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百变神探(一)

来源:网投 作者:杨远新

第一章   跑掉了“三笑美女”,逮住了三个老对手

如今这年头令男人最喜悦的有三件事:升官、发财、养小蜜。官越大,财越多,小蜜越多。这是男人大有作为,功成名就的象征。凡男人无不为此孜孜以求。否则就不是正常的男人,或大脑不健康;或功能不健全。对于久居警坛,做了二十多年正股级干部,年过半百才得到一线晋升副科长领导干部希望的沈惠民来说,与许许多多追求升官、发财、养小蜜的男人一样,掩饰不住的喜悦之情几乎蹦出了浑身的每一个毛细孔,因为这机会于他而言实在来之不易。

  他走出竞争演讲会场,回到办公室,脱下警服,按早已习惯的程序开始化装。还是那张长方脸;还是那条高鼻梁;还是那双黑眼睛;还是那两片有棱有角的红润嘴唇,经他手中那支不足两寸的神笔稍事描摹,哪怕再熟悉他的人也看不出他就是蓝天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沈惠民。他对着镜子满意地笑了笑。接下来他穿西服,打领带,戴金边眼镜,蹬黑亮皮鞋,手里夹个黑皮公文包,俨然一副学者派头。

  他跨出办公室,三楼、二楼、一楼,一改往日骑摩托外去侦查办案的习惯,大步穿越分局机关大院,兴冲冲地上街,迅速来到享誉海内外的繁华商业街五一大道,融入川流不息的人潮中。他自己感觉到此时观察人的眼光相比平时明显多了几分犀利、敏锐与自信。这源自全局321名同事对他的信任和鼓励。他短短3分钟的竞争演讲,4次获得全场暴风骤雨般的掌声。虽然投票计分要等到散会后统计公布,也就是说竞争结果暂时未出来,但会场上的掌声足以让他吃了颗定心丸。他想他应该稳操胜券,继续留任刑警大队长一职不会有一丝一毫问题。他心里本来就涌动一股从未有过的暖流,加上秋日中午的阳光洒满他身上的每个部位,他更是如沐春风,如驾祥云。此时,他像猎人睁大一双鹰一般的眼睛,沿五一大道东段寻觅猎物。因为他心里早已装着从社会传闻中获取的重要信息:

  有多个老年男人在五一大道上遭遇美若桃花天仙的女子拍肩,吹气,然后就不由自主地被带走,等到意识清醒过来,不是捶胸顿足,就是号啕痛哭,甚至要跳楼、投江、服毒。但奇怪的是全市范围内不见一个受害人主动到公安机关报案。一段时间以来,整座古城里的人几乎都在谈论这种怪现象,甚至到了搅得人心惶惶的地步。随着社会各界对此类怪现象的关注度日益增大,沈惠民和队友们肩上的压力也时刻在加重。他们对此类现象高度关注和重视,化装四处侦查,苦苦寻觅线索,好不容易找到两个曾经被美女拍肩、吹气的当事人,他俩却都一口否认,都说不曾经历过那样的事,都说从未见到过什么桃花般艳丽的美女。然而传闻则有增无减,传说中的人和事完全像真的一样,有头有尾,有起有落,有根有叶,有花有果,有鼻子有眼睛,但就是无姓无名,无住无址,无影无踪,像风吹过一般,让人有所感觉,可就是抓不住,捞不着。沈惠民凭借从警几十年的经验判断,无风不起浪,有风浪三丈。这种现象背后隐藏着深层次的原因。他决心查个水落石出。于是,他每天乔装改扮成不同的面孔,潜入五一大道侦查。

  半个月过去了,他仍无斩获,心里非常着急。这除了尽快消除市民的惶恐感外,还有一个更加直接的责任,那就是世界500强企业的绝大部分老板即将会聚长沙举行高峰论坛,届时国内的政要、商贾,大款、名流,都将莅临。据掌握的可靠情报,国内各地三教九流中的顶尖级高手也正在向长沙聚集。近年来,这些高手们视各地举办的重大活动为发财的大好时机,活动规格越高,来的高手越多。沈惠民不仅不想让他们的发财梦在长沙变为现实,而且决心将他们一网打尽,确保会议代表开心地来,高兴地去。所以,今天局里的竞争演讲会议一散,他就立即投入了乔装侦查工作。

  当他第三次从长岛饭店附近的那个宿舍区经过时,看见一个“眼镜长者”从院门里走出,迎面与一个年轻美女相遇。两人目光对视,欲言又止。美女对老人一笑,老人惊悚地连连后退;美女又对老人一笑,老人浑身发抖;美女再对老人一笑,老人“哇”的一声往后倒。美女不但不伸手帮扶,反而盯着“眼镜长者”发出怪异的笑声。

