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二十六)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二十六章   从一号美女照入手,堕落街是她们如鱼得水的天地

武圣强召集全局民警会议,部署辖区大搜查。他要求内紧外松,不许走漏风声,不许滋扰民众,重点清查出租屋。每个搜查小组持一张余非英和茹水清的照片适时比对。沈惠民负责整个搜查工作的调度指挥、信息汇总和重要情况的及时处理。

岳麓山下。一所又一所大学依山而建,湖南大学、中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毛泽东文学院、湖南商学院、湖南涉外经贸专修学院、湖南高等财经专科学校,等等,多所大学合理分布在岳麓山的绿树翠竹之中,传承几千年湖湘文化的岳麓书院雄踞其中。近几年,国家教育部、省委、省政府加大了对这片知识灵气之地的投入,一座座高标准教学楼、一栋栋人性化的学生公寓拔地而起,使其成为名声远播海内外的麓山大学城。诸多国外名牌大学也到这里实行强强联手,开展国际合作办学。出入琉璃瓦教学大楼,漫步林阴古道的有各种肤色的学子。

沈惠民率领彭金山、邝天野、韦珞奇乘坐一辆挂民用牌照的面包车,穿行岳麓山脚下。沈惠民手里拿着余非英挽着茹水清的合影照,目光不停地从照片到窗外往返扫射,寻找照片上的背景。车窗外,不时车水马龙,不时人流如梭,不时人车稀疏,不时树移竹去。各种各样的景致在侦查员眼里连连交替变换。

彭金山根据车窗外的景致,把握着车速。他觉得疑点提升时,车速立即变缓;他觉得疑点降低时,车速立即加快。

车内很安静。大家都不说话。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车窗外,搜索照片的背景。

面包车环绕岳麓山转了一圈又一圈。柏油路、水泥路、沙卵石路、泥巴路,都在车轮下辗过。还是那样的坡岭;还是那样的树竹;还是那样的楼宇;还是那样的花草;还是那样的飞檐翘壁;还是那样的九曲回廊。沈惠民他们眼里,只不过是一幅画与另一幅画的重叠。

韦珞奇着急地说:“我的天啦!这要找到几时去呀?这岳麓山周围,在我眼里看来处处都差不多,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随便挑一个地方都可以留影,拍下来都蛮好看。”

沈惠民说:“年轻人莫性急嘛。共性当中总是存在着个性的嘛。只要余非英、茹水清留影的地方不被推土机毁灭,只要我们仔细辨认,总会找到要找的那个地方。”

面包车穿过中南大学校区一角,再次驶到岳麓山东南脚下。

沈惠民突然连声招呼:“停车!停车!赶快停车!”

大家都说:“这个地方蛮像!蛮像!”

这时,每个人心里都有着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的快感。

此前,沈惠民觉得韦珞奇提出的带着莫慰然一起寻找茹水清的建议,不失为一种好的侦查方法,但有不利的一面,带着莫慰然满长沙城里寻访,既是个累赘,也会给他的生意造成严重损失。他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还是从茹水清的留影照入手开展侦查比较妥当。如果经过此番努力,依然解不开美女照的秘密所在,那就只好带着莫慰然四处寻找茹水清的踪迹。沈惠民对大家特别强调:“我还是那个主意,为了争光阴,抢时间,重点查找茹水清。如果找到了这个一号美女,就能找到其他八个美女,那将成为我们侦破‘枫林1号’案的关键。”

大家完全赞同。他们从46张彩色照片中,挑选出茹水清出镜的十几张照片,共同辨认、分析每张照片的背景,逐一分类、定位。

茹水清留影的背景总体可分为三类。一类是风景名胜地,包括湘江大道公园、五一广场、浏阳河广场、橘子洲、马王堆、烈士公园。一类是具有现代化水准的标致性建筑,像亚洲最高建筑99层楼的老渡口国际大酒店、中日合资的平和堂购物中心、五城会主场地贺龙体育馆。一类是生活场所,茹水清站在小杂货店的一角,身后的货架上摆满了“老渡口白酒”,茹水清坐在余非英的摩托车后座,朝一条可以望见岳麓山云麓峰的小巷深处驶去,茹水清与余非英面对一块歪歪斜斜立在一片居民楼前的“湖南普维尔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的招牌笑得很开心。

大家都觉得应该把侦查重心放在生活场所,因为茹水清与余非英一起躲在住处观察动静的可能性极大,其住处可能与小杂货店有关。或许是小杂货店的主人,或许是小杂货店的常客,小杂货店、湖南普维尔高新技术专修学院、那条可望见岳麓山云麓峰的小巷,组成了茹水清的生活范围。

沈惠民给湖南省教育厅、长沙市教育局打电话,了解湖南普维尔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的基本情况。两级教育主管部门回答一致:没有湖南普维尔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的报批材料。沈惠民感到失望,但不感到奇怪,因为这种不经教育主管部门批准,以赚钱为目的,私自办学的现象普遍存在。既然查找不到湖南普维尔高新技术专修学院在教育主管部门的报批材料,那就寻觅那块歪歪斜斜立在一片居民楼前的“湖南普维尔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的招牌。

