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八)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八章 越是嘴里喊着要死的人,其实内心越怕死

沈惠民、彭金山正在仔细研究讯问余非英留下的记录,忽听一阵女人的哭声传来。他俩一惊,仔细辨听,哭声是从治安拘留所那边传来的。哭声越来越高,越来越紧,令人毛骨悚然。他俩不知治安拘留所里发生了什么意外,赶紧拉开门,咚咚咚下楼,一路飞跑来到治安拘留所,面前的情景令他俩大吃一惊。

值班民警正紧紧地抱着大哭大叫的余非英,嘴里连声劝说着:“大姐你安静下来好不好,有话慢慢说,公安机关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走一个坏人。”

沈惠民、彭金山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待值班民警答话,余非英伸出脑袋往墙上撞,嘴里更加大声的哭叫着:“我活着没意思,还不如死了的好!”

沈惠民招呼道:“美女我告诉你,这里是公安机关,不是你撒泼的地方。你有话只能好好说,撒泼是毫无作用的。”

余非英的哭叫有所收敛,撞墙的动作也停止下来。

值班民警缓了一口气,说:“她哭着喊着要撞墙自杀。”

沈惠民盯着余非英,问道:“你真的要自杀?”

余非英抬起头,反问沈惠民:“你说,党的政策是不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沈惠民回答:“没错。”

余非英说:“我把所有的问题全部交待清楚了,你们为什么还不按坦白从宽的政策放我出去?还把我关在这里。我上有老,下有小,全指望我挣钱养活。你们要是对我不给予从宽处理,关我半个月,我全家老小就会饿死。”

沈惠民说:“你不是很有钱吗?价值两三万元的摩托你说不要就不要了。做社会公益你也拿了不少钱,不至于你因为接受半个月的治安拘留处罚家里就会揭不开锅吧!”

余非英听了这话怔了一下,突然哇哇大哭:“我反正没有活头了,还不如死了痛快。”说着,她冷不防挣脱治安拘留所值班民警的手,猛地一头朝墙上撞去。

沈惠民吼道:“不用拉,让她撞,看她一条性命能死几次?”

余非英没想到真的没人阻止她的撞墙行为。她犹豫了,但是,她冲出去形成的惯性已不容她停下来。她一头撞到墙上,大声哭喊着:“你们不讲人权,没有人性,我死了你们要负责!你们要赔我的性命!”

余非英碰到墙上,立刻被弹回原地。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又一头往墙上撞去,嘴里喊着:“我要死!我要死给你们看看!”

她再次撞到墙上,再次被弹回来。她手按头顶,哭喊着说:“血!血!我的老天爷呀!好多血呀!你们见死不救!你们还算人民警察吗?”

这时,沈惠民走到她面前,指着她紧捂额头的手,说:“你把手放下来,睁大眼睛看清楚,血在哪里?”

余非英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什么也没有。她不知如何回答,嘴里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

沈惠民对余非英警告道:“我劝你趁早收起这一套。你想吓唬我们,有那么容易吗?你以为我们是可以被吓倒的吗?”

余非英说:“我不是吓唬你们,我是真的想死。”

沈惠民拍拍自己的胸膛,说:“你要是真的想死,就用头朝我这里撞。只要撞三下,你就死定了。你敢不敢撞?”

余非英说:“我当然敢撞!你以为我不敢呀?我不是胆小鬼。”

沈惠民又拍拍胸膛道:“你敢就好。来,你撞过来!”

余非英盯着沈惠民的胸膛,伸了伸脑袋,犹豫不前。

沈惠民再次拍拍胸膛,说:“你真的想死,你就撞过来呀!我成全你。”

余非英说:“我死了不要紧,就怕家里人受不了。”

彭金山笑道:“你原来是嘴里讲得凶,实际上还是怕死哟!俗话讲得好,好死不如赖活。越是嘴里喊着要死的人,其实越怕死,喊着要死的真正目的是为了保全性命。”

余非英嘴硬,说:“我不怕死,是怕撞伤了你们的沈大队长,你们又找我的麻烦,说我袭击警察。”她的话没落音,果真一头撞到沈惠民的胸膛上。

沈惠民站立原地,纹丝不动。

余非英抚着头顶,连声喊:“哎哟!哎哟哟……”

彭金山说:“你想死是假。你的用意我们清楚。收起这一套吧!”

余非英还要嘴硬,说:“畜生才不想死好啵!”

彭金山笑了,说:“不管你真的想死,还是假的想死,进了公安机关,反正死不了。你仔细看看这周围的墙壁,你死得了吗?”

余非英睁大惊讶的眼睛,看了看周围的墙壁,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这才明白过来。她说:“真没想到!你们这里的墙壁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

这时,沈惠民、彭金山与治安拘留所的值班民警低语了几句,很快办理了提审余非英的法律手续。治安拘留所值班民警说:“你们真辛苦。”

沈惠民说:“你不也一样吗?!我们吃了这碗饭,就得认这个命。”

他们相互握手道别。

沈惠民、彭金山押着余非英,离开治安拘留所,再次来到了刑警大队审讯室。

余非英假装糊涂地问:“你们这是要放我出去吧?”

彭金山说:“你先坐下。”

余非英乖乖地落座。

沈惠民一改在治安拘留所里咄咄逼人的气势,温和地给余非英递上一杯茶,用平静的口吻对她问道:“美女你是真心想走坦白从宽的道路吗?”

