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二十七)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苏平原死了,平原公司好像一夜之间就倒闭了。还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平原公司被破产保护了,但苏平原的家人还是可以靠着多年的积蓄过着不错的生活。自打苏平原死去,昊昊就该理所当然回到他妈妈也就是第一监护人上官桃红的身边。

去接昊昊的时候,上官桃红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只有她自己明白,能见到现在这个结果她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上官桃红对苏家人依然保持着高冷的姿态,因为她对苏家人实在提不起一丝热情。甚至,苏家的大院门口她都不想登,她给如夫人打了电话然后就在门外等着。

当昊昊再次扑到上官桃红怀里的时候,她几乎被又了分量的昊昊撞倒,但那种久违的温暖在她的周身传递,暖意输送到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这时,她才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亲情,血浓于水。她那冰冻了千年的心瞬间就融化了。上官桃红紧紧地抱住孩子久久不舍得撒手,眼泪扑簌簌地掉下。

昊昊用温热的小手拭去上官桃红脸上的泪珠,懵懂地问:“妈妈,你怎么了?”

上官桃红胡乱擦去眼泪,看着稚气未脱的昊昊,露出开心的笑容,说:“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了!”说罢她再次紧紧抱住孩子。

昊昊用胖胖的小手也紧紧抱着妈妈“我再也不会离开妈妈了!”

上官桃红平复心情,拉着昊昊奔着自己的车走去“我们回家吧!”

昊昊蹦蹦跳跳地喊着:“我要回家喽!”

首都机场,国际出发的通道上,一个高挑的女人背着时尚双肩包,左手拉着一个大大的LV旅行箱,右手牵着一个小男孩,匆匆地走向航站楼的深处。

   此时,飞往美利坚合众国的乘客等待区,在角落里便于观察的位置,刘唐看似悠闲地翻着报刊,其实他内心焦急,不时抬头看看刚刚走过来的乘客,看看手上的腕表,距起飞还有一个多小时。刘唐深深明白,走过那道检票门,就真正登上通往美利坚的大门,那时候,一切都完了。很多谜团就此彻底被她带到大洋彼岸,最后若是这样的结果他得有多么不甘心!

在得到上官桃红要移民美国的消息后,刘唐知道自己解开谜团的时间不多了,但他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证据把上官桃红绳之以法。忽然一大一小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刘唐的眼。他一直注视着她们落座于登机口最近的位置,然后起身兜个大圈子到了通道口,旁若无人地走进乘客等待区。

上官桃红一脸疲惫,找了排无人的座椅,把行李放下,把昊昊安顿在座位上,拿出瓶水举头喝着,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鼓“真巧,你们这是去哪?”说话的人抬头看看国际出发的指示牌说“这是要出国吗?”

上官桃红在宽阔的候机大厅见到刘唐倍感惊讶,随后一脸笑容对刘唐说:“对啊,我们要去美国了,你怎么也到这了,不是要出差美国吧?”她开着玩笑。

刘唐笑笑,说:“还不是因为一个案子,美国我是去不了。最近忙一塌糊涂,也没和你联系,感觉你变化挺大的!

上官桃红用手拍拍昊昊的头,指指刘唐,说:“喊叔叔!”

正玩手机游戏的昊昊抬头看是刘唐,双眼暂时离开手机屏幕,轻轻喊了声“刑警叔叔好!”便又进入游戏世界。

上官桃红接着刘唐的话说:“我的变化大吗没什么感觉啊!”她感觉刘唐没有要走的意思,看看手表计算一下时间后,说:“你不急着走吧,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起飞!”

刘唐揉揉下巴,看一眼上官桃红,说:“我不急,我的同事正往这儿赶呢!”

上官桃红坐下示意刘唐坐在自己的边上,她说:“匆忙做的决定,都没来得及和你告别,其实是和谁也没说,真是抱歉了,还好在这遇到你了!”

刘唐在上官桃红的边上坐下,看着上官桃红,说:“你这是要定居美国不回来了吗?”