沈惠民带领大家寻遍了岳麓山南侧的居民楼,怎么也找不到“湖南普维尔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的招牌。他们打听了岳麓山下的许多群众,终于得知:“湖南普维尔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的招牌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湖南斯达奇纳米高新技术专修学院”。原来是城头变换大王旗。一块招牌的变换,给侦查工作增添了成倍的难度。

沈惠民他们找到了湖南斯达奇纳米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站在该学院 门前朝两侧望去,和许许多多别的学院一样,周围布满了林林总总的小杂货店。这也是中国的一大特色,所有学院都被杂货店、饭店、网吧、歌厅舞厅层层包围。湖南斯达奇纳米高新技术专修学院对面是一所轮训县处级以上干部的学校。这所学校周围的酒店、歌舞厅最多,也最高档。沈惠民他们知道在该校学习的,进校门之前,都是手握实权的人物,走进校门就意味着展翅腾飞,前途无量。那些下属不适时机的来这里看望、慰问、宴请,提前放春风,日后得夏雨。他们送上慰问品、红包、甚至是妙龄女郎。除了下属的慰问,还有学员之间的相互宴请。他们入校就编了通讯录,印有每个学员的玉照、职务、电话号码、手机号码、邮政编码等。关系就是财富。在这里的学习成绩好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用这种机会建立广泛的社会关系。今天你请我,明天我请你。所以有人说,建立了四大关系的人,算是铁哥们。这四大关系是:扛过枪,下过乡,同过窗,嫖过娼。对这四大关系,也有多种阐释。特别是同窗包含的内容出人意料。既有校窗,也有铁窗。侦查员们早就知道这块高校林立的土地上生长出了一条堕落街。顾名思义,之所以堕落,是因为生存在这里的种种人,发生在这里的种种事,怵目惊心,骇人听闻,难以置信。湖南斯达奇纳米高新技术专修学院和对面那所轮训县处级以上干部的学校,正好处于堕落街的入口位置。沈惠民、彭金山、邝天野、韦珞奇迅速化装后走进堕落街,一边以照片寻人,一边以照片觅景,心里都暗暗分析:凭茹水清的姿色,堕落街应该是她如鱼得水的天地,那么她是这里的众多老板、妈咪之一,还是这里的常客,或是别的身份?茹水清留影的那家小杂货店究竟在堕落街的那个角落?小杂货店距湖南斯达奇纳米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究竟有多远?

穿行一趟堕落街,无论男女侦查员,都遇到了各种意想不到的“险情”,各自凭借勇敢与机智,化险为夷,没有落入美人坑。不过去时两手空空,回来依然空空两手,谁都没有斩获。

他们重新回到面包车上。

沈惠民又拿出一号美女在那家小杂货店的留影,左看右看,小杂货店没有招牌,没有明显标志,门面、柜台、货架,与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小杂货店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他端详货架上陈列的商品,发现其中摆有很多春柳湖出产,知名度很高、很受大众欢迎的“老渡口白酒”。这段时间,这种酒在长沙城里很流行。

沈惠民捕捉到这一特征,内心很高兴。瞬间,这种高兴又被担心所取代。偌大一座麓山大学城,小杂货店星罗棋布,要是逐家店子的暗访,那该需要多少时间呀!他想:如果能用最少的时间,最快的办法,将这家小杂货店从成千上万的小杂货店中筛选出来,他们就占有了主动权。沈惠民指着照片,对大家说了自己新的发现和想法,要求每个人出谋划策。一时没有人能想出好的办法。

沈惠民又想到了从余非英身上搜出的那些物品。他三十年的侦查生涯中,历来将犯罪嫌疑人随身携带的物品视为活宝库,与案发现场同等重要,里面隐藏着犯罪嫌疑人的蛛丝马迹。他再次打开余非英的那只黑色老板包,里头除了两台进口微型收录机、一个手机、两只传呼机、一只随身听、一只圆形的红色机械闹钟、一小瓶黄色香水、一小瓶白色药液、一只注射器、3节七号电池等物,还有一本微型通讯录。最初,他和符品仁、彭金山均翻看过这本微型通讯录,上面没有一个姓名,只寥寥记了几个电话号码。他们也曾拨打过这几个电话号码,有的忙音,有的欠费停机,有的无人接听。

此时,沈惠民紧盯着其中一个“88”打头的电话号码。很明显,这是长沙市岳麓区范围内的电话。他暗暗分析:这个电话号码也许是那家小杂货店的。他对大家谈了自己的想法,并说:“为了节省寻觅的时间,不防拨打这个电话试探一下,看看对方作何反应。”他立即作出安排:“小彭灵活,善于随机应变,你来拨这个电话。”

彭金山没有推辞。他将挂在腰间小皮袋里的手机抽出,掀开盖板,拨出了那个电话号码。他竖起耳朵等候对方的反应。电话通了。彭金山故意先不发话,等待对方的回音。果然对方先开腔:“喂!”

彭金山听清了,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子。

他问:“老板你好!我要买老渡口白酒,你店子里有没有呀?”

对方回答:“有啊!请问你是哪里?”

