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三十三)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三十三章   一对男女初次见面,像两个地下工作者对接头暗号

沈惠民注意观察时髦女子的表情,只见她始终把照片按在大腿上,不说一句话,面部的表情显得越来越神秘。沈惠民对她说:“是先说说你自己,还是先把照片上的这些人一个一个说清楚?我希望你能够先从余非英说起。”

神秘女子还是沉默不语。

这时,整个刑警大队办公室里寂静无声,能分辨出每个人呼吸的不同频率。沈惠民、彭金山的目光一直注意着神秘女子脸上的情绪变化。彭金山挥动手中的笔,不停地在讯问笔录本上书写着。

神秘女子还是那样低着头,紧紧地捂着那张照片,好像面前什么人也没有,什么事也不曾发生,眼里却渐渐地流出了泪水。

沈惠民站起身,将面巾纸递到神秘女子手上,语气不温不火地说:“想哭你就大声哭吧!你把憋在心中的泪水全都哭出来了,免得像现在这样难受。”

果真,神秘女子哇哇地大哭起来。

沈惠民不停地往她手上递面巾纸。

彭金山走过来,接替了沈惠民手中的工作。他一边递面巾纸,一边轻声说:“你看我们沈大队长对你这么关心,你难道不应该把你的真实身份、真实情况说出来吗?”

神秘女子突然停止了哭泣,抬起头,对沈惠民说:“沈大队长!我要出去一下。”

沈惠民不知其意,问道:“你要去哪里?”

神秘女子说:“我要去商店。”

沈惠民问:“找人?购物?还是做别的什么?”

神秘女子吞吞吐吐:“我,我,我……”

彭金山催促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就直说嘛。”

神秘女子说:“女人的事你不懂。我要见你们的女警察。”

沈惠民、彭金山不约而同地重复道:“你要见我们的女警察?”

神秘女子说:“是的!我要见你们的女警察!”

沈惠民对她脸上打量一眼,顿时恍然大悟。他说:“你等等。”说着,他一线风似的走出了办公室。彭金山追到门口,喊道:“沈大队长你回来, 还是我去喊吧!”他对神秘女子说:“我们刑警大队独一无二的女警察在这里时,你不对她说;她此时不在这里,你偏偏提出要见女警察。看你烦人不烦人?”

神秘女子说:“有些事情说来就来,我怎么事先知道呀!”

彭金山从这句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他不再说什么。

这时,沈惠民从门外急步朝里走,手里拿着一包女人用的卫生巾。他走到神秘女子面前,将卫生巾递到她手中,说:“出门往右,走到头就是卫生间。”说着,他给神秘女子解开了手铐。

彭金山对着沈惠民的耳朵悄声提醒道:“她不会趁机逃跑,不会自杀啵?!”

这话被神秘女子听到了,她白了彭金山一眼,道:“放心,我一不会逃跑,二不会自杀。我要有滋有味地活着。”她说着,拿了那包卫生巾,急匆匆奔向卫生间。

沈惠民朝彭金山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小心驶得万年船。要是让她逃跑了,或是自杀了,麻烦可就大了。彭金山会意,他也明白,很多大的事件,就是因为细枝末节没有把握好而导致发生的。他走到门口,目光盯着卫生间方向,防止神秘女子从卫生间逃跑,或是跳楼。

几分钟后神秘女子回到了刑警大队办公室。沈惠民迎上前,重新给她戴上了手铐。彭金山抓住机会对她说:“你看出来了吧,我们沈大队长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他非常感激你解救了他妻子,所以对你无微不至的关心。你可不能凭着这一点,把私事公事给混淆了。那样沈大队长是绝对不会允许的。我劝你把该交待的事,趁早全部交待了,也落得个轻松。”

神秘女子说:“你讲的都在道理,可我……”

她闭紧了嘴,似有难言之隐。

沈惠民、彭金山不知她心里究竟隐藏着一些什么。为了使她放下包袱,讲出真情,对她进行了长达2小时又10分钟的耐心开导。  谈话中间,她总是自言自语地重复一句话:“人家对我好,我要是背叛,那不是要遭人唾骂吗?!”

沈惠民、彭金山讲得口干舌燥,从神秘女子的反应来看,她还是不准备说出真情。这场讯问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沈惠民对彭金山吩咐道:“你带她去休息吧!要仔细检查所有的用品,如果不干净,就给全部换上新的。”

彭金山带着神秘女子离开刑警大队办公室时,神秘女子站在原地不肯移步,眼睛望着沈惠民,喊道:“沈大队长!”

