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三十)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三十章 官场能人越来越少,官员素质一代不如一代

符品仁不愧为捕捉信息的高手,蓝天公安分局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得知。押解茹水清的面包车刚驶进蓝天公安分局,他已经从他所在的老渡口国际大酒店监控点上,来到了局办公大楼。他谁都没有打招呼,急步直奔武圣强副局长办公室。

这时,武圣强副局长办公室的门半掩半开,里面没有一点声音。符品仁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朝室内探了探头,看见武圣强副局长正全神贯注地操作微机。他抬手敲了敲门,嘴里发出不高不低的声音:“报告!”

武圣强应答:“请进!”

符品仁走到武圣强办公桌对面的一张空椅子上坐下,说道:“老板!我是来向您报喜的!”

武圣强的目光仍在微机上扫视。他问:“喜从何来?”

符品仁说:“茹水清落网了。这个女人真漂亮。”

武圣强反问:“你是怎么抓到她的?”

符品仁说:“一般来讲,漂亮的女人不聪明;聪明的女人不漂亮。这个女人是既漂亮,又聪明,鬼点子特别多。为了抓到她,我们简直用尽了心血,想尽了办法。”接着,他绘声绘色地报告茹水清落网的情形,但只字未提柳润美出现在茹水清租住屋里的事。

武圣强嫌他讲得太啰唆,打断了他的话,说:“关键是要从她嘴里掏出有价值的线索,深挖犯罪团伙成员,做到一网打尽。”

符品仁说:“请老板放心!我这就去对她进行审讯。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有新的收获向您报告。”

武圣强问:“邬娜瑰那头有新的动静吗?”

符品仁摇摇头说:“暂时没有。不过俗话说得好,爆发离沉寂已经不远了。我认为邬娜瑰是在等待最佳时机。”

武圣强说:“你算是说到点子上了,可你为什么不守在那边监控,跑到这边来了?”

符品仁说:“我这也是落实您的指示,从实际出发,当哪边最需要时,就往哪边跑嘛!”说着,他站起身,毕恭毕敬地对武圣强说:“老板!我要走了。我走之前还想听听您的最新指示。”

武圣强站起身,对他当胸一拳,哈哈大笑道:“你小子用词不当。我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说的和做的都是些杂七杂八的事,哪里配得上用指示两个字。你去吧!抓紧时间深挖。”

“好嘞!”符品仁抬起手,敬了一个礼,转身离去。

武圣强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这个年轻人,有意思……”

符品仁咚咚咚一阵急步,径直走进了刑警大队办公室。

这时,他的手机发出鸣叫。他赶紧掀开盖板,看了看显示的来电号码,顿时喜形于色。他为了避开沈惠民等人,退到办公室门外,按下接听键应答:“达部长您好!我是品仁!”他一直走到距办公室近百米远的楼梯口才停下来,满面春风地与对方交谈。他说:“达部长!我都预订好了!老渡口国际大酒店三楼何婆桥包厢。好好好!谢谢!”

武圣强送走符品仁,回到办公桌前,他的电脑发出“嘀咚”一声响。他低头一看,页面上弹出了沈惠民发给他的新邮件。他赶紧打开,是向他呈报茹水清的留置手续。他仔细审阅内容,作出了“同意留置”的回复。

武圣强是个细心的人。他生怕网络不畅或别的意外原因,影响电子邮件的及时传递。他拨通了刑警大队办公室的电话:“惠民吧!你报来的留置材料我批了。你收到我回复给你的邮件了吗?”

沈惠民回答:“收到了。”

武圣强说:“我等你们的好消息。有情况及时与我通气。”说完,挂断了电话。

沈惠民放下话筒,从抽屜里拿出笔和盘问记录纸,放到桌面上,接着站起身,走到茹水清面前,亲手给她解开手铐,又泡了一杯金牛山云雾茶,递到她手上。他用亲切的口气对她说:“妹仔!你不用害怕,先喝杯茶,我们再好好谈一谈。”

此刻,符品仁接完电话走进门,看见这一幕觉得很不顺眼,他把沈惠民拉到一旁,轻声说:“你不能对她太客气。对这种人过分客气,最终对深挖案情是很不利的。”

沈惠民问:“那依你说该怎么办呢?”

符品仁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她舍身解救你爱人柳润美是真的吗?”

沈惠民也反问:“难道有假?”

符品仁说:“我总觉得他们是在演戏。”

沈惠民问:“你是说她与那三个强奸犯是一伙的?”

符品仁说:“要不然,世界上会有那么凑巧的事情发生吗?”

