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二十一)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这条海边公路黑衣人走过无数次,公路宽敞平坦,尤其是两边的风景,美不胜收。南面,隔着松软的沙滩就是波涛汹涌的大海,路边有稀疏的灌木把海边和公路隔开,灌木往里一点是一条一直沿着海岸线架起的木栈道,无论春夏秋冬城市的人们总喜欢沿着木栈道散步、奔跑、骑行,只是冬季人少些而已。公路的北面是一望无际的森林,虽说这是基于原有的一点树木人造的森林,经过十几二十年不断的努力植树和精心看护,森林蔚为大观。虽说这片森林离市区很近,但里面的树木密密麻麻,确实少有人去。黑衣人在这条路上来往过无数次,海边几乎每个角落都熟悉,黑衣人一直喜欢和喜欢的人在海边徜徉的感觉,或是在车上开着窗子吹吹海风,他都觉得美好。但这次不同了,他是一个人带着任务来的,而且是深夜。黑衣人不是来海边吹风的,怀着从未有过的勇气,带齐了所能找到的一切防身设备,什么辣椒水、小电棍、水果刀等等。黑衣人把卸了牌子的越野车开到一条通向森林深处的小路上,选了一处灌木横生后面硬实平坦的地方,把车藏起来。他这次穿一身黑衣,着一双结实耐用还轻便的越野鞋,头戴棒球帽,脸上遮着黑色口罩,背后背着一个沉甸甸双肩旅行包,一只手里托着一件大号的旅行箱,另一只手拿着小手电筒,在漆黑的瘆人的不时发出各种怪叫的森林里行走。他不是来探险的,他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模拟很多次行动,也考虑到了一切复杂的可能。他按着那张草图在这个地区转过多次了,甚至于每棵树木,每株花草。时机终于成熟了,他按着指示,必须把那个传说中的包裹找到。找到这个包裹是他完成指示的第一部,没有这第一步一切是零,既然走上了这条黑暗之路,就必须把它走完,直到看到有光亮的那一天。

森林里密密麻麻的树阻碍了他前行的速度这次他真的不可以气馁,他沿着早就划定的区域,第一次在黑暗里寻找着那棵无数次考察过的歪脖树。其实这棵歪脖树他在白天已经确认过几次了,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夜晚展开行动,是因为今晚足够黑,没有月亮,没有星斗,天上是厚厚的黑云,地上伸手不见五指,海边的风吹得海浪拍岸之声从很远处就能听见。如此恶劣的天气,以往他死都不肯来这样的地方,他也明白这样的鬼天气是不会有什么人在海边溜达的,没人的时候就是他最好下手的时候。拨开最后一束荆棘,那颗歪脖树终于展现在他的手电光中。

歪脖树比他上次见到时还丑陋,有一半的树枝枯萎了,是棵松树,以前没见到时总以为是棵柳树,那个人告诉他时就没说过是什么树,只是描绘树的具体方位和明显特征。那人说周围就这一个歪脖树,树下有一个大沙坑。经过自己几天的多次实地考察和反复论证,他认定:树就是这棵歪脖树,坑就是这个大沙坑。歪脖松树虽然比周围的树矮了许多,还有一个支叉枯萎了,但它树根向龙爪一样在地上盘根错节,时而突出地面,时而没入荒草,那个大坑的周围都是歪脖树的根脉。他对着树双手合十拜了三拜,然后把双肩包打开,把折叠锹扳直,嘴里叼着手电跳下沙坑准备大干一场。

坑里的土质松软潮湿,黑衣人认真研究了沙坑周边的环境,知道一条城市的污水管道正好在沙坑的边上经过,管道肯定有漏水的地方,漏出的水刚好聚到地势稍低的沙坑里,所以高出海平面很多的这个地方,沙坑还能如此潮湿松软。但挖坑刨泥的活儿,对黑衣人是个挑战。好在巨大的诱惑,让他浑身是力气,汗水让他忘记了周围的黑暗和无边的恐惧。

