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十九)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昨夜刚下了一场秋雨,天有些阴冷。苏平原的灵堂摆在了他家别墅院中。平原公司的债权人还是知道苏平原死了,他们摸清苏平原的家庭住址后,便聚集在别墅周围。他们想法就是冲进别墅和苏平原的家人要账。

为了方便市领导前来为苏平原吊唁,也是保证事态不被进一步激化,上级决定,派出大批警力,进驻苏平原家的别墅,一是稳定众多债权人的情绪,二是保护好无辜的苏平原家人,三是保证市领导的安全。苏平原死前毕竟是政协委员,他杀人嫌疑人的身份没被确认也没有被澄清。刘唐的中队被安排在别墅内负责对外警戒。

到苏平原家要账的人山人海,苏平原别墅外喧闹沸腾,警察已经拉出警戒线,防止不理智的人群冲进别墅。别墅内却是另一番景象,一片肃穆氛围中,灵堂搭在楼前的草地上。来吊唁的人不多,但也有主管经济的副市长特意来了,他穿了一身灰西装,带着一副近视镜,身边带一个年轻的秘书。接待副市长的苏府负责人就是苏平原的原配妻子——如夫人,如夫人身材娇小,五十多岁,看着不算精明强悍,一副朴实厚道模样。副市长给苏平原献了花圈,对着苏平原的遗像鞠了三个躬。

其实,副市长还带着另一个任务,他必须弄明白现在是谁掌管着平原公司,借给平原公司的一个亿资金怎么返还。等弄明白平原公司现在的实际控制人就是苏平原的原配妻子后,他便和如夫人认真地攀谈起来。

刘唐就站在灵堂的边上,留意着进入别墅的每一位来宾。

在灵堂前守灵的有四五个苏平原的家人,包括苏平原的女儿,苏平原的弟弟,侄儿等。

刘唐见副市长进入别墅和夫人密谈去后,便在别墅的院内溜达。走到侧门,突然从门飞出一个足球,直奔刘唐的脑门而来,刘唐把头闪过,用手接住皮球,正要看是谁踢来的皮球,从门里冲出一个小男孩奔着皮球就来了。男孩连看刘唐都没看径直伸手要抢皮球,刘唐把球高高举过头顶,男孩跳脚够皮球,刘唐此时仔细打量这个男孩,看着有些眼熟,男孩还在任性地扯着刘唐的衣服,跳脚够着刘唐高举在头顶的皮球。忽然,刘唐想起这孩子是谁了,他的思绪一下有些飘忽,他着实没明白这孩怎么会出现在这座别墅里,难道是她来吊唁了吗?怎么没看进来。

刘唐用下巴对着男孩,说:“小朋友,你还认识我吗?”

小男孩没有停止够皮球气哼哼地说:“管你是谁,把球先给我!”

刘唐举着皮球接着说:“这么没礼貌,你妈妈不说你吗?”

男孩儿一副不服管的样子:“关她什么事,你把球给我。”

刘唐忽然大声说:“我知道你叫昊昊!”

  小男孩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停止够球。

   刘唐笑笑说:“我带你游过泳啊!还记得吗?”小男孩愣怔怔地看着刘唐想了一会儿:“你是那个刑警叔叔,我想起来了!”

   这时刘唐把举着的皮球放下来,递给昊昊,问:“你怎么在这呢?”

   昊昊:“这是我家啊!”

   刘唐疑惑看着昊昊:“那你妈妈也在这么?”

昊昊:“我妈妈和我们不在一起住。我和我爸爸住一起。”

刘唐:“你爸爸是谁啊?”杜军在脑袋里仔细搜索着这座别墅内能和昊昊母亲配得上的男人。

昊昊:“苏平原是我爸爸啊!”

这句话不啻一声惊雷在刘唐的脑袋里炸响。如果昊昊是苏平原的儿子,上官桃红又是昊昊的母亲,那么上官桃红就该是苏平原的妻子,按现在的情况看上官桃红是不和苏平原在一起的,即便没离婚也该是分居的。这些情况上官桃红竟然没在自己面前提过哪怕是一个字。

   刘唐接着问:“你妈妈在楼里面吗?”

