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二十四)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二十四章  每一张美女照,都隐含一个有待解开的密码

沈惠民站在刑警大队办公室门口,翘首盼望彭金山归来。楼梯上传来急骤的脚步声。沈惠民高兴地对两个年轻警察说:“取照片的回来了。”说着,他迎了过去。

  彭金山踏上楼梯口,就与沈惠民迎面相遇。沈惠民见面的第一句话就问:“照片取来了吗?对破案有作用吗?”

  彭金山将照片递给了沈惠民,他有意不正面回答,只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韦珞奇从沈惠民手中一把夺过那包照片,跑步回到办公室,她伸出右手臂朝办公桌上一扫,堆在上面的审讯记录本、通讯录、杂志,等等,统统被扫到了一端,腾出了多半个桌面。

  她提起那个纸袋,对着办公桌上倾斜,只听“哗啦”一声,袋子里的46张彩色照片全部滑落到桌面上。所有的人立刻聚拢在办公桌的周围。

  韦珞奇一双灵巧的手在办公桌上忙个不停,一张张照片从她的指缝间分离,依时序排队,逐一列成阵势。眨眼间,46张彩色照片整齐地站成三行,全部在办公桌上亮出了本来面目。此时,办公室里显得异常的安静。大家都不说话,彼此听得见呼吸声,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桌面上,静静地观察满桌子的彩照。这些照片记载的内容令他们眼花缭乱,惊讶不已。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完美的画面,一道独特的风景,照片与照片之间,没有背景的重复与交替。所有的镜头中,余非英的出镜率最多,仅少数几张照片中看不到她的影子,绝大多数照片中都有她不同的造型、不同的姿势、不同的表情,并且占据了主导地位,只要是两人以上的合影,她必定是主角。她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与一个个不同面孔的年轻女子合影,有的互相搂着;有的互相抱着;有的手牵手;有的肩搭肩;有的脸贴脸;有的背靠背;有的挤眼睛;有的耸鼻子,无论与哪个女子,无论摆哪种姿态,都表现出非常开心、得意、陶醉的表情。与她合影的九个年轻女子,个个都是美人坯子。虽然脸型不一,身材不一,穿戴不一,发型不一,但个个都是天生的美人。她们仪态有别,风情万种,很难说出哪个美,哪个更美;闭花羞月沉鱼落雁之美,在这些女子身上均有体现。长沙小姐、中国小姐、亚洲小姐、环球小姐,林林总总选美活动选出的小姐,也难以与这九位女子媲美。有的眼里露出西方女子的挑逗;有的嘴角隐含城里女子的轻佻;有的胸部展示乡野女子的阳刚;有的腰间透出现代女子的风骚。总之,中外电视娱乐频道女主持人穿戴的衣服、装束的发型、整理的睫毛、描摹的嘴唇,这些女子皆模仿得出神入化,惟妙惟肖。随便从中挑选一个登台与明星们联袂主持节目,一定会得到少男少女们的喝彩;同样会接到台下抛给的无数个飞吻;同样会被团团围住要求签名。

  这九个美貌女子中,相比较而言,有一个年约三十岁出头的女子尤其出众。她身高至少一米七八,胸部非常丰满,白底荷花的衬衣绷得紧紧的,里面好像有两只小兔子欲往外跳。胸部以下渐渐收缩,凸显出蜜蜂似的腰,长而丰,细而圆,轮廓分明。臀部微微往后隆起,拉出一道弧线向下,衬托着两条修长的腿,堪称一流的身材。脸盘子姿色姣好,美若天仙,脸蛋且圆且方,正面看像满月,侧面看像含苞待放的荷花,皮肤白嫩细腻,泛着一层银辉。特别是两只眼睛好看,双眼皮,眼角上翘,睫毛细长,眉毛如同两道彩虹,眼珠乌亮,闪闪放电,好像会从照片上跳下来,要跟人说悄悄话似的。鼻梁挺直、高耸,与两只会说话的眼睛搭配在一起,显得格外迷人。在每一个镜头中,这位女子均姿态优雅,举止潇洒,神色得意,妩媚动人。她与余非英的合影比任何一个年轻女子都要多。很显然,她以其美艳和柔情,博得余非英的宠爱,成为九个美貌女子中的领军人物。

