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六十八)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六十八章  她将英雄的遗像挂回原处,让他永远做她心中的主人

韦珞奇张大眼睛,期待着武圣强的下文。

武圣强建议:借助省会各大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开蓝天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侦查“枫林1号”案的真实情况。一则澄清几年来古城大街小巷对“桃花帮”的种种可怕传闻,让善良的市民明白:什么神灵,什么妖怪,什么“桃花仙子”,原来是这伙男盗女娼兴风作浪,搞得人心惶惶,用事实澄清真相;二则借助群众的眼睛,提供邬娜瑰的在逃线索;三则号召和鼓励那些当事人,为了社会的安宁,为了自身的利益,勇敢地到公安机关提供证据,揭发邬娜瑰、余非英的犯罪事实。

韦珞奇举双手赞成,并说:“如今是信息化社会,办案也要采取开放的姿态,才会得到大众的支持。这就叫借力办案,节约办案成本,以最低投入换取最大回报。”接着她要求:“您是一局之长,说话有人听。请您对有关方面发个话吧!”

武圣强立即操起电话,通知蓝天公安分局新闻发言人,尽快邀请各路记者,召开新闻发布会,如实公布“枫林1号”案的侦破进展情况,以及当前结案需要社会各界大力配合解决的问题,帮助克服的困难。

公安机关的新闻发言人都经过专业培训,有着很高的综合素质,对于武圣强交待的工作,完全心领神会,甚至连没有交待的也能超前想到,所以新闻发言人有“形象代表”之称。

新闻发言人的邀请一经发出,立刻得到回应。

新闻媒体对公安机关的采访报道本来就情有独钟,只要有报道大要案件的版面或镜头,发行量、收视率就一路飙升。社会治安越来越成为人们共同关注的焦点。改革开放这些年,富人与穷人在很多问题上是无法一致的,而在安全这一点上则是共同的。所以,各大新闻媒体接到蓝天公安分局的邀请,都在第一时间派出了自己的招牌记者,赶到新闻发布会现场。

此时的长沙古城,宁静而爽朗,洁净而清新。岳麓山的清风,湘江水的清甜,徐徐吹进古城上空。古城人感到这是一个气候宜人的深秋。

蓝天公安分局的新闻发布会上午开过,当天各大新闻媒体就尽显各自优势,或以显著版面,或在黄金时段,对“枫林1号”案告破,部分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作出初步报道。

古城人收视收听、阅读相关报道后,震惊、欣慰、庆幸、担忧、害怕,不同人的内心,作出不同的反应。大多数市民感慨万千:难怪今年的秋天这么美! 广大市民纷纷给媒体打电话,甚至上门,要求作深层次报道,要求追踪报道。

新闻人的神经本来就敏感,绝不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遇,积极采取了顺应民心的举措,于是,各路政法记者踏上了对“枫林1号”案作深层次报道的跟踪之旅,有的给韦珞奇打电话预约采访时间;有的深入蓝天公安分局看守所探访犯罪嫌疑人;有的寻访受害人;有的与办案民警同吃同住同办案,等等。

韦珞奇除了介绍案情和沈惠民、邝天野的功劳外,自己总是小心翼翼地躲避着记者的镜头。有记者强烈要求用她的照片做一期杂志封面,她坚决拒绝。就连武圣强出面替记者说话,她也高低不肯。

韦珞奇心里一直装着一件重要的事,她时刻都惦记着这件事,她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忘记过这件事,但她一直缺乏勇气去完成这件事。此时,她觉得不能再等了,要尽快了却这桩心愿。

这天上午,她趁记者们围着符皮品仁采访的机会,避开人们的视线,悄悄走向邝天野的住房,去清理心上人留下的遗物。一排简易的单身宿舍呈现在她眼前。她走近最东端的那一间,四周风光如画,一则是岳麓山,一则是湘江水,橘子洲头尽收眼底。韦珞奇门前驻足,举目凝视。此前她与邝天野接触的日子里,曾经来过这里一次。那时,他俩只是互有好感,还没有发展到相爱的关系。岳麓山上那个潜伏守候的夜晚,他俩心中隐藏了多日的情感才有了急速升温,终于像火山般喷涌而出,使两颗年轻的心融化在了一起。韦珞奇打量着这间简朴的住房,心里暗暗感叹:人去楼空呀!她后悔以前来这里太少了,仅仅就那么一次。她如果不把对邝天野的爱藏在心底那么久,早一点对他表白,她来这里的次数肯定会多一些。也许三次四次,也许五次十次,绝对不止一次。韦珞奇后悔不迭,不知不觉间眼角流下了泪水。她打开锁,推门入室。她身后一阵轻风跟进,她感觉到邝天野的灵魂陪伴她回到了这间屋里。她心如刀绞般的难受。她顺手关紧房门,背靠着门板,任泪水长流。

