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十四)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如果不是这个新司机替自己挡了斤白酒,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担心司机开车的。苏平并不想参与这场饭局,以他现在的身价,不再需要去求什么人。但是这个饭局是京城那个大官儿家的少爷攒的,苏平没必要不给这位公子哥面子,何况他和这位公子还有很多生意往来。但这位公子,最擅长的就是喝酒,不醉不归的那种苏平平素对自己的酒量相当自信,但这次他的状态极差,第一杯茅台下肚,他就觉得胃里犹如翻江倒海,腹部下坠,肛门发松。他示意要方便一下,公子不依不饶,说第一轮酒没喝完在座各位一个也不许去洗手间。苏平觉得这个提议太霸道,好像是针对自己的。公子在生意场上大方,但在酒场上是从不让人的。一会儿,郭公子看苏平脸色确实难看了,便给他个台阶

说:老头,看你年岁大了,脸色也不好看,中的办法,在找个替你喝的今晚你就可以不喝了

苏平连忙说这样可以啊,我这就去找人替

公子说:找人代替是可以,但有条件。

苏平忍着剧烈腹痛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公子快人快语,说好,痛快!那就让来顶替你喝酒的他喝两杯我们喝一杯还有的人到了,你才可以去洗手间。

最后公子对着全桌人说:我的提议大家觉得怎么样

大伙高声附和着说郭公子的提平合理

苏平知道自己的司机还有些酒量,为了不输面子,他把司机救场。陆小斌的优势就是年轻,二十出头年纪,坐到桌前就是一个敢喝年轻的冲劲是这帮老谋深算的生意人无法抵挡的,酒过三巡菜五味桌上的人都喝多了,公子喝得已经尽兴到桌子底下。司机喝得已经吐白沫了,好在年轻,和苏平互相搀扶强挺着走出了饭店。

苏平陆小斌那副模样,是无法开车了,回家的路不算太远,再喊个人来开车有些耽误时间。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没什么忌惮的平决定自己驾车。让司机到副驾驶,自己到驾驶座,他明白怎么鼓捣这台奔驰。今晚虽然喝了杯酒多少还清醒,他在心里一直在告诫自己要小心驾驶。

一会儿,陆小斌稍稍清醒了一些,他非要把司机的位置换过来,他说他现在开车没问题,苏平拧不过他,再想想自己也喝了不少,就把车停在边上,俩人对调了位置。

海滨大道宽敞,笔直,两边的路灯明亮,无人无车陆小斌觉得自己的车技和以前一样的好,渐渐把车速加快。苏平原已经歪在座位里睡着了。陆小斌把音响打开,找到了他最喜欢的首歌,此时,车速已经到了一百八十迈。但陆小斌没觉得有多快。宽敞的大道前边有一个很没难度的小弯陆小斌觉得是可以不减速就能轻松开过去的。就在过弯的霎那他觉得车右侧有个影子。他速刹车,汽车还是带着巨大的惯性冲过了那团影子“咔”的一停下了,陆小斌刚刚还是晕晕的头“唰”一下就清醒了,他明白是撞到了人。

这个急刹车把苏平原也弄醒了,朦胧中问:“怎么回事?”

陆小斌诺诺地说:“像是撞人了!”

苏平原示意赶快下车看看。

陆小斌跟随苏平原下车查看被撞的人。陆小斌举着手机照亮,看清被撞人是个少年,穿着破烂不堪,像是流浪的孩子,左腿血肉模糊,应该断了,嘴角还吐着血,人蜷缩着,紧闭双眼,像是疼昏过去了。苏平原赶快叫陆小斌孩子抱到车里。经过这一折腾,仰卧在车后座的孩子清醒过来,疼痛难忍大声喊叫苏平原听着孩子大喊大叫有些手足无措,催促喊陆小斌:“快快开车去最近的医院。”

陆小斌在后排扶着脏臭、还留着血的孩子没有听从苏平原的命令。陆小斌说:“老板,他这一身的血,我照顾着他吧,车由您慢慢开。

没法子,苏平原小心翼翼地驾驶汽车。还好夜深人静,一路居然没见到过路车。

苏平原听着车上孩子因疼痛不时喊叫,有些一惊一乍。陆小斌忽然说:“老板今天我们不是带了麻醉药吗,不行给他注射一只减轻疼痛吧?”