彭金山回答:“我是湖南斯达奇纳米高新技术专修学院。”

对方说:“你们学院到我店里买老渡口白酒的人蛮多咧。”

彭金山说:“是呀!我的同学经常到你的店子里买老渡口白酒呢!你给点优惠好不好?”

对方回答:“没问题!你要买多少?你买的越多,我给你的优惠越多。”

彭金山说:“我要买一件。”

对方问:“你什么时候来?”

彭金山回答:“我马上就来。老板不好意思。我不知去你店子里怎么走?”

对方问:“你不是说经常来我店子里吗?难道还不知道怎么走?”

彭金山解释:“以前都是我的同学去你店子里买老渡口白酒。我负责炒菜。今天我同学外去了,我只好亲自到你的店子里买酒。我是头一次去你的店子,所以要请老板给我指路。”

彭金山与那个女子对话时,车上安静极了,一问一答,车上的沈惠民、邝天野、韦珞奇都听得一清二楚。大家既紧张,又兴奋。

这时,彭金山已经从对方嘴里得到了去小杂货店的路线。他一边说谢谢,一边又问:“老板!你的店子有没有挂招牌呀?”

对方回答:“挂了招牌。枫叶红超市。”

彭金山说:“我马上就过来。”说着,他挂断了电话。

沈惠民根据新的情况,安排下一步的行动:“邝天野、韦珞奇扮成一对情侣,在树下散步,监视湖南斯达奇纳米高新技术专修学院周围的动静。”

邝天野、韦珞奇互相看了一眼,不禁满脸绯红。

沈惠民严肃地说:“你俩要扮演得出神入化,不能让我们的对手看出破绽。否则,不但不能完成侦查任务,甚至连生命安全也难以保障。”

邝天野、韦珞奇点头。

沈惠民继续分工:“小彭跟我一起去侦查这家杂货店里的情况。小邝、小韦,你俩要随时与我们保持联系。”

韦珞奇伸出右手,挽住邝天野的一条胳膊,双双钻出了面包车。霎时,周围行人的目光都朝他俩投了过来。邝天野显得很不自在,手脚有点生硬。韦珞奇却很大方,很自然,她不仅挽住邝天野的胳膊,还把头轻轻倚在了他的肩膀上。她低声对邝天野说:“干吗这么紧张,这是在侦查,赶快放松。”

邝天野低声回应:“有个适应过程嘛,慢慢来好不好。”说着,浑身的紧张顿时消散,举手投足,潇洒自如。两个年轻侦查员相依相偎,极富情调地漫步在林阴道上。

彭金山发动面包车,朝小杂货店所处的位置驶去。

他按照电话中得到的路线描述,很快找到了枫叶红超市。面包车减速行驶,他和沈惠民透过车窗玻璃,将枫叶红超市四周和里面的一切情景收入眼里。这里的确是茹水清留影的背景所在地,两侧布满了形形色色的小超市、小饮食店,店内货架上陈列的老渡口白酒非常清晰,与湖南斯达奇纳米高新技术专修学院直线距离约500米,所处位置并不显眼。此时,枫叶红超市和两旁的小店一样,都没有人上门问津,显得冷冷清清。店里也没有主人的身影。沈惠民、彭金山对视了一眼,相互传递了一个想法:茹水清有可能是枫叶红超市的主人,但他俩都没有说出口。面包车从枫叶红超市门前缓缓驶过。这时,他俩看见货架旁的一块布帘掀开,一个女人从里面走出,走到柜台前,朝门外的路上张望。

沈惠民看得很清楚,这个女人与照片上的茹水清完全不一样。彭金山将面包车驾驶到离枫叶红超市约五十米远的一株樟树下,监视超市里头的动静。陆续有人员出入超市,始终没有发现照片上的茹水清。他俩的心像在烈火上煎熬。

沈惠民又翻看那46张美女照,他从中抽出两张,交给彭金山手上。他对彭金山说:“你悄悄下车,查看枫叶红超市背后的环境。余非英和茹水清租住的房子很可能就在这一带。你带上这两张照片,看看能不能对号入座。”

彭金山接过两张照片看了一眼。这两张照片他都看过好多次了,如果一张照片就是一篇文章的话,这两篇文章他早已读得滚瓜烂熟,能够一字不漏地背诵了。一张照片是余非英驾驶着摩托车驮了茹水清得意洋洋地在小巷里行进;一张照片是茹水清坐在门前台阶上拨弄手机。彭金山弹了弹手上的两张美女照,对沈惠民说:“我力争让这两张照片发挥应有的作用。”

沈惠民握紧他的手,说:“谢谢你理解我的意图,抓紧行动吧!”

彭金山用力点了点头,看了看面包车两旁,没有人注意,他轻轻拉开车门,跨出了面包车。他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眼前这片错综复杂的居民区。

沈惠民留在面包车上,继续监视枫叶红超市里面的动静。

突然间,他感到挂在腰间的手机在震动,迅速拿起看了看,上面显示:“有情况。火速靠近渔湾集市。”

沈惠民心中大喜。他发动面包车,朝渔湾集市驶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