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十二)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农业科技师范学院坐落在城市边缘的一道岭上,高高的地势,推窗就可以看到大海。吕教授是农业科技师范学院土壤分析研究室的首席研究员。他喜欢工作之余下下围棋,围棋之余,看看大海,顺便吟诵那首“大雨落幽燕”的词。

盯了显微镜很久的吕教授,眼睛有些疲劳,他推窗远眺,眼神越过操场、球馆、大门、沙滩,看蓝蓝的大海上巨轮穿梭,看点点渔船忙忙碌碌,看海天相接处云卷云舒,他背诵着那首烂熟于胸的《浪淘沙.北戴河》。

此时一个拎着皮箱的健壮男人,正走过学校大门,穿过操场,一步一步接近土壤分析研究室。一会儿,门铃声骤然响起,打乱了吕教授的远眺和吟诵。他扫兴地走到门前,准备看看是哪个讨厌鬼扰了他的雅兴。

开门的刹那,门口站着的来人让他着实惊喜,竟是多日不见的老棋友刘唐。刘唐顾不得寒暄,拎着皮箱径直走进实验室。吕教授喊住刘唐,示意他在门口换了除菌鞋,披上白大褂。刘唐一边照做,一边说:“老吕,你可得帮我一个忙!”

吕教授审视一下刘唐,说:“还以为你给我带一箱子什么好东西,帮忙还是免开尊口!”

刘唐换好衣服和鞋子说:“不开玩笑,这次只有你能帮我!”

吕教授见刘唐还是一本正经的说话,便收了戏谑的口吻,说:“哦,大侦探,遇到什么难题了?竟然需要我帮忙。说说看!”

科技师范学院的这个土壤研究室科技实力非常雄厚,设备先进,科研项目具有普遍性和前瞻性。吕教授和刘唐的年龄相仿,二人都喜欢围棋是网上多年的棋友,除了在网上对弈,偶尔也出来小聚,已经是多年的老友。

刘唐拍拍手中的箱子,说:“还不是前一阵子我和你说过的那个案子,这土壤需要你给分析分析。”

刘唐接着说:“我发现,藏尸的皮箱里有很少量的沙土,这些沙土和埋藏皮箱地点的土壤截然不同,你是这方面的专家,给我分析分析,那一点点沙土究竟来自于何方?”

吕教授微微一笑说:“明白你的意思了。那我得简单给你科普一下土壤知识。”

他指着实验室里摆着的一瓶瓶土壤样本,给刘唐详细地介绍了整个市里几个区县的土壤分类,什么样的土壤适合种庄稼,什么样的土壤适合种果树,什么样的土壤寸草不生,什么样的土壤适合种牧草等等,这些土壤是什么元素构成的又分布在什么地方。讲解完毕,吕教授伸手,说:“把你的土壤样本给我吧,我现在就去分析。还以为你来是和我下棋的呢!”说罢吕教授接过刘唐递来的两瓶样本走了进实验室里的工作间。

刘唐便百无聊赖地走到窗前,看大海。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刘唐看厌了大海,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吕教授缓步走出工作间,拿着土壤样本报告,说:“你带来的A瓶基本上可以说是泥土,腐殖质比较多,就是说更像是庄稼地里的土壤。B瓶基本上可以判断为海边沙土。土质里大部分成为风化的海洋性甲壳类动物的壳,剩下的是一定量的沙土。这两样土壤的成在报告上,你看看。这能帮上你的忙吗?

刘唐瞪大眼睛看着吕教授,吃惊说:“你说B瓶的更像沙子,海边的沙子?”

吕教授点点头。

刘唐疑惑地看着吕教授:“这两瓶可是来自于芦庄那边池塘,准确地说A瓶是池塘边的,B瓶是埋着的旅行箱里采集到的。”

吕教授很认真地回话:“我这是科学的结论,你过来看看,B样本还可看到贝壳的尖角!”说罢,吕教授拉着刘唐来到工作间的显微镜前。

刘唐凑过去把眼睛对向显微镜仔细观察,他接着问:“那么这种海边的沙子还可以再细分出是哪一片的吗?”

