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十七)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刘唐和王小鱼来到位市辖区与滨海区交界的检查站,这里装有最先进的鹰眼系统,经过此路往来两区的车辆只要是有牌照的,都有最详细的记录。刘唐觉得如果苏平原是杀人嫌疑人,苏平原的杀人证据能被陆小斌知道,也只有在他给苏平原做司机的时候才能了解到。按照陆小斌的说法,旅行箱是两年前埋在池塘边的。但埋在池塘两年的尸体根本就不会是现在挖出来的样子,这个早有公论。在死亡时间上,尸检结果又和陆小斌的说法惊人的相似,也是两年左右。陆小斌给苏平原做司机也正是两年前的事。离开苏平原的陆小斌,没过多久就犯下了杀人焚尸案。也就是说,陆小斌在给苏平原做司机的时间里了解到一些内幕,他一直等待一个机会,去举报苏平原。现在查一下苏平原和陆小斌在一起来往于这条路上的记录也许会有新的收获。

车辆来往记录显示,苏平原在两年前确实在市辖区和滨海区来往多次。而他和陆小斌在一起的来往记录却只有两次,都是在13年9月份,而且这两次在时间上离很近,之后他和陆小斌同时来往于两区之间的记录就没有了。

刘唐看着这两次来往记录,对王小鱼说:“通过交警查询,看看那两天在通往滨海区的路上没有交通事故。

王小鱼疑惑地看着刘唐,问:“为什么要查这两天的交通事故记录?”

刘唐点上一支中华,深吸一口,吐出一个烟圈,说:“根据尸体检验结果,那尸体的腿骨应该是被撞断的。”

王小鱼固执地说:“头部的伤才是致命伤,法医不是说像钝器击打造成的吗?”说完他又补充一句:“哦,明白点儿了,我这就问事故处!”刘唐看看王小鱼说:“你明白什么了啊,快去查啊!”

王小鱼却和刘唐说:“还是我们一起去事故处吧,就这样打电话问,不好吧?”

刘唐把烟屁股掐灭在烟缸,说:“你说对,检查站我们没必要再逗留了,走!

刘唐和王小鱼离开检查站开车奔着交通事故处而去。

在事故处他们根本没查到陆小斌或苏平原在那两天有交通事故记录。但有一条奇怪的交通事故报警信息引起刘唐的注意,这条报警记录,就发生在刘唐要查的那天2013年9月5日的深夜,这一天苏平原和陆小斌同时出现在这条道路上。发生地点恰巧就在滨海大道,埋人沙坑附近。记录上说等事故组到达事故地点,连个车影、人影都没见到。于是这个事故就不了了之了。刘唐记下报警人的电话。

返回刑警队,刘唐让王小鱼联系这个报警人。让刘唐没想到的是,报警人竟是一个医院急诊的夜班司机。司机姓田,坐在刑警队的办公室里显得有些拘谨。刘唐给他倒杯水,说:“想和您了解点事情,希望您如实说!”

田司机腼腆地笑笑,说:“关于哪方面的事儿,你问吧,我肯定实话实说啊!”

“在两年前的一个深夜,你是不是报过一交通事故?”刘唐翻着记录问。

田司机喝口水说:“你们找我,还真有点紧张,让我想想,我这职业您也知道,常和交通事故打交道。”

刘唐笑笑,说:“又不是你犯事儿,用不着紧张!”他接着提醒,“报警记录上说那起事故在滨海大道上,距离检查站不太远,留的是你的手机号,好好想想!”

田司机思索片刻,像想起点什么,说:“有点印象了,那是在夏末,天有点凉了,我记得当时穿的是长袖衣服,我们接了急救电话,去海滨接个危重病人,返回医院的途中,过检查站不远,有一个小弯儿,大灯一晃,看见有一台很牛逼的车斜着停在路边,双闪也没开,算是我眼疾手快,躲过它,当时吓我一跳。我开着救护车,车速也快,经过那车的时候,我扫了一眼,看停着的车右侧保险杠撞坏了,车里的人像是喝多了。我没多想,一边开车一边就打了个122,把情况说了。我没时间停车,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刘唐听着心里暗暗吃惊,他接着问:“你想想那是台什么车,车牌号记得吗?”

田司机再次陷入思考中,忽然他抬起头说:“我想起来了,那是台黑色的大车,非常气派,尾数我好像记住一个‘7’字。”

刘唐问:“车标你认得吗?”说话间,王小鱼在电脑上弄出一堆各种品牌的车标,她把图案展示给田司机。

田司机在车标图案里寻找着,说:“当时太晚了,我的车一晃就过去了,那的路灯也暗!”

突然田司机一拍大腿,他指着众多车标图案中的一个,说:“就是这个牌子的车,我后来才知道这个标叫宾利!”

