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十五)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自打小斌帮助苏平料理完交通事故,苏平原对陆小斌开始另眼相待,在苏平原面前陆小斌的地位陡然升高。开始陆小斌还有些拘谨,渐渐他发现苏平原对他是放任的,恩宠有加。陆小斌有些把持不住自己了,开始任性。现在,名义上他还是苏平原的司机,实际上他可以随意去做什么,打着苏平原的旗号就可以办很多的事情。有些违规的事,即便苏平原察觉了,也不会追究。陆小斌像苏家大少爷一样地生活着。他的钱包也开始鼓足起来。

陆小斌的生活水准随之水涨船高。他开始喝好酒抽好烟,下最贵的饭店,泡歌厅最贵的妞儿,这些恶习让他的经济状况很快出现亏空。

这一天,陆小斌正在办公室里愁钱。苏平原的电话来了,让他去把那台宾利车洗一下。陆小斌答应了。

洗车场老板看着这台线条漂亮,整体大气的汽车,小心翼翼拉开车门,对着陆小斌说:“师傅,你把车里的贵重物品收拾一下。方便我们收拾。”随后关上了车门。

陆小斌开始检查车厢的各个角落,车门边、副驾驶前手扣等等。突然他眼前一亮,一块金表安静躺在扶手箱里。陆小斌知道苏平原的东西没有太差的,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块闪闪发光的金表到底价值几何,殊不知,这块表是百达翡丽的全球限量款,购买当时就价值九十万人民币。现在升值到多少真是无法估量。陆小斌没犹豫就把手表揣进自己兜里,他准备那这块表换点零花钱。车辆被他检查完毕,除了金表外,车里再没有多余物品。

车很快就被洗干净、擦拭完毕,陆小斌把车开回公司车库,他一边走回办公室一边盘算如何把这块表换成现金。还没到办公室,苏平原的电话来了,要在宾利车上等,马上出趟门。

陆小斌只好又上车等着苏平原下楼,兜里揣着金表,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洗车场侯老板,眼巴巴望着马路,等待着来洗车的顾客。礼拜二的生意太差,今天连一天的开销还没赚到呢,他有些闹心,这水钱、电钱、六个洗车工的工资,赚钱的压力比山还大啊。

忽然,那台显眼气派的大车又进入他的眼帘,又直奔他的洗车场而来,他一眼就认出是早上刚刚来洗过的那台宾利。怎么又回来了,不能是再洗一遍啊,难道要在我这做个什么保养,不可能啊,贴个车膜,也不太可能,这么名贵的车也就是洗洗车才可能来这儿,那又是为什么来的呢,正想着汽车已经停在了他眼前。

车上下来两个人,侯老板认识其中的一个,正是早上来洗车的年轻人从驾驶位下车,副驾驶上下来的他不认识,四十来岁长相凶恶凶神恶煞一般。车上后排还坐着人。

年轻的司机正要开口说话,凶神一样的人恶声恶气的先开口了:“你个臭洗车的,胆子大天上去了吧,快把偷的金表拿出来!”

侯老板听着这个凶神恶煞的人物粗声粗气的话语,如坠五里雾中,他回话道:“什么金表,大哥,您在说什么?我有点没听懂。”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看“凶神恶煞”,再看看司机。

“凶神恶煞”不等侯老板说完便中气十足地接着说:“你少他妈的装蒜,我们在你这洗车,金表丢了。

年轻的司机附和了一句:我们车上的金表是不见了。

侯老板有些着急,他对着年轻司机说:“老板,我们可没动你车上的东西,难道您不记得了,你还没下车时,我就提醒您了,把车上的贵重物品拿好,给您弄乱了丢了不好。您可是检查完车后,我们才擦洗的。”

年轻的司机语气倒是随和:“您帮我们问问,看哪个洗车工是不小心给拿走了,还是弄掉地上了,您问问。我这车就是到你这擦了一遍车,没再去别处。”