韦珞奇抹了一把泪水,睁开眼睛,目光触到了对面墙壁上悬挂的邝天野身穿警服,腰扎皮带,佩挂手枪的照片,威武端庒,英气逼人。她久久地凝视着这幅照片,四目相对,默默无语。邝天野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视着她,向她传递心中的深情,那张棱角分明的嘴唇微微咧开,对她表达会心的笑意。他仿佛从墙壁上走了下来,向她伸出双手,与她拥抱。她“哇”的一声大哭,又赶紧用双手捂住嘴,哭成一团。

韦珞奇哭了一阵,双手捧起邝天野的照片,紧紧贴在自己胸口,她有很多话要对他说,可此时一句也说不出。她希望邝天野能对她说话,然而邝天野只是深情地注视着她,对她微笑,一句话也没有对她说。她用手轻轻拭去照片上的灰尘,贴在自己脸上,亲了又亲,她好像立刻回到了岳麓山的那个夜晚。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夜晚啊!天崩地裂,山呼海啸。那样的夜晚再也不能回来了。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苦命的女人。拥有的幸福是如此的短暂。不!她立刻否定了自己的这一想法。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最幸福的女人。她曾经拥有那么美好的夜晚,那么幸福的时光,深烙在了她的一生中,永远不会消失,伴她度过以后所有的时光。她又深情地吻了吻邝天野的照片,双手高高举起,挂回了原处。她要让他永远做这间房子的主人。她要让他永远做她心中的主人。

韦珞奇擦干泪水,振作精神,着手收拾清理邝天野用过的物品。她打算从邝天野的写字台开始,逐件逐件地整理。她走到邝天野的写字台前,台面上摆放着文房四宝,一管狼毫搁在笔架上,砚台里的墨汁已经干涸,一张宣纸铺展在桌面上,旁边还有几个搓成的纸团。韦珞奇知道邝天野爱好书画和写作,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这方面。她从眼前的摆设判断,邝天野正打算写点什么,还没来得及挥毫,又投入了紧张的侦查工作。她不忍心把纸笔墨砚收拾起来,她想保持原状。她不敢轻轻碰它们,让它们在原地不动。她觉得那几个纸团可以收拾起来,使桌面显得更整洁。她抓起了其中一个纸团,打算放进纸篓里。她又舍不得扔弃,不由自主地打开纸团,铺展开来,只见上面留有一行字迹:“父亲母亲、父亲母亲、父亲母亲。”每个字都写得工整大方。韦珞奇从字迹中看出邝天野对父母的思念。她又打开另一个纸团,上面写着“父亲母亲是谁?”韦珞奇心想:看来他是在构思一篇小说,甚至小说早已写好,这是小说的标题。韦珞奇又打开第三个纸团,上面写着“我的父亲母亲究竟是谁?”韦珞奇判断:这肯定是他已经写成的一篇小说的题目。她急于找到这篇小说。她拉开抽屉,寻找这篇小说。抽屉中首先出现在她眼里的是一叠回形针夹着的发票。她拿起翻看,全部是近半年来邝天野外出办案的差旅费发票,总共金额8193元,其中一张长沙至南昌的火车票上还有她的签名。韦珞奇心里一惊,那次她和邝天野、杜瓦尔一起办案的差旅费发票还锁在这个抽屉里,而邝天野早已把出差补贴付给了她。天啦!他原来是这么个人呀!韦珞奇又是一阵痛彻心扉的难受,她怨自己对他的人品缺乏真正的了解。她握着这一叠发票,她想她应该如何处理。

这时,韦珞奇的手机发出鸣叫。她看了一眼显示的号码,是分局指挥中心打来的。她连忙接听。分局指挥中心通知她火速赶到武圣强办公室,接受重要任务。

韦珞奇不敢怠慢,她立即退出邝天野的住房,关门,上锁,朝分局办公楼赶去。

这时,符皮品仁正面对记者的摄像机镜头,大谈他代理刑警大队长期间,采取各种方法,调动各方力量,成功侦破“枫林1号”案的体会:如果没有他的明察秋毫;如果没有他的果敢坚定;如果没有他的沉着应对;就没有全案的胜利告破,就没有大部分犯罪嫌疑人的落网。总之,不可能获得全胜。

记者提问:“你能谈谈上级领导对‘枫林1号’案的态度吗?”