沈惠民问:“你有事吗?”

神秘女子沉吟了一下,接着犹豫地摇了摇头道:“我,我,没,没事。”

彭金山催促:“既然没事,你还婆婆妈妈的干什么,趁早去休息吧!”

神秘女子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喊道:“沈大队长!我……”

沈惠民走上前,问道:“你怎么啦?”

神秘女子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哎!人家对我太好了,我不能背叛呀!”

神秘女子回到候问室,站在窗前,两只眼睛痴痴地望着波涛滚滚的湘江,望着江对岸的团团绿树,座座亭阁,幢幢高楼,她在那里与“一边倒”一见钟情,旋即展开苹果大战的情景浮现在眼前:

那是她刚出道不久的一天,她和余非英乘坐立珊专线公交车,从岳麓山下出发,在湘江一大桥桥东下车。上车时,两人手牵手,下车时,却像陌生人一样,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互不打招呼。这是余非英事先交待好的,她必须这么做。

她走出车门,撑开她的那把桃花似的小纸伞,挡住秋日里的阳光,悠闲地穿过湘江大道,漫步在江边公园。

她从这棵枫树下,走到那棵樟树下,桃花阳伞不时从左手换到右手,不急不忙地走进临江而建的九曲长廊。她收拢桃花阳伞,双手搁在凭栏上,下巴枕着双手,往江里探出头,目光欣赏着悠悠北去的一江碧水。她的确被这美景陶醉,忘记了余非英交给她的任务。

她身后人来人往,大多成双成对,说说笑笑,指指点点。无论男女来到她身边,都会被她的装束和美貌所倾倒。她的出现,成为了湘江风光带上一道独特的亮点。人们不时朝她投以欣赏的目光。有的男子甚至驻足朝她上下打量,两眼落在她脸上,恨不能掠走点什么,嘴里发出赞叹:“好一个‘桃花仙子’!”

她听到有的女子对自己的男子说:“莫打野眼啰!”有的女子对身边的男子说得更严重:“看到漂亮的女子眼睛就发直!色鬼!”

她听了心里暗暗好笑,真像余非英讲的那样,天下的男子没有不好色的。

突然一声鹤鸣,将她从沉醉中唤醒。这是余非英向她发出的指令。她险些误了大事。她从江上收回目光,朝周围扫视了一眼,没有发现余非英。她知道余非英在暗中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她不能只顾贪婪地欣赏美景,也不能只顾接受过往男女对自己的欣赏和赞美。她必须抓紧时间寻觅猎物。她离开长廊,又撑开她的桃花阳伞,绕花坛绿树款款漫步,目光却在游览赏景的人群中搜寻。

她注意观察周围单独行走的男子,用她心中的尺子对每一个男子作出一番衡量。头发一边倒,混得比较好;头发往前趴,混得比较差;头发两边分,正在闹离婚;头发往后推,情人一大堆;头发根根站,不是领导就是坏蛋。离她约五六米远的花坛边一个欣赏菊花的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头发有条不紊地向右边梳理,在阳光照射下越发显得油亮,蚊子扑上去恐怕难以驻足立刻会被摔下地。这个“一边倒”男子应该是那种在社会上能用权变钱,或者是能用钱变权,日子过得有头有脸的男子,是值得她进攻的对象。

她高兴地发现,她观望那个头发“一边倒”的男子时,“一边倒”男子的眼光频频朝她扫射,其中好几次与她的目光触电似的产生出火花。她心中暗喜,盘算着如何把“一边倒”男子吸引到她身边。

她将桃花阳伞从右手换到左手,半扛在肩上,轻轻地转动着,整个脸露在秋日的阳光下,眼睛观赏着面前的一盆菊花,显得神情专注,旁若无人。她没有想到,她这副样子越发显得楚楚动人。

“一边倒”男子盯着她,顿时心旌摇荡,想入非非。他那贪婪的心再也无法克制,直接朝她这边靠拢过来。

“一边倒”男子毕竟是有身份的人,即使心中火烧火燎,也不会做得太露骨,仍然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模样。他与身边根本不相识的人搭上腔,品评着面前各式各样的菊花,故意把声调提得很高,让他意欲进攻的桃花阳伞女子听到。

