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二十七)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二十七章  要想战胜对手,必须格外用心

彭金山绕到枫叶红超市背后,用目光对那些横七竖八的民房进行搜索。这些民房没有门牌号码,结构和外观也千篇一律,一栋连一栋,简直像迷宫。彭金山用心记,用心看,心里暗暗绘出了一张民居分布图。他绕过几条小巷,离岳麓山越来越近,离枫叶红超市越来越远,眼看就要到了岳麓山脚下,还没有发现与照片上相符的小巷和台阶。

他继续往前寻觅。民房越来越稠密,身边不时走过挎篮子,提袋子的男男女女,原来已经到了渔湾集贸市场。他知道这个市场很大,平时,中南大学、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的师生员工都到这里采购日常生活用品。做买卖的都是清一色的乡下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三无人员。地处城郊结合部,人口管理工作难度大。公安机关清理整顿一次,管不了几天,被清理走的三无人员又卷土重来,因此,这里曾发生好几起震惊全省乃至全国的血案。彭金山由此相信:余非英和一号美女的落脚地十有八九就在这一带。他聚精会神,仔细寻觅。

彭金山快到渔湾集贸市场,走到一栋二层楼的砖房前面时,突然眼睛一亮,面前的小巷、面前的台阶,好像很眼熟。他想:这不就是茹水清留影的背景吗?他放缓脚步,仔细观察小巷和砖房的台阶,以及四周的环境。他趁人不注意,从怀里掏出那两张照片,与眼前的情景比对。没错,这一切均与照片上反映的完全吻合。彭金山心里暗暗高兴,赶紧往沈惠民的手机上发出短信息。

沈惠民接到短信息,立即化装,三下五除二,改变了旧面孔,变成了新面孔,俨然一位中年教授,步履沉稳地赶了过来。

彭金山看见他走进小巷,便及时用手势发出不要打草惊蛇的暗号。沈惠民会意,没有继续往前,也没有与他发出招呼,装着要购物的样子,走进了人来人往的渔湾集贸市场。

彭金山随后跟了进去。他们在销售鲜活水产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看看篾篓里爬上爬下的甲鱼,想买,但又担心是避孕药催养大的,吃了有害身体,抓起的甲鱼又放下。他们接下来指点着水池里游动的几条鳜鱼,你说这条肥,他说那条瘦,争论不休。后面围上来几个要买鱼的人,嘴里埋怨着,将他俩挤到了一旁。

四周全是讨价还价的嚷嚷声,一阵高过一阵。

沈惠民、彭金山边走边谈,声音放得很低,这不会引起旁人的注意,相互间又能听得清楚。他俩分工:一个调查,一个守候,并同时展开行动,

他俩走出渔湾集贸市场。这时,都感觉到肚子里唱开了空城计。山风吹来,夹着细细的雨丝,洒在脸上、身上,不禁打了个寒战,越发感到饿得慌。沈惠民心想:调查,守候,还需要时间。武装好肚子是大事。他对彭金山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发慌。就近找个大排档,先吃一个盒饭,把肚子填饱,接下去做事才有精神。”

他俩走进对面山坡上一家快餐馆,正要点盒饭,没想到天下的事会有这么凑巧,由于这里地势较高,朝山坡下面望去,一清二楚地看见了砖房内的动静。他俩为之一振,如同钓到大鱼时的喜悦。正在砖房内叠衣服的那个黑发女子,与照片上的茹水清一模一样。

沈惠民拿出照片仔细比对,一点也没错,身材高挑,三围凸显,该大的地方一丝不小,该小的地方一丝不大。满头瀑布般的黑发流淌到双肩。当她提起衣服,扬起脸仔细端详的时候,红润的脸蛋与乌亮的眼睛、挺直的鼻梁交相辉映,像画家描绘的东方美女形象。他们不明白,这样的美女有多少阳光大道可以行走,为何偏偏要踏上贩毒、抢劫这条不归路。沈惠民悄声说:“没错!与余非英合影最多的就是她;与我在机场擦身而过的也是她;与我在公共汽车上戴同一副手铐的还是她。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回我们一定要抓住她!绝不能让她跑掉!”