田司机的话让刘唐感到欣喜,刘唐明白现在又有了新的发现。他要王小鱼把苏平原名下的车都调出来,看看有没有尾数是‘7’的宾利车。

王小鱼很快查到苏平原确实有一台宾利车,她在电脑前跳起来惊叫着说:“苏平原这台宾利,车牌号的尾数刚好就是‘7’!”

听到这个结果,刘唐兴奋地和王小鱼击了一下掌。然后他点着一根烟,看着王小鱼说:“小鱼,你怎么看?”

王小鱼看看电脑,然后歪头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我认为是苏平原开车撞了人,把人腿给撞断了!”

刘唐摇摇头,说:“腿是被撞断的,倒是有定论。但现在说是被苏平原这台宾利撞断的还为时尚早,我们没有证据啊!”

刘唐吐口烟圈接着说:“可以这样假设,是陆小斌开车撞了人,当时车上可能有苏平原;也可能是苏平原开车撞了人,车上有陆小斌。但是苏平原没有理由带着司机自己开车啊,所以开车的很有可能是陆小斌。”

王小鱼拍拍脑袋,说:“如果是陆小斌撞了人,苏平原没必要替陆小斌隐瞒啊!”

刘唐又拍了一下巴掌,说:“你说的没错。我们看看他们当时开的什么车吧。”

“是一台宾利啊!这还有什么疑问吗?”王小鱼脱口而出。

刘唐接着说: “宾利就好办了,我们去北京。”

王小鱼懵懂地看着刘唐:“我们这就去北京吗?干嘛去?”

“去了你就知道了。”刘唐胸有成竹地说。

刘唐心里清楚,距离本市最近的宾利专卖店只有一家,那家店在北京。若想查到了苏平原那台宾利的维修记录,只有去北京一条路。

刘唐带着王小鱼在北京住下,但他并没有急着去找宾利专卖店的意思,说要先见一个人。

郭公子在京城的地位很高,他的名气其实不输于所谓的“京城四少”,家里不许他那么张扬,所以他并不被普通人所了解。苏平原能攀上郭公子这样的关系,也侧面说明苏平原的商业帝国辐射面之广。

本来刘唐这样的小警察是没办法接触到郭公子这样的人的。但是,皮箱藏尸案,牵出了苏平原,刘唐顺手把苏平原的关系网做了全面调查,郭公子便是他第一个想要见的人。

拨打几次后,郭公子终于接了电话,知道刘唐的来意后郭公子没有一口回绝,他很礼貌地推说有事,过了下午有时间他会主动联系刘唐。

刘唐和王小鱼在宾馆里等到天黑,也没有等来郭公子的来电。刘唐按捺不住了,示意王小鱼再给郭公子打电话。这次郭公子爽快接了,并且敲定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晚上七点,刘唐、王小鱼早早到了指定地点,这是一个很隐蔽的私人会所,刘唐、王小鱼被服务员引进一个豪华包间,直到七点半,郭公子才由服务员引进屋内。

双方做了简短自我介绍,刘唐便开门见山:“不好意思打扰您了,郭公子,我知道您和苏平原很熟,想通过您了解一下苏平原这个人。”

郭公子坐定了,说:“苏平原确实是我的老朋友,你们跑到北京来问我关于他的事?在你们当地了解他应该更容易啊?”

刘唐喝了口热茶,说:“不瞒您说,本地的事早查完了,您这也许能给我们提供更多帮助。”

郭公子喊来服务员安排完饭菜,然后说:“我很忙,知道我为什么还来见你们吗?不是因为你们是警察,我也是想听听苏平原到底出什么事了,我和他在你们那儿一个很大的项目在合作,他别给我耽误了,你们要是能给我答案,我也会很乐意回答你们的问题!”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也不瞒您,确实有些事涉及到苏平原。”刘唐说。

“到底是什么事涉及到他呢?”郭公子有些焦躁。

“本不该说,说了您一定不能走漏风声,我们正办的一起命案涉及到他。”刘唐并不想把所有情况都说给郭公子。

郭公子仔细瞧了瞧刘唐,说:“他不会杀人了吧,这不可能,没道理啊!”

服务员把点好的饭菜陆续上齐,此时,刘唐的肚子开始“咕咕”地叫唤了,他忍又了忍,便说:“咱们先开饭吧,我们慢慢聊。”

郭公子大声喊服务员“把我的酒拿上来。”

服务员用托盘端上来一瓶洋酒,刘唐看知道那是五十年的人头马。

郭公子看自己和刘唐的杯子里都倒满了酒,要求王小鱼也倒满酒,王小鱼把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表示不喝酒,没办法,郭公子同意王小鱼喝饮料,之后他举起杯,说:“欢迎二位警官来北京,尤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警官,这杯我干了!”

刘唐还礼也干了杯中酒,王小鱼干了杯中的饮料。刘唐加了一块肥肉,囫囵地吃了,然后说:“苏平原的司机您认识吗?那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犯!”

