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三)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三章  万事都有两重性,自古英雄多磨难

沈惠民驾车向西驶去。一路上,他每当遇到公共汽车从身边驶过,就会习惯性地把目光投进车窗,审视车内的动静。每当看见大街上、店门口有成堆的人扎在一起,他就不由自主地把摩托车靠拢过去,观察每个人的表情和动作。这种时候,他那根受伤的神经一旦被触及,又会狠心地收回目光,驱使摩托车离去。他叮嘱自己:你即将被免职,就要下岗了;你没有权力管这些事了,过清闲日子去吧!他驾车飞奔。

  沈惠民很远就看见了妻弟柳成行经营的碧莲河餐馆,他要在这里呷一顿酒。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能呷酒的时候放肆呷,等到人老了,或有了什么病痛,有酒呷也不能呷了,想酒呷也呷不进了。今日有酒今日醉。那些烦恼的事、不顺心的事,去她妈的B,丢到春柳湖里头喂鱼去吧!

  沈惠民心里这样想着,身子下面的摩托车缓缓减速,慢慢驶近了碧莲河餐馆。他看着碧莲河餐馆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看着碧莲河餐馆富有洞庭水乡气息的特殊装潢,意义深邃的对联“一杯茶一杯酒品人生沉浮,百姓心平常心造万千世界”,心里便不由得涌起一种特别的情感。他走近碧莲河餐馆大门,只听里面有人高唱汉寿渔鼓:

  

日出东方湘江红,

岳麓山却刮起了西北风,

自古英雄多磨难,

沈惠民是那不倒的松。

他丢了乌纱事情小,

豺狼野狗又逞凶。

做官的自然无所谓,

苦了商学与工农。

  

  沈惠民止住脚步,不敢踏进碧莲河餐馆的门。他既感动,又惊讶。他没想到自己竞争演讲败北的事,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古城。真是信息化时代呀!此时渔鼓停住了板,里面短暂的安静过后,立刻传出人们的议论:

  “沈惠民要是真的免职了,那个莫老板的亏就吃定了。”

  “莫老板被‘桃花仙子’搞走了多少钱财呀?”

  “不清楚。只听说今天上午‘桃花仙子’进到他家里,不晓得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立刻就昏死了,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被搞走了。莫老板不敢报案。”

  “这个‘桃花仙子’太可怕了!不知害了多少有钱男人。她究竟何等模样?她真的长得漂亮,男人见了就流口水呀?”

  “我没见过她。传递这事的人都说那个‘桃花仙子’是天下第一美人。十个男人见了她,至少有九个男人想追她。”

  “还有一个男人为什么不想追她呢?”

  “那个男人没有性功能嘛!”

  “哈哈……”

  “那你肯定追过她是不是?!”

  “我想追她,但我缺一样东西。”

  “缺什么?缺子弹是不是?”

  “子弹有的是。人生在世,什么都可以有,但千万不能有病,什么都可以缺,但千万不能缺钱。我嘛!身体好,没有病,但就缺一个字:钱。革命同志们啦!我们做工的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钱!”

  ……

  沈惠民对这些人似曾相识,他们都是这里的常客。碧莲河餐馆门面不大,南北向并列摆了十二张小方桌。此时,摆在上首的几张小方桌旁边围坐了好些个中老年人,他们几乎每天早晨都要到这里品茶,因为这里泡茶的水,是从长常高速公路第11个出口139公里处的碧莲河运来的,茶叶也是碧莲河南岸的金牛山上出产的。只有用碧莲河的水,泡金牛山的茶,才会又香又甜。要是用别的地方的水,泡金牛山的茶,味道则完全不一样,不但不香不甜,反而又苦又涩。好水泡好茶,既做到了物美,又做到了价廉,一元一杯,只要你愿意,可以从早晨一直品到半夜关门,不加收一分一厘。所以,拥有300万人口的古城里,那些工薪阶层中的嗜茶者都喜爱到这里来品茶。他们对这里的茶,对这里的水,对这里的装潢,对这里的服务有了特别的感情,于是今天你一句,明天他一句,凑成了一首诗,贴在了碧莲河餐馆最醒目的地方:

  

一碗喉吻润,

两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

唯有文章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

平生不平事,

尽向毛发散。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么简短的一首诗,竟给柳成行的碧莲河餐馆招徕了络绎不绝的食客和茶客,生意一日比一日红火。

  沈惠民站在碧莲河餐馆门口,望着这火暴的场面,心里暗暗感叹:柳成行你真是走了狗屎运,每天这么多的人给你捧场,你的日子好过咧!他老沈从早到黑,从春到冬,累得像牛一样,最终半点好处没捞到,反而落一满脑壳浮萍子。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这时,柳成行发现了门外的沈惠民,赶紧把目光投了过来;沈惠民也赶紧将目光迎了过去。他俩相互点了点头,做了心灵的沟通。沈惠民示意妻弟不要过来,也不要吭声,以免影响人们的谈兴。他选了门角的一张小方桌,不声不响地坐下。茶客们的议论继续钻进他的耳朵,你一言,他一语,猜测“桃花仙子”勾引莫老板的方法。

  “喂喂!你晓得‘桃花仙子’是怎么勾引莫老板上钩的吗?”

  “莫老板骑摩托车从湘江大桥底下经过,‘桃花仙子’从江边的一棵樟树下跑出来,往莫老板身上一靠,两人就靠出了火花。”

  “不对!不对!我听讲的版本是‘桃花仙子’到莫老板的蛋糕店买蛋糕,莫老板见她美若天仙,姿色出众,就动了淫心,朝‘桃花仙子’甩出一把百元钞票,‘桃花仙子’朝他笑了笑,他就一把将‘桃花仙子’搂进了里屋。”

  “你说的也不像那么回事。莫老板与‘桃花仙子’又不是谈恋爱,哪有那么浪漫啰。”

  “依你说莫老板与‘桃花仙子’是如何搂到一起的?”

  “很简单嘛!一个要补锅,一个要锅补。莫老板有钱,‘桃花仙子’有色,相互飞一个眉眼,还不就搂到一起了。”

  “我不相信。人是有感情的,没有感情做基础,男女两个那么快就搂到一起,那与畜生有什么区别。”

  “嗨!如今年代不同了,火车提速,飞机提速,饺子都是速冻的,养猪也凭速效添加剂,你还用老眼光看待新事物,真是死脑筋。”

  沈惠民低头品味着碧莲河的茶,对人们的议论听得一清二楚。他心头闪过串串问号。早在四年前,他就闻讯西长街一位有地位、有钱财的老者遭遇了莫老板类似的经历,被传说中的“桃花仙子”劫走了数十万元钱物。这属特大案,他主动去访问,那老者却摇头否认:“什么‘桃花仙子’?子虚乌有。”近三年内,类似的案件他已得悉十几起,每得悉一起他就去访问一次被害人,然而被害人不是矢口否认,就是轻描淡写,问不出真实情况,这直接导致入室麻醉抢劫案在整个古城里越传越邪乎,越传越吓人。

  沈惠民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茶客们的注意,他们依然津津有味地品茶,津津乐道地议论:

  “谁要遇见‘桃花仙子’,谁就会倒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