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六十九)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六十九章  回想起相恋的日子,在称呼上拿出了好主意

沈惠民刚走进岳父岳母家,就突然昏倒在地,令人始料不及。慌乱中,有人提议:“赶快拨打120!要他们速派急救车!”

柳成行制止道:“莫慌!莫慌!大家先不要着急!”说着,他一把抱起沈惠民,嘴里轻轻呼喊着:“姐夫哥!你醒醒!你醒醒!”

沈惠民两眼紧闭,嘴里不应答,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反应。

柳成行将沈惠民抱进卧室,轻轻地平放在床上。

这时,柳成行的母亲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生姜红糖茶,走到床前,用汤匙喂进沈惠民嘴里。老人一边喂茶,一边轻声呼唤:“我的儿啊!你醒醒呀!你要听娘的话,把一切事都想开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沈惠民嘴唇动了动,咽下了一汤匙生姜红糖茶。

老人抹了一把眼泪,继续往他嘴里喂,边喂边说:“美美这女儿真的蠢,哪能丢下你和我的外孙子,一个人就那样走了呢?夫妻一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叫夫妻。她只图自己好过,一撒手走了,丢下你们爷儿父子受罪呀!我的女儿对不起你呀!都怪我这做娘的,没有把她教育成好人,害了你,害了心柳呀!我对不起你们父子哟!”

柳成行听了这话,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原以为远在春柳湖的父母亲,还不知道一百多公里外的长沙城里突然发生的事情。他没想到年迈的父母承受着如此重大的打击,还显得这般坚强。他更加敬重自己的父母。同时他想,应该让父母享福,不应该让父母悲痛。他感到很惭愧,很自责,很难过。

这时,门口、窗口全是一双双焦灼不安的眼睛,关注着床上的沈惠民。挤不到前面来的乡亲们,在禾场里踮起脚尖,朝前面的人问长问短。整座院子里人头攒动,人声嚷嚷。

柳成行走出卧室,向乡亲们表示感谢,劝大家早点回去。

人们陆续离去,整个院子里立刻安静下来。

柳成行和父母守在沈惠民床前,静静地望着他,谁也没说话。

沈惠民突然喊了一句:“爹爹!妈妈!”此后,他紧闭双唇,再也不说话了。柳成行和父母守在床前,寸步不离。沈惠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脑海里总是回想起他与柳润美相恋的日子。

自从二十六年前的那一天9点来钟,他在湘江东岸的轮运码头抓了三个邵阳扒手,替柳润美夺回钱包的那一刻起,他对轮运码头便有了新的认识,确定为他反扒的重点地方。这里客流量大,每天都有往返湘、资、沅、澧四条水系及洞庭湖的客轮。上下船的人员中,有的是进城出售土特产品;有的是进城购物;还有的是进城看病,大都带有一定数量的现金。南来北往的扒手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他们在这里集中,寻找机会下手,所以,看起来热热闹闹,说说笑笑的轮运码头,人员成分极其复杂,随时都有可能传来丢失钱包的人的号啕大哭,甚至有人跳入湘江寻短见。

沈惠民在这里已经为很多常德、岳阳、益阳、怀化、湘西、衡阳等地丢失钱包的农民挽回了损失,将一个个扒手送进了公安机关。

这一天,从常德市开来的客轮靠拢码头,人们潮水般的朝岸上涌来。岸上摆摊的,设点的,介绍宾馆旅社的,出售各种票据的,迎着上岸的人们高声叫卖,两股人流混合在一起,整个码头上既热闹,又嘈杂。沈惠民穿梭于人流中,睁大那双鹰一般的眼睛,捕捉隐藏其中的扒手。突然,有人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对他问道:“好人!你又在这里抓扒手呀!”

沈惠民注意一看,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有几分眼熟。不等他开口,那姑娘又咯咯咯地笑着说话了:“你不认识我啦?那天搭帮你抓住三个邵阳扒手,夺回了我的钱包,我娘的病才得到及时治疗。”

沈惠民顿时明白,连声说:“我想起来了。你是春柳湖的。你叫什么美来着?”

姑娘笑弯了腰,说:“我叫柳润……”

沈惠民连忙接过话题说:“柳润美!多么好听的名字呀!”

姑娘笑着说:“你骗我。既然我的名字好听,你为什么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呢?”