  沈惠民指着照片上那个双眼皮、高鼻梁的美女说:“这个女子就是茹水清。我在机场见过她一眼,公共汽车上掩护余非英逃跑,与我戴同一副手铐的也是她。由此看来,余非英与邬娜瑰果真是同一伙的。”

  大家都感到很震惊。

  沈惠民接着手指照片上的另一个二十多岁,脸上有着两只酒窝的美女,对大家说:“这个女子我也见过一眼,同时还领教过她的功夫,她对一个眼镜长者笑三笑,那个眼镜长者竟被她吓得晕倒在地。当我明白过来追踪她时,她一下子就变得无影无踪了。”

  说着,沈惠民双手击拳,懊悔不已,他对彭金山说:“我简直是个大笨蛋。我应该要你潜伏在照相馆守株待兔,连人和照片一起带回来。如此下去怎么能完成‘枫林1号’案的侦破任务呢!难怪大家不选我连任刑警大队长。看来我的确是老而无用了。人不能不服老呀!”

  彭金山劝沈惠民不要过于自责,就连圣人也难免保证事事皆正确。他鼓励道:“你还是比余非英棋高一着嘛。我们如果晚去一步,这些照片就被余非英取走了。”他介绍了余非英先一天去取照片,和他取了照片后留在照相馆外监控一个多小时的情形。他说:

  “不是我们太笨,而是对手太狡猾。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想明白,余非英是如何出入照相馆的。”

  沈惠民说:“她无非是使了化装术。”

  邝天野说:“取回这些照片,也是一大收获。”

  韦珞奇说:“你俩都不要自责了,赶紧研究分析这些照片,比什么都重要。”

  他们一起围着照片观看。

  沈惠民边看边感叹:“余非英本身不是个像模像样的女子,没想到她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这么漂亮。不知她凭什么手段,哄得这么多年轻美女心甘情愿地围着她团团转。真是搞不明白。”

  彭金山说:“现在关键是要理清下一步的侦查思路。就凭这一张张美人照,逐一排查,哪怕把长沙城查个底朝天,也要把余非英和她身边的九个年轻女子找到。”

  沈惠民说:“也只能这么去做。我们虽然掌握了这么多美女照,但这每一张美女照,都隐含一个有待我们解开的密码。我们必须花大力气,下大工夫,才能解开这些美女照中所隐含的密码。为了争光阴,抢时间,还是有重点的开展解密美女照的工作吧。我提议先从茹水清查起。”

  大家一致表示赞同。

  韦珞奇说:“还有个办法,那就是请受害人莫慰然辨认。余非英曾经交待她与茹水清一道进入莫慰然家中实施麻醉抢劫。如果真是如此,莫慰然肯定能辨认出。”

  彭金山说:“莫老板认出了茹水清,但他不一定知道茹水清藏身何处?不过可以走一步看一步,只要证实这个最漂亮的女子就是茹水清,同时证实是她和余非英一道对莫老板实施了麻醉抢劫,接下去的侦查就有了主动权。”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沈惠民身上:“如何解密美女照,大队长决定吧!”

  沈惠民干脆利落地说:“请莫慰然过来吧,要他对照片上的女子进行辨认。”

    大家都一致赞同。

  沈惠民拨通了下河街可可蛋糕店老板莫慰然的手机,请他速来蓝天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有急事要办。末了,沈惠民特别交待:“注意保密!不要对任何人说你来刑警大队。”

  莫慰然回答:“明白。请放心!”他挂断手机,后悔刚才没有对沈惠民反问一句,此时要他去刑警大队,究竟是办什么急事,但他转念一想,觉得没有问也好,这是与公安机关打交道,不是与生意场上的人打交道,公安机关不给你讲的,你就不要问,问了也白问。

  莫慰然对妻子说:“我要到河西去一趟,店子里的事就全靠你了。”

  妻子问:“是谁找你?有什么急事?”