吕教授说:“这个就不好细分了!”

很快刘唐就喊出声来:“我确实看到了贝壳! ”

教授等刘唐把眼睛从显微镜上拿开,说:“我们市辖区的整个海边都是这种沙子,这是我们和其他地方的区别,再具体分,你是说按平方米还是平方公里?在本市范围内没法再细分了。”

刘唐被吕教授抢白一顿,赶忙说:“谢谢教授喽,你分析的这个海边沙土,已经给我很大帮助了!”

吕教授笑了,说:“我也只能帮到这了,破案你别指望我!”

刘唐想到了蜿蜒曲折的海岸线,海边都是软软细沙。他叹口气说:“找到这沙子的源头还要下一番工夫了。”

他接着说:“样本里所含的具体成分给我弄一份可以吗?”

教授无奈地看着刘唐,说:“跟你说过了,样本所含成分都在报告里了,这还有一份我们海边沙土成分的对照表我也给你一份。有其他问题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刘唐再次道谢,告别了吕教授,他拿着这份报告有了新的想法。

刘唐带着连串的疑问回到单位,来到米法医处,劈头便问:“能形成尸蜡的条件是什么?”

米法医对刘唐的莽撞并没有计较,温和地说:“首先是潮湿的环境。干的地方是形成不了的。”

刘唐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发问:“海边潮湿的地方太多了,潮水能漫过的地方都是这种环境,河口沿岸。”

米法医看看刘唐发呆的样子,说:“你在说哪个案子?”

刘唐这时才回过神来,说:“不好意思,我有些走神了,我说的就是芦庄池塘边皮箱藏尸那个案子。”

米法医疑惑地看着刘唐,问:“有新发现吗?”

刘唐扬起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自信说:“我发现那具尸体、或者说那个装着尸体的皮箱或许来自海边!”

米法医随和地笑笑说:“你的证据呢?”

刘唐 “啪”地把那份土壤分析报告甩在米法医的手上。米法医接过报告认真研读起来。皱着眉看完的米法医说:“这确实是个新发现。但你知道海岸边埋一具尸体是多么难的事。我们这海边几乎没有偏僻的地方。随时都会被人发现,随时有可能被潮水冲出来啊,形成尸蜡的可能性太小了!”

刘唐突然来了灵感,说:“那么我沿着河口捋呢?”

米法医摇摇头说:“我们市区这里就有四条河,别的区县还有不少的河口,这工作量挺大的。河口倒是有形成尸蜡的条件。”

看米法医摇着头表示不容乐观,刘唐提了最后一个问题:“形成尸蜡,除了潮湿,还有什么必要条件?”

米法医看着报告说:“必须有镁元素或钙元素,钙倒是常见的元素!”

刘唐对着米法医抱了一下拳,说:“就这两条,我明白了,我会想出好办法的!”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刘唐回味着米法医的话,镁、钙这些词在他的脑袋里打转儿。突然他想起吕教授给他的土壤元素对照表。

刘唐再次把报告和对照表拿出来仔细研究起来,开始他没发现什么特别的。经过再次逐一比对,发现B样本报告里有一样金属元素的值比对照表里的含量高很多,这个元素却不是镁、也不是钙,而是镍。镍并不是尸蜡形成的必要条件,但这个新发现,对找到B瓶沙土的来源非常有帮助。想到这,刘唐有些兴奋,他知道,找到沙土的来源,很有可能就会发现下一个藏尸地点。所以他马不停蹄地再次直奔农业技术师范学院。

刘唐拿着报告再次出现在吕教授面前,刘唐兴冲冲地问:“教授,镍这个金属的数值为什么这么高?比对照表高出了不少,我按着您给的这张表看,一般的沙子中根本就没有这种元素啊!”

教授看着对照表,沉思着,说:“按着这个数值,这个地方应该是矿区了,但我们的海边不可能有这种矿藏。这是早有定论的。如果这种金属超标这么多,很有可能就是被污染了。”

刘唐眼前一亮,说:“怎么样才能造成污染呢?”

