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二十一)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二十一章  他没有采取送美女送金钱,以及其他非正常手段拉选票

邝天野张开嘴,正要朝那对夫妇猛烈开火,突然间他的双唇合拢,眼睛瞪大。他不知武圣强副局长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身后,坐到了邻近的一张桌子旁。邝天野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赶紧咽进了肚子里,不停地打量武圣强副局长那边。

 武圣强也看见了他们,礼貌地点了点头,招呼道:“看来喜欢吃春柳湖鱼粉的人在我们局里所占比例不小啊!这个东西的味道的确蛮好,若是两天不吃还真有点想呢。”

时髦女子连忙讨好地说:“武局长喜欢这个味道,我们夫妇俩也喜欢这个味道。英雄所见略同嘛!”

二级警司赶紧纠正道:“这是下级与上级保持一致。”他对妻子低声交待:“在领导面前不要随便讲话。”

时髦女子低头咕噜了一句。

武圣强把他们夫妻俩的说法全当作玩笑话。他用诙谐地口吻说:“你们俩真是夫唱妻随呀!这样很好,趣味相投,夫妻感情就有了坚实的基础。”

时髦女子喜欢得合不拢嘴,乐滋滋地说:“谢谢武局长的夸奖。我们还做得很不够,今后会继续努力。”

武圣强不再与那对夫妇搭话,他朝邝天野、韦珞奇招呼道:“我安排你俩到沈惠民身边跟班学习,觉得如何呀?”

邝天野、韦珞奇互相挤了挤眼睛,朝旁边那对夫妻努努嘴,故意说:“武局长!有个问题我们搞不懂。”

武圣强边吃鱼粉边说:“有什么不懂呀?只管说。”

两个年轻警察说:“沈惠民年过五十,竞争演讲失败,已经要下岗了,我们还向他学什么呀?”

武圣强说:“这个问题很好弄懂。沈惠民的演讲的确不成功,比不上年轻人的演讲那么生动,这点应该承认;但是,有一点我也要给你们提个醒。据我了解,演讲稿是他自己写的,没有请人代笔。他在演讲之前,没有采取任何非正常手段联络感情拉选票,譬如说给投票人打电话、发短信,更没有事先请投票人洗脚、唱歌、按摩,吃吃喝喝,给投票人送美女送现金那就愈发不可能了。他从来不搞所谓的哥们义气。”

邝天野、韦珞奇又故意激将道:“我看沈惠民真的是很不开通。不承认竞争演讲失败,占着位置不走。他这样做,严重影响了年轻人的进步,阻挡了年轻人的上升通道嘛!”

武圣强端起一碗鱼粉,干脆来到两个年轻警察中间。他轻声说:“你们与沈惠民没有共过事,对他缺乏了解。他不是不承认竞争演讲失败,也不是占着位置不走。他是个事业心极强的人。在其位,谋其政。局里对他免职的红头文件一天不下,他就一天不会撂摊子不干。他不愿给公安事业造成损失。”

邝天野、韦珞奇继续把旁边那个时髦女子说过的话搬出来,加重语气重复道:“沈惠民就应该服输,赶快下台。组织部门考察干部的四个字标准他是知道的。这就是比谁的机巴大小。机:就是比谁的机遇好;巴:就是比谁会巴结领导;大:就是比谁是大学文化程度;小:就是比谁年龄最小。这四点,沈惠民没有一点符合。所以他要认清形势,不要阻碍发展潮流。”

他俩说完,同时瞟了旁边的那对年轻夫妇一眼。

二级警司和他的时髦妻子都低着头,往嘴里连连送进鱼粉。

武圣强顿时明白了一切。他朝两个年轻警察笑了笑,加重语气强调道:“沈惠民是否下台,这是组织上考虑的事,与他个人无关。有的人想当官,组织上不一定让他当;有的人不想当官,组织上却偏偏要他当。竞争演讲是发展趋势,这没有错,但任用一个干部,也不能单看几分钟的演讲。有的人演讲的好,演讲词是请人代写的;有的人演讲的不好,但干起来却很不错。我们看人、看事,都要全面,不能片面。片面就会犯错误。过去有过这方面的深刻教训。”

邻桌的几位老百姓一直在静听。这时,他们对两个年轻警察说道:“武局长的话句句在理,年轻人要往心里放,不要听到风就是雨。个别人损毁沈惠民,你们也就动摇了。那是要不得的。”

两个年轻警察说:“请大伯大妈放心,沈惠民就是不当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了,我们照样钦佩他的为人。谁有本事,谁的心术正,我们就钦佩谁。”

武圣强问:“沈惠民呢?他吃了鱼粉走了?”

两个年轻警察说:“他在审讯室没来。”

武圣强说:“他应该来呀!他也很喜欢这里的鱼粉嘛!”

两个年轻警察说:“他叮嘱我们给他带两个馒头回去。”

武圣强说:“你们不用给他带馒头,我正要找他算账呢!”