霎时间,沈惠民、彭金山神兵天将般出现在红砖小屋的台阶上。令他俩感到意外的是,这位时髦女子既无惊慌之色,也无逃跑之举,只抬起双眼皮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依然那样坐在原地纹丝不动,如同一尊雕塑。

沈惠民直接叫她的名字:“茹水清!”

这女子表面上还是那样静静地坐着,没有任何反应。

彭金山又叫了一声:“茹水清!”

这女子还是没有反应。

沈惠民略微提高了声音问:“你是叫菇水清吗?”

这女子答非所问:“我知道,他是不会把我交待出来的。”

彭金山追问:“你是名叫茹水清吗?请直接回答。”

这女子自言自语道:“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沈惠民、彭金山相互望了一眼,都感到有点奇怪。

彭金山掏出自己的警官证,递到她面前,客气地对她说:“我俩都是警察,请你看看我们的证件。”

这女子伸手轻轻推开了彭金山递给她看的警官证,说:“不想看,也不用看。”

沈惠民说:“你应该看,这是我们的工作程序。社会上常有不法之徒假冒警察,欺骗老百姓。你难道不担心这样的事在你面前发生?”

这女子抬起头,用很深刻的目光看了看沈惠民,当她第一眼见到沈惠民时,心里就有一阵冲动,她想呼唤一声沈惠民,但她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做出那样的举动。这时她说:“尽管你化了装,像个教授,但我一听声音就知道你是谁。”

沈惠民追问:“你说我是谁?”

美女回答:“你是百变神探!”

沈惠民与彭金山对视一眼,他俩内心都有既惊讶,又奇怪的感觉。

沈惠民顿时想起了孙子兵法中所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目前他们还没有掌握这位女子的任何情况,而这位女子则把他们的情况掌握了。要想战胜对手,必须格外用心。

彭金山一边向她出示搜查证,一边对她说:“有证据表明你与我们正在侦查的一桩案子有关联,我们要对你的住处依法进行搜查,请你配合。”

这女子反问:“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沈惠民再次耐心地对她问道:“你是叫茹水清吗?是与不是,请你直接回答。”

这女子傲慢地反问:“请问沈大队长,这有必要回答吗?”

沈惠民感到又气又恼,但没有表现出来。

彭金山则暗暗观察着沈惠民,他以为这位女子与沈惠民有什么特殊关系,至少是熟人,不然她不敢这么傲慢。也可能沈惠民一时没有认出她;也可能沈惠民不愿意在旁人面前暴露双方的特殊关系。他想:要了解沈惠民与这个时髦女子的真实关系,就看他下一步对这个时髦女子作出何种处理。

此时,沈惠民朝这个女子扬起了手铐。这个女子竟然主动地伸出了双手,只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很难琢磨出她此时此刻的内心活动。沈惠民原本因怜香惜玉而有些犹豫不决,在这一刹那间变得坚定不移。只听“咔嚓”一声响,给茹水清戴上了手铐。

茹水清的两只手失去了自由,乖乖地垂在胸前。她显得很沉稳,脸上未露丝毫惊惧之色。她似乎对眼前发生的情形早在预料之中;她甚至嫌沈惠民他们来得太晚了,应该在收到她发出的短信息时就来,那才恰到好处。她那颗美丽的头仍然没有低下去,还是那样高傲地扬着。

沈惠民、彭金山一起进里屋搜查。第一二间屋子,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情况。他们继续搜查第三间屋子。就在即将跨进第三间屋子的门槛时,茹水清突然冲了过来,拦在他俩前面,不让进门。她嘴里大声吼道:“你们不能进去!”

