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三十二)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三十二章  布什书记神通广大,时髦女子矢口否认

刘约斯引路,他俩一起赶往村部。

沈惠民又一次被惊呆了。刘约斯指给他看的村部,就是一座浓缩了的人民大会堂,连天安门广场也复制到了这里。

沈惠民不禁脱口问道:“一个小小的村部,有必要建得如此豪华气派吗?难道就没有人反对?”

刘约斯道:“有人反对。反对最坚决的就是退休的原任党支部书记。他说这是崽卖爷田心不疼;他说这是抢了子孙后代的饭碗。”

沈惠民说:“老支书的意见很对呀!”

刘约斯说:“布什哪里听得进这种意见。他有一句常挂在嘴上的话:发展就是硬道理。只要发展了,没有道理也有道理。看看人家美国吧,处处比别的国家发展快,所以美国想在世界上干什么都成,打阿富汗,打伊拉克,想打哪里就打哪里。联合国反对,他抛开联合国;安南反对,他抛开安南。最终联合国也好,安南也好,都得听他的。我布什也是一样,只要是为了把村里建设好,我想到要干的事,再多的人反对,我也要干到底。既然大家都晓得我的脾气,都称我为布什,那对我做的事,就不要持反对意见。与我同心同德,把我村的明天建设得更美好。要相信我们的后代比我们更聪明。我们如今搞社会主义建设占用了他们的土地,他们搞共产主义建设时会到月球上和其他星球上去开发嘛!”

刘约斯惟妙惟肖地模仿,把本来气愤不已的沈惠民逗笑了。他俩走到村部门口,被两个体形剽悍的保安挡住了去路。

“找谁?”

“布什书记。”

“哪里的?”

“公安局。”

“有证件吗?”

“看!”

“有约定吗?”

沈惠民没有回答,而是用威严的口气反问:“难道你们没有到公安机关接受过培训?”说着,他从两个保安中间穿过,经直朝里面走去。刘约斯紧跟。

两个保安先是一愣,醒过神来也没有去阻挡,只是无奈地说了一句:“我俩要是因为今天这事丢了饭碗,那就去找公安局要饭吃。”

刘约斯领着沈惠民上到二楼党支部书记的办公室,果真碰上了好运气。办公室的门敞开着,布什正和一个年轻貌美、打扮入时的女子相对而坐,四只手在中间宽大的办公桌上数着红包。

刘约斯发出招呼:“布什书记!您好!”

一张微胖红润的四方脸从办公桌上抬了起来,瞥了刘约斯一眼,点点头算是应答。他嘴里则对面前的美貌女子问道:“安南、克林顿、布莱尔、叶利钦都是一样多吧?”

美貌女子回答:“都是你讲的那个数字。”

“普京、沙龙、小泉也要那么多。”

“都没有少。”

“希拉克、斯罗德是多少?”

“都是那么多。反正每人都是一张购物卡。所有的卡加起来,总值158万元。没有超出您规定的数额。”

“很好!你办事我放心。”

沈惠民听了他俩的对话,感到莫名其妙。他朝刘约斯投以询问的目光。刘约斯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不能明说。他对红润脸男子问道:“看来布什书记又要请省、市、区三级领导到村里来出席重大活动啰!您真是神通广大,能量无边呀!”

布什听了这话很高兴,他对刘约斯的态度变得热情了些。他说:“为了造福子孙,我也不得不卖我的这两块老脸呀!”他对美貌女子说:“赶快收拾好。看来刘户籍找我有要紧的事。你下去吧!”

美貌女子将所有的红包塞进她挎着的一只鳄鱼皮坤包里,起身离去。她没有向任何人打招呼,只是留下了一阵刺鼻的法国香水味。

刘约斯介绍:“布什书记!这是蓝天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沈大队长。”

布什书记道:“我知道沈大队长。百变神探嘛!难得他今天到我们村里来侦查!找我有什么事,请开门见山吧!”

沈惠民也不客套,直奔主题,他说:“主要是向您了解茹水清的情况。”

布什问:“谁?”

沈惠民答:“茹水清。”

布什道:“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沈惠民重复道:“茹水清。”

布什问:“是我的村民吗?”