“这个我有耳闻,但这个案子不是早就结了吗?”

刘唐举杯敬了杯酒,说:“还是那个该死司机的事,那案子还有点儿尾巴需要再核实,所以才找到您。”

“确实和苏平原没有关系?只是司机的事?”郭公子不太相信刘唐的话。

刘唐冲着郭公子点点头,说:“这没有错,我代表的是公安机关,还是有信誉的!”

郭公子没有疑虑了,说:“那说吧,你们到底想问我什么?”

刘唐拍拍吃得正欢的王小鱼,说:“那起交通事故是哪天来着?”

王小鱼擦一下嘴上的油,说:“2013年的9月5号。”

刘唐接着说:“就是两年前的9月5日,您和苏平原一起吃饭了吗?”

郭公子眯起眼睛,说:“很久的事了,让我想想?”

一会儿,郭公子睁开眼,喝了口酒,说:“我有点印象,但具体日期真记不清了,两年前的夏天,在滨海区我过一个饭局,确实有苏平原,我为什么记住那天了呢,因为那天苏平原没喝多少酒但身体状况不佳,喊司机代他喝的,司机是个二十左右小伙子,他就是那个杀人犯吧?反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这个人。那天我们散得很晚,记得苏平原和司机他们自己开车走的。

“那天他们开的是宾利吗?”刘唐问。

“每次见我,苏平原开的都是宾利,那次也不例外。”

“第二天您和苏平原见面了吗?”

“我们当时有业务要谈,第二天见面了。”

刘唐急切问:“那苏平原开的什么车?”

郭公子再次眯起眼睛,想了想,说:“我记得苏平原换了一台车,奔驰,司机也换了。”

刘唐见该问的都问明白了,便和郭公子山南海北胡侃上了,酒足饭饱,刘唐给王小鱼使个眼色,王小鱼便溜出去结账,郭公子看王小鱼偷跑出去,对着刘唐喊,“她去了也结不了账,到这还用你们买单啊!”

刘唐打着哈哈,说:“我们出差有补助,请您吃顿饭应该还有剩儿。”

一会儿,王小鱼回到刘唐身边小声嘀咕“这顿饭老贵了,我们结不起,还好吧台根本不让我结。”

郭公子看着王小鱼笑笑没说话,刘唐不好意冲着郭公子说:“让您破费了!”

郭公子大手一摆,说:“这算什么,以后再来找我,请你们吃好的。”

之后,刘唐二人和郭公子道别返回住处。

  第二天一早,在宾利专卖店, 刘唐和王小鱼开始查苏平原那台宾利的维修记录。这是件很容易的事,专卖店的经理很快就把苏平原的宾利保养记录和维修记录调出来,拿给刘唐和王小鱼。大部分都是车的保养记录,买了几年的车竟然只有一次维修记录,刘唐认真查阅着这条记录,时间正好就在二年前,正好就是夏天。刘唐对着王小鱼说:“王小鱼,你还记得宾利出交通事故那天具体日期吗?

   王小鱼得意说:“这我记得可牢了,你要一天考我一次吗,不就是2013年的9月5号吗?”

   刘唐指着那条维修记录,说:“你再看看这是哪一天?”

   王小鱼低头看去,他惊呼道:“2013年9月6日,这么巧!”

刘唐指着维修记录说:“看看维修的正好就是车的前保险杠。”

 王小鱼深思后说:“苏平原不可能不知道这车维修过啊,第二天他开着别的车去见的郭,看来这车是没有声张就来修的,这说明是苏平原撞的人!”

   刘唐:“如果我认为是陆小斌撞的呢,你怎么看?”

   王小鱼:“那就是陆小斌为苏平原把什么人给撞死的,他俩都有份,所以他一直没有举报苏平原。”

   刘唐点点头,说:“接着讲,你说的有点道理。”

   王小鱼把手一摊,说:“我讲不下去了,这个我真不擅长!”

刘唐:“先把是谁撞的人放一边,我认为陆小斌也许一直等一个机会,等着举报把他自己洗清把苏平原害死,时机不成熟,他也脱不了干系,时机成熟了,他才会举报。”

 王小鱼来了精神,说:“一开始他是抱着试试看的目的,如果举报成功了,那么张师父就顺理成章的变成苏平原,不成功,也不会惊扰到苏平原,不惊扰苏平原,苏平原就不会去改变什么,陆小斌还可以接着举报。”

   刘唐:“看来把尸体挪到池塘是可以把陆小斌洗白的一个步骤,所以陆小斌一直说在池塘边埋的。想必池塘是他选的地方,那么是什么人在帮助陆小斌呢?帮他的人竟然没有在他最需要的时间去做这些事,是为什么呢?”

   刘唐自言自语道:“我们有必要去再见一见苏平原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