  幸亏沈惠民与门卫同时上前扶起“眼镜长者”,他才幸免倒地受伤。此时,只见“眼镜长者”浑身虚汗淋漓,口里直喘粗气。沈惠民探问原因,其一言不发。门卫对他说,您老平时身体很好的嘛!今天哪里不舒服?要不要送您去医院?“眼镜长者”连连摇手,嘴里含含糊糊。

  沈惠民顿生警觉,他立刻想到这个微笑美女莫非就是传闻中对老年男人“施放迷魂药”的“桃花仙子”。他把“眼镜长者”交给门卫,赶紧去追那个微笑美女。为了防止被那个美女认出,他立即使出百变绝招中的一招。他前后望了一眼,趁人不注意,走到一棵樟树背后,摇身一变,再次走上大街时,他竟成了一个长发披肩,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他朝着“三笑美女”离去的火车站方向寻觅,然而不见其踪影。他向正在晓园公园围墙外的花圃里拾垃圾的一个女子打听,有没有看见一个美貌女子从这里经过。这女子依然全神贯注地拾起散落花圃中的纸屑、饮料瓶、塑料袋等,头也不抬地指了指晓园公园门里。

  沈惠民冲进晓园公园西大门,对园区紧急搜索了一遍,没见那个“三笑美女”的影子。晓园公园不大,假山亭阁,小桥流水,是长沙市区几座资历最老的公园中最袖珍的一个,一眼可以横扫东西,穿透南北。此时园内游人不多,沈惠民没有在园内停留,他从南门跨出,扫一眼公园围墙外的大街,那个拾垃圾的女子不见了。他脑海里闪过一个问号,忽然觉得拾垃圾的女子就是“三笑美女”。他没想到自己身为百变高手,此次竟然被“三笑美女”的化装术给骗了。他退回公园门里,迅速一变,成为一个满面红光,双眼矍铄,脚步稳健的白须长者。他分析“三笑美女”要想脱逃,十之八九潜入了人流如潮的火车站广场。他要往那里寻找。

  突然,“咚咚咚”一串金属落地的声音在沈惠民脚下响起。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男子手上掉下一枚硕大的金戒指挡住了他的去路。那青年男子毫无察觉,径直往前走了。沈惠民一怔,警惕地抬起头,三个中年男子已经横在他面前,对他哈哈大笑地说:“老伯呀老伯!恭喜天上掉财宝。有福同享,见者有份,您老也应该分一半给我们兄弟三人吧?千万不能小气哟!”

  不等沈惠民答话,这三个中年男子又发话了,要他老人家付给他们五千块钱,这枚金戒指就是他老人家的了。

  沈惠民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人。这是三个“杀猪”的高手,把他当成了宰杀的对象。他既好笑,又庆幸。溜走了那个“三笑美女”,送上门四个打劫的男子,也算是一大收获。他想老子如果不把这四个家伙逮住,那就是饭桶一个。他哈哈一笑,定睛细看,不禁暗吃一惊,不是冤家不聚头。他认出面前三个中年男子个个都是他的老对手,集扒窃、抢劫、偷盗、诈骗于一身的秦有生、牛宝强、高凡成。他暗暗感叹岁月无情,改变着每个人的形象。尤其是人到中年,体形体态发生着意想不到的变化。他印象中的秦有生、牛宝强、高凡成,还是第三次将他们送进监狱时留下的,距今已有十二年了。眼前这三个人的体形不仅比原来有了变化,而且各自的手臂上、小腿上均布满了细细密密的针眼。看来不但扒窃、抢劫、偷盗、诈骗未改,而且都还染上了毒瘾。他像变戏法似的挥舞两副手铐,将秦有生、牛宝强、高凡成铐成一串。他再去抓那个瘦高青年时,却不见了踪影。他无法抽身去追赶。三个被铐的家伙刚开始有点发懵,等醒过神来,发出的吼声简直吓死人。

  “老家伙你算什么角色?跟老子们搞这一套,您是不想留在这世界上喝酒吃肉了是不是?”

  沈惠民摘下金边眼镜,嘴里发出的笑声盖过了他们的吼声。他不急不慢地说:“你们真的是瞎了眼,几十年的‘老朋友’都不认识?还有脸夸海口!跟我走!”

三个被铐的中年男子盯着他,一时傻了眼,都在心里暗暗叫苦不迭:真是冤家路窄呀!

沈惠民追问:“你们那个同伙叫什么名字?”

三个中年男子用不屑的口气回答:“游灿耀,他是飞毛腿,你休想抓到他。”

沈惠民又问:“他是哪里人?”

三个嫌疑人都在鼻孔里哼了一声:“宁乡。那么大一个县,你还能找到他不成?”

