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二十五)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二十五章  男人天生的特性,就是做女人的俘虏

沈惠民从彭金山的表情判断,莫慰然肯定不存在生命危险。他对两个年轻警察说:“不要惊慌,莫老板这是条件反射。他突然受了刺激,被吓成这样子的。让他安静地休息一阵,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这时的莫慰然躺在沙发上,手脚虽然冰凉,但心跳、脉搏都很正常。他似醒非醒,似梦非梦,总觉得自己始终与那个美女在一起,两人手牵手,一会儿到了湘江一大桥东端下面的江滨花园里;一会儿到了下河街可可蛋糕店;一会儿到了向东南居委会的家中。

湘江边上,他手挽打着桃花小伞的美丽女子,甜甜蜜蜜地走着,突然余非英举着一把菜刀,冲到他俩面前,拦住去路,挥刀砍来。他抬手挡住落下来的菜刀,保护美女的安全。他没想到,这时美女摇身变成了一条花花绿绿的蟒蛇,昂起头,张大嘴,朝他连连不断地吐出血红的毒信。他吓得倒地不起。

莫慰然终于恢复了知觉。他慢慢睁开眼睛,只见美丽女郎正用那双白净温柔的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嘴里甜甜地呼唤着:“莫老板你醒醒。”莫慰然欣慰地笑了。美丽女郎与他一见钟情,对他倾情相爱。她怎么会变成毒蛇呢?他责怪自己不应该胡思乱想,冤枉了美丽女郎。美丽女郎第一次送给他的吻,温柔、甜蜜、热烈,深深烙在了他的心底。

那一天,他莫慰然一不小心又走了桃花运。他本不打算离开可可蛋糕店的,午后的阳光从云层里钻了出来,给湘江镀上了一层金衣,湘江大道公园里的树木都挺直了腰杆,显得精神抖擞。他忙碌了大半天,浑身的骨头有点紧,举手伸了个懒腰。双手放下时,他从店子里望见了江上美丽的景色,更望见了江边上三五成群欣赏江上美景的美女,他一下被深深地吸引了。他止不住自己的脚步,来到了湘江大道公园。他在江边曲廊的一条靠背长椅上坐下,观赏江中橘子洲的美景,他的目光随鱼鹰在橘子洲上空移动,渐渐移回岸边,移到身前身后走过的美女身上,他简直如痴如醉。他突然觉得空气中有一股异香扑鼻。他收回目光,寻找香源,惊讶地发现一位美艳绝伦的少妇与他同坐在一条长椅上,仅距咫尺。少妇的目光落落大方的朝他迎了过来,如同湘江上的两道碧波,闪闪发亮,惹人陶醉。男人和女人的目光在这样的环境里相遇,立即像触电似的放出火花。

她说:“先生你好!”

他说:“小姐你好!”

她说:“今天的阳光真好。”

他说:“今天的江水真美。”

他俩说着,都把身子往中间挪了挪。两句话说完,两个人已经肩挨肩靠在了一起。接下来都不说话了,各自欣赏湘江上的美景。

太阳渐渐下滑,与岳麓山最高峰深情地接吻。

莫慰然盘算如何开展新的攻势,不等他动手,已感到肩上一股暖流涌来,不知何时,美丽女郎已经将一只柔软的手臂搭在了他的肩上。

“先生你好像很疲倦?”

“你怎么知道?”

“不是疲倦的人,不会坐在这里与湘江作默默无语地交流。”

“看来你也一样。”

她笑了,两只酒窝圆圆的,仿佛美酒在里面荡漾。

他问:“你是做什么的?”

她答:“我不做什么,我什么都做。”

说罢,她格格地笑了,笑声如同一串银铃。

他说:“你真俏皮。”

她说:“俏皮是女人的专利。男人能读懂俏皮的女人,那个男人必定聪明、风趣、幽默。”

他说:“再聪明,再风趣,再幽默的男人,在俏皮的女人面前,也会变得十分迟钝,甚至立刻就有成为俘虏的可能。”

她说:“俘虏男人是女人天生的目的。”

他说:“男人天生的目的就是做女人的俘虏。”

她拍起了手:“哎呀呀!跟你对话真是一种崇高的享受。可惜,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像你这样情趣高雅的男人实在太少见了。今天能遇见你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他醉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莫慰然不是英雄,只是一个小小的暴发户。他代表了这个时代所产生的暴发户的共同特点,那就是手头有了几个钱首先要背叛的就是与自己一同创业的老婆,把钱花在比老婆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身上,而根本不问对方是什么人,只要脸蛋美,三句话过后就可以撒钱上床,因为这钱来得容易。价值二三十元的生日蛋糕,他标价两三百元,不愁没人买,也不担心有人来管。乱搞乱发财。老婆明知他是这样的人,也拿他毫无办法。如果离婚,人老珠黄,再嫁,有钱有势的男人连望也不会望她一眼,还不如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家丑不外扬,只要能做名义上的夫妻,总比人财两空强。夫妻红线一旦划定,都暗自遵守。各自行为只要不越过红线太远,和谐仍是他们夫妻情感和家庭生活的主旋律。过去莫慰然玩过的美女加起来保守的数字也有一个加强排了。今天遇见的这个美女很独特,除了脸蛋漂亮动人,那樱桃小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令他动心动情。他痴痴地盯着她,早已忘记了他的可可蛋糕店。

太阳隐退到岳麓山那边去了。

从湘江这边望过去,岳麓山就像一个解开一头长发的青春少妇,橘子洲就是从那秀发上解下的一条长长的绸带。少妇的脸显得很安静,绸带静静地躺在一旁,更衬托出了少妇宁静的心。