  莫慰然回答:“这个要保密。”

  妻子说:“我发现你这些日子总是神神秘秘的,好像有事瞒着我。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小蜜,包了二奶?我告诉你,你我是结发夫妻,为了创出今天的这点家业,一起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这点你比我还明白。你要是像别的男人一样,有了钱就变坏,在外面包二奶、养小蜜、玩情妇,把我扔到一边,小心我阉了你。”

  莫慰然说:“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种有钱就变坏的男人吗?”

  妻子说:“有条短信你知道啵?”

  莫慰然说:“如今短信满天飞。我不知道你指的哪一条短信?”

  妻子说:“一手好字,被电脑废了;一手好拳,被骰子废了;一个好胃,被酒水废了;一个好妻,被小姐废了;一个好干部,被金钱废了;一个好党员,被假话废了。”

  莫慰然说:“这些与我有什么相干?”

  妻子说:“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好妻?”

  莫慰然说:“谁也没有说你不是好妻呀?”

  妻子说:“我是好妻,就会被你在外面找的小姐废掉。”

  莫慰然说:“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久经风浪的洗礼,不像那些赶时髦的年轻人,不会出问题的。我现在去河西,不是去找小姐,是去办重要的事。”

  妻子追问:“究竟什么事?你说!”

  莫慰然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的人没讲,我也没有问。”

  妻子问:“是谁打电话要你去,这你应该知道吧?”

  莫慰然说:“打电话的人很特殊,他对我交待了,要保密。你看我怎么能泄密呢?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妻子说:“那好!我要是往后发现你对我讲的这些都是假的,我饶不了你。”

  莫慰然说:“你放心吧!如何对你,我是有原则的。”

  妻子问:“你有什么原则?说给我听听。”

  莫慰然故意卖关子道:“那就不必说了吧!放在我心里就是了。”

  妻子说:“不行!我要你亲口说给我听听。”

  莫慰然说:“那好吧!你听好了!我对你的原则是:以维护老婆权威为荣,以伺机造反为耻;以全部财产充公为荣,以私留小金库为耻;以床上殚精竭虑为荣,以功夫不过硬为耻;以洗衣做饭带孩子为荣,以袖手旁观老婆做家务为耻;以坐怀不乱为荣,以春心荡漾为耻;以保持浪漫为荣,以不解风情为耻;以远离嫖友赌友为荣,以抽空鬼混为耻;以泡妞时想着老婆为荣,以抱老婆时想着她人为耻。老婆!你觉得我平时是按照这些原则对你的吗?”

  妻子一脸满足的神情,娇滴滴地说:“基本上差不多。有时还差那么一点点。好吧!你过河西去吧!”

  莫慰然在妻子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说:“那我走啦!”

  妻子轻轻推了他一下,用嗔怪的口气说:“你最会虚情假意。快去快回吧!”

  莫慰然乘坐一辆出租车,直奔湘江西岸的氵荣湾镇。他一路上猜想,沈惠民要他来刑警大队,肯定与昨天发生在他家里的麻醉抢劫案有关。是向他了解什么呢, 还是要他证实什么呢?他最不希望别人在他面前谈起发生在他身上的麻醉抢劫案;他最害怕公安机关要他讲述麻醉抢劫案发生的全过程。这个商场得意的中年男子,一天一夜下来,脸上减了许多春风,添了许多惆怅,眉梢下垂,眼圈发黑。待人、做事,表面看上去还是像以往那样笑容满面,其实内心完全被愁云笼罩。他生怕妻子知道麻醉抢劫案的全部真相。如果一旦让妻子了解了麻醉抢劫案发生的全过程,他就会在妻子面前丢尽颜面。他和妻子结婚二十多年,当初是自由恋爱,婚后不久都成了下岗无业人员,两人白手起家,几年挣扎,成了小有名气的蛋糕大王。夫妻感情基础是牢固的,也还是恩爱的。他不养小蜜,不包二奶,也不玩情妇,那样花的代价太昂贵。他玩一个女人,丢一个女人,图的就是个新鲜与刺激。所以他不愿与妻子的婚姻就此终结,也不想幸福家庭就此破裂。他有点提心吊胆。

