公獒,公獒又转身扑咬冲上来的恶狼。让公獒心惊的是,这时耳边又传来其他狼扑咬母獒的声音,其他狼对母獒和小獒也同时发起了袭击。护崽心切的公獒咆哮着张开大口咬死了一只躲闪不及的狼,转身扑向围攻母獒的狼群。头狼群一看公獒的气势,短暂的停顿后又围住了公獒,堵住了公獒的去路。

这时候,四下里都是獒和狼的撕咬声、羊群牛群发出的惊恐惨叫声,原本宁静的草原夜晚变得嘈杂,甚至非常恐怖,就连以前整夜鸣叫的虫子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月光下,在惨烈的撕咬中,公獒又击退了狼群的一次攻击。公獒环顾四周不禁犹豫了一下,它已经看到母獒身上到处滴着血,身上许多地方的獒毛也被扯没了,几只小獒躺在地上,有的头已经被咬碎了,有的内脏已经扯在了外面,其他刚才还在“嗷嗷”惊叫四处逃命的小獒全都不见了踪影。公獒的目光又扫向不远处低矮的帐篷,里面静悄悄的,目前为止狼群还没有对两个漂亮的女主人发起攻击,公獒心里稍许安心了一些。

对狼群的仇恨和对主人的忠诚驱使眼睛快喷出血的公獒又转身冲向头狼。

看到公獒似乎疯狂一般扑来,狼群四散逃开,那边母獒又被围攻的狼群围住咬成一团。公獒见状转身又向围攻母獒的狼群猛冲过去,还没到跟前,围攻母獒的狼群看公獒扑过来便闪身逃开,后面刚才逃开的头狼群又追到公獒身后围住公獒。藏獒和狼的吼叫声、撕咬声、牛羊的惨叫声打破了原本宁静的夜。反复的缠斗之后,疲于应对的公獒体力渐渐不支,长长獒毛下血红的眼珠好像在喷火,嘴角已经有白沫子出来。身旁虽然已经有几只倒在地上的狼尸,但自己的身上也到处是伤口。

公獒看了看苦苦鏖战的母獒,又看看惊恐惨叫的羊群,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会被活活累死。它又看看不远处低着头盯着自己的头狼,它知道再也不能这样被狼群纠缠下去,不能落入头狼的圈套。它必须以快以狠制胜,必须先将狡猾凶残的头狼击败。公獒咆哮一声后转过身,好像要继续去帮助母獒,就在狼群故伎重演又冲向公獒想缠住它时,公獒突然调转身体后撤,如同一道闪电般径直扑向头狼。狡猾的头狼没有想到公獒会置母獒不顾,想逃时,公獒已经如同天神般到了跟前,猝不及防的头狼只好硬着头皮迎战,四散逃开的其他狼见头狼和公獒咬在一起,又回过身来加入了战斗。公獒和六七只恶狼咬在一起。公獒一心想着必须先要咬死头狼,不然主人、羊群和母獒都会惨死在这群恶狼的獠牙之下。虽然耳边母獒的吼声渐渐低了下来,但公獒仍然不顾一切地对着头狼发起一次次的进攻,狡猾的头狼一边抵抗着公獒的攻击一边低吼着命令其他狼同时发起攻击,四周的狼从各个方向扑向公獒。公獒见腹背受敌大吼一声猛地扭头,咬住身后一只想从后面偷袭的狼的脖子,巨大的獒牙猛一用力,狼的喉咙瞬间断为两截,那只狼蹬了几下腿后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腥臭的狼血喷了公獒一头,在月光下更加显得恐怖了。其他狼见状一怔,纷纷往后退缩,但片刻之后在头狼的驱使下又团团将公獒围住,搏斗中公獒头部、腿上、肚子上都被咬出了血。这时,围攻母獒的狼群里又分出几只狼加入到攻击公獒的队伍中,狼的身上、獒的身上全都是血,鲜血的腥味激起了双方最原始的本能,獒和狼都知道此时此刻已到决战的时刻了,只有咬死对方,自己才能活下来。战斗变得更加惨烈,双方都明白此刻已是生死之战。

在撕咬中几只狼又倒在地上,而公獒身上的血也把长长的獒毛浸透了。狡猾的头狼看到公獒攻击渐渐慢下来,看到公獒身上冒出来滴答在身下的血,知道最后决战的时刻到了。头狼的尊严驱使它冲到了最前面,它必须要在其他狼的面前咬死这只看似无法战胜的藏獒,这样它在狼群中的地位将无法撼动。

头狼低着头弓着腰,眼珠发出绿色的凶光,嗓子发出低沉的吼声。狼群知道头狼要发起最后一击了,头狼要毫不犹豫地把公獒的喉咙咬断,这也是头狼的权力。周边一下子变得特别安静,羊群紧紧挤在一起也没有声音了。围攻的其他狼都退了一步,只是围住公獒。公獒依然挺立着,夜风吹着头上长长的鬃毛遮住了眼睛,眼神里透出悲壮,透出对母獒和小獒的眷恋不舍,透出对主人的担心,透出对狼群的仇恨。身上的獒毛在风中飞扬着,滴血的身躯似乎在轻轻发抖,但依然高昂着头如同天神一般挺立着。其他狼被公獒的气势惊住了,要不是头狼在前面,恐怕早已夹着尾巴飞逃而去了。

