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十)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十章    这个女子没有与毒枭接头,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沈惠民刚躺下不到十分钟,再次接到武圣强发出的速赴黄花机场抓捕国际毒枭邬娜瑰的命令。他告别妻子,火速出发,并同时通知符品仁、彭金山、杜瓦尔抓紧时间赶往黄花国际机场。

  邬娜瑰终于来了。她是由印度新德里经香港,乘坐港龙航空公司的航班入境的。她出现在黄花国际机场出口时,令早已恭候在此的三位侦查员暗吃一惊。这的确是一位东方美女,虽然人到中年,仍保持着魔鬼般的身材,合理布局的五官传递出千般温柔,万种风情。她穿着一身女性职业装,没有刻意装饰打扮,显得自然得体。她步态轻盈地走出机场,两手空空,没带任何物品,看上去很洒脱,很自信。她目光集中,从不环顾左右,直接登上了航空公司开往市区的大巴。直至此时,沈惠民他们始终没发现与她接头的美女茹水清。

  沈惠民、彭金山、杜瓦尔商量决定:暂不打草惊蛇,暗暗跟踪观察。邬娜瑰走出航空大巴,招了一辆出租车,驶入紧临湘江东岸,面对岳麓山的老渡口国际大酒店。她向总台服务员出示有效证件,办理了旅客登记手续,乘电梯直达8楼。她与人交流、沟通,从不开口说话,全凭眼神与手势。她用电子卡刷开819房间,自此闭门不出。

  沈惠民他们始终将其置入视线中,不敢有丝毫懈怠。观察久了,他们从这个魔鬼美女身上发现了很多人造的痕迹,至少接受过隆胸、提臀、吸脂和拉皮等高级整形手术。由此看来是位贩毒富豪,不然无力支付求“美”所需的昂贵代价。

  突然间情况发生了变化。邬娜瑰离开老渡口国际大酒店,再次来到黄花国际机场提取行李。原来,由于某种原因,邬娜瑰所带行李没有同机抵达,往后推迟了一个航班。

  旅检现场关员按常规程序对她的行李进行查验。X光机图像显示:箱内有夹藏物品的嫌疑。沈惠民与海关关员用眼神决定:兵分两路,开箱检查。

  他们一路稳住邬娜瑰,由几位年轻英俊的海关检查人员负责。他们以与她谈天说地的形式,努力营造轻松的氛围,让她放松警惕性。他们对她表示说:检查只是例行公事,并非针对她一人,对所有入境人员都是如此。对她说中文,她抿嘴微笑;对她说英文,她同样抿嘴微笑;对她说法语、德语、日语、韩语、缅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她还是抿嘴微笑。整个交流过程中,她始终一言未发,神态镇定自若,表情极富女人味。

  另一路开箱检查,由禁毒警官与海关资深检查人员共同负责。他们启开邬娜瑰的行李箱,发现高级衣物内夹着16件物品:8幅中国丝绢画,8个金属打火机。一般情况下,丝绢画的画轴为木质的,而邬娜瑰箱内的8幅丝绢画却是两端拧死的塑料画轴。通常情况下,不吸烟的女人是不会携带打火机的。据观察,邬娜瑰属于不吸烟的女人。

  沈惠民拿起画轴朝相反的方向使劲一拧,机关出现了。原来画轴的中间是空的,两端是可以拧下来的,画轴中间藏有一条条用塑料胶带密封的物品。他检查打火机,也发现了玄机。打火机包装盒特制的夹层内有一块块同样用塑料胶带密封的物品。一层层打开塑料胶带,露出了晶莹剔透的白色粉末。经现场检测,认定为毒品海洛因。8根画轴、8个打火机盒,共藏有净重海洛因3690克。与此同时,沈惠民还从邬娜瑰的旅行箱里搜出一张年轻美女的照片。他第一眼看到这张照片时,内心不禁为之一惊,因为这张照片所反映出的五官特征既与举报信息中描绘的接头人茹水清相吻合,也与他在长岛饭店附近的那个宿舍区见到的那位“三笑美女”酷似,都有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苗条身材,双眼皮,高鼻梁。沈惠民立即用相机拍下了这张女人照。

  毒品是查到了。依照我国刑法相关条款,走私毒品海洛因50克以上,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以无期徒刑甚至死刑。完全可以以涉嫌走私毒品罪,对邬娜瑰予以刑事拘留,判她十次死刑也不算多。如果那样处理,一起特大跨国毒品走私案就此宣告侦查终结,而其他与此有牵连的隐藏在本市的或别的地方的毒枭则逍遥法外,继续贩卖毒品,危害社会。如果不拘留邬娜瑰,放长线,钓大鱼,那就得不显山,不露水,像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连同3690克毒品一起放行。沈惠民将自己的想法悄声向身边的彭金山和盘托出,征询他的意见。彭金山使劲抓紧他一只手,从牙缝里表示出对第二种想法的坚决反对。他说如果连人带毒品一起放行,存在天大的风险。一旦邬娜瑰与3690克毒品从人间蒸发,谁来承担这个责任。从你手里已经溜走了一个犯罪嫌疑人余非英,在当前职位竞争异常激烈的关键时刻,已经是授人以柄,对你要保住刑警大队长一职万分不利。如果邬娜瑰一旦从你手里跑掉,你的职务肯定泡汤不说,你还很有可能落下一个渎职的罪名,背上牢狱之灾。彭金山连连强调:“我的兄弟!我的领导!这连人带毒品放行的办法千万千万搞不得。”

  沈惠民没有作声,他和彭金山、杜瓦尔继续埋伏在机场要道口,恭候接头美女茹水清的现身。他们暗中对往来机场的每一个女人进行仔细审视。他想如果能现场抓到接头的茹水清,他就可以对下一步的侦查思路作出新的抉择。他想,从举报信反映的情况来看,茹水清不是外国人,至少审讯起来在语言交流方面会方便得多。如果茹水清也像邬娜瑰一样只是微笑,就是不开口,那也没关系。两个人总会有一个先开口,有一个开了口,就不担心另一个不开口。一旦开口说话,两个人说的内容当中必然会暴露出破绽。只要抓住一丝丝破绽,就可以突破全案。然而,茹水清始终没有现身。

  时间不等人。沈惠民立即用手机请示武圣强:主张欲擒故纵,放长线,钓大鱼,将行李箱、画轴、打火机盒复原,还给邬娜瑰,然后暗中跟踪,张网以待,以此为契机,一网打尽隐藏在本市的跨国贩毒团伙成员。

  武圣强完全同意。

  沈惠民尾随邬娜瑰朝机场外走去。刚走出几米,沈惠民觉得迎面而来的一位年轻美女似乎有几分眼熟。苗条身材,双眼皮,高鼻梁,看正面很像是1路公共汽车上与他戴同一副手铐的那个女子;看侧面很像是与邬娜瑰接头的女子茹水清;看背影又像是他在长岛饭店附近的那个宿舍区经过时见到的那个“三笑美女”。他赶紧追上去观察,可是这个女子没有与毒枭邬娜瑰接头,而是直接往出港的人流迎上去,仅仅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