苏平原犹豫着没回话,继续开着车。

孩子撕心裂肺地呼喊,让苏平原怎么都开不好车,他把车停在路边,找出了给病人做手术用的肌肉松弛剂,麻醉前的用药——利多可因。他心里想,这也许能减轻他的痛苦,不喊叫我就送你到医院了。

苏平孩子注射了一只。孩子呼吸渐渐平稳,不再喊叫。陆小斌抱着小孩儿说:“老板他的状态平稳了,我们接着奔医院吧。”苏平原驾驶汽车奔医院方向开去。

车在行进中,忽然,陆小斌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老板!这人好像没气了。”

苏平原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中央。

苏平原赶忙摸孩子的鼻息,也觉得是断气这时他开始慌了。苏平原意识到如果是自己给注射的麻醉药品致人死亡,那么这次事故就大了,要是被外界知道,那么肯定是这个城市的一个特大新闻,丑闻。他的声誉会受到极大的损害,他的声誉直接关系到他的生意,这个事件会让他有不可估量的损失,他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知如何处置。正要打电话找人求救,陆小斌却老板,我有办法了。这荒郊野外没人看见,还是个流浪儿童,不会有人找,这事处理。

开始苏平原没同意,但前思后想最终还是默许陆小斌的办法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份风险,现在他明白这个道理,他觉得他和陆小斌已经被绑在了一条绳子上。

苏平原的车里没有什么可以容得下一个孩子的器物,看陆小斌在那转圈,苏平原指指陆小斌的上衣,说:“就用你的衣服着吧。

陆小斌看着自己满身血的衣服,恍然大悟小声嘀咕着:“对啊,我这衣服肯定是不能要了。”于是他脱下浑身是血的衣服把这个已经停止呼吸的孩子包裹住,从车里抱下来,径直走进了路边的树林。

路边就是森林,陆小斌步履蹒跚身体摇晃着抱着包裹好的孩子进森林。觉得走已经足够远,可以说是披荆斩棘。他来到一块稍稍宽敞的平地,刚好看到一颗歪脖树下有一个大大的沙坑,沙坑不算干燥。他把包裹好的孩子放在沙坑边上,自己跳到沙坑里,在歪脖树下准备挖一个深坑。他没有锹镐,只能用手挖,把上面一层干沙挖开,再挖就是湿的,挖坑并没有费多少力气,坑已经足够埋下抱来的这个包裹,他觉得还有些窄又向两边挖了一些,这回他认为坑已经挖彻底满意了,便爬上坑沿,准备把这个安静的包裹扔进坑里。他起身准备把包裹抱起的刹那,包裹里的小孩儿,出一只手薅住了他的头发,另一只手狠命抓他的脸,这是一种无比恐怖的场面,陆小斌被吓得魂飞魄散,他以为这小孩儿诈尸了,以前常听老人讲鬼故事,每次都被吓得一晚上睡不好觉,现在故事里的情节竟然就在眼前!头皮发麻的他急于要挣脱这种恐怖的局面,情急之下抄起了手边刚刚挖出的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不大不小还有些分量,握在手里刚刚露出一块尖角,使浑身的力气照着小孩儿的头部砸去。那“诈尸的包裹”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瞬时倒下去,就再没有动静了。陆小斌无意识的在空中又了几下,他飞出的魂魄才再次聚拢在自己的身体里。惊魂未定的陆小斌战战兢兢地踢了一脚包裹,看包裹再没有一丝动静,他鼓起勇气,再次把包裹抱起,用力推进了挖好的深坑,看包裹顺着坑壁滚进坑底躺在那里,陆小斌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到肚子里。镇定一下后他开始疯狂地把沙土填进埋放包裹的沙坑。手破了,他也忘了疼痛,眼睛进了沙子,他顾不得擦。陆小斌用最短的时间把沙坑填平了。

苏平原把现场的血和痕迹都收拾干净,然后他双眼紧张地看着前后道路是否有车开过来,是否有过路的人走过来,这是他一生中从没遇到过的问题,这样处理事情,也让他的心理上背负了巨大的压力。突然,一台闪着警灯的车迅速地由远及近,苏平原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盘算着是驾车潜逃,还是原地不动。他还没拿好主意,那台闪着刺眼灯光的车辆已经来到眼前。苏平原的心脏快要蹦出来了,他正在心里编着对付警察的话,抬眼看到那竟然是一台医疗救护车,救护车只是点了一下刹车,然后躲过停在路中间苏平原的车,继续加速,闪着灯呼啸着从苏平原的眼前穿过。苏平原心里默念着: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保佑!谢谢观音大士!派来的不是警车!那台救护车呼啸着消失在夜色,夜深路远的荒郊野外又恢复平静,再没有一台车、一个人出现,直到陆小斌光着膀子从对面的树丛走出来。

苏平原紧提着心问:没问题吧,千万别出差错!

这个新司机老成地说:放心吧,老板,肯定没问题,万一出事,我来扛。

苏平原压低了声音说:我们不能出事。”说完这句苏平原沉默一会儿,他拍着陆小斌全是沙子的肩膀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亲兄弟,放心,以后哥不会亏待你。”以前苏平原从没有喊过这个陆小斌为兄弟,这是只不过才来两个月的司机。他觉得这孩子干净、懂事,没背景,正是他要寻找的类型所以选他做司机苏平原见到陆小斌起,就觉得他没看错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