邝天野、韦珞奇不理解武局长话里的意思,想问,看见他满脸严肃的神色,又不敢问。他俩替沈惠民担心,不知道武局长要找他算哪笔账?不知道他经不经得起武局长与他算账?

武圣强三下五除二,扒完一碗鱼粉,起身,朝服务员招招手,掏出钱包欲付款。

二级警司迅速走到服务员面前,掏出100元人民币,抢着要付款,嘴里连声说:“武局长!我来!我来!”。

武圣强伸手挡开他,笑着说:“怎么能揩你的油呢?!”

二级警司的时髦妻子帮腔:“武局长给我们一次机会吧!这点小钱还是付得起的。”

武圣强说:“这点小钱我也付得起。这样吧!你们夫妻要请客,改日上老渡口国际大酒店。那里是五星级,让我开开眼界。”

说着,他利索地将100元人民币递给了服务员,并指了指邝天野、韦珞奇说:“算上这两个年轻人的,我也一起买单。另外用一只海碗,来满满一碗才鱼粉,我要带走。”

邝天野说:“早晓得武局长要请我们的客,就应该来点高档的。”

韦珞奇说:“武局长上老渡口国际大酒店,也要带我们一起去开眼界哟!”

武圣强说:“忘不了你俩。这一回只要你俩协助沈惠民把该办的事情办好了,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我不请你俩上五星级,也至少上三星级。”

二级警司和他的时髦妻子脸上露出很不自然的笑容。他俩对武圣强欠了欠身说:“武局长您慢点忙,我们先走了。”

武圣强十分客气地说:“请慢走!”

这对夫妇走时,狠狠地瞟了邝天野、韦珞奇一眼。

在场的人谁也没与他俩打招呼。

这时,服务员将一海碗才鱼粉送到了武圣强面前。武圣强接过,说了声“谢谢”,朝外面走去。他走到店子门口的总台前,被坐镇指挥的老板迎面拦住,连寒暄也没有一句,直截了当地问道:“沈惠民不会被免职吧?”

武圣强反问:“你也关心他呀?”

老板说:“只要是好人,谁都会关心。”

武圣强知道老板说的是真心话。当初这家鱼粉店开起来,多亏了沈惠民的支持,替他协调好城管、卫生、工商、税务等方方面面的关系,才得以站住脚,扎下根,有了今日的宾客盈门,财源滚滚。不过有一点武圣强是不知道的。老板多次要给沈惠民酬金,都被拒收。他为了让老板心安理得,约定退休后给老板打工。现在老板听说沈惠民竞争失败,他非常气愤,他暗暗打定主意:这官不是要买吗?那好!只要沈惠民能保住刑警大队长的职务,请客、送礼,无论要多少钱,他全部买单。眼下是关键时期,他要给沈惠民送去60万元,供他去上下打点,挽回败局。武圣强没注意老板的情绪,与他握了握手,指了指身后的韦珞奇说:“等下由这个姑娘负责把这只海碗送回你店里。”

说完,武圣强笑了。

春柳湖鱼粉店的老板也笑了,道:“武局长太认真了。”

武圣强手端鱼粉,大步离去。

邝天野、韦珞奇相互望了一眼,顿时恍然大悟:武局长给沈惠民送鱼粉去了。他俩赶紧追出店门,冲上枫林大道,直奔蓝天公安分局大院。

武圣强走路一线风,是全国公安战线出了名的飞毛腿。他上楼一步三级,轻松自如。他此时尽管手里端了满满一海碗滚烫的鱼粉,丝毫不影响他的步速。他登上办公楼三楼,走到刑警大队办公室,还没进门,嘴里就对沈惠民提出了强烈批评:

“沈惠民你是怎么搞的嘛?查了半天的案子,连一个嫌疑人的基本情况都没有掌握,害得我接了一夜的说情电话。你要是早把余非英的真实身份弄清楚了,那些人来说情,我也好有个思想准备,省得我把话回绝了得罪人嘛!关键时刻你就给我帮倒忙,看我如何惩罚你!”

办公室里没有回音。

他推门,这才发现门被紧锁着。他站在门外呼叫:“沈惠民!快开门。”

没有回应。

武圣强感到奇怪,自言自语道:“这家伙人呢?早餐不吃,跑到哪里去了?”

邝天野、韦珞奇正好跟到了他身后。

武圣强对两个年轻人问道:“你们不是说沈惠民在办公室吗?为何没有回应?他跑哪里去了?”

邝天野、韦珞奇都感到很奇怪,说:“他明明说留在这里的嘛!我们也不晓得他到哪里去了。”

武圣强说:“拨他的手机。”

邝天野说:“我怎么就这样呆痴,放着现代化的手段不晓得用呢?”说着,他掏出办公室钥匙,开门,一步抢先跨入,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出了沈惠民的手机号码。

“对不起!你拨的用户无法接通。”

邝天野再拨,还是同样的回答。他向武圣强如实报告。

武圣强说:“他那个破手机,早就该扔进垃圾桶里。他还有个BP机,你向他发传呼。”

于是,邝天野拨出了沈惠民的BP机号码。

他们等待沈惠民的回音。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