   昊昊:“我妈妈不会来这的,她从不来这儿。”

   刘唐:“那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昊昊:“知道啊,爸爸死了。”

  刘唐:“那你怎么还在踢球玩儿?”

  昊昊:“在这没人管我,他们又不让我去妈妈那儿!”刘唐能看出昊昊说这句话时的气愤。刘唐忽然明白在这里的昊昊为什么如此地无礼,在上官桃红身边的昊昊为什么那么懂事了。

   刘唐:“你妈妈今天应该来这啊!”

   昊昊:“妈妈是不会来的。”他撅着嘴说。

   刘唐正想接着聊,忽然楼里有人喊:“昊昊,你又跑哪去了,给我回来!”

   昊昊:“我得回去了,要么那老婆子得打我了!”说罢昊昊拿着足球跑回别墅。

   看着昊昊跑回楼里,在别墅的院里,来回走着的刘唐脸色阴沉、思绪万千,他不知从哪开始捋。忽然,他朝着昊昊去的方向走去。

聚集在别墅外的债权人终于等到了平原公司的官方答复:尽一切办法,就是把公司拆了、卖了也要把大家的钱还上,这不只是一个空头承诺,未来一段时间肯定会兑现的。聚集的债权人慢慢散去警察也陆续撤离苏平原的别墅。闷闷不乐的刘唐带领中队里弟兄撤离苏府。苏平原的葬礼还在继续进行中。

  回去的路上,王小鱼开着车,眼角的余光看刘唐一脸不高兴,说:“我的师父,谁惹你了,这一脸的阴云比天上的还厚。”

   刘唐叹了口气,欲言又止的样子。

   王小鱼接着说:“有什么不高兴的事,你就说出来吗,憋在肚子里多委屈,我帮你解解惑?”

   “那晚上你请我喝酒吧!”

“没问题,我爸那正好有一瓶好酒呢,我给偷出来,不怕我给你灌多了?”

“你那点儿酒量,还灌我呢,别说大话啦。”

   徐徐的海风让夜晚变得凉爽,王小鱼说要去好点的馆子,刘唐却执意在单位附近选个熟悉的烧烤摊儿。二人点了几种肉串儿、烤蛤蜊什么的,酒是王小鱼从家里拿来的高度老白干。王小鱼说她从不喝酒,刘唐不依不饶,让王小鱼拿杯酒意思意思。刘唐还没吃几串肉呢,两杯白酒已经下肚,这时他话就开始多了,说:“小鱼,你说我们拼了命地工作是为了什么?”

王小鱼坐在矮矮的板凳上,狡黠地一笑,说:“师父,你先说说,为了什么?”

“那还用说,理想啊,做梦都想当警察抓坏人。”

王小鱼听罢,对刘唐竖起大拇指,表示敬意。

刘唐放下酒杯,点着一只烟,问:“这回该你说说,为什么要来刑警队了吧?”

王小鱼扬起头,甩了下马尾辫,说:“不是说没当过刑警的警察,就算没当过警察吗?所以我来了。”

刘唐叼着烟,吐了口烟圈,说:“别蒙我,到底是什么原因?还有,刑警队有那么多人呢,你干嘛非要认我当师父?”

王小鱼尴尬地一笑“糊弄不了你,那我就说吧,我和我们领导打架了,因为写一篇稿子,按他那样写太假大空了,我稍稍改动了一下,他大发脾气,我就和他吵了起来。一怒之下,我决定离开政治处,去哪里好呢,我当时就想了去就去最艰苦的地方。所以我选择来刑警。”

“比你想象的还苦吧,现在后悔了吧?”