时间好像凝固了,对峙中的公獒和头狼都在寻找机会。双方都知道,这必将是致命的一击。头狼知道这一击将公獒咬倒后其他狼就会一拥而上,将公獒无情残忍地撕成碎片,那群牛羊就可以让整个狼群大快朵颐,自己的狼群此次就会成为这片草原上的霸主。

公獒已经听不到母獒和小獒的声音了,它非常想转头看看母獒和小獒,看看它们怎么样了,但它知道此时一转头,哪怕有丝毫的分神,头狼就会毫不犹豫地扑过来。自己的身后不但是母獒和小獒,还有羊群、牛群,还有善良的女主人和漂亮的小主人。如果自己倒下去,疯狂的狼群会咬死所有的牛羊,吸干它们的血,也会扑向美丽善良的女主人,它们会疯狂地杀戮所有的生命。

头狼的与公獒对峙着,眼睛的余光却观察着公獒身体上细微的变化。它知道在群攻之下,公獒已经遍体鳞伤,但它要寻找一个突破口,寻找一个可以一击必中的突破口。看着公獒微微发颤的身体,它终于发现公獒的腹部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周围厚厚的毛也被咬没了,只要自己一口咬中,尖利的獠牙就会无情地撕开公獒的肚子,拽出公獒的内脏,肥美的内脏本来就是属于头狼享用的。

看着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的公獒,看到公獒腹部伤口肌肉的抽搐,头狼盯住公獒的喉咙,四条腿猛地一蹬,低伏在地面的狼头向斜上方如闪电一般朝公獒的喉咙咬去。就在头狼獠牙快到公獒喉咙的刹那,公獒将头向斜后方一闪,本能地躲开了头狼的袭击,身体却没有同时后撤,这样整个侧身全都暴露在了头狼的獠牙之下。

头狼一看正中它的想法,它假装咬向公獒的喉咙,就等公獒闪躲时,尖利的狼牙便会突然转向公獒已经受伤薄弱的腹部。头狼的鼻子已经闻到公獒肚子里浓烈的鲜血的腥味,獠牙似乎已经咬住了软软的内脏。突然,头狼在一瞬间感到一股剧痛从喉咙迅速传到脑子,猛然间无法呼吸,片刻之间脑子也变得一片空白。它拼尽所有的力量蹬了几下腿,但又无力地伸开,转瞬之间头狼巨大的狼头垂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倒在公獒脚下一动不动了。头狼的眼睛圆睁着,似乎无法相信受伤严重的公獒还有如此闪电般的速度,也不相信公獒会猜透它的意图。

公獒从头狼的眼神里已经知道头狼在寻找下口的地方,它清楚必须要把握住这唯一的机会,不然狼群一拥而上,遍体鳞伤的自己再也无法抵挡住狼群疯狂的攻击。成败就在这一击,它必须一击而中。所以它故意暴露出自己受伤的腹部,还微微抽搐着肚子上的肌肉,它知道头狼会发现这个破绽,但这也是一步险招,稍有不慎或动作稍有偏差就会死在头狼的獠牙之下。果然,头狼上当了,在头狼的獠牙咬向自己的喉咙时,它知道这只是佯攻,把头躲开,并将计就计把滴血的腹部暴露给头狼。在狼嘴快到自己的腹部时,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势咬住头狼的喉咙,然后再用力一咬。

这一切只是发生在电闪雷鸣般的瞬间。围在四周的其他狼看到头狼已经咬住了公獒的肚子,只要看到血光一闪,所有的狼都会疯狂地冲上去咬住所有能咬的地方,在它们的獠牙下可能公獒的骨头都不会剩下。但是它们惊诧地发现倒下的不是公獒,而是自己的头狼,头狼耷拉着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公獒依然昂首挺立着,血红的眼睛里露出让它们恐惧的眼神,被血染红的脸上是胜利者的骄傲,是对狼群的不屑。它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它们再也不敢直视公獒的眼神,也不敢再看倒在地上的头狼。剩下的所有狼惊恐地看着公獒,后腿发软,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不知是哪只狼下意识地发出“呜呜”的哀叫,狼群的战斗意志瞬间崩溃,所有的狼转动身子不顾一切向四周狂奔而去。此刻所有的狼只想逃得越远越好,远离这片草原,远离这只天神一般的藏獒。

一场惨烈的狼群和藏獒的大战结束了,月光惨淡,四周一片寂静。

夜风中,公獒站立了许久,慢慢低下头看了看脚下头狼的尸体,转头舔了舔腹部的伤口,然后艰难地向母獒的方向走去。月光下,母獒静静地躺在地上,身上到处是伤口,几只小獒躺在不远处,也全都一动不动。公獒用鼻子拱了拱母獒的身体,母獒的身体没有反应。公獒突然发现母獒的眼睛动了一下,然后眼睛里的光渐渐黯淡下来,再也没有光芒。

公獒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它艰难地挪到母獒的身边,轻轻伏在旁边,头挨着头,鼻子挨着鼻子,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獒毛随着夜风飘动着,月光静静地洒在地上,一切好像都凝固了,时间好像也停止了。

头狼不愧是狼群里的佼佼者,速度、敏捷性、头脑灵活性等方面都高出其他狼许多。虽然公獒闪电般拼力一击准确咬断了头狼的喉咙,但头狼锋利的獠牙还是咬断了它的肠子。公獒对头狼咽喉致命一击,剧烈的疼痛迫使头狼张开了嘴巴,松开了獠牙,没有将公獒的肠子拽出体外,其他狼也没有发现公獒的生命已是危在旦夕。

忽然间一切变得好静。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