在锹头碰触到一个软软又韧性的物体时,那种触感传输到他的大脑,巨大的兴奋传遍周身,这时他感觉那个人说的是真的,这次冒险是正确的,下一步计划居然会随着这个大包裹的出土而得以实施。他开始小心地沿着软而韧的边际慢慢地挖着土,又费了一刻钟,终于把这软而韧的轮廓清理出来。他把轮廓里的泥土清理干净,在手电的光照下,他看清楚了,这是一个横躺着的大包裹,包裹对着森林里面的一边漏出来的是一颗带着腐臭气息的人头,包裹对着海的一边露着白森森的人脚掌骨。包裹包着的正是人的躯干,这具尸体看着能感觉出他的瘦小。按着那个人的授意,他把旅行箱拉了过来这个旅行箱是他很少见到的名牌,周身印着“LV”字样的LOGO。一切沿着原定方向进展他把旅行箱的锁打开,凝神屏息忍住恶臭,把那具尸体双手拎起,迅速放进旅行箱,他已经顾不得掉落的一小部分腐烂尸块,利落把包着尸体的那块布扯了出来,然后按上箱子锁上密码。锁定旅行箱的刹那,他透过口罩深深喘了一口气,这时一股浓浓的无法让人忍受的腐臭气味扑面而来钻进鼻孔,他被熏得胃部痉挛,作呕连连,但他明白打死也不能吐,否则会留下痕迹,忍了又忍的他终于把从胃部上升到喉腔的那股热浪压了回去。

带着口罩依然被熏出眼泪的黑衣人定定神,在弥漫着无比臭气的旅行箱旁,又双手合十冲着箱子拜了三拜,然后定睛看去,和那个人说的没什么出入。他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又打开旅行箱,找到一个东西拿出来,之后满意的把箱子再次上锁。

旅行箱虽然很重,但质量上乘,四个轱辘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用他把旅行箱,放在一旁开始收拾现场,用锹把后挖的土先填先挖的土后填,把坑恢复到原先的模样,再洒上些落叶枯草,让这个地方看上去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他掩藏了他认为所能留下的所有痕迹,背上工具,托着旅行箱回到车旁把旅行箱放进后备箱,回头把拉着旅行箱轧出的痕迹清理干净,然后打火开车拉着旅行箱去了城北那个令人生厌的臭气熏天的池塘。

芦庄,池塘周围无人声、无狗鸣、死一般的寂静,天无风、夜黑暗。一会儿,一台越野车在黑黑的夜里闪着贼亮的光柱,沿着曲曲弯弯的小路来到了东北塘埂上停在了宽阔处,熄火。这一边的塘埂比四周都高些,但没有树木遮掩,埂到池塘的斜坡上长满了野草,黑乎乎一片,枝叶高过人。

这个地方黑衣人其实已经来过很多次,他按着既定方案选好了东北角这个地方,看着西南角被挖乱七八糟的土堆,露出一丝冷笑。他定定心神,看看下面的蒿草,把车后备箱里的那个旅行箱拖下来,慢慢拖到池塘边,不算太重的旅行箱对于他来说本来不是事,也许是紧张的缘故,今晚竟死沉死沉的。他尽量不弄出声响,生怕惊动了周围的一切哪怕是一只野狗。

由于坑洼路面的原因,声响还是被弄出来了,他和大大的旅行箱,顺着斜坡压着荒草,滚到了池塘边上,如不是草长得结实,他能死死薅住,没准就滚到池塘里了。天随人愿,弄出这些动静,居然没吵醒周围的任何动物。

黑衣人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再次爬上坡,把锹镐那些工具小心翼翼地拖到坡下,在选好的地点,拨开野草,露出一个早已挖好的足够深的大坑,把皮箱扔进坑里,然后奋力填埋,平整。最后再把野草铺到浮土之上,把这个埋了一个大箱子的地方恢复到往常模样,再把滑下时压到的野草扶起。之后他拖着自己的工具爬上塘埂,站在高埂之上,看看下面一片黑乎乎的野草,满意地点点头,登上越野车,旋即消失于茫茫黑夜。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