此举是沈惠民、彭金山没有想到的。这自然引起他俩精神上的高度注意。莫非余非英就躲藏在这间屋里。他俩注视茹水清的表情,企图看出什么,然而,那张美丽的脸蛋绷得铁板一样的紧,除了表明不许他们进里屋搜查的决心外,没有透露出别的信息。茹水清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让他们进这间屋里搜查?他们得不出回答。沈惠民对茹水清命令道:“请你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茹水清仿佛没有听见,依然站在原地不肯让开。

沈惠民又对她说:“你妨碍警察执行公务,将会加重你的罪行。”

茹水清毫不示弱,语气强硬地说:“我不管!我绝不让你们进屋搜查。”

沈惠民问:“你能说出理由吗?只要你的理由正确,我们会认真考虑。”

茹水清说:“我不想说任何理由,就是不能让你们进这间屋里搜查。”

沈惠民、彭金山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那意思是说,不论有多大的阻力,不论有多大的危险,都必须进这间屋里搜查。沈惠民朝彭金山递了个眼神。彭金山抓住茹水清戴着手铐的双手,带往一旁。茹水清又扑回去,用自己的身子挡在门口。她没有吵,没有闹,举止灵巧轻盈,态度异常坚决。

彭金山拔出手枪,作好防止意外情况发生的准备。沈惠民站在门外,观察里面的动静,没有任何异常反应。他盯着面前的茹水清,想从其眼神中发现原因所在,也没有达到目的。

茹水清没有回避沈惠民的眼光,也不眨眼地直视着他,并对他说:“只要我有一口气,我就绝对不能让你们搜查这间屋子。”

沈惠民对她说:“你总该有个理由吧!”

茹水清说:“这要看我愿意不愿意说出这个理由。”

沈惠民说:“既然你不愿意说出理由,你就不能阻止我们的行动。”

茹水清说:“我求求你也不行吗?”

沈惠民说:“你求我可以,但必须有正当的理由。”

茹水清说:“我与你们作个交换,你看可以不可以?”

沈惠民问:“怎么交换?你说吧!”

茹水清说:“我跟你们走,一定把我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你们,绝对不隐瞒半点。这该可以吧?”

沈惠民说:“那是你应该做的。你如果隐瞒真情,法律不会容许;你如果坦白交待,你会得到法律的宽大。请你相信我们,我们是文明执法,不会对你的隐私和财产造成半点侵害。你要阻止我们进屋搜查,法律不能容许。请你赶快让开!”

茹水清还想坚持,但毫无作用。她望着门里,眼神中表露出的情绪令人难以捉摸。

沈惠民迅速进入里屋,目光朝室内上下左右扫视,没有发现异样的情况。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大衣柜前,伸手拉开四扇柜门,里面的情景收入眼里,除挂了几件时髦款式的男女服装外,没有别的东西。他重新关上柜门。大衣柜将这间房子分为了里外两层。他对大衣柜前面的半间房子作了仔细搜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大衣柜后面的半间房子里究竟隐藏着什么呢?他端着手枪,谨慎地跨出每一步,绕过大衣柜,一步一步地朝柜子后面的半间房子里逼近。他来到柜子后面,出现在眼前的情景使他的每一根神经顿时绷紧。他攥紧手中的枪,并以最快的速度推弹上膛。

柜子后面的半间房子比前面的半间房子窄了许多,除了摆下一张双人床,剩余的空地不多。他第一眼就看见双人床上躺着一个人,无法辨清是个什么人,因为整个人侧身朝里,全身都蒙在被子里,像一张弓箭似的。对他的到来,被子里的人未作出丝毫反应。据他的经验,这种平静的后面,往往随之而来的是意想不到的大反扑。他提醒自己:绝不能掉以轻心。

沈惠民一手握枪,一手掀开床上的被子。这时,床上躺着的人完全呈现在他眼前。他不禁大惊失色,目瞪口呆,连手中的枪也“啪”地一声跌落到地上。他顿时变成了一个木头人似的,呆呆地站立原地没有挪移,两眼痴痴地盯着床上,嘴里发不出半点声音。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