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十六)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蓝猫咖啡馆里,窗户边的软座卡间聚集了三个贵妇,她们每人带着一只宠物猫,只猫不是同一品种。一个打扮奢华浮夸、没气质、四十上下年纪、脸上和腹部能明显看到赘肉的胖胖女人抱着的猫宝宝是加菲猫,猫被养得比主人还胖得多。和第一个坐一排的另一个三十出头年纪,个头高挑,穿着入时,打扮与气质相符,她正在逗自己的蓝猫,猫还不算太大,算是个青年猫,被养壮实可爱。对面坐的这个穿着华美气质上佳,年龄四十上下,个头适中,体态雍容,她燃着烟注视着自己那只纯白色的布偶猫,猫是成年猫,体态不胖不瘦,气度雍容。三个人各点了一杯咖啡,闲聊着自己猫宝宝的喜好和脾气。

一会儿,由外面进来一个年轻小伙儿,外穿一套笔挺黑色西服,那种化纤质地的布料在某个角度能明显看出被熨烫过度而出现的反光,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衣领间打着一条醒目的猩红色领带。他斜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如果不背着皮包,倒像个婚礼司仪,背上个包就活脱脱职业传销者。这个瘦瘦的年轻男子,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径直走向三个贵妇的卡座。

单独坐一面带布偶猫的贵妇并没有把她占着的空间挪开的意思,小伙儿看看没有位置可坐,便尴尬地站在桌角边。这时布偶猫贵妇冷眼瞧了一下小伙子,说到:“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语调里带着嘲讽和不屑。

小伙儿迅速调整了脸上的表情,由刚才的尴尬转为笑容可掬,说:“雯姐,我上次也没想骗您,确实是我家里出了点事,才不辞而别的,还有我在您那拿的钱,我今天也带来了,还有利息一并还您,总计一万五,您点点。”说完小伙子在黑色的皮包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递给叫雯姐的贵妇。被唤作雯姐的女人没有接。小伙子把钱放在了桌子上。

这时,对面胖胖的女人说话了:“雯姐,你让他坐那说,行吗?这样让人看着很别扭。”

雯姐没说话,只是把屁股往里挪了挪,把双人座挪出一点儿空间,示意小伙子坐下。小伙子来了精神,顺势坐在椅子上,对着服务员大声说:“这桌算我小龙的,我请三位姐姐。”

雯姐依然冷冷地说:“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小伙子没有被雯姐的冷漠吓到,说“姐,这段日子,我赚了不少钱,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啊,一直想着姐的好,很想把我欠姐的尽早还回来,这不,你弟弟我现在有了赚钱的机会才敢来找姐姐。”

自称小龙的小伙子,屁股坐定了椅子就没想再抬起来,他自己点了一杯咖啡,便和三个女人谈起来。

最终还是雯姐问道:“我倒要看看你赚钱的机会是什么,说来听听。”

看雯姐竟然有了兴趣,小龙开始侃侃而谈:“现在就有一个绝好的赚钱机会,这个机会呢,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有的,只有熟人、可靠的人才能有机会赚这钱。其实这个机会特简单,风险等于零,回报非常高,我现在就是那的业务经理,在我的权限内可以做到两年回本。”

胖胖的贵妇嬉笑着说:“我看你是干上传销了吧!”

小伙子摇摇头:“你小看兄弟了。”

一直话语很少的女人开腔:“不会是保险业务员吧!”

小伙子说:“你也没猜对!”

雯姐:“你不会是抢银行的吧!”说罢哈哈大笑。

小龙没气馁,接着说:“你们都不信,但现在就有这样的事。”

这回他压低了声音说:“平原公司你们知道吧!”三个人都在点头。小伙子低声接着说:“这家公司的实力够雄厚吧,他们做后盾。”

“怎么个赚钱法?”雯姐煞有介事的压低声音问。

小龙咽口吐沫说:“平原公司本来不缺钱,他们现在做一个大项目,前一段不是金融危机吗,钱不都压在矿石、房地产上了吗,现在缺现金流,所以就在熟人处拆借现金,利息非常高,一年返百分之五十,两年回本,利息是按月返的。”

“你怎么混到平原公司的呢?”雯姐好奇地问。

小龙耐着性子回答:“还不是认识了一个大哥,大哥很照顾我,他把我带进公司的。铁柱你们听说过吗?社会上很有名,他是苏平原的拜把子兄弟!”

咽口吐沫的他接着说:“我知道你们不缺钱,但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还是可以试试的,我只把消息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能找到我大哥那样的人,利息肯定还会高。”

看到三个女人已经神情专注地听自己说话,小伙子接着说:

“他们就是这阵子缺现金流,等他们钱到位了,这种好机会就不会再有了。你们要是真有想法,也可以去找熟人问问,看看平原公司出了什么漏洞没有,结果肯定是没有问题。我说的都是第一手的消息。”

“这个机会难得啊,可以这么说,过来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白捡的钱谁不捡呢。”小龙最后说得唾沫星子乱飞。

“我正想买个爱马仕的包呢,我家那位说现在经济紧张,让我等等,我看把我的私房钱放过去,两个月就能赚个包了。”胖女人带着向往的神情说。

小龙趁热打铁,补充道:“还有,这个钱是放到公司的账上,有公司的凭证,随时可以取出来的,不按整年取,利息肯定会少很多。别的都没问题。”

经过这番对话,三个女人对叫小龙的年轻人没有了初始的冷淡。开始天南地北地聊。

上官桃红喜欢玩的游戏是多米诺骨牌,她没事的时候会在咖啡店里一摆就是好几个小时。她觉得只要倒下最初的一张那么连锁反应就是一倒具倒,没有翻盘的机会。只有全部倒了,才可以重新洗牌,重新洗牌,才是自己的机会,她一直等着重新洗牌。上官桃红正摆得起劲儿,有人推门进来抱着蓝猫的女人“春宵一刻”的女经理,名字叫刘海月,她和上官桃红在咖啡店认识的,二人都喜欢蓝猫,喜欢时尚,穿衣打扮的风格、对世事的看法大致相同,所以两个人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刘海月和上官桃红说外面那小伙子是雯姐以前的小男朋友,骗了雯姐一万块钱跑了,今天找到这不但把钱还了,还说了一个让人动心省心又赚钱的办法。

上官桃红依然专注地摆着骨牌,问:“这年头还有什么赚钱又省心的办法?”