沈惠民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一天到晚接触的人实在太多了。你看看,像眼前这么多的人,我从早到晚不晓得要面对好多拨。有些人我只记得面孔,不记得名字。从今以后我就不会忘记你的大名了。”

柳润美想起了什么,赶紧从挎包里拿出湘莲、芡实、菱角,全都是晒干了的,剥了壳的,分门别类包得灵灵醒醒,整整齐齐的。他递到沈惠民手上,说:“这是我恩娘的一点点心意,全是不值钱的东西。我晓得你们大城市里的人不在乎这些土东西,就当尝尝味。你莫看不起,无论如何要收下。”

柳润美说着,把几包东西塞进沈惠民怀里,一路咯咯咯地笑着跑开了。

沈惠民没有去追,只是久久地望着姑娘的背影出神,心里像江边的水,往上一涌一涌的,越涌越急,涌起了阵阵浪花。

沈惠民与柳润美第三次见面,还是在湘江东岸的这个轮运码头上。那天沈惠民正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搜寻扒手的蛛丝马迹,他的眼睛突然被人用手蒙住了,随即一个浑厚的声音对他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沈惠民摸了一下蒙住他双眼的手,说:“你是春柳湖的。你叫柳润美!”

柳润美笑得差点缓不过气来。她松开手,说:“你真是神人啦!难怪抓扒手那么厉害啰!”

沈惠民这回有任务,没有与她多说,对她使了个眼色,就跟踪扒手去了。

沈惠民与柳润美第四次见面,却不是在这个码头,而是在位于坡子街,与天下闻名的火宫殿一墙之隔的湖南省商业职工医院,也就是现在的湖南省财贸医院。他反扒成绩越突出,越加成了扒手的眼中钉。那些被他抓过而又不思悔改的扒手,伺机对他进行报复。那天他在湘江东岸的轮运码头抓了两个扒手,押往派出所。这两个扒手的另外两名同伙,躲藏在一个拐弯处,袭击了沈惠民,砍伤了他两根肋骨,他屁股上也被捅了一刀。他与四个歹徒搏斗,在路过群众的帮助下,制伏了四个歹徒,一起押进了派出所。他由于流血过多昏死过去,幸亏及时送进了湖南省商业职工医院紧急抢救,才脱离了危险。省会各大新闻媒体都报道了他的这一事迹。柳润美从电视节目中看到这条新闻,心疼得流下了眼泪,连夜从春柳湖赶到湖南省商业职工医院,寸步不离地守护了他半个月,给他喂饭喂水,替他洗脸擦身。特别是给他屁股上换药、清洗时,沈惠民总是脸红,不好意思。柳润美则一点也不拘束,一点也不害臊,像个职业护士似的,手脚又轻又快,效果特好。连医生、护士都对她赞不绝口,羡慕沈惠民有这样的好妹妹,真是前世修来的福。他俩对视一眼,都对说这话的人说:“妹妹!对!妹妹!”也就从那时起,他俩产生了真正的爱情。

婚后,他俩有了爱情的结晶,柳润美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两人商量着给儿子取了个满意的名字:沈心柳。沈惠民日日夜夜反扒,照看心柳的任务全由柳润美承担。这时的柳润美对他的反扒工作特别理解,特别支持,承担再多的家务也毫无怨言。但是,随着沈心柳的健康成长,牙牙学语,下地练步,她新的担心产生了。因为她听到了一种可怕的传言:被沈惠民依法惩治过的那些扒手扬言要除掉他的独生子。柳润美问他怎么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心里暗暗着急,嘴里却安慰妻子不要怕,越怕,扒手的胆子越大,只有与扒手斗争到底,扒手反而怕你。聪明的妻子在儿子对父亲的称呼上拿出了好主意,她不教儿子称他“爸爸”,而口口声声叫他“沈伯伯”,转移扒手的视线,避免对儿子的“关注”。儿子不懂事,妈妈怎么教,他就怎么学,无论人前人后,见到沈惠民,都是左一声“沈伯伯”,右一声“沈伯伯”地叫得很顺口。别人问他:“你爸爸是谁?”他回答:“你去问我爸爸。”别人又追问:“你爸爸在哪里?”他又回答:“他应该在哪里,就在哪里。”这一招果然奏效。那些对沈惠民恨之入骨的扒手,始终没有发现沈心柳就是他的亲生儿子。沈心柳躲过了一次又一次劫难。如今沈心柳长大成人,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名公安消防战士,仍然改不了口,还是称自己的父亲为沈伯伯。

沈惠民想起往事,眼角里不禁流出了泪水。他如今有病在身,若是柳润美能在身边护理他,那该多好啊!可眼前的景象如此凄凉,润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影无踪。他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惩罚他,而不惩罚那些坏人。他越加思念柳润美。他的病情也随之越重。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