沈惠民答:“不是。”

布什道:“不是我的村民,我怎么知道情况。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

沈惠民道:“布什书记您应该了解这个人,因为她租住在您的房子里。”

布什道:“我出租的房子一套又一套,租我房子的人一批又一批,我哪里全都认得。”

沈惠民道:“书记请您想想,或许会有点印象。茹水清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女子,模样长得非常漂亮。她有三个显著特点,一是黄蜂腰,二是双眼皮,三是高鼻梁,让人一看就难忘。”

布什道:“我见过的漂亮女人多呢!每天从早到晚在我身边转来转去的也全都是漂亮女人,我哪里记得住。你刚才说的这个女子租住在我的哪栋房子里?”

沈惠民道:“岳麓山边边上的那一栋。”

布什道:“租那栋房子的几个男女当中,是有个长得蛮漂亮的女子,见过两次面,给我留下了一点点印象。她是叫你刚才说的那个名字吗?我听起来似乎有点不像。”

沈惠民提出要求:“请您查看一下她的资料好吗?”

布什反问:“什么资料?租房的人还能有什么资料?”

沈惠民道:“至少应该留有她的身份证复印件吧!”

布什哈哈一笑:“谁租我的房,我只看谁的身份证。租房的不是她,是那个中年女子,叫什么英。我看过她的身份证。”

沈惠民提醒道:“那个女子叫余非英。对吧?”

布什道:“是的!是这个名字。”

沈惠民向他介绍,据可靠情报显示,余非英与跨国贩毒团伙头目邬娜瑰勾结,采取非常残酷的手段入室抢劫并贩卖毒品海洛因。首先利用女色勾引有经济实力的老年男子,对其实施入室麻醉抢劫,同时在麻醉药中放有毒品海洛因,那些被侵害对象不仅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反而还要服服帖帖向她们购买海洛因,成了贩毒团伙的俘虏,被她们牵着鼻子走。沈惠民末尾强调:“我这次来找布什书记,就是想得到更多关于她平时与一些什么人往来的线索,一举摧毁邬娜瑰跨国贩毒团伙,救赎那些受害的男子。”

布什骂余非英不是个东西,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他骂过之后,对沈惠民说:“那女子平时与些什么王八蛋往来,搞些什么鬼名堂,我一概说不清楚。我每天有开不完的会;有接待不完的检查;有陪不完的酒,根本没有精力管出租屋里的事情。我只要租房的人按时交纳房租费就行。如果到了时候不交房租,我就马上派人把租房的人赶走。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对你说的都是大实话。”说着,他站起身,说:“你刚才也看到了,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下次我安排一个时间,邀请侦查英雄到我这里来干几杯老渡口白酒。”

谁都听得出,他这是下了逐客令。

沈惠民心想:再谈下去也不会有新的收获,于是他主动伸出手,与布什道再见。布什伸出手,与沈惠民碰了一下手指尖,说:“怒(恕)不远送!”

刘约斯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笑出饭来。心想,此布什非彼布什,贪财贪色是高手,基本素质却连初中生还不如。什么样的官场,造就什么样的官员。长沙这地方,本就如此。

从布什办公室返回蓝天公安分局的途中,沈惠民始终没讲一句话,他脑海里回放茹水清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布什不经意的一句话,在他脑海里产生了波澜。他用布什的那句话,反复比对茹水清的言行举止,他这才发现,每次呼叫茹水清的时候,其作出的反应都有点让人捉摸不透。他意识到了其中隐藏的问题。

沈惠民回到岳麓山下,湘江岸边的蓝天公安分局,直奔刑警大队办公室。他登上三楼,看见彭金山已经回到刑警大队办公室。他俩相互通报了外出侦查的收获。沈惠民自责地说:“搞了半天,我们连这个女子的真实姓名都没有搞清楚。”

彭金山说:“我调查的那几个邻居也对茹水清这个名字感到陌生。”

沈惠民说:“如果这个时髦女子不是茹水清,那么真正的茹水清会在哪里呢?你赶快去把这个所谓的茹水清请到这里来。”

很快,彭金山带着茹水清来到了刑警大队办公室。时髦女子仍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彭金山摊开讯问笔录本,作好了记录的准备。

沈惠民一改平时对犯罪嫌疑人先进行法律教育的讯问方法,直截了当地发问:“你是茹水清吧?”

美貌女子一怔,继而奇怪地笑一笑,不作任何回答。

彭金山追问:“是与不是,你怎么不说话呀?”

