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八)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得到刘唐汇报,知道皮箱的主人是本市的巨富苏平原后,杜军一早就把情况上报给了海局长,海局长觉得这案子确实有些棘手,他这个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也不敢贸然做主,他把杜军带到了一把手安局长的办公室,等安局长安排下一步的工作。

据杜军初步了解,苏平原不但是巨富,还和市里的头头脑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说这个皮箱藏尸案和他有关系,在没有取得确凿证据之前,草率行事,肯定会惹上巨大的麻烦。何况这个苏平原在市里是个慈善明星,现在正和北京的一个大公司洽谈一个很大的养老项目,他的公司是Q市的利税大户。

现任安局长是市里空降下来的文官,他在行的是给领导写讲话稿、公文等,对具体业务并不是特在行,但把握大方向还是很有一套。安局长推了推眼镜,示意杜军汇报。办公桌前的杜军面对着局长那张肃穆且胖乎乎的脸有些拘谨,镇定一下后他开始认真汇报。

杜军简明扼要地复述了案情。杜军认为有必要正面接触一下苏平原这个人。现在查明了那个旅行箱确实是苏平原登记购买的,如果接触一下苏平原也许可以找到些新线索。现在说苏平原是杀人凶手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最为头疼的是被杀的人——这个皮箱里的尸体到底是谁,还没有一点头绪。

杜军把近期掌握的线索都讲了,他说:“现在皮箱的买主找到了,就是这个巨富苏平原,想要弄清楚皮箱的来龙去脉,有必要把苏平原弄明白。”

海局长比较支持杜军的想法,但他也有顾虑,“苏平原到底是不是杀人凶手?杜军你有多大把握?你想好怎么接触苏平原了吗?”

杜军耐心地解释道:“苏平原是不是凶手我现在无法判断,按目前情况看,接触他不会影响这个案情。而且不接触他,我们下面的工作没法开展。”

安局长慢条斯理但很坚定地说:“说苏平原是杀人凶手,我看不可能,这个富豪我多少有些了解。他有什么动机,目的又是什么,还有死者到底是谁还没弄清楚,你们贸然接触苏平原,我看不妥。动苏平原会在市里引起多大的后果你们知道吗,最后他要不是凶手,责任谁来担?”

局长的说话声音不大,杜军听着却很扎心,心里有些窝火。他还是忍住情绪,接着说:“现在是不能证明苏平原是杀人凶手,但不接触苏平原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弄明白皮箱的来龙去脉,皮箱从何而来说不明白,那么杀人凶手就更无从谈起。”

海局长中气十足的声音适时的接过杜军的话茬儿:“我看可以接触一下苏平原,不聊案情,只谈皮箱的问题,这样局长您看成吗?”

安局长有些不耐烦, “只有直接接触苏平原这一条路了吗,如果接触苏平原,惊扰了真正的凶手,或是出了其他问题,我看谁负这个责!”

杜军谦恭地说:“请局长放心,我们接触他,现在看不会对案情有什么影响,如果凶手是苏平原,这会起到打草惊蛇的作用,让他更早的露出破绽,如果不是苏平原,我们也可以早些获得更多的线索,那样就会离破案更进一步。”

安局长用手拢了拢脑袋上稀疏的头发,还是坚持着自己的意见:“总之,你们要是捅出什么娄子,我饶你们,上面也不会饶了你们,所以我的意见是,侧面调查,不要直接接触苏平原!”

没有得到局长的首肯,杜军有些懊丧,他决定按局长的意思办暂时不去惊动这个超级富豪。

刘唐出差回来,马不停蹄地回到单位,他见坐在办公桌旁的杜军有些发蔫,便问:“怎么了,杜队长,苏平原查的怎么样了?”

一副无精打采样子的杜军,没了往日的大嗓门,有气无力地说:“局长不让咱接触苏平原,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刘唐不以为然地说:“还以为多大事呢,我去会会这个苏平原!”

杜军苦着脸拉住刘唐,说:“这样不好,局长会怪罪下来的!”

刘唐哈哈一笑,说:“不去找苏平原,怎么查那个皮箱,你要有别的办法,我洗耳恭听。

“我没办法。”

“那不就得了,我去,挨批的事我来!”

“你可别胡来,这牵扯到方方面面的人呢!”

刘唐没理会杜军的忠告,扬长而去。

刘唐喊来王小鱼,说:“跟我去见一个人。”

王小鱼:“你是说苏平原?好啊!”

刘唐不置可否,拿着车钥匙下楼,王小鱼紧跟着跑下楼。

苏平原平时的办公地点,就设在平原公司的顶楼。平原公司大楼气派高大雄伟。在门卫核实身份后,刘唐和王小鱼得以进入公司总部。获知刑警队刘唐和王小鱼来访,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苏平原的秘书早早恭迎在大厅门口。

在女秘书的带领下,刘唐和王小鱼乘电梯到达顶楼,站在了一扇厚重的防盗门前,秘书推开门,一个足够宽敞的办公室,展现在刘唐眼前,长方形的房间足有一百平米。办公桌摆在西南方位,桌子足有两米长,宽一米,黄花梨木质,桌角雕着各种造型的狮子浮雕,桌腿雕刻的云纹工整细致,很有中式古典风格。门距办公桌足有七米,其间非常空旷。北靠墙一面是一排红木橱柜,柜子里摆放着各种瓷器、紫砂壶等。橱柜前,摆放着一套皮质沙发,茶几是简洁的西式风格。西北角,墙上悬挂一副释迦摩尼像,佛像前是一青铜尊型香炉。这是各种风格混搭的办公室。

