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二)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二章  竞争力不是金钱和豪宅,而是有自己人在关键的岗位上

如今的大自然容易患感冒。大都市患感冒成了家常便饭。在十月小阳春的季节里,晴了两三日的长沙古城一不小心就感冒了,半夜里气温骤降,拂晓时分,大街小巷飘起了毛毛细雨,瞬间,横卧西天底下的岳麓山,穿城而过的湘江水,一水中分的橘子洲,还有那连接城东城西飞架湘江的橘子洲、银盆岭、猴子石、三叉矶四座大桥,均被锁在了蒙蒙烟雨中,忽明忽暗,忽远忽近,给人留下看不透的神秘感。

沈惠民的心里就像患了感冒的长沙古城,雾蒙蒙,烟蒙蒙,水蒙蒙。昨天他还风光无限,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古城,他都会被人高看一眼,岂料一夜之间,风云突变,一场竞争演讲下来,他不但未胜出,反而成了落败者,头上戴了十八年的正股级乌纱帽眼睁睁要丢了,甚至连捧了三十多年的警察饭碗也要砸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三十多年来,自己没日没夜,风里雨里,反扒、打拐、扫黑、除恶、缉毒、擒盗、追凶、抓逃,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到头来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结局。

沈惠民始终不明白自己的竞争演讲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败得不多,也败得不少,就败了那么一点点?他演讲过程中,明明白白听到台下发出一阵又一阵热烈的掌声,散会后走出会场的路上与他擦肩而过的同事都朝他竖起大拇指,夸他竞争演讲很精彩,预祝他成功连任刑警大队长。为什么董江湖向他宣布投票统计结果,他的得票分比他的竞争对手刑警大队副大队长符品仁少了08571428分。当时,他脑壳里“轰”的响了一个炸雷,浑身惊出大汗。他没有这个思想准备。他一直认为刑警大队长一职非他莫属。他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的第一反应是丢了面子,长方脸上像有小虫子爬。他见了蓝天公安分局所有的同事都觉得不好意思,内心有一种犯了错误的感觉。全局满三年警龄民警321人参加投票,民选占了总分值的百分之六十,还有百分之四十的分值掌握在局党委手上。既然丢了大头,要挽回败局已无可能。局党委成员投票时肯定会想,沈惠民是群众信不过的人,党委还怎么能选择他呢?还怎么能对他委以重任呢?沈惠民想到这些,感到既窝囊,又窝火。大势已去,无法挽回。他反复寻找失败的原因,可就是找不出原因在哪里?莫非有人背后操纵,导致了他的失败,成全了符品仁的成功?那么背后操纵的这个人是谁呢?他隐隐约约有这种感觉,但说不出半点事实。他劝导自己千万不能胡乱猜疑。遇事都要从主观上查找原因,没有任何借口可言。

这时,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三男同到一家求亲。女父:我只有一女,怎么办?你们的优势一一道来。甲男高声道:我有数千万存款。乙男抢着说:我有数座豪宅。丙男缓缓轻声道:我没有别的,只有一小儿,在令爱腹中。甲乙抱头而去,丙男独占花魁。核心提示:竞争力,常常不是金钱和豪宅,而是有自己人在关键的岗位上。”发这条短信给他的是个陌生号码。他读完心里咯噔了一下,懒得理睬对方。他觉得对方很毒,故意戳他的痛处。

沈惠民就这样痛苦着,情绪坏到了极点。他是个从不对外诉苦的人,再多的苦恼也憋在自己心里。实在承受不了了,他就会采取独特的发泄方式。他多年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当他特别高兴时,他会独自躲到僻静的地方,连连翻跟头,表达心中的喜悦;每当他特别苦恼时,他也会独自躲到僻静的地方,倒立在地上连续行走,倒出心中的苦水。昨夜,他从蓝天公安分局回到橘子洲,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独自来到橘子洲头,倒立着行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浑身大汗淋漓,精疲力竭,他才回到离橘子洲头不远的家中。

此时,天已渐渐放亮,细雨有所停歇,橘子洲头弥漫着浓浓的雾气。他又来到橘子洲头,倒立着行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听见橘子洲通向外界的路上传来游人说话的声音,他才停止倒立行走,恢复常态,往家中走去。