上官桃红透过巨大玻璃看着窗外,说:“孩子的国籍是那边的,我肯定得陪他长大,再说这边我也没什么留恋的了,能定居当然更好!”

刘唐心里想,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没什么留恋的,看来我没让你留恋过一丝一毫啊,可惜了我对你的那份情!刘唐不动声色地说:“我真没想到你竟和苏平原是一家的。”

上官桃红并没有显示出多少惊讶,她说:“哦,认识你的时候我和他早就离婚了。”

刘唐品出上官桃红话里的意思:就是说和你刘唐认识的时候,我是单身,没有欺骗你。

刘唐微微一笑,说:“苏平原死的时候,你好像没去,我去他家安保了!”

上官桃红微微一怔,然后恢复平静,说:“听昊昊说起过,他在那见到过你!”

刘唐一步一步把话题引向他更感兴趣的方面,说:“你知道苏平原是怎么死吗?

“我和他早没关系了,他怎么死的我根本就不关心!”

说这话的时候,刘唐能感觉到上官桃红脸上的一丝不耐烦。

刘唐不依不饶地问道:“你和苏平原为什么离的,感情不和?还是他拈花惹草?”刘唐接着说“这是富豪们的通病!”

上官桃红明显表现出不快,说:“刘警官,这好像是我的私人问题,你问得有点多吧,难道你是在审讯我不成?”

“没有,我只是好奇,毕竟我是那么喜欢你,多点好奇心很正常!”刘唐说好奇是在敷衍着,后面那句“喜欢”倒是他的真心话。

上官桃红听刘唐这么说,恢复了情绪,说:“我实在不愿提起这个人,说他都是眼泪,不说也罢!”

刘唐看看表,说:“到底怎么回事,聊会儿吧?”

上官桃红叹口气“这个人开始确实对我很好,否则我也不会和他结婚,你知道我是不太在乎年龄的,他比我大很多。”刘唐插一句“二十岁有吗?”上官桃红点点头接着说“但是那时候我能感觉到他是积极向上的,为了事业为了爱情拼得很,我们沟通也没有代沟,虽然他有过几次婚姻,但对我的那片真心我真实地感受到了,和他结婚是水到渠成的事,我们也有了孩子。后来我发现他变了,变成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无法接受的人,现在说不怕你笑话,后来他都不上我的床了,我以为他外边有了别的女人,但我查到看到的事实是他竟然喜欢小男孩了,还染上了毒瘾,那个时候他六亲不认。这个事实对我的打击巨大,我生怕有一天我们自己的孩子也被他给糟蹋祸害了,那时候他就是禽兽。所以我提出离婚,本想着孩子是肯定判给我的,但我想错了,孩子被判给他。那时候我万念俱焚。还好老天爷是公平的,苏平原摔死了。所以我现在能带着孩子走到这儿。”

“你的身世挺曲折,以前都没听你说过。苏平原死了,你可以好好生活了。但我还是有个问题,苏平原的死,你就真没做过点什么吗?”刘唐本来自己还没想好怎么把话题引到这上来,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就连自己都感到惊讶,怎么就这么容易地说到这了呢?

上官桃红更是惊讶,她看着刘唐,显然她是警醒了“你是奔着我来的?不用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到底怀疑我什么直接说。

把话题摊开挑明后,面对上官桃红的质问,刘唐显得从容多了,他不置可否,也算是默认。刘唐想先打击一下上官桃红,于是说:“据我所知,苏平原性情大变可不是因为吸毒。这里面另有原因。”

“不是因为吸毒他还能因为什么?”上官桃红冷笑一声。

刘唐狡黠一笑“他性情大变,确实另有原因,吸毒只是为了止疼,你想听听吗?”