教授忧心忡忡地说:“第一种当然是开矿,尾矿污染,这个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性,第二种,就是工厂排污,也就是工业废水。”

刘唐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说:“我明白了,应该是污水泄漏造成的重金属污染。这种污染的范围肯定很小。”

教授点点头说:“你说很有道理,按我们目前的土壤监测来看,本市范围没有大规模的重金属污染。

刘唐问:“那么这种金属,一般都干什么用呢,也就是说,污染源从哪来?”

“应该是从哪个工厂排出来的废水中镍成分超标了。”

“都什么工厂的废水能含有这种金属成分?”

“一些新兴的科技企业常用到镍,比如生产电脑、手机、电视机等,这样的企业现在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稍稍集中的就是新兴工业区,那里有几家大型高科技企业。”

刘唐点点头说:“谢谢教授的指点,我一定有办法找到它。”

刘唐辞别教授,他的心情有些亢奋,第二个埋尸点,快有眉目了。

市区管理排放污水、雨水的机构叫做排水管理处。排水管理处坐落在唐河口边上,一个不太显眼的院子,院四周绿树成荫花团锦簇,门口“排水管理处”几个字都被紫藤花遮挡了大部分。好不容易,刘唐找到了这个单位。通过大门,刘唐径直进了五层的办公楼里。

王主任接待了刘唐。王主任戴副眼镜,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他把市区排水分布图拿给刘唐,仔细地讲解着市区排水管道的分布:“在管理之内的雨水管道,有大小十几条,这些水是不经过怎么处理直接排放到河水或海里的,然后是九条污水管道,五条是生活污水管道,有四条是工业废水的管道,这些废水是经过污水处理厂的净化,然后再排放到海里。”刘唐仔细听着。

王主任接着讲:“按刘警官你的要求,我看雨水管道是不可能重金属污染的,可以排除!”

刘唐却说:“那有没有偷着通过雨水管道排污的工厂呢?”

王主任胸有成竹地说:“这个几乎不可能,现在环保查这么严,谁都不敢,要说以前还真没准儿。

刘唐点点头,排除了雨水管道被污染的可能。他要着重查查剩下的九条排污管道。

“通向海里的九条污水口,五条是生活污水排放口。”王主任推推眼镜说:“生活污水不可能有这种重金属污染,这些也应该被排除在外。”

刘唐对王主任的话不置可否,问:“剩下的四条是?”

“还有四条是工业区的排污口。其中三条是老工业区的排污口,在城市的东边。最后一条是新兴工业区的排污口。在城市的西边。新兴工业区,有几家高精尖的现代化工厂。”王主任如数家珍般地给刘唐解说着。

刘唐突然问:“新兴工业区生产电子设备的工厂共有几家?”

王主任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尴尬地一笑说:“我们只管排水,至于有几家工厂我们没统计过。”

刘唐也笑了,说:“那么这些工厂排出的废水,达不达标,怎么知道?”

“我们污水处理厂那里有检测机构啊!”

刘唐眼前一亮,说:“主任,那我们去污水处理厂看看?”

王主任看看刘唐说:“有九个呢,我们看哪一个?”

刘唐坚定地说:“都看啊!”

王主任为难地看着刘唐:“很麻烦啊,九个距离都不近!有的在郊外

刘唐叹口气,说:“那您给想个简单的办法,我就是想知道,是哪条管线漏了污水,这污水含有重金属镍?”

王主任搓搓手,想了几秒钟,说:“您看这样行不?我现在就联系每一个处理厂,让他们把这九条管道污水的重金属数据给报上来,我们看看就明白了!”

刘唐颔首看着王主任,说:“先看看数据,也可以啊!”

等了半个小时,九个处理厂的数据摆在刘唐面前。王主任拿着数据得意地说:“经过我们九个污水处理厂净化过的废水,都达到了国家标准,根本就不存在重金属污染的问题!刘警官,您看!”

刘唐在王主任的办公室里看着数据,他也看明白了,数据显示,经污水处理厂净化后的水质都是合格的,并没有镍超标现象。这个结果让刘唐重新陷入困境。如果排污管道的废水合格,那就是其他的雨水管道出问题了?或许是哪家小作坊私自排的废水?