  此时,他不知沈惠民请他来刑警大队的意图。他最害怕沈惠民追问他是如何被那女子麻醉的细节。他想到这一点,就有一种窒息的恐惧感。沈惠民召他来,而且要他保密,百分之百是要追问那些细节。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呢?!出租车驶到了蓝天公安分局大门口,莫慰然付了车费,开门下车。

  他硬着头皮,心事重重地走向那栋威严的办公大楼。他内心斗争激烈。他害怕沈惠民追问,但又不能不去见沈惠民。一旦沈惠民追问起来,他是实话实说,还是半掩半说,甚至一点真情也不说。他拿不定主意。莫慰然已经走到了刑警大队门前,他内心的主意还没有拿定。

  沈惠民、彭金山、邝天野都面朝门口坐着,期待着他的到来。见到他的出现,都热情地打招呼:“莫老板来得快呀!快进屋里坐。”

  莫慰然朝大家点点头,满脸羞愧,举止显得十分拘谨。沈惠民为了活跃气氛,对韦珞奇吩咐道:“小韦!给莫老板倒杯茶。”

  韦珞奇本来低着头,不想搭理莫慰然。她平时最看不顺眼的就是有了钱背着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拈花惹草的男人,对于莫慰然的到来,她好像根本没有看在眼里。既然沈大队长点了她的将,她也不能无动于衷。她站起身,朝莫慰然勉强笑了笑,拿起一个一次性使用的纸杯,从饮水机里倒了一杯茶,放到了莫慰然面前。

 莫慰然也给自己想出了解除被动的方法。他赶紧从身上掏出芙蓉王香烟,给每个侦查员递上一支。他一边递烟,一边弯腰点头道:“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沈惠民对他说:“你别站着。先坐下来,边喝茶,边听我说。”

  莫慰然说:“我平时在店子里站习惯了。总感觉站着比坐着舒服。您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吧!”

  沈惠民说:“没别的事,还是为了那桩麻醉抢劫案。”

  莫慰然心里一紧,连忙说:“我该说的全都说了,没有新的东西可说了。”

  沈惠民明白他紧张的原因。他停了停,用轻松的口气说:“不是要你谈什么新的东西,只是有个人请你辨认一下。”

  莫慰然暗暗吐了一口气,脸上有了几丝活跃。他说:“你把要辨认的人叫过来吧,看我认识还是不认识。”

  沈惠民说:“你稍等。”说着,他用眼光朝彭金山作出暗示。

  彭金山早有思想准备,他站起身,拿着余非英与茹水清的合影照,走近莫慰然,递到他眼前,说:“照片上的这个女子你认识不认识?”

  莫慰然接过照片,目光朝上面扫射。他第一眼接触到那个美女,刹那间满脸泛白,浑身颤抖,两腿发软,嘴唇哆嗦,牙缝里挤出几个不连贯的音符:“她……她……是,是……她……”话没落音,他顿时晕了过去,身子猛地往后倒。

  邝天野伸出手,将他一把扶起,放到了沙发上。

  韦珞奇端起那杯茶,一滴一滴地往他嘴里喂。

  彭金山赶紧用大拇指掐住他的人中。

  沈惠民暗吃一惊。莫慰然看了茹水清的照片后作出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他没有慌乱,相反,他从中得出结论:正是茹水清与余非英联手对莫慰然实施了入室麻醉抢劫。莫慰然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看见茹水清的照片,就被吓得不省人事。由此可见,茹水清在他面前耍尽了种种手段。不然,莫慰然对茹水清不会惧怕到如此地步。

  邝天野建议赶紧将莫慰然送局里定点的湖南省财贸医院抢救。他不无担心地说:“莫慰然要是死在这里,外界会以为我们对他搞了刑讯逼供,那就是天大的冤枉,跳进湘江也洗不清。要是他的家人找我们打起官司来,一则要赔偿几十万元,二则也会败坏了我们公安机关的声誉。”

  韦珞奇也赞成将莫慰然赶紧送往湖南省财贸医院抢救。

  彭金山把着莫慰然的脉搏,眼睛盯着自己的手表,接着他翻开莫慰然的眼皮看了看,又伸手探了探他的呼吸。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