沈惠民心里一沉,没想到他说的与彭金山说的如出一人之口。他略作沉思,对符品仁说:“接下来的盘问由你主持,我和小彭给你当助手。你看可以吗?”

符品仁要的就是这句话。他连声说:“那有什么不可以的?都是为了破案嘛!”说着,他走到了盘问主持席上。他两眼狠狠地盯着茹水清,严厉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彭金山担任记录。他的字写得漂亮,记录速度也很快。这是他刻苦磨炼出来的,因为他有了这个独到的本领,每次讯问,又苦又累的记录工作,总是落到他头上。能者多劳,不能者轻松。能者往往还要受到不能者的指责。论当官,那更是能者让,不能者上。所以官场能人越来越少,官员素质一代不如一代。彭金山就是那种典型的做事有份,做官靠边的人。他倒是从不理会、从不计较,始终如一的主动做事,只要他参与讯问,不用领导分配,他就主动地在记录桌前落座,提起笔,默默地做着记录。这时,彭金山的笔悬在讯问记录纸上,等待着茹水清的答话。

茹水清沉默不语。

符品仁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茹水清似乎没听到。

符品仁提高音量重复问道:“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听到吗?”

茹水清抬头看了他一眼回答:“我听到了还能不回答吗?”

符品仁的脸有点发红。他说:“你现在听到了,那你就作出回答吧!”

茹水清反问:“你要我回答什么?”

符品仁说:“回答你叫什么名字?”

茹水清并不害怕,而且口气很硬地说:“你们不是早就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了吗?还有什么回答的?多此一举。”

符品仁站起身,走到茹水清面前,说:“这是正式问话。你回答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要记录在案的,要经得起法律的检验,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茹水清说:“我没有什么回答的。”

符品仁说:“回答你的名字!”

茹水清说:“我没有名字。”

符品仁问:“你家住哪里?”

茹水清回答:“我没有家。”

符品仁问:“你是哪里人?”

茹水清反问:“难道你这都不清楚?”

符品仁说:“我怎么知道你是哪里人?”

茹水清说:“你是哪里人,我就是哪里人。”

符品仁气得脖子上暴起了一根根筷子粗的青筋。讯问陷入了僵局。沈惠民几次想插话,企图缓和紧张气氛,然而,符品仁连珠炮似的问话,使他根本没有插得上嘴的机会。眼下僵局已经形成,要想改变很难。他很想出示茹水清与余非英的合影照,杀一杀她的傲气。他转念又觉得这也不是打破僵局的好办法,这女子既然已经横下一条心,什么都不说,即使出示她与余非英的合影照片,她也同样可以什么都不予回答。沈惠民起身,给符品仁的茶杯里添加了开水,递到他手上,问:“要不要把陈茶倒掉,重新放上茶叶,再泡一杯?”

符品仁的胸膛仍在一起一伏。他接过茶杯,摇了摇头。

沈惠民心想:看来他没有理解他的用心。

符品仁朝茶杯里吹一下,喝一口水,借以缓解心中的怒气。他根本不注意沈惠民的眼神和表情。

沈惠民走到茹水清面前,往她用的茶杯里添加了开水,对她说:“姑娘,喝口水吧!”

茹水清端起纸杯,连喝了两口。

沈惠民说:“看样子,你好像有点累了是吧?”

茹水清没有答话。

沈惠民走到符品仁面前,说:“这姑娘既然累了,就让她好好休息一阵吧!”

符品仁似乎对沈惠民的这种做法很是不满,但他没有坚持继续讯问下去,他给自己下台阶。他对茹水清说:“你明白吗?这是沈大队长对你的特殊关照,你不要不领情。你千万不要以为救过沈大队长的夫人,就可以抵消你所犯下的罪行。告诉你,路归路,桥归桥。给你一点时间,让你好好想一想。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走从宽处理的路,你就可以少在牢房里呆几年。我劝你不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说完,他对彭金山命令道:“把她关进候问室,听候处置。”

彭金山虽然看不惯符品仁的这种作风,但他从不计较,他一贯为人大度,也特别善解人意,处处替他人想的多,总是能够包容。他没有说什么,带着茹水清,走向候问室。

符品仁冲着茹水清的背影,狠狠地甩出一句:“漂亮的女人不聪明,聪明的女人不漂亮。她就是那种五官好看,心里碗大一砣黑的女人。”

茹水清止住步,回过头,眼里朝他射出刀片一样的光,嘴里回敬道:“这世界上最贪的是官员,最蠢的是警察。你又是警察当中最蠢的人。”要不是彭金山拉着她往前走,还不知她回敬一些什么难听的话。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