抱着蓝猫的刘海月看着上官说:“把钱存到平原公司,两年回本。”

上官桃红听到“平原公司”四个字,停下手中的牌略带惊讶地说:“有这样的事?”

海月把刚才的情形对上官桃红讲了一遍,问:“你觉得这事靠谱吗?”

上官桃红恢复到摆牌时的状态:“按他说的,倒没什么不靠谱,只是这利息也够高的,时间长了他们肯定付不起。”

刘海月接着说:“说是随时可以取回本金的。”

上官桃红淡淡地说:“如果有闲钱,倒是可以考虑一下。那个公司确实有实力。”

刘海月的脸上多了一层笑容说:“我就相信你判断,我准备存到他们那一点。

上官桃红依然专注地码着骨牌:“如果不是要把这店再重新装修一下,我也想把闲钱存过去,先赚半年的。”

上官桃红忽然停下手中的牌,说:“你可以先了解一下,平原公司为什么缺钱了,他们借钱到底要做什么,借去的钱是不是随时可以取回来?研究明白决定把钱是不是存入平原公司,虽然他们是大公司,但也能贸然把钱砸进去啊!

刘海月看着层层叠的骨牌长龙说:“要么我问你呢,还是你想周全。我有空打探打探他们的情况。我一哥们儿和那儿的人熟。

上官桃红诡秘一笑,说:“有消息你告诉一声,把握的话我也想先赚点利息。”

刘海月也笑了,说:“没问题,好机会我怎么会忘了你。”

上官桃红送走了刘海月和她的朋友们,她开始思忖平原公司为什么开始在社会上融资了呢?难道平原公司要破产了?目前看不像啊?难道真是要做个大项目?融资这事是不是可以利用呢?看来是老天给我的机会,我要好好利用一下。

刘海月没过几天就问明白了平原公司借钱的事,他的一个前任男朋友正是李铁柱手下的一个弟兄,现在公司的所有人几乎都把钱存入了公司,利息确实高得吓人。据说公司在做一个大项目,银行方面因为房地产的贷款没有还完,暂停公司的再借款业务,大项目的启动资金也是个庞大的数目,公司的资金都压在房地产项目上,暂时就吃紧了,但公司的运转良好,只是这个项目有资金缺口,等项目上马,赚钱是板上钉钉的事。再有,公司正准备上市呢,一旦上市,就不需要在社会上借贷了,所以,公司借钱也是暂时的,也不是常态,利息高才能吸引大量的资金,只要不是无限制的吸储,公司是有能力还清本金和利息的。

刘海月带着她的猫咪来到蓝猫咖啡馆,把得来的可靠消息告诉了上官桃红,上官桃红笑意盈盈地看着刘海月,说:“谢谢喽,我也准备存进去一点钱,赚点利息,我的钱太少了,先放你的里面一起存就可以,我先存一个月的。我的咖啡店局部重新装修,就得把钱撤回来。”

海月真诚地说:“上次帮我解决电脑的事,我还没谢你呢,这回又这么信任我,我就帮你圆满地办好这事。”

上官桃红:“上次那是个芝麻大事儿,一会儿,我就把钱转给你,十万块。你准备存多少?

海月:“我手头还有几十万,算上你的十万,我准备存进六十万。现在的月息是百分之五。等月末算利息时,我连本带利还你。”

上官不无遗憾地说:“可惜了这好机会,我能动资金就这么点儿。

刘海月笑着说:“还以为你开这个咖啡馆,赚的钵满盆满了呢。”

撅着嘴吧的上官桃红说:“你也知道,我这看似红火,其实利润不高,何况我大手大脚地花钱惯了,真没攒下多少,我还是喜欢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感觉。

刘海月赞许地说:“我也喜欢这感觉,等有时间我们再约,一醉方休。”

一个月很快就到了,上官桃红告诉海月她要装修用钱了,刘海月及时地把存入平原公司的钱取出来,她拿着本金和五千利息来找上官桃红,她不无兴奋地说:“取钱无障碍,利息到账也是准时准点,一切都没问题。可惜你就没机会再赚了。”

上官桃红惋惜地说:“确实可惜了,但我真的要装修,没办法,还好我能动的钱就这么多,要么我会更惋惜这个机会的。”

刘海月问道:“你觉得,平原公司多久会不用这钱了?”

上官这回逗弄着猫说:“这我可说不好,看他们大项目的资金缺口什么时候堵上吧,这样借钱不会太长时间的,一年?二年?”

刘海月庆幸说:“我还是可以吃一阵利息的!”

上官桃红看着刘海月说:“记得请我。”

刘海月抚弄着自己的猫说:“这是问题吗?哈哈!”

上官桃红和刘海月接着谈论起猫咪的事。

没过多久,蓝猫咖啡馆开始重新装修。上官桃红一直忙于装修事务,心无旁骛。

此时,互联网上、微信朋友圈间开始转发着一条关于平原公司的消息。这个消息开始像涓涓细流,随后变得声势浩大,最后有了摧枯拉朽的气势,不可阻挡,像滚滚而来的天上之水,裹挟着一切东流而去。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