王小鱼捂嘴一笑,接着说“没有,本以为刑警是一群张手就打抬腿就踹只会说粗话的糙老爷们,现在看刑警必须具备缜密的思维,大胆的想象,渊博的知识,强健的体魄,雷厉风行的作风,必须有智慧、耐性和勇敢,来这后,我对刑警刮目相看了。接下来就说说为什么选择您做师父了。”

“说我可以,但不许瞎说啊。”刘唐端着酒,看着王小鱼“我先打个岔,今天你把这杯酒干了,我立刻就认了你这徒弟,!”

王小鱼难为情看着那杯白酒,说:“这样吧,师父,不一口干,这顿饭吃完酒我喝完!”

刘唐喝一大口酒,说:“你这根本就不是刑警作风,我们酒到杯干,谁让你是女的呢,按你说的!”

王小鱼端起酒,抿了一口,说:“先敬师父,我就得慢慢喝。这回说为什么选你做师父了,刑警队不少人,有本事的确实不少,但他们都没有师父你敏锐,你看问题一针见血,做事情不拖泥带水,虽然您老人家看上去吊郎当,老愤青一个,真格的时候从不含糊,有勇有谋,综合素质第一名,我不选你选谁?

“你这是忽悠我呢,我要是没什么本事教你可咋办?”刘唐又喝了一大口酒。

王小鱼拿起一只烤海蛎递给刘唐,说:“师父,你别喝这么猛,先吃点东西。”刘唐接过烤海蛎。

王小鱼接着说:“师父你对我这么看?”

“脾气和我对路,这点很重要,再有,聪明有上进心。我提前告诉你,要想升官什么的,趁早离我远点,我会把你带沟里去的!”刘唐接着喝酒。

王小鱼:“我就是想做个好刑警,别的都没想。”

王小鱼接着问:“师父你淡泊名利,也算是成名已久的侦探了,还有什么不如意的,看你今天心事重重啊。”

刘唐眼睛已经喝出了红血丝,他说:“话又说回来,当警察的理想我实现了,但我也是个正常的人啊,我需要稳定的家庭、爱情、温暖,这些谁给啊?”

王小鱼喝一小口酒,说:“这酒好辣!你不是有过家庭吗,我没资格谈这问题,我现在还单身呢!”

刘唐咬着羊肉串,说:“哥们儿,我是有过家庭,可是咱这工作整天忙,一天到晚不着家,还挣不到多少钱,之前的那位,很物质,所以,散,就很必然了。我们刑警注定是孤独的!”

王小鱼举起酒杯,说:“为了理想干一杯!不对啊,我记得前一段出差,你应该有女朋友,微信聊得昏天黑地的,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是这个人扰乱你心神了吧?”

“别提了,你知道她到底是谁吗?”刘唐叹口气,接着说:“这个人竟然和苏平原有关系!”

“那又能怎么样?难道是他闺女?苏平原没死前,你可算攀上高枝了,现在时过境迁喽!”王小鱼嬉笑着说。

 刘唐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说:“不怕你笑话,她竟然是苏平原的老婆,不,前妻!”

王小鱼惊讶地忘了眨眼,她紧盯着刘唐, “不会吧,他最年轻的前妻也四十出头了,这是我们之前调查过的,我的师父,你的口味没那么重吧?”

刘唐又喝了口酒,说:“这个人没有那么大,三十岁不到,她竟然和苏平原有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她之前从没和我说过这事!”

“她究竟是不是苏平原的前妻啊,这个人可不地道,你和她到什么地步了?”

“也不能说人家不地道,毕竟我们还只是朋友关系,比普通朋友近一点吧?”

“原来让你抓心挠肺的人,和你还没确立正式恋爱关系,那倒情有可原。但她故意隐瞒和苏平原关系这一点,也是很有问题。”王小鱼对这个让刘唐着迷的女人开始感兴趣,她接着说:“她和苏平原的关系我们为什么查不到,还有她哪一点让你这么痴迷呢,有照片吗,能不能让我看看?”

刘唐睁着浑浊的带着血丝的双眼,说:“这你也要看,她确实很迷人,你还不知道我的口味吗?”