侯老板没多想就回话道:“我知道您这车金贵,所以我就没让别人去碰车里,里面的卫生都是我亲自打扫的,车里所有的箱子我都没有打开,只是做了内饰卫生而已。确实没见过什么金表。”

“凶神恶煞”怒道:“你放你妈的屁,就是你们这些瘪三给偷了,限你们十分钟之内,把表给我拿出来,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侯老板心里倒有些底气,自己收拾的车内确实没见到什么金表,他说:“我敢对天发誓,我真没见车里的什么金表。如果说掉地上被人捡了,我不敢说,我可以问问我的工人,但我打个保票,我的工人没有拿人家东西的习惯,前天还捡了一个顾客丢下的包还了回去。受到表扬呢!”

凶神恶狠狠道:你别他妈的废话,把工人给我喊来!

听到老板的招呼,六个工人都走了过来。

侯老板指着宾利车对他们说:今天擦洗这台车的时候,你们谁看到或捡到一只金表了?

凶神恶煞粗声粗气地吼道: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谁把金表拿了赶快给我交出来,否则后果很严重!你们知道那块表值多少钱吗?”说罢他看看年轻的司机。

年轻的司机说到:那块表价值九十万,你们整个洗车场都不值这个价。

那几个工人交头接耳低声交流着,然后都表示没见过金表。

凶神恶煞薅住侯老板的衣领:“你他妈的也有份,赶快把金表给我交出来。”

侯老板有些害怕,但还是争辩,我们确实没见过什么金表。

凶神恶煞开始殴打侯老板,并说:找不到,就你们他妈的赔。

侯老板捂着脸,喊:我们没拿你金表赔什么,打人了,报警啊!

凶神恶煞恶狠狠地喊道:“你们都不想活了吧?我看谁敢报警?我们还没报警呢,九十万,都判你们个无期徒刑。”

这时宾利车传来两声喇叭。

听到车里的指示,年轻司机拉开凶神恶煞,但凶神恶煞不依不饶地对着侯老板说:“今天这事没完呢!”说着他和年轻司机走回车里,随即,宾利车扬长而去。

侯老板拍了拍身上的鞋印,捂着有些被打青的脸,掏出电话准备报警,看看扬长而去的宾利车他停止拨号,把手机揣进了兜儿。

苏平原确实有要紧的事情要出一趟差,他已经没有时间研究这块表到底去哪了,他要争分夺秒赶到京城去。这次,他带了司机陆小斌。还有他的拜把兄弟,在社会上小有名气的这位凶神恶煞,他的真名叫李铁柱。平时苏平原并不喜欢李铁柱打打杀杀的做派,这次是必须得用他,所以就带上了他。在洗车场铁柱已经发了一通威,苏平原不想让李铁柱惹太多麻烦,一路上对李铁柱叮嘱再三。李铁柱的脾气却是没消,他扬言一定把拿走金表的王八蛋碎尸万段,回头一定把洗车场彻底平了,直到把表找回来。

李铁柱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加上他那一堆狠话,把陆小斌吓得一惊一乍的,还好李铁柱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洗车场那。陆小斌小心开着车,心想只要把表卖了也就死无对证了。这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

这台车进京是要办进京证的,本来苏平原是有京牌的车辆的,这次一是急点,二是摆个排场,所以用了这台外地牌照的宾利。

进京证是陆小斌下去办的,他拿着行车证驾驶证在办证窗口等着。今天办进京证的的人多,排了长长的队。

在车上等了很长时间,看到苏平原一脸的焦急,李铁柱觉得有必要下去看看陆小斌把时间都耽误到什么上了。他和苏平原说声下去看看,很快就走到陆小斌的跟前,亮起他响亮的嗓门喊道:“你他妈的怎么还没办完呢?”

陆小斌尴尬指指前边的队伍。

李铁柱看着陆小斌前面的长队对着陆小斌说:我来办。”他一把拿过陆小斌手里的证件,正要走向前边,突然把手伸进陆小斌的衣兜,嘴里强横地说:“给我来根烟。”

李铁柱的本意是找陆小斌衣服兜里的香烟,但是他的手却触及到了一块硬邦邦凉冰冰的物件他心里“咯噔”一下,顺势就要把拿东西拿出来。陆小斌情急之下双手紧握住李铁柱伸进他兜里的那只手,嘴里说到:“你要干什么?”