时髦女子不答话。

沈惠民又问:“茹水清是你吗?”

时髦女子沉默。

沈惠民再问:“你是茹水清吗?”

时髦女子依然沉默。

彭金山提高嗓门问道:“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时髦女子还是沉默。

沈惠民激将道:“你什么都不说,这不符合你的性格。你一个人敢于与三个歹徒搏斗,连死都不怕,怎么会连自己的真实名字都不敢说出呢?你不是那种缺乏勇气的人。你应该是那种坐不改姓,行不更名的豪侠女子嘛!”

时髦女子反问:“你们不是早就称呼我茹水清吗?还要我怎么说?”

沈惠民说:“你不叫茹水清。”

时髦女子问:“你们既然知道我叫什么,那又何必多问?”

彭金山说:“我们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时髦女子说:“那你们凭什么怀疑我不叫茹水清呢?”

沈惠民说:“因为你没有讲真话。”

时髦女子说:“我讲的全是真话。”

沈惠民问:“你说你讲了哪些真话。”

时髦女子说:“这不是明摆着吗?我讲你们不能进里间屋搜查,就是为了不让你见到你的妻子,免得你见了她心疼难受。这难道不是真话?”

沈惠民说:“就算这是真话吧!”他盯着时髦女子问道:“除此之外,你还说了哪些真话?”

时髦女子说:“我该说的全都说了,再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了。”

沈惠民说:“你还有很多该说的而没有说。”

时髦女子说:“你凭什么证据怀疑我?”

彭金山说:“凭据多着呢!你不要以为你救了沈大队长的妻子一条命,我们就会放过你的违法犯罪行为。那完全是两回事。我们是代表国家执法,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绝不徇私枉法。我劝你还是尽快把你的真实姓名和所做的违法犯罪的事,毫不保留地说出来,我们会结合你解救柳润美的功劳一并考虑,减轻对你的处罚。”

时髦女子说:“解救柳姨是我自愿的,无所谓功。我只想知道我到底犯了哪些罪?”

沈惠民盯着面前的这个美女,暗暗分析她解救柳润美的动机。她既然认识他沈惠民,又知道柳润美是他的妻子,莫非她早就料定会有这一天,她提前埋下了伏笔,以便到时候得到他的宽容。不!他不应该这样怀疑她解救柳润美的动机。人之初,性本善。人的善良之举,是不需要什么动机的。何况当今社会,人性变得复杂,丰富,多样。这样一个美人,做出心地善良的举动是完全有可能的。沈惠民分析来分析去,最终还是觉得对这个美女分析不透。他突然问道:“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玉体换柳润美的平安?”

时髦女子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她是你的老婆!”

沈惠民又问:“如果她不是我的老婆,是别的什么人,你会解救她吗?”

时髦女子说:“这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

沈惠民问:“如果是一个普通妇女,你会牺牲自己解救她吗?”

时髦女子说:“你以为你老婆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呀?一个收破烂的,比普通妇女还要普通。”

沈惠民被她这话噎住了。他没在这方面再作追问。他转换话题问道:“与你一起生活在同一出租屋里的还有什么人?”

时髦女子回答:“除了我,没有别的人。”

沈惠民出其不意地发问:“余非英是你什么人?”

时髦女子顿时脸色大变,但她立刻镇定下来。她摇摇头说:“我不认识这个人。”

彭金山问道:“她与你一起居住,你还在1路公共汽车上掩护她逃跑,你怎么会不认识她呢?你还是不要再抵赖了,趁早实话实说,免得自己吃亏。”

时髦女子说:“我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

沈惠民追问:“依你说来,作为女人的余非英你不认识,但作为男人的余非英你肯定认识啰?”

时髦女子连连摇头:“不不不!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我都不认识。”

沈惠民、彭金山出示一张她与余非英的合影:“就是与你在一起的这个女人。难道你不认识?”

时髦女子看了照片一眼,低头不语。

沈惠民、彭金山交换了一下眼神,又出示一张时髦女子与余非英等几个女子的合影,道:“你再看看这些女人,你说你认识,还是不认识?”

时髦女子连照片也不看,低头保持沉默。

沈惠民将照片送到她手上,说:“你仔细看看吧!这些女人,你不会不认识吧?!”

时髦女子拿着照片,极不情愿地看了一眼,然后显得手足无措,不知对照片如何处置,最后一把捂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