说罢,刘唐在手机里翻出了上官桃红的照片,展示给刘唐看。王小鱼一边接过刘唐的手机,一边说,“是在人家微信里偷偷下载的照片吧?”

一旁已经有些微醺的刘唐点点头,黑黑的脸上看不出脸红。

看到照片的第一眼,王小鱼的心里一惊:怎么这么眼熟,难道我在哪见过她?这是一张艺术照,照片里的人确实风情万,婀娜多姿。王小鱼在脑袋中,迅速地寻找着这张似曾相识的面孔。

这时刘唐一把抢过手机,说:“你怎么还看个没够,过分了吧!”

王小鱼回过神儿,说:“她叫啥名字,我怎么看着眼熟呢?”

“不可能吧,你应该没见过她!对了,蓝猫咖啡馆你去过吗?”

“那么雅致的地方我还真没去过!”

“那是她开的,她叫上官桃红。”

王小鱼还在记忆里搜寻着,突然,“春宵一刻”的那个女经理浮现在脑海中,那个刘经理和这个上官桃红何其相似,她问:“难道她不不是‘春宵一刻’的那个刘经理吗?”

“什么刘经理,我说过了,他姓上官、上官!”刘唐对王小鱼不满了。

“好吧,好吧,上官!你们怎么认识的?”

刘唐乜斜地看着王小鱼“这你也要问,把我当成犯人了?”

“我的师父,我哪敢把你当成犯人,我不是帮你解惑呢吗?”王小鱼端起酒杯,接着说,“我问多了,我自罚一杯!”说着王小鱼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刘唐见状,说:“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和她是这么认识的……”刘唐把和上官桃红认识和交往的全过程讲了一遍。然后问:“你是女孩儿,懂女人的心,给我分析分析,这个女人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

王小鱼沉吟着,独自喝了一口酒,说:“我觉得她对你没有什么感觉,和你交往至少也是没有完全投入,她把你和她的距离控制得很好,可见其对待感情之冷静,按着正常的规律,你们现在早应该是情侣了!”

王小鱼接着说:“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吧,可是她还和你保持着一种她能控制的距离。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不,怎么叫不能自拔呢,你以为我那么多情啊!我冷酷很!”刘唐掩饰着。

“对了,你怎么没查查她底细,竟然不知道她曾经是苏平原的女人?还有你又是怎么发现她和苏平原的关系的?”王小鱼疑惑地看着刘唐。

刘唐把剩下的白酒都到入杯子,然后一饮而尽,喷着酒气大喊“服务员,给我上啤酒!来一打!”

 王小鱼劝阻道:“别再要了,你喝多了,我可弄不动你!”

 “不用你管,我喝不多。你不是问我怎么没查清吗,哪能呢,我们是干什么的,查个户口能查不清?在我们的系统里确实没有。还有今天,就是今天,我看到她儿子了,那孩子说苏平原就是他爸爸!我当时有五雷轰顶的感觉!五雷轰顶你懂吗?”刘唐用双手不断拍击着自己的头颅。

王小鱼小声说:“你不是冷酷很吗,还五雷轰顶!

看刘唐确实醉了,王小鱼喊来两个同事强行把刘唐拽回单位宿舍。

苏平原自杀身亡,这对于本就风雨飘摇的平原公司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平原公司的现金已经被那些有关系有门路的债权人兑换一空,现在兑换不出现金的平头百姓每天聚集在平原公司门前,期盼着有奇迹出现。看到自己的钱根本无望收回时,这群人,开始到市政府上访告状。这群可怜的债权人当时被高额的回报所引诱,把自己的血汗钱都押进去了,没过几个月就血本无归。这里面有老人、有打工者、有小土豪、有公务员,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他们闹得动静够大,网上炒得沸反盈天。不得已,政府责成公安局经侦部门立案侦查。