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圆脸胖子,气度雍容、恬淡,看面色也就五十出头,精神饱满,着一件中式短袖衫,胖乎乎的手里捻着一串硕大的琥珀佛珠,正端坐着。见秘书带刘唐等进来,他并未起身,抬手算是致意了。女秘书介绍道:“苏总,这二位是刑警队的刘警官王警官,是他们要见您。

苏平原对着女秘书摆了下手,说:“泡壶茶过来,然后这里没你的事了。”女秘书扭着腰肢出去泡茶了。

苏平原霸气地坐在老板桌后,他扶了一下眼镜,说:“二位警官请坐,找我有什么事?”

刘唐和王小鱼在皮质沙发上坐定,杜军心平气和地说: “我们就开门见山地说罢,也不兜圈子,怕耽误您的宝贵时间。”

苏平原把玩着手里蜜蜡佛珠,漫不经心地说:“您讲。”

刘唐摆弄着王小鱼递过来的资料说:“您在上海购买过一款‘LV’也就是路易威登的皮箱吗?”

闻听此话,苏平原显得非常惊讶,说:“我买过很多皮箱,你说的是哪个?”

一旁的王小鱼在资料里翻出两张照片递给苏平原,说:“我们这儿有照片,您可以看看。”

苏平原接过照片,根本就没仔细看,“这一款的我买过很多,有的自己用,有的送人了。照片上的皮箱和我有关系吗?”

刘唐皱了一下眉,然后微微一笑说:“确实有关系,这只皮箱登记在您的名下。”

苏平原放下手中的佛珠,略带惊讶地说:“哦,是吗?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可记不清买了多少,都送给谁了。这种东西是消耗品,经常购买。”

刘唐把棱角分明的脸正对着苏平原,说:“但是这个登记在您名下的皮箱出一点状况,您有必要把这只皮箱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苏平原有些震惊,说:“我购买的皮箱会出什么状况,这太离谱了!你说说出了什么状况,你倒是说说!”

刘唐从容地说道:“案情不便透漏,但涉及到这只皮箱是真实的情况,我们之所以登门拜访,就是为了查清这只皮箱的来龙去脉。”

苏平原突然变得恼怒起来,他大声说:“我说不清楚。我早就说了,这种皮箱一年会买很多只,我怎么会记得那一只送给谁了,对了有一只送给你们的局长大人了,还有一只送给市长大人了,你们问问他们吧。怎么会有案件和我扯上关系,你们要是有证据证明我犯罪就抓我好了。”

刘唐不瘟不火地说: “我们调查清楚这只皮箱的来龙去脉,也是还您一个清白,对您有好处。”

苏平原已经产生抵触情绪:“我确实记不清楚这样的事情了。没什么好说的。”

见苏平原情绪激动,在这个话题上再问不出什么,刘唐决定换个话题。

刘唐喝了一口茶,忽然问道:“陆小斌您认识吗?”

苏平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沉思了十几秒钟。

反过神儿的苏平原叹了口气说:“陆小斌是我以前的司机,没干一个月就被我辞退了。”

“为什么辞退他,他开车水平不行吗,还是有别的原因?”

苏平原看着刘唐:“他很胜任司机这个工作,我对他这方面的能力很满意,但是他有些恶习改不了,所以把他辞退了。”

刘唐追问道:“可以说说细节吗,比如说?”

苏平原的情绪趋于平稳:“时间久了,我早就不放在心上了,比如说,他有小偷小摸的习惯,会拿走那些我不在意的的小物件,其实我给他的工资和待遇相当的不错了,我最烦这种小偷小摸的习惯。没办法的事。”

“陆小斌给您做司机只有一个月吗?是在哪一年?公司应该有具体的记载吧,辞了他也应该有具体的日期吧?如果有陆小斌的详细档案就更好了。”刘唐笑盈盈地看着苏平原。

“公司应该有记载,我让秘书去查一下。”说罢,苏平原用办公桌上的电话把女秘书喊来,吩咐把聘用陆小斌的详细情况找来。

秘书出去一会儿回来汇报说:“苏总,我们这两年前的档案都销毁了。已经没有陆小斌的档案了。”

苏平原看着刘唐:“抱歉了,刘警官,我们是私企,人员的档案只要不在公司的,两年之后,我们都销毁。”

王小鱼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她抢着说:“您聘用人和开除人,也应该记得个大概吧?”

苏平原这回稳住心神,淡淡地答道:“他一个只给我工作过几天的司机,你想让我还记得他什么,我很忙,你这个问题和皮箱有关系吗?”

刘唐斩钉截铁地说:“有关系,大有关系!”

苏平原撇了一眼刘唐,流露出一丝不耐烦:“那你说说有什么关系?”

刘唐想了想说:“现在不便透露。”

苏平原一副高傲的样子说:“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要帮你们的了,我还有事。”他按通秘书的电话,说了句,“送客。”

刘唐见谈话无法再向下进行,对王小鱼使个眼色,二人便起身离开了平原公司。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