沈惠民说:“走着瞧!”他把他们带到刑警大队审讯室。他遗憾的不是跑掉了那瘦高个男青年,而是走掉了那个“三笑美女”,其价值很可能大于这三个老对手。

  沈惠民把三个老对手交给副大队长符品仁,自己立即赶到“眼镜长者”家,了解“三笑美女”的底细,好话说了几箩筐,“眼镜长者”仍然什么都不肯说。说着说着,“眼镜长者”呵欠、眼泪、鼻涕一起来,身子在沙发上缩成了一团。沈惠民暗吃一惊,可怜“眼镜长者”染上了毒瘾。他与“眼镜长者”的谈话已经无法进行下去。他无可奈何,但又不甘心空手而归。他悄悄地走访院子里的保安员、保洁员,得到线索:“眼镜长者”家中曾发生入室抢劫案,但他没有报案。沈惠民调阅小区大门口的监控录像,发现那个“三笑美女”曾经从这道门里三进三出,进门时是空手,出门时则带了包。他再次登门拜访“眼镜长者”,其还是千方百计回避,说他家里从未发生被劫案。沈惠民分析其中隐情,“眼镜长者”是从高干位置上退下来的,有可能为了顾及名声;有可能害怕报复;有可能担心连锁反应,索性打落牙齿往肚里吞。那么“眼镜长者”是如何染上毒瘾的呢?没有充足的证据,他无法追问。对“眼镜长者”这种人,在没有百分之百证据的前提下,问了也白问。他决定眼下不动声色,从长计议,暗中观察,探寻其毒品来源,兴许能挖出一个大的毒品团伙。

  沈惠民虽然未从“眼镜长者”嘴里得到有关“三笑美女”的线索,但他脑海里已经刻下了那个“三笑美女”的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他相信她在哪一天哪一刻也会像秦有生、牛宝强、高凡成这三个老对手一样被他不经意间撞上。那时,他再也不会让她溜掉。

  他回到刑警大队,和副大队长符品仁、侦查员彭金山一道,对秦有生、牛宝强、高凡成展开讯问。三个家伙缄口不言,半点实情也不吐。符品仁几次悄声提醒他没有挖出新的犯罪事实,24小时到了就要无条件放人。他则向主持全局工作的常务副局长武圣强汇报了详情,申请延期留置到48小时。他的理由非常充分:秦有生、牛宝强、高凡成不仅公开敲诈,而且有吸毒嫌疑。武圣强副局长批准了他的延期留置报告。为安全起见,他把他们放进了银桥看守所留置室。他打算用了晚餐,继续与秦有生、牛宝强、高凡成过招。

  沈惠民和符品仁、彭金山跨出银桥看守所大门,他的手机响起,一看是局党委委员、政工秘书室主任董江湖打来的。他暗暗高兴,一定是投票结果统计出来了,向他报告喜讯。他按下绿色键接听,董江湖只字未提投票结果,只是说有事与他面谈。他心里忐忑不安地朝局里赶去。这是他有生以来最难熬的一段时光,最难走的一段路程。他心里暗骂董江湖,当个卵政工秘书室主任好像了不得,把什么事都搞得神神秘秘,只差要局里所有的民警都喊他做爹。沈惠民不喜欢这种玩弄权术的人,但他又必须与他搞好关系。这是做人的最大难处。

 

 杨远新2.jpg

作者简介,杨远新:湖南汉寿人,毕业于武汉大学作家班,获文学学士学位,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理事,湖南省公安厅三级警监,湖南省人口管理与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曾任《沧浪》主编,《小溪流》编辑,武汉大学作家班党支部书记,宁乡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分管刑事侦查副局长兼县严打办主任,湖南省公安厅户政处秘书科长,湖南省公安厅《当代警察》编辑部主任、副总编、副编审,湖南省公安厅人口与出入境管理局政治协理员等职。1971年开始发表作品,迄今发表、出版各类文学作品1680多万字。长篇小说《百变神探》《春柳湖上》《春涌洞庭》《红颜贪官》《爱海恨涯》《拟任厅长》《东追西捕——魔头张君19天亡命录》《特区警官》《惊天牛案》,长篇儿童小说《险走洞庭湖》《雾过洞庭湖》《孤胆邱克》《欢笑的碧莲河》《小甲鱼的“阿姨”》《牛蛙大王》,长篇报告文学《奇人帅孟奇》《岳阳监狱保卫战》《县委书记的十五个日日夜夜》《走进福山福水》《天有巧云》,中短篇小说集《沧浪流水》《今夜,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落空的晚宴》等专著55部。2014年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19卷本880万字《杨远新文集》。曾获国家图书奖、公安部金盾文学奖、湖南省首届文艺创作奖、湖南省首届儿童文学奖等58次。现为阿里巴巴文学网、中国联通沃阅读、中南大学出版社签约作家。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