铁柱是吃哪碗饭的,他怎么可能让陆小斌控制住,李铁柱抡起拿着证件的左手照着陆小斌的脸就是一个大巴掌,陆小斌被打了一个大趔趄,李铁柱顺手就把在陆小斌兜里抓住的东西稳稳地拿到眼前。这一看不要紧,是一块金晃晃的手表。李铁柱抑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开始劈头盖脸殴打陆小斌。陆小斌怎么也抵挡不住铁柱的钢拳铁腿,蜷在地上不住求饶,李铁柱却没有停手的意思,办证的人们也顾不得排队了,都围拢过来看热闹。

苏平原在车里等焦急,发现陆小斌没回来,去催的李铁柱也没回来,他透过车窗远远望去,发现办证窗口前热闹非凡。苏平原安奈不住了,下车奔着办证窗口走去。

在人群外,苏平原看到围在人群中间挥拳打人的正是李铁柱,他扒开人群,挤到中间,看躺在地上挨打的却是陆小斌,陆小斌正在地上求饶,李铁柱正打得兴起。李铁柱的一只手中攥着那款价值不菲的百达翡丽金表,嘴里骂着:“打死你这吃里扒外的王八犊子!亏我大哥对你那么好!打死你这吃里扒外的王八犊子!”

苏平原拦住打得兴起的李铁柱,拉起陆小斌带二人回到宾利车上。看完眼前这一幕,苏平原心里明白是陆小斌偷了自己的金表,但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陆小斌怎么样。他知道,自己怎么都不能把陆小斌交给公安机关。经官,自己肯定要付出代价,陆小斌怎么可能不把自己用麻醉药弄死人的事说出来呢,他要息事宁人。在车上,李铁柱依然对陆小斌切齿,随时准备再暴揍他一顿。在苏平原的施压下,李铁柱忍了拳脚,但没放下紧薅着陆小斌脖领的手。

那块闪着迷人光亮的金表已经在苏平原的手上,他对着阳光看看,说,“离开我只是那么一会儿,还好你回来了。”然后他对着陆小斌说:“小斌啊,拿这块表你怎么想的,我自认对你不薄啊!”

陆小斌不敢和老板对视,低着头,眼睛看着地面,也没有说话。

凶神恶煞的李铁柱,晃着陆小斌的脖子,怒道:“还不承认这是你偷的吗,表上有特有的识别码,是和证书对应的,你抵不了赖。”

李铁柱对着苏平原说:大哥我看还是把这忘恩负义的瘪犊子交给警察处理吧,九十万,够他在里面呆一辈子的。

苏平原摇了摇头,对着陆小斌说:我真的没亏待你,你不应该这样对我,需要钱你和我说就行了,我一直把你当亲兄弟看的。

陆小斌依然没有说话。铁柱又狠狠给陆小斌一个嘴巴,苏平原说:别打他了。

李铁柱看着苏平原,疑惑地问:大哥你还护着他干什么?那你想怎么处置他,既然你不同意把他交给警察,正好我替您好好修理他啊。

苏平原淡淡地说:让他走吧。

李铁柱好像没有听明白,他张着嘴巴看着苏平原,手还是紧紧地薅着陆小斌的衣领没有放下的意思。

苏平原再次说道:让他走吧!

李铁柱终于松开了手。陆小斌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萎靡地跪在苏平原面前,磕了一个头,说:老板,对不起了。”说完,陆小斌艰难站起转身走了。

李铁柱说:就这么让他走了?大哥!

苏平原有些伤感让他走吧,毕竟跟过我一场,算了。

李铁柱不依不饶大哥你太仁慈了,这可不是平时的你啊!

苏平原有些不快,说:快点吧,你来开车,我们还有急事等着去办!