平原公司吸收民间存款的事,最终被立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经济大案。在查处案件过程中,经济侦查的办案人员发现,平原公司吸收的存款一部分作为利息返给了最早的债权人,大部分投入到新项目,还有一部分作为日常开支,剩下的巨大的亏空,竟然没有去处。经过细致的排查,调阅了海量的账目往来,终于发现在吸收公众存款的过程中,还隐藏着一个硕鼠。硕鼠就是真正负责公司吸收存款业务的李铁柱。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很多人本想存进平原公司赚利息的钱,直接放进自己的腰包,压根儿就没放进平原公司的账上。李铁柱表面上看是平原公司的托孤第一重臣,他为公司日夜操劳为了大哥甘愿上刀山下火海,其实呢,苏平原一死,公司破产即在,他立刻卷了五千万偷偷跑路。

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李铁柱被经侦支队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上网追逃,在南方落网,收押于市看守所。

刘唐前晚上把自己的经历和盘托出后,就喝人事不省了。第二天刘唐彻底捋清了上官桃红和苏平原之间有着特殊关系,他开始查找上官桃红和苏平原到底是什么关系的证据,但是在所有能查到的资料里,上官桃红和苏平原并没有结婚记录,也没有离婚记录!这让刘唐有些诧异,昊昊确实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啊?难道上官桃红是未婚妈妈,可孩子怎么就归了苏平原抚养?上官桃红和苏平原确实不是一般的关系,碍着面子刘唐现在还不想去上官桃红那儿求证,他只有另想办法。

苏平原的嘴是不可能张开了,好在李铁柱还是活的,可以见一下,他想不给机会都不行。刘唐来到经侦支队,支队长全力支持刘唐的要求刘唐和王小鱼拿着提票又来到看守所。

李铁柱被管教带进刘唐、王小鱼所在的提讯室。

曾经在市面上叱咤风云的社会大哥现在沦为阶下囚,李铁柱被剃成光头,在头皮间能看出白色的发茬,曾经魁伟的身材明显消瘦许多,号服显得逛荡,脸上的胡茬既浓又密。经济犯只带了一副手铐,没有一般重刑犯才戴上的脚镣。等李铁柱被放进提讯室里屋的固定椅子里,管教出去后,刘唐示意王小鱼,把一只点燃的香烟顺着铁栅栏的缝隙递给李铁柱。

李铁柱双手着那根中华烟亲切闻了闻,然后深吸了一口,才说:“见到大中华,亲呐!谢谢二位警官。”说完他打量着着刘唐和王小鱼,接着说:“没见过二位啊!”

刘唐出示了工作证说:“我们是分局刑警,今天向你了解一些事情。”

李铁柱翻翻大眼珠子说:“刘唐这个听说过,王小鱼,漂亮的警花,新人吧,你们刑警找我了解什么事情呢?”

王小鱼瞪了一眼李铁柱,:“你以为你是谁,挑肥拣瘦的!”

刘唐到没动怒,开门见山地说:“今天我们来,不谈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事,陆小斌你认识吗?”

李铁柱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当然认识,不是苏平原的司机吗,想知道他什么事,对了,他不是刚被枪毙不久吗?”

刘唐点着烟,弹着烟灰说:“李铁柱,你给我听好了,我们来是给你机会的,你知道你要被判多少年吗?”

李铁柱这听到这,气焰被灭了一大半,嘀咕着:“没有死刑吧,大不了无期徒刑!”

刘唐接着说:“你知道法律规定立功可以减刑吗?”

李铁柱内心里做梦都想减刑呢,他说:“当然知道了!”

刘唐正色道:“今天我们问你的,你要如实回答,没准会有立功的机会!”

李铁柱认真想想说:“刘警官,你问吧,我知道的肯定全说!”

刘唐表情稍有缓和,说:“接着说小斌事情。

“陆小斌干司机没两个月,因为偷了大哥就是苏平原的金表,被我发现的,我把他打跑的。我看那小子就不顺眼。”李铁柱认真叙述起来。

刘唐接着问:“陆小斌做司机的时候,出过交通事故吗,也就是说撞过人吗?”

“这个我不清楚。”李铁柱摇摇头。

“陆小斌做司机一直开那台宾利吗?”