“难道你还能比我更了解他?”上官桃红还是发出疑问。

“记得我说过我去过苏府吧,我不但去安保了,我还见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比你更了解他,甚至苏平原的家是由她来操持的。”

“你说的是如夫人,他的原配,这个我知道,苏平原几十年前就和她离了,算她把苏平原老娘照顾得好,才没被扫地出门。”

刘唐点点头,说:“就是这个如夫人。那天如夫人喊你家昊昊回屋,我们才偶然遇到谈到苏平原的死,她却给出了不一样的原因,她说苏平原头部得了一种病——颅内感染,对于疾病你应该比我更懂。如夫人说本来苏平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得了这种病,他把英文病历藏在家里很隐蔽的地方,谁曾想,被淘气的昊昊翻出来,就这样秘密被她发现了,她找来翻译才明白苏平原得了颅内感染。是这个病压迫了他头部神经导致他性情大变。”

“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上官桃红面色如霜“如果你们认为苏平原的死和我有关系,请你拿出证据,有证据的话,我该负什么责就负什么责,你不用和我东扯西扯,早就看出来你是冲我来的何必绕圈子呢?”

刘唐竟然又笑了,说:“我确实为你而来,有些问题我真的没搞清楚,找你问个明白。你知道,如果真把你列为犯罪嫌疑人你是走不出去的,至少现在还没有。”

上官桃红捋了捋垂下的乱发,看一眼腕表。她很正式地对刘唐说:“我可以回答我知道的一切问题,你问吧?”

刘唐看着上官桃红,说,“距登机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显然那时候你就要龙归大海,自由了。”然后说,“那我可真问了,你假扮陆小斌的律师关山,很有迷惑性啊。你们是怎么谈的?”

“你怎么认为是我假扮的,空口无凭,现在我可以这样说,你血口喷人!”不时看着表的上官桃红脸上比刚才更平静。刘唐明白,距离上官桃红登机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他心里有些焦虑,但没表现在脸上。

刘唐一副悠然的表情,说:“你还记得你给陆小斌点过一只烟吧,他没抽,这根烟现在我这儿,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要命的是那根烟头上有你的‘DNA’。”

上官桃红听到这儿有些不知所措,僵住几秒后,她辩解着“即便你说都对,那能说明什么?何况你根本就是来蒙我的!

刘唐还是一副超然的姿态,其实他内心早已急得火上房了“我蒙你有什么意义,你办假证的地方我都找到了。给你邮寄来的是不是淘168证件制作室。我说的没错吧!”

看上官桃红听完没吭声,刘唐接着说:“这案子我查了这么久,多条线索都指向你,目前看有两个人的死和你有关,第一个是陆小斌。”

一直沉默的上官桃红终于开腔了“陆小斌就是个杀人犯,他就是该死的人,他死不死怎么也和我扯上关系,你们刑警不会就这么办案吧?”说完她嘿嘿冷笑着。

“经DNA比对,最后一个约见陆小斌的律师关山就是女扮男装的你——上官桃红,你的DNA是我们怎么取得的你肯定会有疑问,但你也很快会想到,你在医院工作期间留有DNA样本,调取这个对我们来说很容易。当然,你还应该想到,阿桃的DNA样本也和你的一样,别忘了,你作为阿桃也去医院做过外伤处理。就说关山这事,之后你再没去见过陆小斌,我查过你之前的律考记录,结果是一次没有,再查你上网交易记录,竟然有假证交易,这些不必你说,我已经查得一清二楚,问题是,你怎么知道陆小斌需要见你?这个消息你是怎么得到的?难道是他的狱友给你报的信儿?”刘唐一口气说了很多。

上官桃红再次看看表,她面色平静、呼吸均匀,用手摸摸昊昊的头,然后对着刘唐说:“其实我知道你们下了不少功夫,但我也知道你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我现在说一切都和我无关,但我也可以试着给你讲个故事,有巧合或雷同那纯属偶然,我只是想让你别白来一趟。你想听我就讲给你,不想听我们就去排队了,距离登机的时间不多了。”

刘唐明白再过几十分钟上官桃红就可以彻底离开他的视线了,那时候再问什么都没有机会了,何况自己确实没什么拿手的证据。他内心焦急,但还是云淡风轻地说:“好啊,这次听你的故事。”

“不是我的故事,是我讲的故事。”上官桃红强调。

“嗯,你讲的故事,来吧,开始!”刘唐举手比划一下,示意开始。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