沈惠民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回的苦恼始终憋在心中,苦水一滴也没有倒出。他宽慰自己:要活得随意,就只能活得平凡些;要活得辉煌,就只能活得痛苦些;要活得长久,就只能活得简单些;要活得幸福,就只能活得糊涂些。但他难得糊涂。他想找个渠道宣泄。

沈惠民想了想,又从橘子洲头返回到刑警大队办公室,开启电脑,打算在公安专网上发一个帖子,向分局领导和同事们吐诉自己内心的痛苦。他的双手触摸到键盘,又立刻打消了这一念头。不要把痛苦转嫁给他人,应该由自己一人承担。

此时,整座办公楼里静悄悄的。他想:再过半个小时,全局的民警都将走进这座办公楼里,开始新一天的工作。那时,主持全局工作的武圣强副局长也许就会宣布对他的免职。他想到免职后的去路更觉得可怕。符品仁升任大队长,肯定要对刑警大队人员重新组合。这叫双向选择,重新洗牌。谁都知道,被免职的原任一把手是不可能留在原单位继续工作的,这几乎是不成文的规定。其原因就是担心下台一把手给新任一把手的工作造成阻力。没有谁会把这个原因挑明,也没有谁会不明白这个原因。谁要把这原因挑明了,谁就会被视为蠢人。下台的一把手原单位不能留,别的单位也不会愿意接收。担心这样的人倚老卖老,不服从安排,横挑鼻子竖挑眼,甚至背后告状。这是人们共同的心理,也是社会认可的规律。具体某个人的品质好坏,没有人会愿意考虑那么多。他被免职后,在全局民警新一轮的重新洗牌组合中,没有哪个二级机构的一把手会愿意选择他。最终结果,他就成了下岗民警,没有了工作,失去了饭碗。

沈惠民越想越觉得委屈、憋闷。他还是忍不住在公安专网上发了一个帖子。

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内部PK太残酷。我下。我感到万分羞愧,但我除了向你们讲述我心中的痛苦,并渴望得到你们的理解之外,没有其他的方法能让我平静。

自从1971年我当上业余反扒队员,在公共汽车上抓获了第一名扒手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没有间断过反扒,也从来没有动摇过反扒的决心。1975年我正式当上警察后,从没干过别的工作,一直干刑警,也没有换过别的警种。几十年来自以为工作得很出色,通过昨天的竞争演讲才发现自己离领导和同事们的要求太远了。我想在今后做得更好一些,但是没有机会了。

新的一天已经开始,我这个刑警大队长恐怕是干到尽头了,也许连警察饭碗都保不住了。这令我感到悲哀。但我不怪任何人,只怪我自己。怪自己的理由有很多,最重要的一点恐怕是只顾埋头拉车,没有抬头看路。平时与大家缺少沟通,没有处理好人际关系。做官一阵子,做人一辈子,我会在我不做官的日子里弥补我留下的遗憾。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也请放心我的为人。我会好好工作,生活还会充满阳光。

沈惠民

××××年10月25日晨

沈惠民走出办公室,仍觉意犹未尽,又用手机给全局同事发出一条短信息:

“中国共产党的有救党员,酒精考验的无产阶级幻想家,作孽的不会活动家,蓝天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结束的领导人沈惠民同志竞聘续任无票,于××××年10月24日不幸失职,享年50岁。沈惠民同志任职和竞聘期间,党委和各科所队室领导游良兴、蒋甘晴、迟正毅、郝星仁、仲德才、董江湖等十分关心并经常支持鼓励,在其失职后又发来唁电或前往哀悼。沈惠民同志精神不死,永记不休!”

帖子和短信息发出去,沈惠民又感到很后悔。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乱吗?年过半百的人了,就怎么沉不住气了呢?帖子和短信息既然已经发出去,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撒出去的灰,想收回也无法收回了。

沈惠民的心情更乱了。他不想闷在办公室里。他拿了摩托车钥匙,提起雨衣,胡乱地走出办公室,胡乱地走出蓝天公安分局大院。

天空中又下起了雨,淅淅沥沥,渐渐加大。

沈惠民走进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大街,他的精神面貌立刻发生变化,仿佛战士回到了沙场,武士登上了擂台。他跨上自己的两轮摩托车,抖开雨衣,裹住自己壮实的身躯。

