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潜入浦东(二十)

来源:网投 作者:郑晗

一周后。

唐红果儿接到房莺的电话,要她带着赵魏祺到自己刚刚装修好的郊区别墅开派对。

对不起,我那天刚好有安排。唐红果儿大致明白房莺与何其多的特殊关系,并不想与房莺走得太近。

怎么,不舒服吗?要不我把丸仔送到你家去?赵总在家吗?我感觉,碰上他,也不太好。房莺笑着说。

他在家。我不想让他知道这事。唐红果儿快速回答。

那你们就一起来喽。房莺笑着说,我保证不让他知道那事。还保证你们来了会玩得开心。

为什么一定要我们来?唐红果儿声音沉了下来。

因为你们一个是老总,一个是副总。新房子装修好请同事来暖房是本地习俗,你们两个老总都不来,不是明摆着不让我好看嘛。房莺言辞恳切地解释。

……还有谁?唐红果儿问房莺。

何总、露丝、迪迪、徐老师,还有新来的小蓝和魏元他们,大概有二十多人吧。房莺热情地回答。末了,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你想要丸仔,我这里也有噢。

唐红果儿沉默了一分钟,那好吧。我们来,但只坐一下就走。你也知道,魏祺最近和何总之间有些问题。魏祺不想看到他。

没问题。我给你们准备了特别礼物,为了效果,你先别告诉他去干嘛,就说明天是双休日,想和他出去旅游两天。房莺叮嘱。

好吧。唐红果儿答应了一声,放下电话。

周五晚六点,准时下班的赵魏祺与唐红果儿乘坐出租车来到房莺的郊区别墅。

当赵魏祺和唐红果儿一起走进别墅大门,看到还是毛坯房的客厅中只端坐着房莺一个人时,两人十分吃惊。

房莺热情地拉着两人坐下,说其他同事马上就来,让两人先吃点东西,等等大家。

你们家真的装修过了?唐红果儿没有落座,而是环顾四周吃惊地问。

房莺笑,刚要回答,感觉有些不对劲的赵魏祺用眼神制止了唐红果儿,转向房莺说,房经理,我突然想起来,我们的贺礼放在车上了,你等一下,我和果儿去拿过来。

啊?贺礼?唐红果儿看着赵魏祺,什么贺礼?

你看了就知道了。走!赵魏祺说着,拉起唐红果儿就往外走。

就在这时,房莺向正伸手去拉房门的赵魏祺挥出第一杆。

血,从赵魏祺的后脑飞溅到唐红果儿的脸上。她惊叫一声,转过去看,赵魏祺的后脑部位已经被高尔夫球杆砸出一个月牙形状的伤口,正在向外渗着浓血。

唐红果儿尖叫着扑向房莺,被她一杆砸倒在地上。赵魏祺摇摇晃晃想过来扶唐红果儿,房莺对准他的太阳穴又是一杆。这一杆的力道极大,砸得赵魏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果儿,快……逃!头骨已经变形的赵魏祺吃力地抬起头,声音嘶哑地叫道。房莺闻言抡起高尔夫球杆,照着他的头部又是一下。

赵魏祺头一歪,晕死过去。

在唐红果儿的尖叫中,房莺又狠狠打了赵魏祺几杆,这才走到唐红果儿身边,她一杆打落唐红果儿手中的手机,冷笑着说,我最尊敬的唐总,您还想打电话报警吗?别忘了,如果不是您欺骗他到这里来,他也不会死。警察来了您也脱不了干系。房莺说着说着咆哮起来,他是因为你死的,你他妈的也是共犯!

唐红果儿惊恐地说不出话来,只是指着房莺哆嗦着,杀人!你杀人!为什么,为什么……又惊又怕的唐红果儿也昏死过去。

半小时后,唐红果儿突然从昏迷状态中醒来。她有些茫然地支起滴着水的身体,红肿着双眼四处观看。在正对墙角处,竟然出现了一架支在三角架上的摄像机。摄像机旁边,房莺提着一个还在滴水的水盆,冷冷地看着她。

如果不想死,就按我说的做。房莺扔掉水盆,从地上拎起一把菜刀,朝唐红果儿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

唐红果儿恐惧地看着房莺,你要我做什么?

房莺用下巴向墙角一指,把他埋了。

唐红果儿顺着房莺所指方向爬去一看,人型大小的深坑内,赵魏祺的身体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态俯卧在那里。

唐红果儿撕心裂地惨叫起来。

你是想躺在那里和他到那边团聚,还是把他埋了?

房莺说着,慢慢走到唐红果儿身边,举起菜刀,在她脖颈处一前一后地比划着,这样横着割下去,虽然疼,但你不会马上就死。不过,血管和气管都会破。你一挣扎,血就会倒流呛入气管。但你仍然不会马上就死。因为你的血还没放光,除非我发发善心,再这样,划几刀!随着划动力度的增加,房莺的表情也愈来愈狰狞。

唐红果儿吓得发不出声,热热的尿液,顺着她的裙边漫漫洇开。

摄像机内,浑身是水、披头散发的唐红果儿在房莺的指挥下,机械地将堆在房间中央的水泥和砖块一点点运到坑内。

如果你识相点,这带子就是你和我一辈子的秘密,我不会交给警察。房莺指指仍然在工作的摄影机。

如果你不识相,剩下那些水泥,就是埋你用的。房莺踢了踢地下间中间剩下那堆砖石和水泥。唐红果儿呆滞地看着在房莺手中不停晃动的菜刀,没有任何反应。

第二天,意气风发的何其多在纳士公司宣布,赵魏祺与唐红果儿双双回到美国处理家事。他将亲自飞赴香港,向大股东述职,并面陈公司发展大计。

第三天,被房莺在地下储藏室内关了三天的唐红果儿回到家中。

半个月后,已被恐惧和自责击溃的唐红果儿从自家阳台跳楼身亡。

据办案人员回忆,已经离开人间的唐红果儿,在送往解剖室时双眼仍然惊恐地大睁着,表情十分恐怖。在唐红果儿家中,办案人员找到一页唐红果儿的手书,上面用英文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对不起

唐红果儿死后两个月,警方对她的死因给出最后结论:高空坠亡,系自杀。动机不明。

因为赵魏祺生前最后见到的人是唐红果儿,而唐红果儿又因自杀身亡,赵魏祺的去向暂时成谜。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