“桃花仙子”暗暗好笑,不停地转动着桃花阳伞,泰然自若地等候鱼儿上钩。

“一边倒”男子一边指点,一边说笑,渐渐靠近了桃花阳伞。

桃花阳伞下的眼睛瞟了一眼即将上钩的猎物,对其整个模样看得一清二楚。乌黑闪亮的头发,白净丰润的脸,一看就知道头发刷过漆,脸上涂过膏,尽管经过精心装修,但仍掩饰不住时光老人在他额头和眼角刻下的年轮,显然已过花甲。穿着讲究,像年轻人一样追赶时髦,一件棕色格子上衣,一条浅灰色裤子,上下缝对成一条线,笔直,挺刮,与一米七左右的身材和那张长方脸搭配在一起,显示出几分英俊与成熟的美。

“桃花仙子”觉得能将其猎取到手,也体现了自己美的价值。她铁了心,一定要把这个“一边倒”男子收归到自己的石榴裙下。她没想到的是,“一边倒”男子走到她面前,突然显得十分惊讶的样子,与她打招呼:“哎呀呀!原来是你呀!你也来这里赏菊!幸会!幸会!”

说着,不等“桃花仙子”作出回答,“一边倒”男子已经向她伸出了右手。“一边倒”男子的进攻方式尽管令“桃花仙子”出乎意外,但她感到有趣、新鲜。她并不慌乱,微笑着点点头,伸出了右手的一排指尖。男女的手握在了一起,一道电流传遍了彼此的身心。

“一边倒”男子继续用热烈的口吻说道:“哎呀呀!半年不见,你越发变得漂亮了。看看,你这脸盘,你这肤色,比这菊花还要美艳。菊花远远没有你这么漂亮。”

“一边倒”男子敢于进攻,敢于夸奖,因为他一看桃花阳伞下的脸和眼睛,就断定这女子是吃时髦饭的。

“桃花仙子”的一颗心“咚咚咚”地打着小鼓。她有点激动,也有点紧张。她想:看来这个“一边倒”是个情场老手,千万要小心对付,绝不能掉进他设下的陷阱,如果那样就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她朝“一边倒”男子眨了一下眼睛,浅浅一笑,说:“你倒是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潇洒了。能把你永葆青春的秘诀告诉我一点点啵?”

这对男女初次见面,简直像两个地下工作者对接头暗号。

他俩一来二往的,彼此的意图了然于心。接下来的对话和举动越加有了针对性。

“一边倒”男子说:“要说秘诀也很简单,就是多喝水。这人呀,与树木花草一样,要是不勤浇水,就容易枯萎。”

桃花阳伞底下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道:“你这人真逗,哪壶不开你偏提哪壶。我喉咙里正干得冒烟,你说到水,我越发觉得口干舌燥,急着想水喝。”

“一边倒”男子说:“我可是说者无意,你却是听者有心啦!对不起!我请你喝水。”

他环顾四周,道:“你看看,这地方风光这么好,可连个卖水的地方也没有。这样吧,邀请你到我家里去喝水好不好?”

桃花阳伞底下回答:“那不是太麻烦了吗?!”

“一边倒”男子说:“这有什么麻烦的?我家离这里很近,步行三分钟就到了。”说完,他盯着桃花阳伞底下那张美丽的脸,看她作出何种反应。

“桃花仙子”连连旋转着手中的桃花阳伞,眨眨眼睛说:“我要喝矿泉水,你家里有吗?”

“一边倒”男子说:“放心吧!我家矿泉水有的是,保证让你喝个够。”

他俩一边谈笑,一边横穿湘江大道,走上五一西路。

“桃花仙子”问:“离你家还有多远呀?”

“一边倒”男子回答:“不远,就在五一广场旁边。”

“桃花仙子”说:“你别把我卖了哟!”