符皮品仁回答:“这当然离不开上级领导的高度重视,英明决策和正确指挥。”

记者提问:“不知符皮副大队长对此案下一步有何打算?”

符皮品仁回答:“事关机密,无可奉告。”

记者又问:“邬娜瑰逃跑了,至今没有落网,此外,还有几个女犯罪嫌疑人没有落网,是否会影响到对已经落网的余非英等犯罪嫌疑人的定罪与起诉?”

符皮品仁回答:“这个问题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分局党委已经作出决定,由我率队追踪邬娜瑰,不日你就会听到邬娜瑰落网的好消息。”

记者再问:“对那些受害人将作何处理?对他们的财产是没收?还是退还?”

符皮品仁回答:“现在谈这个问题还为时尚早。对受害人来历不明的财产作何处置,恐怕只有纪检监察机关才有这个权力。”

符皮品仁觉得自己的回答很得体,自鸣得意,陶醉其中。

彭金山则从不抛头露面。不仅如此,他为了避免给余非英造成过重的心理压力,影响以后的审讯,他不让记者与他见面。他万万没有想到余非英对此非常不满,对他提出尖锐意见:“彭干部!该讲的我都讲了,我是头功。为什么给那些个女子录像、拍照,反而不给我录像、拍照?难道我就不能上电视?难道我就不能登报刊?这既不公正,也不公平嘛!”

彭金山听了哭笑不得。他反问道:“你为什么要记者采访你?”

余非英回答:“为了出名嘛!人生在世,还不就图个名和利。”

彭金山心里骂道:真是厚颜无耻!

余非英没有得到彭金山的答复,他说:“我还有重要情况提供。”

彭金山以为他说假话,没有回应。

余非英说:“真的!我手头还有重要材料。你如果让记者采访我,给我录像、拍照,让我上电视、上报刊,我就全部交给你们。”

彭金山反问:“如果不让你上电视、上报刊,那你就不提供是不是?”

余非英说:“也不能完全那么说。你让我上了电视、上了报刊,我至少会提供得积极一些。”

彭金山故意激将道:“那你就不提供吧!你把那些材料一起带到阴曹地府去吧!”

余非英说:“不!我要坦白从宽,将功赎罪。”

彭金山说:“主动权在你手上,那就看你的行动了。”

余非英央求道:“你就让记者采访我一次吧!”

彭金山说:“这要先看你的行动。”

余非英自知不是彭金山的对手,他说:“我把一个特殊的本子交给你。你们会大有作用的。”

彭金山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引起了极大的注意。他想看看余非英手上有个什么宝贝本子。他答应了她的要求。

各路记者采访过后,一篇篇报道相继刊发、播出。有文章指出:邬娜瑰、余非英设下的一座座美丽陷阱,使多少曾经有权有势,威震一方的中老年男子跌入其中,使多少和谐幸福,令人羡慕的家庭蒙上了分裂破损的阴影。有报道呼吁:公安民警掘开美丽的陷阱,还真相于天下。每个男人都要谨防被女色引诱而发生的悲剧。

刑警大队借助新闻媒体传话:目前余非英等犯罪嫌疑人均被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希望受害者、知情者积极配合,希望广大市民及时举报。并公布了专案组的受理举报电话:88997837。

然而,那些被女色勾引受害的中老年男子,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接受记者的采访、拍照,连民警的调查也千方百计躲得远远的。举报电话向社会公布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一个受害者主动与专案组联系。倒是有众多市民打来举报电话,有的还积极主动地到专案组辨认犯罪嫌疑人的照片。经侦查员们核实,群众所反映的这些麻醉案,与余非英为首的桃花帮实施麻醉抢劫的手段不同。她们不是以女色为诱饵,设下桃花陷阱坑人。她们或以指路,或以看病,或以介绍工作,或以业务牵线等等为由头,实施麻醉抢劫。均与桃花帮无关。

可想而知,受桃花帮侵害的对象不与民警积极配合,甚至千方百计阻挠、回避,自然给专案组增加了沉重的压力,严重影响了案件的深挖深查,延缓了战果的进一步扩大。这是专案组面临的又一道难关。

就在这时,武圣强接到达部长打给他的电话:为了避免造成负面影响,不给党政机关脸上抹黑,此案不要再追了。武圣强听了暗暗吃惊,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没有顶撞,嘴里连连打着哈哈,弄得给他打招呼的达部长云里雾里,不知他照办,还是不照办。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