不知何时,莫慰然的手臂也缠在了美丽女郎的肩上。女郎欲起身,莫慰然将她揽在了怀里。她不但没有反抗,嘴里还发出了嗯嗯地愉快呻吟。

湘江上空飞出一道彩虹。桥下忽明忽暗。长条木椅发出吱吱嘎嘎的欢叫。

莫慰然感到从未有过的浪漫,从未有过的幸福,从未有过的温馨。美丽女郎往他嘴里塞进一颗糖,他尽情品尝甜蜜蜜的滋味……

昏倒在刑警大队办公室的莫慰然此时眼皮连连动了动,嘴角张开,发出得意地笑声。

沈惠民对在场的人说:“我讲了没关系吧!他很快就醒过来了。”

邝天野问:“他无缘无故地笑什么呀?”

韦珞奇说:“你怎么知道他是无缘无故地笑呢?他肯定是有快乐的事才笑得如此开心嘛!”

这时,没想到莫慰然又突然发生了变化,他本来睁开了的眼睛痴呆呆地盯着天花板,眼角泪水直流,嘴里喘着粗气,四肢抽搐,身子曲成一团。这下可把所有侦查员的神经绷紧了,都生怕他死在办公室里,都问沈惠民怎么办。

沈惠民没有说什么,他据经验判断,这是初吸食毒品海洛因的人毒瘾发作的表现。他分析:莫非余非英对他使用的麻醉药物中含有毒品海洛因?若果真如此,那些被麻醉抢劫的人,都得依赖余非英供应海洛因。余非英可真是一副蛇蝎心肠呀!抢劫了别人的钱财,接下来还要别人乖乖地花钱向她购买毒品。她一辈子都有了不竭的财源。沈惠民想着想着,不禁打了个寒战。

等到莫慰然毒瘾过去,沈惠民要他继续辨认照片。不过,沈惠民改变了要他直接辨认一号美女的做法。他先把一号美女的照片挑出来放至一旁,将另外八名美女的照片有秩序地摆放在桌子上。然后,他示意符品仁、彭金山他们将莫慰然扶到桌子前面。他对莫慰然说:“你仔细看看这些照片上面的女子,除了余非英以外,还有你熟悉的,还有你见到过的,你从中挑出来。你不要有什么顾虑。”

莫慰然认真看了所有的照片,说:“这些照片上面的女子,除了余非英,其余的我都不认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些女人。”

沈惠民说:“你再仔细看看,不要把熟悉的人漏掉了。”

莫慰然说:“我眼力很好,不会漏掉。”

沈惠民拿出茹水清的照片,摆到他面前,说:“你看看这张照片上的女子,与她熟悉不熟悉?”

莫慰然没有多费眼神,指着这位女子,愤恨地说:“就是这条美女蛇!就是这个小妖精!把我害得好惨啊!”

沈惠民问:“你知道这个女子叫什么名字吗?”

莫慰然脸红、摇头:“不知道。”

沈惠民问:“你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吗?”

莫慰然:“她说她不做什么。她说她什么都做。”

沈惠民:“你知道她是哪里的人吗?”

莫慰然:“不知道。”

沈惠民:“你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吗?”

莫慰然:“不知道。”

沈惠民:“你知道她家里有些什么人吗?”

莫慰然:“不知道。”

沈惠民:“你知道她与一些什么人来往吗?”

莫慰然:“不知道。”

韦珞奇没好气地问道:“你知道她爱你有多深吗?”

莫慰然回答:“不知道。”

邝天野跟着问道:“你知道她爱你到几时吗?”

莫慰然望了望沈惠民,极不情愿地回答:“不知道。”

这时,沈惠民摆了摆手说:“好啦!什么都不要问了。”

莫慰然说:“是不要问了,问了也白问,问了等于没有问。”

沈惠民对莫慰然说:“你来这里该做的事都做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回去吧!”

莫慰然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央求道:“求你们千万替我保密,尤其不能让我堂客和儿子知道事情的真相。要不然,我们夫妻俩的关系就会像东欧那样发生剧变,整个家庭就会像前苏联那样快速解体。”

韦珞奇心直口快:“你早知道这些利害关系就好啰。”

沈惠民制止:“算了!别说了,让他走吧。”

他转对莫慰然说:“我们会替你保守秘密的,不过你也应该总结教训。你回去吧!”

莫慰然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好像有话要说。

沈惠民问:“还有事吗?”

莫慰然说:“昨夜,有人到我家敲门,打听你把余非英带到哪里去了。”

沈惠民问:“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莫慰然说:“不知道。我堂客没有开门,只从门缝中看到了那个人的背影,高高大大。”

沈惠民问:“你们怎么回答的?”

莫慰然说:“我们什么也没有回答。”

沈惠民赞扬道:“你们做得很好。往后遇到类似的情况,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莫慰然连声说:“那是一定,那是一定。”

在场的警察除了沈惠民,都朝莫慰然投以鄙夷的目光。

沈惠民送莫慰然下楼,边走边说着什么。

韦珞奇突然想起了什么,说:“我觉得不能让莫慰然就这样走了。他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他与茹水清什么丑事都做过,见了她总应该认得吧!见了余非英也应该认得吧!我们带着他,满长沙城里去寻找茹水清和余非英,比我们拿着照片去找,效率肯定高一些。”

彭金山说:“你这主意很好嘛!你赶快去追沈大队长,向他提出这个建议,要他把莫慰然又请回来。”

韦珞奇扯开双脚,朝门外追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