“我也纳闷,苏平原从一开始就对那小子特别的好,那台宾利上来就给这小子开。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野小子,亏得我大哥对他那么好。”

刘唐:“陆小斌是怎么进入平原公司的,还做了苏平原的司机?”

李铁柱沉默了很久,说:“再给我来支烟。”

王小鱼再次燃着一只烟递给李铁柱。李铁柱吸着烟说:“反正我大哥也没了,我也进来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现在说什么也不会对不起谁!”

李铁柱一边吸着烟一边讲起陆小斌和苏平相识的过程。

 “那时候我好玩儿好耍,对城里的各种娱乐场所都熟得不能再熟。正巧新区开了一家非常低调隐蔽的场所,名字叫‘春宵一刻’,那里设施豪华,服务周到,小姐年轻漂亮,就是消费高一点,但这阻挡不住我们这样人的欲望。听道上的人说这家的老板后台很硬,安全肯定有保证,我便去那里耍了一通,去的时候还发现那里有更新鲜的服务,就是有男的,叫什么‘王子服务’,不对女人,只对男人。新鲜是新鲜,但不合我的口味。总之我觉得去那儿物有所值。”

“没过多久,我的大哥也就是苏平原,他对我说他很郁闷,想出去透透风。我知道他当时遇到些烦心事,就把他带去‘春宵一刻’玩耍了。那时候大哥还染上一个不良嗜好,没事时会吸口‘冰’,吸完他就特放得开。我曾劝过他,那东西伤身体,他说吸完之后觉得自己有无穷的力量,干什么都会无往不胜,还说是软性毒品,不会上瘾,上瘾了也好戒掉。他都这样说了,我就没法说什么了。”

“对了,忘了说那家‘春宵一刻’是会员制的,没有朋友引荐他们不对陌生人开放,我是朋友引荐的,我成了会员,所以我可以带着大哥去玩耍。‘春宵一刻’服务可以说是尽善尽美,不但有美女美男,还有各种毒品,大哥就是在那先吸了会儿‘冰’,等他彻底兴奋后,他就开始作。”

“他作,我拦不住,那里的小姐都被他霍霍了,他还不满意,最后他瞄上了‘王子服务’,那的经理把全部的‘王子’带到我们的包间,大哥一眼就相中了其中的一个二十上下岁面色白皙的小白脸,对,他就是陆小斌,看大哥相中人了,我就出去了。”

“他们两个包间里整整呆了一晚上。

“后来我和大哥又去了一次‘春宵一刻’,那次大哥根本就没看那一溜的美女,直接点了陆小斌。再后来陆小斌就来我们公司上班了,而且一来就是给大哥当司机,原先的司机被辞退回家了。陆小斌就是这么到公司来的,若不是现在他们俩都死了,我才不会把这些说出来呢。”

刘唐给李铁柱又点了一支烟,问:“你说苏平原那段时间郁闷,是什么事情让他郁闷?”

铁柱狠狠地吸口烟,说:“还能有什么事情,我觉得他就是毒瘾犯了。”

王小鱼插了一句:“他是怎么吸上毒的?”

李铁柱吐着烟圈,说:“这个我说不好,大概是去京城一次聚会,人家招待的第一项就是‘冰’这是我听别人说的,估计是那次后他就离不开这东西了,这东西害人,我感觉他就是在‘溜冰’以后才开始喜欢男色的,这个我一直无法理解,但他是大哥,我也不好说什么。我现在建议啊,你们得把那害人的‘春宵一刻’淫窝给端喽,那地方太害人了!”

突然铁柱收住之前的话头问:“我想问问,陆小斌都死了,苏平原也死了,你们到底还要查什么啊?”

王小鱼接着回答道:“案情不便向你透漏,问你什么你如实说什么就可以了。”

铁柱摊摊手说:“既然这样,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刘唐问了一句:“上官桃红你熟吗?”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送我回去吧。”李铁柱采取了拒绝合作的态度。

刘唐看无法再从李铁柱的口中再问出什么,便结束了讯问和王小鱼离开看守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