办完进京证的李铁柱坐到司机的位置,驾着宾利风驰电掣上路了。

京城繁华苏平原无心留恋,但郭公子的邀约他无法推脱。这次会晤在郭公子的农庄。郭公子当日提议了一个巨大的项目,这是一个医疗养老项目,需要投资至少一百个亿,如果苏平愿意,郭公子觉得把这项目落地到苏平原的城市。苏平原非常感兴趣,他决定和郭公子合作。

苏平原虽说在四线小城市富甲一方,甚至政府没钱都有可能找他拆借,即便是这样的土豪和京城的贵胄们相比,也只能算是个土得掉渣儿的小财主。苏平原见这个机会难得,决定拿下这个项目。但是他有一个隐忧。隐忧就在于他现在实际上没有看上去那么资金雄厚,想要启动这个好项目,目前在资金方面他捉襟见肘。

自打金融危机开始,矿石贱卖如土、房地产不景气,苏平原就将目标转移到了其他项目,收购了一个私人综合性医院,又进行了扩建,购买了不少先进设备,花费不菲。那是一个赚钱的项目,但是前期投入让他消耗了不少老本。而今的这个医疗养老项目正可以对接上他的医院,他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放手的。

本来是可以找银行贷款的,可是几个楼盘都有银行的抵押借贷,从银行这是没办法再贷出资金了。这种资金状况情况,向郭公子直说了,这个项目肯定就会与他无缘。这么一口诱人的大蛋糕,以苏平原如此精明的头脑,怎么能让它溜走,他选择隐瞒自己目前的资金状况。苏平原敢这么做,其实是想到了一个稍有风险但自己完全控制得住的办法来解决资金问题,所以他带来了李铁柱。

苏平原和郭公子签了正式的合作协议,他需要前期投入二十亿。苏平原把陆小斌的事早忘在脑后了,满脑子都是这个一百个亿巨大诱人的蛋糕。

与郭公子会晤结束,在回家的路上,苏平原问李铁柱:“你觉得现在融资好做吗?”

李铁柱很在行的样子:“大哥,你说要融多少呢,融资只要给的利息高就不是问题。”

苏平原脱口而出:“二十个亿。”

开车的李铁柱惊呆了,没醒过梦来的他问:“多少,二十个亿,太多了吧,不敢想。”

苏平原拍拍铁柱的肩膀,说:“做就要做别人不敢做的事,今天我们签了一个大单,赚钱都要以亿计,但是投入也大。不融资我们拿什么拿下这单大生意?知道你有融资的经验,所以才带你来的,这生意也有你一份,融资的事就由你来搞!”

在这个三线小城市平原公司的威望是足够用的,李铁柱以平原公司的名义启动了融资业务。这样阔绰的名头响亮的公司要在社会上融些资金,还有不低的利息,是一般人想都没想到的,借钱给平原公司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所以前来平原公司存钱的人络绎不绝,甚至到了小数目的资金需要找些关系才能存入平原公司境地。

苏平原的融资渠道开启,社会上的闲散资金很快就聚拢过来。账面上的资金数额逐日增高,这让他欣喜不已。但是付出巨额的利息是苏平原不愿见到的,他也知道长此下去他是无论如何都顶不住的。所以他不想把融资业务无限期的开展下去。他做好了两手准备一是等启动资金到位,立刻上马新项目,缩短前期投入时间,尽快运转盈利。二是他准备把自己的各个子公司整合上市,只要能上市,在股市里融资,就没有那么高的利息了,融资也容易多了,他也可以慢慢地把社会上的融资清掉。现在,公司没有上市前,别无他法,只能吸收社会上闲散资金。他深深明白,如果一招不慎,就会演变成非法集资,等到大批的债权人到公司来挤兑现金,那么他的公司就会破产,他就会身败名裂。但是他觉得那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只要他在融资崩溃之前顺利上市,融到足够多的资金,那么他这艘巨舰就会前途平坦,无风无浪。而且上市的事宜,已经在稳步进行中。现在看,能击溃他的因素等于零。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