余非英回答:“只有蠢人才不会想走坦白从宽的道路。”

沈惠民说:“你要做个聪明人,这很好;但是,你刚才在治安拘留所里的所作所为并不聪明,那是对抗公安机关的行为。再继续发展下去,就会受到从重从严的处理。”

余非英说:“我对不起沈大队长。我那是一时糊涂。从现在起,我不再对抗了,要走从轻从宽的道路。”

沈惠民说:“那要看你的实际行动。”

余非英说:“我从今往后的行动一定与你们保持一致,你们要我说一,我绝不说二。”

沈惠民说:“那好啊!从现在开始,把你违法犯罪的行为全部交待清楚,不要有任何保留。”

余非英说:“我一定听从民警哥哥的话,老实交待自己的罪行。事实明摆着,我讲假话也没用了。我只求政府根据我的态度,对我作出宽大处理。”这些是余非英早就编好了的台词。她被关进治安拘留所以后,表面上很老实,内心则暗暗想逃跑的主意。她觉得在这里多呆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如果让民警查清了她所做的一切,轻则坐穿牢底,重则被判死刑。只有在民警没有全部掌握她的真实情况之前,逃跑才有一线希望。要想寻找逃跑的机会,首先是要走出公安局的大门。她打算向民警交待一点东西,不能全真,也不能全假,做到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掌控在真假之间,这个尺度非常重要。那样民警肯定会要她带路去核实。那时,她就可以见机行事。此时,她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交待她对莫老板实施入室麻醉抢劫的过程:

“我真的不应该,真的该死。这个月的20日晚上8时左右, 我一个人在湘江大道绿化带上游玩,玩到湘江一大桥下面、双层长亭那里,遇到了一个年约30来岁的妹子,便找她扯谈。她告诉我她名叫林娟蓉,眼下在长沙城里吃轻松饭。我问她是否可以帮我找事做。她问我胆子大不大。我说不讲胆子很大,也不是很小。她说她手上有点药,吃了就想睡觉。等她找到下药的对象后就给我发短信,要我马上回话。我说要得,嘱咐她加密码520。

“10月21日上午,她给我发了短信,加了密码520。我晓得是她发的,回了电话。她约我到五一广场见面,我去了。我俩一起走到橘子洲尾,在那里扯谈,直到22日早上。然后,她一个人乘车走了。

“10月23日10点钟左右,林娟蓉打我的手机。她在电话里头讲,她有一个玩得好的莫老板,家里有钱,要我跟她一起去, 给他吃点麻醉药,等他睡着了搞他的钱,并说到时候打我的手机。我说要得。她又说要到星期一才能去,因为星期一莫老板的小孩上学读书,堂客到下河街守店子,家里只有莫老板一个人。我说好。

“今天,也就是10月25日10点左右,林娟蓉又打我的手机,要我马上赶过去,她在那里等。我问她莫老板睡了没有,她说已经睡了。我知道莫老板已经被林娟蓉麻醉,就马上乘出租车赶到那里。林娟蓉和另一个男青年在那里跟我碰面。然后,我们三个人一起进了莫老板家里。看见莫老板睡在靠里面的卧房里,我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走进右边那间房,撬开书桌抽屉,拿了3张100元的人民币、两台微型收录机。林娟蓉往我带去的黑皮背袋内放进了一个小闹钟、一个小按摩器、一瓶香水等东西,还将两片摩托车钥匙交给我,要我把车开走。我走到门外,将摩托车发动,林娟蓉和那个青年男子一人拿一个袋子也出来了,一个是装棉被的袋子,一个是帆布袋子。两个袋子都有三尺长、三尺宽。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到大路边,他俩乘坐出租车走了;我骑摩托车走,约好在望麓桥会面。林娟蓉说她到了那里再打我的手机。结果我骑车到西湖桥时撞倒了那个年轻人,赔了300元钱。我丢掉摩托车,赶紧乘出租车逃跑,路上被沈大队长抓住,带到了公安机关。”

沈惠民追问:“为什么不说你那两个同伙的情况?”

余非英连连点头道:“我这就讲那两个人的情况。那个女人名叫林娟蓉,30岁左右,身高1米65的样子,不胖不瘦,短发,常德人,我不晓得她住在哪里。那个男青年40岁左右, 个子很高,很瘦,我跟他是第一次见面,不晓得他的具体情况。”

彭金山用犀利的目光盯着她,问:“你还做过些什么案子?”

余非英回答:“我没做过别的案子。”

沈惠民问:“与你第一次谈话时,你为什么要讲假话?”

余非英回答:“我害怕坐牢。”

沈惠民问:“除了你说的这些,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余非英回答:“没有了。我该说的全都说了,一点也没有保留。我没有别的任何违法犯罪行为,你们可以调查。

沈惠民笑着问道:“真的吗?”

余非英强调:“日后你们要是查出我做了别的案子,把我拖出去枪毙,我不会讲二话。”

沈惠民问:“林娟蓉在哪里?”

余非英摇头:“我不晓得。”

沈惠民问:“是不是你指挥那个女子骑走了摩托车?她把车骑到哪里去了?”

余非英仍然一个劲地摇头,道:“我没有指挥她骑走摩托车,真的没有。也许是那个被我撞倒的年轻人骑走了摩托车。他要我赔他那么多钱,我没有给。他很可能骑走摩托车作抵押。真相如何,你们可以去调查嘛!”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