他驾驶着两轮摩托车迎风冒雨而去。秋天的雨丝抽打在他那宽阔的脸上,感到凉爽而惬意。他快速向银桥看守所驶去,拟提审他昨天抓获的三个嫌疑人牛宝强、高凡成、秦有生。他与他们较量了大半辈子,曾三次将其送进监狱。十二年不见,没想到昨天下午又一次在五一大道东段相逢。他认出了他们,他们却没有认出他。自从他成为全国打黑除恶英雄后,照片、影像频频刊登、播出。除了老百姓熟悉他的面孔外,那些不法分子也将他的形象刻在了脑海里,只要他一出现,他们就立刻缩了回去。这给他开展工作增加了很大的困难,但他没有被难倒。他刻苦练习化装术,每侦办一起案件,他就变换一次形象。像牛宝强、高凡成、秦有生这样的老冤家与他面对面了,也休想认出他的真面目。同行夸奖他隐身有术,百姓赞誉他百变神探。凭借他的个人魅力,提升了整座城市在老百姓心目中的放心度、信誉度、知名度。

今天,他一定要从这三个老对手口里挖出新的线索。他想:这也许是他在刑侦路上画的最后一个句号了。时不待我,只等局里免职的红头文件一下来,他就彻底与刑侦工作拜拜了。也许今天,也许明天,最多也不会超过十天半月。他必须抓紧把系列入室麻醉抢劫案理出个头绪。然而,秋风秋雨阻住了沈惠民前进的脚步。他突然停下摩托,目光透过雨帘,注视着高矗入云的老渡口国际大酒店,心里暗暗盘算:全局的人都已经知道他昨天竞争演讲失败,只等着免职、下岗。他此时去提审牛宝强等三名老对手,银桥看守所的民警会同意让他提审吗?

沈惠民想到此,不禁黯然神伤。他手扶摩托车,从车流滚滚的八一大道东段退出,退到了街道的一侧。他犹豫不定。

他最终还是走进了银桥看守所,依照有关程序,严格办理提审牛宝强等三个嫌疑人的相关手续。出乎他意料的是,看守所的同行告诉他,半小时前接到符品仁的通知,已经将牛宝强、高凡成、秦有生无罪释放。沈惠民顿时怒气冲天,一拳砸在墙壁上,吼声冲破屋顶:“那三个家伙是老子抓来的!为什么不经老子同意就放了?这还有没有规矩?这还有没有原则?”看守所同行告诉他,符品仁说得很明白,从昨天竞争演讲结束那一刻算起,你就已经不是刑警大队大队长了。从今以后,刑警大队的工作都由他符品仁说了算。他既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这叫我们也不好说二话。你心中有火对符大队长去发吧!说着,“砰”的一声把铁门关了。沈惠民盯着冷森森的铁门,抬起的双拳慢慢收了回来,眼角淌出失望的泪水。

此时,他肚子咕咕叫,这才想起午饭时间已到,自己连早饭也还没吃,实在有点饿了。他想回家弄点吃的,但想到家里肯定是冷锅冷灶。他立刻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他不禁仰天长叹。妻下岗多年,人到中年,找份工作难于上青天。拮据的家庭经济条件又不容许她呆在家里赋闲。为了养家糊口,只好一年四季穿街走巷捡破烂。每天早晨带着两个馒头、一小袋酸菜出门,天黑才回家,赚几个血汗钱,帮助他支撑起这个家。他越想越觉得心里酸酸的,有种难言的苦楚。这辈子亏欠妻子太多,下辈子也偿还不完。同时他也觉得愧对儿子沈心柳。由于自己人微言轻,无权无钱,打不通关系,没法给儿子安排理想的工作,只好应征入伍,去丰阳市消防支队当了个消防兵。俗话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他想到这点就心疼万分,责怪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这时,沈惠民不禁想起当年与妻相爱的情景。皆因了他从警,才有了与妻的姻缘,才有了这大半辈子的相伴。妻当初把他看得太高大、太完美了。哪曾想到跟了他这样的男人,越到后来,越加受苦受累。他曾无数次的想问妻跟了他是否后悔,但一看到妻那双似水如波的眼睛,那任劳任怨的举止,他就问不出口。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如今五十岁出头的人了,没给妻儿安排一份好工作也就算了,却连自己那份心爱的工作也要失去了。他心灰意冷,万念俱灰。既然不让他当刑警大队长了,连他抓到的牛宝强、高凡成、秦有生那三个嫌疑人也被放了,他索性趁早退出警察舞台,回家安度晚年。不,他不想回家,他回家无颜见妻。他想了想,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他掉转车头,朝那个地方驶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