刘唐思索片刻,问道:“对了,给企业废水进行再处理,是不是需要收费?”

王主任点点头。

刘唐再问:“收费高吗?”

“收费不算高,但是成年累月按出废水的吨数收取,累积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以前都是什么单位敢偷着排放废水?”

“还能是什么单位,都是和上面有关系的单位!”

“现在怎么没有了?”

“现在环保查得多严,上面的人还是要先保乌纱帽啊!”

“那要是现在,就是现在,哪家企业还敢顶风作案?能有这样的企业吗?”刘唐抛出这样的一个问题。

王主任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沉吟半天说:“这个我真不敢说了,按说是没有了!如果说还能顶风作案,那些被当做政绩引进的合资项目倒是牛逼的很,我也没有证据,别拿我的话当真!”

刘唐暗暗钦佩起这个斯文的男人,他问道:“最近有什么大的项目引进吗?他们真敢把废水不经处理排到雨水管道?”

“本来他们不敢,但是有人力保的话,那就什么都有可能了!”

刘唐惊讶地看着王主任,发现温和的外表下竟然有着一颗倔强的心。他问:“如果把全部的雨水管道的水都检测一遍,需要多长时间?”

王主任摇摇头,说:“很长时间。”

刘唐和王主任握了一下手,说:“看来还得我自己想办法了,多谢主任支持工作,再会!”

刘唐转身离开王主任的办公室。

回去的路上,刘唐开着车窗,嘴里叼着烟,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车速很慢。他思考着今天得到的信息,王主任的话在他耳边回响着。突然,他把车头调转,直奔新兴工业区而去。

这里的工厂确实很多,大多是高新企业。在最好的位置,刘唐见到了最新引进的名叫“康福电子”的企业。刘唐决定在这碰碰运气。他把车停在工厂的后身,下车寻找着从工厂排出废水的管道。围着工厂转了大半圈,终于在工厂的右后侧找到了排污口。排污管道再往前延伸就是一片矮树丛,树丛里杂草丛生。

上身穿着一件套头半袖,下着一条黑色户外透气裤子的刘唐在骄阳的曝晒下,满头汗水。顾不得擦汗,顾不得树刺扎腿,刘唐沿着污水管道开始排查。开始几米管道还在地上,再往远处就彻底埋进地下,刘唐无奈,只好带着满身臭汗和一身蚊虫叮咬的疙瘩返回车上。

刘唐坐在车里擦干汗水,点着一支烟,靠在座椅背上,静静地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一会儿,刘唐给王小鱼打电话,让她拿水样采集器来。

没过多久,王小鱼很快开着车来了。

刘唐下车指着排污管道说:“王小鱼,想办法把这管子里的污水给我装一瓶。”

王小鱼把太阳帽的帽檐往后一扯,说:“师父,这有何难?我直接进去让他们灌一瓶,不就得了!”

刘唐白了一眼王小鱼:“那么容易,就不喊你王小鱼来了,里面不可能给我们这样的机会,得在外边想辙!”

被刘唐抢白了几句,王小鱼到没显出气馁,说:“这也好办,我车里还有锹呢,把管道挖开不就结了!”

刘唐看看王小鱼,说:“那就挖吧!”

王小鱼看看刘唐,指着自己:“我自己挖,你呢?”

刘唐走上车,丢下一句话:“我去这边的污水处理厂,你拿到样本找我!”说罢刘唐开着车飞驰而去。

等到王小鱼把一身干净衣服弄到脏不成样子时,在管道的缝隙,她终于取得一瓶污水样本。她驱车来到污水处理厂时,看刘唐正和厂长喝茶聊天,好不自在。

王小鱼把那瓶样本往刘唐的手上一摔,气呼呼地说:“你倒是享清闲,看我这身衣服,T恤可是朋友刚给我从国外捎回来的,你赔我!”