“一边倒”男子说:“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子,我哪会舍得卖给别人呀?!你别急,我家很快就到。”

“一边倒”男子引领着桃花阳伞,朝五一广场旁边的一条小巷走进去约300米,踏入一栋商品楼,登上一单元三层,停下了脚步。

“一边倒”男子掏出钥匙,开门。

“桃花仙子”早已收拢了桃花阳伞,眼睛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楼道左手边的房门被打开。“一边倒”男子说声“里面请”,率先跨进了门。“桃花仙子”随即跟进,映入她眼帘的是四室两厅的套房。客厅里摆着大彩电、真皮沙发、红木茶几,壁上悬挂着一幅镀金竹扁,内容是全篇《岳阳楼记》,由于字体龙飞凤舞,她看不出是哪个名家书写;卧室里摆着席梦思床、金碧晃眼的梳妆台,还有很多她从来没有见过,无法叫出名字的装饰品,还有一幅古色古香的画,画中有山有水,有男有女。“桃花仙子”一边观赏,一边啧啧称奇。

“一边倒”男子从她身后将一只苹果递到她嘴唇前,说:“咬住!快咬住!”

“桃花仙子”张嘴咬住苹果。“一边倒”男子松手。毕竟苹果大,“桃花仙子”只咬住了极小一部分,苹果从嘴里滑脱,直往地下落。“一边倒”男子赶紧从“桃花仙子”身后伸出双手,接住苹果,送回“桃花仙子”嘴里。“桃花仙子”咬住了苹果。“一边倒”男子搂住了“桃花仙子”。“桃花仙子”全身扭动,企图摆脱“一边倒”男子的双手。“一边倒”男子嘴里说:“别犟!别犟!我又不会吃了你,你犟什么?!”

说着,他转到“桃花仙子”胸前,也一口咬住苹果,直往“桃花仙子”嘴里塞。“桃花仙子”咬了一口苹果,又塞回“一边倒”男子嘴里。

苹果像一座山头,两张嘴像争夺山头的两军在苹果两翼展开进攻战。一阵猛烈的炮火过后,山头被夷为平地,两军互相深入,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谁输谁赢,难分高下。

“桃花仙子”忘情地投入了苹果大战。她觉得“一边倒”男子蛮有情趣,蛮有味道,竟忘记了余非英交给她的特殊使命。美女也是人,也有生理上的需要。当她把猎获对象撩拨得欲火燃烧时,她自己也已被焚化。那一刻她紧紧搂住自己的猎获物不放松,并全身心地投入。等到苹果大战结束,她醒悟过来时,她又有点心慌意乱,一则害怕余非英盘问她是否与猎获对象发生性关系,她必须作好一口否定的准备;二则她觉得“一边倒”男子太老练太厉害,她不知对他从何下手。

“一边倒”男子邀请她一起下厨房做晚饭。

“桃花仙子”觉得这是个机会,做饭过程中,趁“一边倒”男子不注意,她随便往饭菜里下手就能达到目的。但她又觉得“一边倒”男子对她太热情,两只眼睛始终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他要与她一起做饭,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欣赏她。她不一定有下手的机会。

“桃花仙子”在犹豫之间,看了一眼手表,她心里一惊,不知不觉来“一边倒”男子家里竟有了一个多小时,早已超过了余非英规定的时间,而且她一直没有给守在外面的余非英发出任何信号。她心里暗暗着急,不能留,只能走。

“一边倒”男子看出了她不正常的情绪,问道:“你怎么啦?不喜欢我这里,还是哪里不舒服?”

“桃花仙子”笑了笑,掩饰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

“一边倒”男子听了这话心里着急,他俩之间的演出才拉开序幕,关键的节目还在后面,高潮没有掀起,他的最终目的没有达到,岂能让她走了呢?他说:“我们才刚刚认识,你还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你是谁,我们应该有更多更深的了解。”

“桃花仙子”操起了桃花阳伞,乐呵呵笑道:“你就是你,我就是我。你不要知道我,我不要知道你。假如你知道了我,我知道了你,你就不会想我,我也不会想你。我想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说着,她伸出双手,用桃花阳伞搂住“一边倒”男子,情意绵绵地说:“性急吃不了热汤圆,日子长着呢!”

“一边倒”男子浑身火烧火燎,他本想采取强制措施,又觉得那样没有情趣,即使得手了也没有味道。他只好克制着自己躁动的心,改变策略,以退为进。他说:“明天同样的时候、同样的地点见。我提前准备好中饭,等你来了一起吃。你说可以吗?”

“桃花仙子”说:“不见不散。”说着,她对着“一边倒”男子脸上亲了一口,拉开门,一阵风似的离去。

“一边倒”男子追了两步,叮嘱:“君子之言,驷马难追。你得说话算数,一定要来呀!我在老地方等你!”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