刘唐拿过污水样本,根本就没搭理王小鱼,径直走向后边的检测间。

没一会儿,刘唐那里两份数据报告出来了,对王小鱼说:“今天的功劳都算你的,没白忙活,结果出来了,比预想的好很多!”

正喝茶的王小鱼,看着刘唐,嘴里嘟囔着:“师父,你说的都是什么啊?快给我说明白喽!”

“现在我告诉你我要干嘛,这两份报告,一份是你刚从康福电子墙外取得的水样本,一份是他们管道并到污水处理厂后的水样本。这前后的水质非常的不一样,刚出他们厂的水质污染严重,尤其是镍严重超标,这说明他们在自己的厂根本就没净化,按说他们的污水到这个污水处理厂前水质是不会有什么大变化的,但结果却大大的不同,到这里的水质是符合排放标准的,这说明什么?”

王小鱼看着刘唐,说:“那能说明——他们中间做了手脚!”王小鱼接着说:“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归环保部门管吧!”

刘唐笑意盈盈地看着王小鱼,说:“这和我们的案子有着莫大的关系!”

王小鱼来了精神,说:“师父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不急,你歇够了吗,现在我们马上出发找下一个地点!”

王小鱼仰头喝干了杯里的茶水,说:“你别卖关子了行吗?”

刘唐不再回答王小鱼,他和厂长告辞后,迅速地跳上自己的汽车,王小鱼不敢怠慢,紧随着刘唐上车而去。

刘唐拿出一份地图,让王小鱼展开,他说:“现在我们要找距离康福电子排污管道最近的雨水管道!”

王小鱼看着地图,指挥刘唐直奔两条管道最近的路线。

沿着雨水管道,刘唐和王小鱼快走到海边了,终于在人造森林的中间,找到了一个渗水处。从管道渗出的水量不小,渗水点下正好是个沙坑,沙坑的底部几乎全是湿的。沙坑的外沿被太阳烘烤着,倒是干爽许多。

刘唐指着渗水点,说:“这个地方肯定被这水污染了,如果这里的沙子镍含量和我们皮箱里的一致,那么这个地方就是埋藏皮箱的第一现场!”

王小鱼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拿着沙子去化验啊!”

说话间,刘唐透过树的缝隙,看到了前方的大海和栈道。他微微一怔,好像想到了什么。

沙土的化验报告很快就出来了,这是一个令刘唐兴奋不已的结果,这儿的沙土镍含量,和皮箱里的沙土成分非常一致。也就是说,皮箱里的沙土就是来自于这个被污染的地方。

对被污染的沙坑进行勘验的工作马上展开。刘唐带上橡胶手套第一个跳下沙坑,小心地把沙坑慢慢拨开,一小块地方一小块地方缓慢又有条不紊地勘察着,就像考古队员寻找着地下珍宝一样小心翼翼。最终找到了一些毛发,还有几乎快要看不到的一小块腐败的臭肉。

一天之后,毛发和腐肉经鉴定是同一个人的,更让刘唐暗自高兴的是,沙坑毛发、腐肉的DNA和旅行箱里尸体的DNA正好吻合。这是一个突破性的成果,这足可以确定,沙坑是埋藏旅行箱里尸体的第一现场。

找到藏尸的第一现场,那么一连串的疑问也就来了。一,这个尸体到底是谁?为什么被埋在这里?二,旅行箱是一直就有?还是后来的?三,如果藏尸旅行箱就是陆小斌举报的旅行箱和尸体,那么为什么陆小斌不在第一时间举报这个地点呢?四,他信誓旦旦地说那个池塘?为什么要移尸池塘?五,是什么人移走的尸体呢?这样又会对谁有好处呢?六,苏平原到底是扮演的什么角色?是嫌疑人?还是被人嫁祸呢?这些问题在刘唐的脑袋里走马灯一样的乱转着,没有一条可以立刻就有答案。

忽然,刘唐想起海边那个现场距离滨海大道检查站不远,那个时候陆小斌是苏平原的司机,他们开车在那条路上来往,检查站是必经之地,豪车不一定被检查,但过检查站一定有记录,在那里也许能查到点什么,刘唐决定去趟检查站。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